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茹,从小都是哥哥阿强陪伴我、照顾我。记得小时候我经常被邻居小孩欺负,每次都是哥哥来救我,有时候还常为了保护我而受伤 ,所以我很崇拜他,从那时候我就决定长大要嫁给哥哥了。 这天,我偷偷拧开哥哥的房门!哥哥睡着了!房间里只有空调发出 的轻微的「嗡嗡」声!我大胆的走近哥哥床前,只见哥哥还在沈沈地裸睡着。 我小心翼翼而又忐忑不安地轻轻跪在床上他的脚下。 我的手则握着哥哥的阳具,上下的套弄着。 从我龟头传来了我从没有过的那种快要升天的感觉. 我偷偷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小茹她娇红着脸,微侧着头,轻启双眼,淫媚的吸食着阳具。 我看见小茹一手抚弄着肉棒,那温柔可爱的嘴唇慢慢包围了我的龟头,我 像触电一般抖了一下! 小茹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她低下头,右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 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我的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卵蛋,手嘴并用。 正当哥哥被我的香舌舔得浑身刺激不已的时候,我将阳具吞到嘴内,并且一吸一吐的玩弄着阳具。我的手握着阳具配合着嘴巴的吐纳上下套弄着。 「唔……好大……好硬的……大玩意……嗯………」 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大鸡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小茹两颊涨的发酸、发麻。偶尔,她也吐出龟头,用小巧的玉手紧握住,把大鸡巴在粉脸 上搓着、揉着。 「哦……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真会玩……大鸡巴好酥……酥……快……别揉了……唔……哥要……要射了……」阳具被她不停的吹嘘, 变得又粗又大。「唔……唔……嗯……嗯……嗯……」 只见小茹一手扶着我的肉棒拚命的上下套弄,「啧!啧!好大的宝 贝。」小茹用玉手抓着阳具赞叹着。 我的阳具被她握在手里套弄,全身的血液奔腾,我倒吸了一口气。 「你的玩意好大;嗯……我喜欢………」 由於小茹吹萧的技巧堪称纯熟,真的实在太舒服了,我眉头不由自主皱起,几乎快要舒坦的喊出来,可是又怕惊动小茹,只好强忍着。整根……她含的好深……我……我……我好爽………… 她一直含,我真的好爽,我的阳具,我的下体,我的阴茎,无法形容… …我…我终於发出了声音,『啊……嗯…』,「啊……啊……啊……好……好……」 终於忍不住说了声好。 「唔… 唔… 唔… 唔…… 」 哥哥的阳具似乎要顶到我的咽喉,我的小嘴含着大阳具,将嘴涨得鼓鼓的,我则专心一意的吸吮着。 此时,哥哥被吸得性起,整个人酥麻起来。 「啊……」我忘情的叫了出来。我陶醉着看着妹妹的嘴唇含着我的肉棒 慢慢的向我阴茎下部移动!我感觉我快受不了了!小茹卖力的吞吸着我的肉棒,虽然妹妹很尽力的想吞下我肉棒可是当她吞到我四分之三时我的龟头早 已经顶住了她的喉咙口! 我偷瞄了一下,只见小茹闭起眼睛专注的替我口交,或许小茹认为我已 经睡着,跟本不理我会否突然醒来,还是她舔的实在是太专心一时忘情,小茹一手扶着我的肉棒拚命的上下套弄,她允吸着我的肉棒。「哦....哦.....哎唷.......喔.....不要吸......要受..........受不了.....呜.......呜....哦....哦.........」 