大姨

  这天早上,被尿憋醒,一看时间已经10点多了,上完厕所,觉得肚子咕咕叫。估计家里已经没人,就穿着三角裤衩晃荡出卧室去找吃的。我家是一二楼越层的,我的卧室在二层,到厨房要下楼。经过楼梯时,却听到爸爸在下面和人说话。正要下楼问爸爸怎么没有去公司,却听到了奇怪的对话。

  「你看你,要是回来人撞见就坏了。」

  「没事,我们快点,你先给我吸一会。」

  「都硬成这样了,妹妹也真是的,象你这么强的性欲,妹妹该每天给你泄火的。」

  「她一个人怎么能满足我啊。」

  「所以你就抓我这个大姨子给你泄火,你真是个色鬼呀。」我听出来了,原来和爸爸说话的人是大姨。为了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从楼梯上悄悄的迈下几个台阶。哈,原来是爸爸的大鸡巴正在大姨的屁股后面进行往复运动呢。此时的大姨赤条条的跪在客厅的沙发上,爸爸把大鸡巴全部捅进大姨子的屄眼里,狠狠的操着。看样子他们已经做了一会儿了,爸爸很快到了高潮,大鸡巴一挺一挺的把精液射进大姨子的阴道里面。

  「哦……妹夫……烫死我了……好舒服。」大姨平时虽然像个淑女,操起屄来可一点不矜持,被爸爸的精液一浇,淫荡的叫起来。

  可能是要赶着去公司,爸爸一点没了情绪,把鸡巴抽出来,从茶几上抓起一张面巾纸,把鸡巴擦擦,就开始提裤子。大姨这时候并没有满足,她还跪着不动,回头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啊,我还没完事呢?」「我去公司里有事,没时间再干你了。」

  大姨一屁股坐下说:「你让我这么上不上下不下的多难受啊。」爸爸笑说:「回去找姐夫操你啊。」

  大姨说:「大白天的,你让我怎么找他,再说了,就是我敢找,他还不骂我骚屄。

  爸爸打趣说:「大姐你本来就是骚屄嘛。」

  「你……你……」大姨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大姐,我真的没时间了,下次一定操得让你舒服,好不好。」,说着爸爸已经穿好了衣服,去拿皮包和汽车钥匙。「我得先走了,你在这歇一会吧,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行。」

  说完,也不管大姨的感受,出门开车去公司了。

  爸爸走后,大姨觉得家里没人,并没有马上起来,把两条肥胖的大腿分开,再把屄口大阴唇也扒开,看到里面粉红的引导口上湿漉漉的,白白的都是精液,就拿起面巾纸清理着。

  看到爸爸走了,好戏已经结束,我这才才觉得肚子咕咕叫,悄悄的往厨房走去。因为鸡巴是勃起状态,顶得内裤高高的,实在不好受。看样子要是不找个屄操一会,我会难受死的。

  突然,我有了个邪恶的念头:大姨能被爸爸操,为什么不能被我操,现在大姨正好没有满足,应该是个好机会。一有了想法,我就什么也不顾了,也不要吃东西了,立刻返回来找大姨。

  由于家里铺的全是地毯,走路没有声音,所以当我已经到了大姨的身后的时候,她还没有察觉到,直到来到她的面前,她才一下子看到我这个外甥。

  「啊,好孩子,你怎么在家啊,我……我……」大姨说不出话来了。

  「大姨,你和爸爸刚才的表演我可全看到了。」我单刀直入。

  「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尤其是你妈妈,一定不能让她知道。」「外甥给你保守秘密,大姨有什么谢我的吗?」大姨一听我讲条件,心里也不怎么紧张了,才想起自己的阴部正被我看着呢,脸一红,急忙夹紧大腿,把裙子穿起来。然后说:「一会到大姨的店里去选几件衣服,无论什么牌子多少钱,你随便选,怎么样?」我走近大姨说:「我衣服已经很多了,刚才看了你和爸爸的表演,我现在很难受,也想和大姨快活快活。」

  大姨立刻紧张说:「好孩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是你的大姨,怎么能和你做那种事情!」

