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是一位高中语文教师。二十五岁的她,结婚二年还没有孩子。这位成熟的少妇有高挑丰满苗条的身材,高雅的气质,俊俏的脸蛋。一双媚眼顾盼多姿,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高耸,时常颤动着;浑圆的屁股挺翘,还有修长白嫩的大腿,都令我垂涎。其实,冰冰这位风骚的小娘们对我这位同校帅气高大的的体育老师,也早已心仪好久,她那双鈎人的媚眼时常偷偷地瞟向我,直令我欲火难耐。我真想把这位美人儿弄到手,好好地玩弄她,狠狠肏她的小骚嫩屄儿。 这机会终於来到了。这天晚上趁她老公出差,我借故来到了她的家里。她在柔和的灯光里迎接着我。她身穿一袭黑色的紧身短裙,更映托出她雪白的肌肤;低低的领口下隐约露出深深的乳沟。她乳峰高耸,裙下一双雪白的大腿修长而丰润;她的脸蛋儿白里透着红晕,一双水灵灵的媚眼多情地望着我我轻搂她坐到柔软的沙发上,吻向她柔嫩的脸蛋儿,吻向她的耳际。她娇羞的躲闪,无奈她那柔软的身体已被我紧紧搂住,丝毫不能动了。我一边吻她的樱唇,一只手摸向她丰满的乳房“嗯……”她羞红了脸蛋,显得更加迷人。我把手伸进她的胸罩,捏住她那柔软富有弹性的乳房,恣意玩弄着,捏弄着她那娇小柔嫩的乳头。很快,她的乳头渐渐变硬起来。她娇羞无奈地依偎在我的肩上。我淫笑着,把手伸进她的裙子…… “啊…嗯…不要…羞呀…” “嘻嘻,冰冰害羞了?…”我淫笑着把手沿着小娘们滑嫩的大腿向上摸去 “哎呀!…”她羞吟着,夹紧两条丰腴的大腿,躲闪着我的调戏。但冰冰这娇嫩冰冰哪是我这壮汉的对手,她那白嫩的大腿早已被我强行掰开。 “嘻嘻…怎麽样呀? ”我抚摸着冰冰滑嫩的大腿,淫笑着调戏她。小娘们娇羞无助,“嗯…哎…你好坏哦…” 我的手沿着这小娘们光滑细嫩的大腿内侧,向上摸去,强行伸进她那粉红色的小裤衩,摸到了她那柔软的阴毛,再轻向上伸进去…她的大腿刚要合并拢,我的手指早已掏进去…哇!终於摸到了这俊俏小娘们的小嫩屄儿!她的小屄儿柔软丰满,湿嫩嫩的,骚水沾满她的外阴部,我把手指抠进了冰冰柔嫩的小屄儿!俊俏小娘们娇羞无比,“哎呀!…你抠到我的屄儿了呀…嗯…”她娇吟起来。她再也无法躲闪我的调戏只好把头埋进我的怀里,被迫叉开两条白嫩丰腴的大腿,任凭我随便玩弄她的骚屄嫩肉我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 淫笑着,一把扒掉这小娘们的小裤衩,把她一丝不挂的按倒在床上!我淫笑着把她那白嫩丰腴的大腿掰开成大字形,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肥嫩的小骚屄儿!只见她阴部稀疏乌亮的屄毛下,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小骚屄儿了!我用手指轻分开她那两片肥嫩的阴唇,露出了她那娇小鲜嫩的小屄洞! 小屄洞里又红又嫩,露出她那层层叠叠的嫩屄儿肉,我用手指轻抠进去,里面嫩滑柔软,小骚屄肉紧紧夹着我的手指,我手指轻轻抠弄着她那又肥又嫩的小骚屄肉,她那小屄儿流出好多又粘的骚水儿,直流到了她那娇嫩的屁眼。嘻嘻,她那最隐秘的小骚屄儿终於被我玩弄了被我掰成大字形的小美人被我调戏玩弄得春心荡漾却又羞涩难当,脸蛋儿娇媚羞红,更令我淫秽下流起来。我轻揉着她那娇嫩的小阴核,触电般全身颤抖,娇躯扭动,媚眼迷离,呻吟着:“哎呀,不要…嗯痒死了呀…” 我不停地玩弄抠摸着冰冰娇嫩的小骚屄儿,一面淫荡地问她:“小美人儿,你哪里痒呀?” 冰冰说:“嗯,你坏死了,我下面痒嘛…” 我把手指抠进小美人流着骚浪淫水的小屄儿,抠到了阴户的深处,冰冰骚痒难当,不得不说出那句最淫秽的话来:“我的小屄儿好痒哦…呀,你真羞死我了…嗯…”说着,她的脸蛋儿更红了。 我哪肯罢休,淫笑着:“你的小屄儿痒了怎麽办呀?” “你…你真是坏死了哦…哎,别抠了,我说了嘛…想让你肏了嘛。”冰冰娇羞地吟着。 “想让我肏了?肏你的哪里呀?”我下流地追问她。 “嗯肏我的小屄儿嘛…”小美人儿娇羞着。 我早已淫荡不堪,用手指扒开她两片红嫩的阴唇,用一根手指轻勾着她湿嫩的小屄豆,尽情玩弄调戏这小娇娘们。她哪经得住我这般调戏玩弄,早已骚痒难耐了。 我揉摸着她的小阴核,淫笑着说:你是不是小骚屄儿小肥屄儿呀冰冰脸蛋儿羞红了。我又把手指抠进了冰冰的小嫩屄儿!在她那温热滑湿的小嫩屄儿里抠弄着她那层层叠叠的小嫩屄儿肉,顿时好多又粘又热的骚水儿从她那小骚屄儿里泊泊流出。她的娇躯如同触电般颤抖扭动我用大鸡巴在冰冰的小屄口研磨,磨得冰冰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呼喊:“┅┅嗯!┅┅别再磨了┅┅痒死啦!…我说,我说…我是小骚屄儿。小肥屄儿呀…我要你肏了嘛… 我极下流地追问她 “肏你的哪里呀?” 冰冰娇吟着“嗯…肏我的小骚屄儿,小肥屄儿呀…”说完,冰冰的粉脸羞得通红 。 她的阴道里已经流满了骚水,小屄儿温暖滑嫩。这俏娘们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我拉开她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暗暗的灯光下,赤裸裸的她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湿的阴毛却是无比的魅惑。我将她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用嘴先行亲吻那小屄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啊!┅┅嗯┅┅啊┅┅色鬼!┅┅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 .我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小屄肉。小屄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擡得更高,让我更彻底的舔食她的淫水。 我握住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冰冰的小屄口研磨,磨得她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呐喊:“┅┅别再磨了┅┅痒死啦!┅┅快!┅┅快把大…插┅┅插入┅┅求┅┅求你给我┅┅你快嘛!┅┅” 从冰冰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我舔咬时已泄了一次淫水的她正处於兴奋的状态,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猛肏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冰冰浪得娇呼着:“┅我快痒死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进去呀!┅┅快点嘛!┅┅” 我的大鸡巴早硬涨起来,粗野地掰开她那两条丰腴的大腿,用手指轻分开她那两片肥嫩的阴唇,露出了她那娇小鲜嫩的小屄洞 ,对准她那层层叠叠的嫩屄儿肉,一腾身,把我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狠狠插进了她那又肥又嫩的小骚屄儿!,“啊!轻点儿”她惨叫一声,冰冰的小肥屄儿还夹得紧紧的,大鸡巴才进去一半她就疼得受不了了。我停止抽插,温柔地说:“是不是弄疼你了。” “啊,好痒……” “你说哪里好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