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种癖好,这也是我长大後发觉到的,那就是我喜欢年纪比我大的女人,我喜欢那种成熟且有风韵的女人,模样过得去就行,恰好公司的王姐就是我喜欢的类型。与她认识快十年了,从最初的陌生到现在大致的了解,虽然她这个人品行不是很好,但我对她的肉体所产生的幻想不是一天两天了。 王姐个子不高,身材也不算苗条,但是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气质,一对儿坚挺的乳房是公司其他女性所不及的。王姐性子急躁,她想要做成的事儿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而我们之间也只是普通同事的关系,最多只是平时逗逗笑罢了。 几乎每天下班,当其他科室的门关上後,走廊?黑漆漆的,唯独她办公室的门依然敞开,意在告诉左邻右舍“我在加班”,“我很勤奋”。而我也有好几次冲动想要进去看个究竟,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 昨晚下班後,王姐办公室的门依然敞开着,而我最近一段时间,精虫上脑,整天都在胡思乱想那些男女之间的风花雪月,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动力驱使我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王姐伏案工作,见我进来,微微一笑,“还没走啊?” “啊,这不马上也撤了嘛,王姐你加班啊?”我寒暄着。 “恩,活还没干完,还要养家糊口。” 其实论到工资方面,王姐在公司算是赚的相当多的了,所以我也没把她的话当回事儿。 王姐看了看电脑,又低着头在纸上写着,我下意识的出於本能看了她的胸脯一眼,因为低头,王姐的乳沟隐隐约约的露了出来,我的小心脏不由得微微一颤。 “晚饭谁做啊?”我没话找话。 “你姐夫下班早,他做饭,我回家直接吃现成的了。”王姐低着头回答。 “真幸福啊!”我边寒暄着边走到王姐身後,突然一下子从後面搂住她,双手顺势抓住了她那对乳房。 “王姐,我好喜欢你。”我在她耳边用一种恋人的口吻说着。 王姐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妈呀”了一声,本能的从我的怀?挣脱出去。 “你有病吧,你这是耍流氓!”王姐咆哮着。 “我真的好喜欢你,王姐我们共事相处这麽多年了,从开始到现在,我对你……”我面红耳赤的辩解着。 “小李,咱们在单位这麽多年了,我以为你是个好孩子,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王姐面红耳赤的说。 见她如此这般,我索性解开了裤子,直挺挺的鸡巴翘得老高,龟头上已经满是黏黏的爱液。 “啊!”王姐一下子捂住了脸,此时她已经退到了墙角的档案柜旁。我顺势冲到她跟前,将她的手硬是拉了下来,放在我的鸡巴上,她瞬间又将手抽了回去,如此反复几次後,她居然不再挣紮了,就那麽呆呆的握着硬硬的鸡巴,而另一只手也从脸上挪开了,双眼望着我的下体,半晌,屋子?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见王姐没有抗拒的意思,我的腰开始抽动,鸡巴也在她的手中来回游走,从尿道口渗出的粘液也沾满了王姐的手,王姐的脸红红的,手却开始用力握紧了我的鸡巴。 我见状,将她的身子往下按,她听话的蹲了下去,脸不住的摩擦着我的鸡巴,猛地一下将鸡巴含在嘴?,我顿时感到她口腔的温度,好热好热,我感觉到她的舌头在我的鸡巴周围翻滚着,而出於本能,我在她嘴?