  「大姨你能和爸爸操屄快活,为什么不能和我操屄快活呀,我就要和大姨操屄!」

  我可不想罢休,索性把裤衩脱了,大鸡巴立刻直楞楞的释放出来。

  大姨看到这么粗大坚硬的大鸡巴,眼睛都直了。

  「好孩子,你听大姨说,我和你爸爸操屄,虽然对不起你妈妈,但还说得过去,要是我和你操屄快活,那就说不过去了,因为我是你的亲大姨,咱们是有血缘关系的。」

  「我不管,你既然能和我爸爸操屄,就得和我操一次。」我说到。

  大姨知道我这个外甥是妹夫妹妹唯一的儿子,从小就娇生惯养,什么事情都顺着,要星星不能给月亮,虽然现在大了,懂点事了,但也好不到哪去,要是真不把自己的屄洞让我操一次,我没准儿就会和妈妈说。所以寻思了一阵,对我说:

  「那大姨就让你操一次,说好,可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我见大姨答应了,什么一次两次的,先干了再说,「行,只要大姨让我快活。」大姨既然答应了我的要求,也就放开了自己,「大姨随便你怎么玩,能不能快活就看你自己的了。」

  「好的,我看见大姨给爸爸吹箫,嘴巴工夫真是不赖,大姨就先给我吹一次吧。」

  「你这小子,原来也是色鬼一个,跟你爸爸一样,就喜欢先让我吃鸡巴。」大姨要我靠近她,一手摸着我的屁股,一手握住我的鸡巴根,抬头看着我的眼睛说:「好孩子,你的鸡巴比你爸爸还大呢,大姨可不能全吃下去啊。」我听大姨这么一说,十分自豪,「大姨你随便,让我舒服就行。」大姨知道我这个外甥也很风流,女友经常换,对女人很有经验,怕自己肥胖的身子不讨喜欢,上来也是匆匆几下,满足了不管她,所以尽量做出媚态,看着我,张开嘴巴,先伸出舌头,在鸡巴头上舔了几圈,然后在慢慢的把大鸡巴往嘴里吞,一点一点的直到再也不能吞进,才慢慢的吐出,同时一手握着我的鸡巴根,一手在我的肉蛋上抚摩揉搓。

  说实话,我还没有和40多岁的女人搞过,眼看着鸡巴被大姨吹喇叭似的吸吮着,又新奇又兴奋,被刺激得浑身酥麻,忍不住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啊哟……大姨……你好……好会含鸡巴啊……好……好舒服……」大姨一听,如获鼓励加紧的吸吮,使大鸡巴在嘴里一再膨胀变大。

  一会工夫,我就要交枪了,仰头叫着说:「哎哟……受不了了……喔……好爽……我要射了……」大姨闻言,急忙把我的大鸡巴吐出来,但见大量白色热烫的精液瞬间从鸡巴头直泄而出,来不及躲闪,精液全部射中她泛红的脸颊,之后缓缓滑落滴淌到她的下巴、前胸上。

  大姨一面用面巾纸擦着脸上和身上的精液,一面说:「怎么这样就完了,还弄得大姨一脸都是。」

  我回过神说:「大姨你嘴巴真厉害,又一想到是大姨你在给我吸大鸡巴,实在太刺激了,就射了,不过大姨你别担心,外甥也厉害着呢,我知道刚才爸爸没有让你满足,现在外甥来满足你。」

  大姨一听放心了,看来还是年轻人有体力啊。但还是假装说:「你舒服完了就行了,别再打大姨的主意了,你要是把鸡巴操进我的屄里,咱们可就是真乱伦了。」

  「什么乱伦不乱伦的,我可不管,鸡巴不操进大姨你的屄里那叫什么操屄啊,嘴巴都含过我的鸡巴了,还差那么一点吗?」

  说完,我就去脱大姨的衣服,大姨半推半就,几下就被我扒光。丰腴的身体立刻一丝不挂地展现,连女人全身最迷人神秘的阴部也被外甥我一览无遗。

  大姨虽然生得肥胖,但皮肤雪白如霜,一双大乳饱满肥挺,大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不停起伏,乳晕的颜色暗红,面积很大,上面像巨丰葡萄般的奶头让人垂涎欲滴,腹部虽然已经有了赘肉,但腹下长满浓密乌黑的阴毛,丛林般的耻毛覆盖住了阴阜和屄口的周围,神秘的屄口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清晰可见,粉红湿润,屁股和大腿丰满肥硕。