嘴唇紧密的贴在肉棒边缘,接着她伸出舌尖舔着龟头马眼,右手同时极 有韵律的套弄着肉棒,透过两腿间舔着我的睾丸,让我简直快要忍受不了了 小茹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右手大力的上下套 动着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 她朱唇轻启,首先用舌尖在龟头上端刺激我的马眼,接着舔着香菇帽沿 ;舌头还不停的在我龟头上舔动! 「你.....你快停啦........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啦......呜.....呜.......」 小茹张开了小口,她用舌尖去舔着我的阳具。先是舔着龟头,接着她将阳具整根吞到嘴里去。 「喔… 喔… 唔…… 」 小茹将阳具吞到嘴里吸吮着,她的手则握着阳具,上下的套弄着。 哥哥舒畅极了,我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嗯哼… 唔…… 」 虽然我努力抗拒小茹的挑情,但是慢慢慢慢一股热流却是不可抑制的往 下体集中... 「你...你不要再舔啦...快...快出来了啦...你不要...啊...啊............」 小茹脱下了裤子,小腹下部有一缕黑黑的阴毛。果然是个成熟、丰满的 女人。 「哥哥,你看我已经长大了。」我深情款款地说着。我把双脚分开,让 哥哥很清楚地看到我那淫水淋淋的小浪穴。 「不行!我们不行这样啦.......小茹!」 现在的我内心的理智与情慾正激烈的交战着。 我跪在床沿边,双腿微张,露出那迷人的屁股沟,肥臀也翘得高高的。 「唔……嗯……好哥哥,快给我……」 她双手扑在床上,侧着头,双乳垂吊着。阴丘是饱满的,温泉沟更是 细皮嫩肉,沾了一些淫水,稀疏的阴毛长长的。 「来吧!哥哥……快给我………唔……人家那里……好痒……好想……让 ……你……干………」小茹闭着媚眼,淫浪的叫起来。 此时我不住地两腿拨得开开,将屁股往後迎合着。哥哥顶着阴穴,「滋!」的一声,将阳具直送尽根,没有丝毫保留的余地。 小茹口中更是浪叫浪呼不已。 「啊……啊……」阳具全部塞进我的嫩穴内。「嗯…嗯…好舒服…真美…美妙极了…哦…我全身都酥麻了…… 」 我在哥哥阳具插入的同时,叫了出来:「啊……好大力喔………」 「嗯……好舒服……这样大……的阳具……插起……起来真……妙…… 嗯……多……多快活呀……哼……快……快用力……再深一点………」小茹快活的浪声着。 「嗯…嗯…真好…哎唷…美…美呀…美到…极点…真…美到了极点… 哼…我…… 」 我的浪臀经他撞顶,掀起美丽的浪花。肉棒不断将淫水自骚穴带出 ,像个抽水帮浦似的,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来。 「嗯哼……嗯……哼……啊……雪……」 她面红耳赤,香汗淋漓,浪叫不己。 「啊……快……妹妹……又要……出来……了……唔………求你用力……干…快……用力一点……耶……」 「嗯哼…好美…真舒服…唔…浪穴…好饱…好麻…痛快……」 「哥哥…我要…升天了…啊…好美…哦…雪…雪……」 她摆臀扭腰,娇哼连连,淫浪百出,阴穴夹着大阳具,转着转着…,然後上下套弄着……。 我舒爽无比,抱着小茹的浪屁股不停的往下压,同时也没忘记挺起腰杆迎合着小茹。 粗大的阳具在我窄小的阴道里不断进进出出,「啪!啪!啪!啪!」肉体间的撞击声不绝於耳,我再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喔...好爽...好爽...要死...要死啦.........」「嗯…哼…好痛快…舒服死了…顶…用力顶…顶住那…花心…嗯…美极了……」 「啊…好…真是好…这滋味…好美…好美…我好痛快…好舒服…美 死…我了…嗯……」 两人的动作都越来越快了,小茹的屁股不断迎凑着,时而左、时而右,她自己快活,也使得哥哥更是快活。