抽送着。 王姐擡头看着我,“你好坏!学会欺负姐姐了。”边说边津津有味的吃着我的鸡巴,“好硬好硬。”王姐暧昧的说着,刚才那一副贞洁的表情荡然无存,在我眼前的就是一个淫荡的中年妇女。 “王姐,好舒服,王姐,我喜欢你!”我喘息着对她说,被有经验的女人口交,那种感觉太棒了。 我将王姐扶了起来,顺势撩起她的上衣,那是一件粉色的T恤衫,衣服撩到一半,便露出了硕大的乳房,王姐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胸罩,那对奶子几乎被胸罩勒得几乎爆开了。当衣服撩到脸的时候,我故意停了下来,看着王姐两侧没有刮的腋毛,着实的性感,不由的用嘴去舔。王姐的脸蒙着,当然不知我会有此举动,她呻吟了一声打算往後退,可身後已是档案柜。当时的情景还令我记忆犹新,她靠着档案柜,双手举过头顶,衣服撩到嘴以上,被我疯狂的舔着腋窝,她抽搐着、呻吟着。 待两侧的腋窝都被我添得湿湿的,我也将王姐的上衣彻底脱了下来,夏天无论是谁都无法避免出汗,刚才那麽一舔,着实将王姐出的汗入口不少,咸咸的,王姐十分尴尬,这次她主动的吻了我,我感到王姐的嘴?还带着我下体粘液的一丝腥味。她的舌头纠缠着我的舌头,而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的胸罩上,我摸索着胸罩後面的扣,麻利的解开。没等王姐主动脱掉胸罩,我已将双手死死的抓住那对好似胀满了奶水的双乳。 我挣脱开王姐的热唇,将嘴压在了右侧的乳头上吸吮,王姐虽然已经四十多岁,可胸部的坚挺不亚於年轻姑娘,只是乳头和乳晕的颜色着实的深了些,只一下下,王姐的乳头就坚挺起来,乳晕也皱皱的起了反应。 王姐仰着头闭着眼呻吟着,我见此情景,解开了她裤子上的纽扣,然後顺势脱下,露出了肉色的内裤,我把手伸进王姐的内裤?,硬硬的阴毛下那两片阴唇早已热得发浪,穴洞附近的内裤?面沾满了黏黏的液体,我的手在王姐的胯下抚摸着,急待寻找女性那最神秘的阴蒂,可是茂密的阴毛和淫荡的水水将它淹没,我有些懊恼,乾脆把王姐的裤子整个脱了下来,将她放在旁边的沙发上,分开她的双腿,仔细的观察着王姐的下体。 “别看!”王姐此刻已是相当羞涩,她用手捂住了下体,但这已经不在话下,我将她的手拿开(其实她并没有刻意捂着),浓密的阴毛呈三角形,从上之下绵延到肛门,两片湿哒哒的阴唇已经被岁月退去鲜艳的颜色,用手扒开後小穴内侧是鲜红的阴道,而那小小的阴蒂甚是惹人喜欢,我用舌头舔了舔,小家夥居然稍微挺了起来,王姐的体液有一种腥臊味,如厕後用纸擦擦难免留下味道,这也是情理之中。 因为味道,我没有再舔下去,而是将鸡巴搭在阴道上,用龟头使劲的摩擦着王姐的外阴,阴毛很硬,摩擦间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我又特意的用手扶着鸡巴将龟头顶在王姐的阴蒂上摩擦,王姐呻吟着,她不敢大声,怕惊扰了单位的保安。 “小坏蛋,快点插进来。”王姐的右手抓着我的鸡巴就要往阴道?塞。我岂能让她得逞,因为涂满了爱液,我将鸡巴从她手中抽出。 “我要,我要,快给我。”王姐娇滴滴的说着,刚才那一副正八经的态度荡然无存。 龟头涨的我好难受,我也按捺不住了,扶着鸡巴先将龟头插进了她的阴道。 “啊~~”王姐呻吟了一声,然後居然主动的抱住我的臀部向自己身体拉,直到整个阴茎全部插入。 “啊~~~~”王姐叫的更加淫荡,我感到鸡巴被阴道含住,热热的,滑滑的,湿湿嗒嗒的。我开始在她体内抽送,啪啪啪的作响,王姐呻吟着象一只发情的母狗,嘴?时不时的喊着:“好爽、好爽,用力、用力!” 