  有生以来,我还是首次见识到40多岁半老女人的身体,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大姨被我这么一看,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红柿!说时迟那时快我把大姨推倒在沙发上,然后蹲下身体,双手把握住柔软肥大、雪白抖动的大乳房是又搓又揉,接着像吃奶的孩子般低头贪婪的含住暗红的奶头,又吸又舔,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

  大姨的奶头不堪我的吸吮抚弄,立刻坚挺屹立更加大了,而且还被吸吮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一双媚眼微闭着,发出喜悦快活的呻吟:「啊我受不了啦……你……你……唉唷……奶头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被大姨这么一叫床,我的大鸡巴又迅速硬挺起来。我用一双手狠狠地捏揉把玩着大姨那对不停晃动的大乳房,边玩弄还边赞叹着,「大姨你的乳房又肥又大……真柔软……真好玩……」

  大姨浪叫说:「那你就玩吧,大姨高兴叫你玩。」听大姨这么一用话逗弄,我迅速转移目标,右手揉弄着大姨的乳房,左手放肆地伸到大姨的阴部,在屄口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屄口左右两片湿润的阴唇,更抚弄着那微凸的阴蒂,一会,又把中指向肉缝滑进扣挖起来,直把大姨挑逗得身躯摇晃不已,淫水如汹涌的潮水不停的流出来,弄得小李手上精湿。

  「大姨你真骚啊,浪水流了这么多,还说不让我操你的骚屄,那还不难受死你。」

  大姨屁股一挺,让手指头进去得更多,「现在大姨不是随便你玩了吗。」「好啊,让我再舔舔你的骚屄。」

  大姨也知道自己流了太多的淫水,不好意思的急忙说:「别,大姨屄里水太多了,好脏的。」

  「我就喜欢大姨你淫水的味道。」说完,我把大姨的两条肥硕的大腿分开,再把浓密纷乱的阴毛想四周扑拉扑拉,就在大阴唇和阴蒂上胡乱用舌头舔起来。

  大姨的阴唇跟她身子一样,也很肥实。

  一会工夫,大姨就被我舔得吃不消了,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养使她不停地上下扭动肥臀,淫声浪语呻吟着,「唉哟!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坏外甥……大姨我受……受不了了……喔……要泄了……」我正玩得兴致勃勃,突然噗噗几声,从大姨的屄口流出了许多淫水。

  「不行了,让大姨歇会,别舔了啊……」大姨讨饶道。

  我起身笑说:「这叫一报还一报。」

  让大姨四腿拉胯的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我又把头部往大姨身上一压,双目色咪咪瞧着媚眼微闭耳根发烫的她,左手两指拨开鲜红湿润的两片阴唇,右手握着鼓胀得粗又大的鸡巴顶住穴口,挑逗的用鸡巴头上下磨擦穴口突起的阴蒂,片刻又把大姨的欲火逗起来了。

  大姨浪笑着,无比的淫荡的说:「喔…你别再逗了,大姨要你的大鸡巴,快插进来,插进大姨的屄里。」

  看到大姨被他挑逗得情欲高涨,渴望我的慰藉,真是得意极了,我手握肉棒对准大姨那湿淋淋鲜红的屄口用力一挺,「卜滋」一声,就给插了进去,而且是全根尽入。

  大姨十分满足的发出娇啼:「唔……好大……」看到大姨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同时感到阴道把大鸡巴夹得紧紧的,我一边捏弄着大姨的大乳房,一边开始狠命地抽插大姨湿润热乎乎的屄眼。