「来了...........又要来了....................要死...........要死掉啦.................」 小茹放浪的娇喊,阴道又是一阵淫水狂泻而出。 我知道她的慾火大动,淫水也流了出来。 小茹的阴穴正在急急盼望着。 我便挺腰,然後屁股向下一沈,「卜滋!」那一根大阳具便尽根而入了。 这一下,得此阳具的插入,立刻把痒止住,畅快异常。 「嗯……好舒服……嗯……快……快动呀……哼………」 我见她如此兴奋,也使出了我的本事,真是根根到底,下下着肉。小茹的屁股也不住地往上迎合。「噗吃!噗吃!………」那淫水更是愈流 愈多了。 她又哼道:「哥…哥哥……快你更用……用力些……哼……好舒服……嗯…………」 「你的…浪穴…也好美…夹…夹得鸡巴…好爽…嗯…浪水又… 来了…… 」 他的阳具顶进去时,小茹的屁股往上迎,简直是要插破阴穴似的,尤其那花心上总被重重地顶了一下。 不过,小茹浪态百出,香汗淋漓,不断嗯哼叫着,两个大乳峰也跟着不停地颤抖。 哥哥在她的乳峰波动和浪声连连的刺激下,也一下重过一下的抽插着,同时速度也增快了许多。 「卜滋!卜滋!卜滋!」小茹的淫水又流了许多,因此抽插的声音也特别响亮 。 「你…你慢…一点…啊…轻一点…我…会受…不了…的…哼…不…不要…再……」 「啊....啊......喔.....喔........啊.....舒.....舒服......啊.......啊.........」 「哼…啊…不得了…不行…我…我又要…丢了……」话还没说清楚,小茹又泄了阴精。 「卜滋!卜滋!」经我的压插,淫水又流了许多。 「喔……嗯……哦……喔………」 只觉得小茹的小淫穴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阳具,每抽插一下,我 的龟头便热麻不已。 当哥哥的龟头顶住花心时,小茹简直要飞上天的感觉,她销魂 不已。 「你的…阳具…弄得我…十分…的舒…服……」 「啊....啊......喔.....喔........啊.....舒.....舒服......啊.......啊.........」 「啊… 又顶到… 花心上… 了…… 」 哎哟……哎哟…………啊……对……对……用力……啊……浪穴…… 好舒服……唔……再来……对……插……吧……我爱……你……嗯……嗯 ………」 小茹更是对哥哥的阳具着了迷,她从未像今天如此快活过,从未觉得插穴是非常美妙舒服的事,所以,她忘情的浪哼浪叫着,那快乐的泉水也不断地流出来。 「嗯……真好……真妙……嗯……实在是……太美好了……哼……我要你……啊……我……我需要你……呼……快……快……插死我……也……也不要紧……哼 ………」 她实在已到达那忘我的境界了。 但是这种轻抽浅插的方式,却也是一种调济的方法,可以更深切体会到插穴的美感。 尤其是阳具和阴壁磨擦所产生的感觉,那滋味真是不可形容的。 「啊……嗯………」小茹自己还是不住扭动着屁股,增加阳具和阴穴的磨擦力。 哥哥的大阳具进进出出的在小茹阴户中,犹如一条大蛇入洞一样,弄得 小茹乱扭浪哼着,那淫水声更是『滋滋』作响。 那大龟头更不时带出许多淫水来,而淫水的流量比刚才流出的更多,弄 得哥哥满腿都是淫水,其滑如油。 「嗯…哼…好舒服…啊…不过…里面会…会痒…再…再深一点…对对…对…哼 …… 」 随着快活的浪哼声,小茹的淫水也流了出来。 小茹的腿也擡高了许多,让阳具能更深入的插顶到花心深处,如此,她 更能获得快感。 「嗯……嗯……嗯……我的穴……好胀……好饱……哼……雪……雪……」 「用力……用力……干……啊……好爽……再……来……快………」 听到小茹舒服的浪叫,哥哥像头牛,他高高的举起阳具,起起落落。 「呼……呼……噢………」哥哥忍不住的狂呼起来。 「好美……的浪穴………」他的速度放快。 「唷……嗯………」 「啊……要丢了………」 哥哥只觉得在阴穴里的阳具,受到了一阵抖颤,然後一股热浪袭上了龟头。 「哼……哼………」小茹丢了一股阴精之後。 