怪我无能,和渴望已久的女人做爱,没几下鸡巴便感觉有种即将爆发的感觉,抽了几下後我迅速的将鸡巴拔了出来。 “要射了?别射在?面。”王姐也察觉到了。 “姐姐,那我射在哪里?”我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说道。 “射在……”王姐的话说了一半,她迅速的坐起来,再次用嘴含住我的鸡巴,用力的口交,我的手也没闲着,在她乳房胡乱的摸着,接着又伸向她的下体,用手指把玩着她的阴蒂,她发出呜呜的声音,而此时我觉得脑海中如惊涛骇浪一般,又如火山喷发一样,一股精液迸发出来。 王姐的嘴张的不大,一部分精液射在了她的嘴?,还有一些就胡乱的挂在了她的脸上和眼镜上。她含着精液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迅速将鸡巴再次插入她的口中抽动了几下,好爽,真的好爽!嘴?那些除了涂在我鸡巴上,其余都被这几下抽动导入了她的肚子?。 “小坏蛋,射了这麽多。”王姐起身走到桌子边拿纸巾,而我的鸡巴依旧坚挺,看着她敦实的屁股我再度想入非非。 “姐,我还想要。”我说道。 “不可以了,小心待会有人来。”王姐边擦着眼镜上和脸上的精液边说。 “再插一下下,我的好姐姐,我好喜欢好喜欢你。”我象个孩子似的撒娇道。 “你下面已经有精液了,不可以再插了,否则我可能会怀孕的。”王姐果然象个姐姐的口吻说。 “还有个地方。”我眼神已经盯在了她的屁股上。 “还有什麽地方?”王姐很是惊讶。 “我要插姐的屁屁。”我坏坏的说道。 “那个怎麽能插?多脏啊!”王姐满脸疑惑。 “试试呗。”还没等王姐反应过来,我将她的腰抱住,顺势按倒在沙发上,王姐的屁股对着我,紧缩的菊花周围那细细的阴毛再度勾起我的兽欲。 我本以为借着鸡巴上的精液可以顺利插入,没想到精液在这麽一会儿中已经干了大半,就连半个龟头都没插进去。而王姐咿咿呀呀的感到很是不爽,不过她没有过多的反抗,因为下面的洞穴?又流出了些许的淫水。我用龟头沾了沾淫水,又在她菊花周围吐了几口唾沫,最後用手指将其涂匀。如果大便完不洗的话,菊花还是会有些许的臭味,而这个我梦寐以求的女人此刻在我眼中却是完美无比的,即便稍带一丝臭味我也毫不在乎,我艰难的将龟头完全插入了王姐的屁眼,她疼的左右乱摆,嘴?一个劲的嚷着疼,但我已经什麽都听不见了,一心只想征服她身上所有的洞穴。 当鸡巴插入一半的时候,我感到前方阻力越来越强,且隐约感到屁眼?直肠稍带的粪便,我犹豫着该不该抽动时,王姐哭了似的说:“好弟弟,别插了,姐好疼啊。”果然王姐的眼睛?噙着泪水。我只好将鸡巴拔了出来,果然还是带了些许的粪便。王姐捂着屁眼走到办公桌前,递给我几张纸巾,我擦了擦鸡巴,纸巾上沾染了些许的深黄色。 趁着没人,我俩分别进入卫生巾清洗,我们抱在一起又热吻了一番,我摸着她的胸又在她热热的裤裆?挑逗了几下,王姐逐渐的恢复了本来的她。 “这事可千万别让人知道。”王姐一本正经的说。 “我知道了,王姐,刚才你好棒!”我一脸坏笑。 “走吧,我还有活要忙。”王姐坐在办公桌前。 “那我先走了。”我转身离开,可下面依旧火辣辣的难受。 “路上注意安全。”王姐头也不擡的说。 我心?有些沮丧,刚刚还那麽淫荡的王姐这下象换了个认识的,“知道了,你也早点回家吧。”我望了一眼王姐,便走出了单位。 没走多久,手机响了,是王姐发来的一条短信:“弟弟,我知道这样不好,不过刚才真的好爽,看完赶紧把短信删掉。”我微微一笑,顺手将短信删除。回家的路上,心想着刚才与王姐翻云覆雨的情景,下面不禁微微涨了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