  大姨也顾不得我是自己的亲外甥了,兴奋得双手缠抱着我,嗯嗯呀呀呻吟不已,尽情享受着大鸡巴的冲击,一会还开始主动把丰实肥大的屁股不停的上下扭动,迎合着我的抽插。

  我被大姨的浪叫和淫态刺激得淫兴大发,更加用力顶送着大鸡巴。大姨完全放松身心,双手拼命将我的屁股往下压,而把自己的大屁股拼命地向上挺,还不时仰头将视线瞄望那粗壮的大鸡巴凶猛进出抽插着她的屄洞,当看见屄口两片阴唇随着外甥大鸡巴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时,亢奋得心跳急促、胖脸烫红。

  我还从没有过和大姨这么胖的女人搞过,压在肥胖的身体上的感觉十分特别而过瘾,并且屄眼对于我鸡巴的尺寸来说,也是挺紧窄的。

  「啊……好舒服啊……大鸡巴被夹得好舒服……大姨你这么大年纪了,屄眼还真紧。」

  被年轻的外甥夸奖,大姨又高兴又兴奋,「喔……好爽……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大姨都要被你的大鸡巴搞死啦。」

  「那大姨喜欢我的大鸡巴吗?」

  大姨已经接近高潮,迷乱的叫道:「大姨喜欢你的大鸡巴……哦……今后大姨还让你操,随便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啊,操大姨你的屄真过瘾,大姨可不许反悔。」「大姨不反悔,哦…用力,使劲操我。」

  大姨淫荡的叫声和风骚的脸部表情刺激得我爆发出男人的野性,狠狠的快速抽插着,大姨一时被操媚眼如丝、娇喘不已、大汗淋淋,只能象梦呓般的呻吟了。

  「大姨,你叫床叫得真好听,我喜欢听,你使劲叫吧。」这时整个客厅里除了大姨毫无顾忌的呻吟声外,就剩下大鸡巴抽送卜滋卜滋的声音了。

  如此又大干了一会,大姨终于爽得扭摆肥臀,大叫着「哎呀……好孩子……大姨高潮来了……要……要丢了……」接着双手紧紧抓住我,头部向后仰,又大叫一声。

  我感到一股温热淫水直泄而出,烫得鸡巴头阵阵透心的酥麻,本来还想多操一会,此时却怎么也忍不住了,只好作最后的冲刺,猛然狠顶了几下,大量热呼呼的精液就狂喷而出,全部射进大姨的阴道里。

  「啊,真舒服。」我无力地趴在大姨身上,脸贴着大姨的膨胀的大乳房,刚才还坚硬无比的大鸡巴在屄眼里慢慢地萎缩软化!

  大姨连续两次高潮,休息了十多分钟还没有缓过来,但我年轻体壮,望着被自己征服的大姨,心理又是一阵冲动,鸡巴不知不觉再次硬挺起来,顶着大姨湿漉漉的阴部。

  大姨迷迷糊糊的感到我的鸡巴又硬了,担心会被要求再干一次,就推开我,坐起身子,说:「大姨要被你这坏小子干死了,现在大姨去洗一洗下面,然后得回去了。」

  我一听知道大姨要逃,怎么肯放过,一把抱住大姨肥胖的身体,说:「不行,我还没有玩够,大姨你还得让我玩一次。

  大姨哀求说:「好孩子,大姨都这么大年龄里,怎么能和你比呢,大姨实在没有力气再让你玩了。」

  我心里并不担心,反正大姨已经被他威胁住了,现在随便提什么要求,最后大姨还是得答应我。

  我看着大姨色咪咪说:「大姨,你的嘴巴和屄我都玩过了,但你身上还有一个地方我没有玩过,我想今天一起都玩了。」

  大姨奇怪问:「我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你玩啊?」我的手滑过大姨的阴部,把一跟手指顶在肛门上,说:「就是大姨的屁眼啊,今天我一定要玩玩。」

  大姨吓的急忙推开我的手,说:「你哪里学得这些东西,屁眼是大便的地方,怎么能玩呢。」

  我一听,知道大姨的屁眼还没有被人玩过,心里更兴奋了。我虽然和很多女人做过爱,但从来没和人肛交过。大姨虽然四十多岁了,而且身体肥胖,但一点也没有影响我的欲望。

  「大姨的屁眼一定还没有尝过被鸡巴操的滋味吧,今天正好试试外甥的大鸡巴,就让我来给你的屁眼开苞。」我一面说着,一面已经把手指在大姨的屄口上弄湿,冷不丁就插进她的屁眼里去。