「啊………」小茹「啊!」了一声,再也没出声了。 原来她本身用力过度,那根阳具一下子就完全尽入阴穴里面,而且 狠狠向花心顶了一下。 何况这种姿势,本来就是一种很深入的插穴法,可以说是非常直接的。 「动呀……动呀………」哥哥在下面催促着。 小茹也就开始动了起来。 「嗯……哼………」小茹十分快活的浪哼声。 「好……好深啊……嗯……顶…顶到我……心上去……去了……哼……嗯啊… …乐……乐死……我了………」小茹乐得浪声浪语。 「滋……滋………」那阳具和阴穴的磨擦声,更是愈来愈紧凑,而且非常的有 节奏感。 她的屁股动得十分利害,好像要将那根阳具给含了进去,完完全全地吃进里面。 「哼………」如此套弄着,哥哥也十分快活,也发出了舒畅快活的声调。 小茹的浪劲奇高,淫水更是直流出来,流在哥哥的睾丸上,湿了一大片。 「啊……不……不行了……哼………」 原来这种姿势,女子也容易达到高潮,而丢了阴精。 哥哥的阳具在阴穴中不断地旋转着,有时再出其不意的猛顶花心一下。 「哎唷……酸痒极了……哼……哼……好难过……不……不要再旋……旋转… …哎唷……怎麽……哼……那麽重……嗯……你这人……真坏……哼……撞到人… …人家的花……花心上了……嗯……啊……又旋……旋转了……嗯……哼……旋转 了………」 哥哥也将腰儿挺送着,让阳具向上迎凑顶撞着她的花心。那根阳具在她 穴中进进出出,吞、吐、翻、搅个不休。 哥哥的阳具一下下向上顶着,而小茹则在上面努力的套弄着。每往下一套必尽 根插入花心,每顶到花心的时候,小茹必浪声百出。 「哼…哎…顶…顶到…花心…上了…嗯…嗯…美…美极了……」 看她娇骚无力,腿儿软软的摆着屁股,眉儿颤颤,星眼半启,颊泛红晕的。 小茹……好……快活吗……哼……」哥哥喘着气说道。 「嗯……我真……真快活……啊……死了……死了……哼……」 「啊....啊......喔.....喔........啊.....舒.....舒服......啊.......啊.........」 小茹在说话之际,由於太过於快活,那阴精也不觉丢了出来。 这一阵阴精热浪袭来,使得我觉得十分舒畅,於是我更加卖力抽插起来。我们的慾火已经无法抑止,而是在奔放了。 「啊……太……太美了……嗯……我要……要升天……了……哼……快……插 ……快插死我吧……嗯……哼……」 哥哥见她不停的叫床,心下喜欢,又猛力的动作,比原先来的猛而快。 她哀哀悲呜,双眉紧锁,狂浪至极。 「啊……啊………」 娇喘如呢的小茹,终於在他的一轮猛攻之下又出水了。 跨上哥哥的小腹上,将龟头塞入自己的阴穴中。一塞入阴穴,我立即摇 动了起来。上上下下不停的套动着,好像非常舒服的样子。 「嗯…好深……」 「啊…美…美死我了……」 小茹用力上下套动着,非常有劲,好像要将我的阳具完全吞入阴穴里。 「唉唷…我…我快…快不行…了……」 「唉唷…完了…真的…完了……」 小茹的阴穴不断在急剧收缩着,使得哥哥的龟头像被吸吮着,非常的痛快。 小茹的淫水湿润了阴穴,也湿润了阳具。 哥哥大抽大插着,我的浪声愈哼愈响了。 「啊……插死我……插死我……好……好痛快……嗯………」 哥哥的龟头不继的擦碰我的肉穴里的痒处,使得我也屁股也不断地扭摆着。 「你……你插得好……好舒服……嗯……好……乐……呀……尽力插……尽力插吧……哼……哼………」 我的浪声浪语,更增加了哥哥插穴的情趣。 「哼……哼………」哥哥也大呼大喘着。 「嗯……嗯……嗯……我的穴……好胀……好饱……哼……雪……雪……」 「用力……用力……干……啊……好爽……再……来……快………」 听到妹妹舒服的浪叫,哥哥像头牛,他高高的举起阳具,起起落落。 「呼……呼……噢………」我自己也忍不住的狂呼起来。 「好美……的浪穴………」他的速度放快。 「唔……出来了……我到了……到了……哥……」小茹扬起下巴,痛苦地哀鸣着,柔弱的娇躯一阵痉挛,煞是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