  大姨哀求说:「快抽出来,好脏的。」

  我不理会,反问道:「感觉如何?」

  大姨不出声,只是用力的想摆脱我对她屁眼的骚扰。

  我将插在屁眼里的指头一弯,在大姨的直肠肉壁上抠了一下。这一下大姨疼得一激灵,说道:「好孩子,你别抠啊,大姨好疼啊。」「大姨你要乖乖的让我玩,我就不让你疼,还会尽量让你舒服。」大姨现在完全明白自己的处境,知道要不让外甥操一次屁眼,外甥绝不会罢休,就对我说:「好,大姨答应让你操屁眼,但你一定要轻点,大姨的屁眼从来没有被鸡巴操过的。」

  「好的,我会小心的。」

  我决定先让大姨舒服一下,不然大姨太紧张了,大鸡巴想插进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叫大姨在沙发上重新躺下,把两条肥胖的大腿抬起,屁股抬得高了,肛门也充分的暴露出来。

  我跪到大姨的前面,先在她的大腿上来回舔,然后靠近肛门,就在屁眼上舔了起来。大姨已经认命,随便让我这个色鬼外甥玩弄了。

  啊……大姨没想到屁眼被舔如此舒服,忍不住叫了一声。

  「呸。」我在屁眼上又吐了一大口口水,抬起头,不怀好意的笑着。

  大姨知道外甥接着要做什么,瞪大眼睛看着。我将身子凑过去,一手扶着大姨肥嫩的大屁股,一手握着鸡巴,把龟头对正满是口水的屁眼,轻轻的顶了一下。

  这只是象征性的动作,根本就不会插入进去,也不会造成什么疼痛。

  就这么一下一下的顶着,大姨只感到屁眼被顶得一涨一涨的,也并不难受,而且屁眼除了擦大便的时候,是很少被碰触的,此时被龟头这么顶着,有一种按摩的感觉,大姨不自觉放松了。

  一看时机到了,猛的一下,我狠狠的把大鸡巴往屁眼里顶进。

  「啊。」大姨抬起大腿大叫着,显然十分痛苦,想使大鸡巴退出屁眼,但仰躺的姿势使她的身体无法后退,只好要放下双腿,但我已经用双手按住了。

  「不要再进了,太疼了。」大姨痛苦的哀求。

  我停止大鸡巴的继续插入,看着大姨的表情,再低头看结合的部位。大鸡巴已有三分之一进入了大姨的身体,屁眼深深的凹陷进去。我也有点担心。

  「第一次应该是这样的。」我安慰大姨,「大姨你应该尽量放松,你把我的鸡巴也夹疼了。」

  大姨也知道自己太紧张了,但这种几乎要涨裂的疼痛使她无法放松,「那就别弄屁眼了。」

  「那怎么可以,大鸡巴已经都进去了,不能半途而废。」我又开始了抽送的动作,幅度很小,大鸡巴和屁眼之间其实没有多少相对运动,只是屁眼一下凹陷进去,一下再凸出来而已。

  几分钟后,我感觉高潮来了,双手紧紧抓住大姨的腿弯,大鸡巴一挺一挺的,把精液射进大姨的屁眼里。

  大姨也感到屁眼里面一阵一阵的热流,在疼痛中竟然十分舒服。

  我一下歪到在旁边的沙发上,自顾自的喘息着。大姨也如释重负的郎当着肥胖的大腿,伸出一只手在被外甥开苞的肛门口轻轻的揉着。

  就这样,我和自己的大姨一早上快乐的射了三次,我获得了大大的满足。大姨也累了,但因为生意上有事,休息了一会,穿好衣服就去她的服装店了,我看她走的时候腿有点不自然的拐着,心想一定是屁眼很痛,我担心她不高兴。没想到过了一会,她发短信给我说,她觉得好舒服,嘱咐我让我千万别告诉她的妹妹,作为回报,她会在我大学开学之前,尽量让我多做几次。

  哈哈,中彩啦,我真是太幸福了

  【完】

上一篇:性福的人 下一篇:[我身边的女人之火车软卧一夜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