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lian这个不幸的战俘现在被捆绑着,她已饱受惊吓,她的思绪像团漩涡般 旋转着,混满了惊栗和痛楚。各种难以想像的私刑都将用在她身上……似乎没有 什麽不可能的绘刑不会在她们身上发生。 这是真的吗?她是不是被一个巨型的士兵像个木偶般拖来带去?裸露地从当 初被审问到现在?还是她的思想已经扰乱了? 但双腿之间的痛楚却是真实的,非想像中所能感受到的。啊……这种痛苦, 一阵一阵地悸动,像火一般烧着!Gillian刚松懈的思绪再次混,又回到前天被 电击棒强奸的回忆里。看来真的有场误会:她被当作是游击份子。 她躺在地上嘶喊着,了解到这场梦魇是个现实。牢门被锁匙转动,在地上拖 得吱吱声。然後牢房内登时被灯光溢满,把Gillian照得睁不开眼。 「不像你上次住的牢房那麽舒服吧,小姐?」Hardman上尉闪过一丝微笑: 「很好……看来你还得慢慢适应这里的粗劣环境呢!」 「你……你必须帮我……」她喘气道:「你是一个军人,难道你没看见他们 对我所做的吗?……」 「我当然能看到,」Hardman答道:「他们是在摧毁你的意志,还有,他们 对女人在审问之下发出的尖叫与呻吟声,已经完全麻木了。」 「无论如何,说回你这位年轻的女士这里,」Hardman微笑着,「我在这个 下午将向你介绍一种军队发明的装备,它叫做『雄马』,是台强奸机器。」 Gillian赤裸地摊在地上躺着,惊吓得张大了嘴,因为Hardman向她解释,在 首六个小时里「雄马」对她所能做的奸辱,和它如何会真正地令她发狂。 Gillian不断地请求着他,把她从这人间地狱释放。 「好了,欢乐时间到啦,」这秃头的警官说道:「我敢打赌,你不会很期待 你和『雄马』这夜的约会。」 他看见这可怜的身躯在颤抖。没有一个女战俘会受到那机器的仁慈待遇!它 能把她们整修得只能喘气、尖叫、呻吟,颤抖软瘫得像堆泥。 「不……Ohhhhhh……先生,请不要,我求求你……」 「当然你不会喜欢它,虽然它只会伤害你的一些皮肉。」他邪笑道。 Gillian狂野地摇着头,短短的头发却没随着摆动。 「它将会彻底摧残你,让你不停地高潮……高潮……再高潮……」 Gillian裸着胴体,张着嘴躺在那里,她看起来没那麽坚强,这女孩的顽强似 乎真的被粉碎了。 Hardman凑向前拍打她的脸,她在他的椅子前面摊开瘫痪着。 「别看起来这麽阴沈嘛!」他边说着,边扭捏她靠近的乳头。 「AHhhhhh……先生,别……」Gillian像个婴儿般啼叫道,她从这狠狠的揉 捏中醒过来,另一边的面颊受到紧掴,而乳头更被长长地拉起来。 「我也这麽想。」Hardman打岔道。 「这种能掌掴一个漂亮脸颊的感觉,真好……更妙的是,你可以对她为所欲 为。或许我该一边以电击棒挑弄她胶状的乳头,一边让她乘坐『雄马』,那将会 增添不少乐趣。那女孩子的双乳弹性十足,配得上她健美的体格,坚固圆润的, 像煮熟的白苹果,衬托着两颗玫瑰粉红色的乳头。」他心想道。 「来吧,我的漂亮女孩,无论你喜欢或不,这将是一个你和『雄马』的狂野 之夜。」 眼泪瞬间填满了年轻Gillian的双眸,她是这麽的无助、这麽地脆弱!Hardman 是如何喜欢这种神情。这可怜的女孩静静地啜泣着,跟随着那◇梧的监狱看守从 那房间走出去。 「雄马」坐落在训练区域的一座小附加物里。建筑物内什麽都没有,除了那 机器,还有一张椅子和二大片的镜子,让所有坐在「雄马」上的女俘虏,都能清 楚地看见自己被奸辱的一丝一毫。 锁住身後的门,Hardman推着Gillian走往那部不钢的机器去。 「跨上去!」这警官残绘地命令。 Gillian泪汪汪的,手臂紧紧地盖着裸露的雪白胸部和下体。日子已开始变得 难过,一天比一天更糟。为什麽他们不肯听取她而忽略她的存在?她顺从Hardman 的指示,攀登到Hardman那精巧的发明上。 运作十分简单:俘虏跪趴着被,双膝由两条黑橡皮绑到两铁柱上,相当的 「舒服」。这些铁柱可自由调整,它们可向外移动,使到那些女孩子的双腿能展 开达到极点(或者接下来让她以膝盖支撑,向後和前方移动)。她的手臂向前伸 展,各手腕分别套上一支杆子,然後机器移动着适合的位置,这可随控制者的意 念升起或降低她的体位。另外,还有两支马刺状的螺旋,可以安装上按摩棒,这 些马刺可由控制者个别或同时地调节前後驱动的速度,那当然是:Sgt.Hardman。 「我想,我将会让你在这个下午受到特别的待遇,Gillian。」他已拴紧那女 孩子的所有大腿和手腕,尽可能地伸展她。「你的肛门将会被插入,正如你甜美 的阴户一样,但我将加上润滑剂而不是痕痒剂。」 Gillian战栗着,间接地啜泣,她知道就算求情也没有用,正如家乡里的人所 说,将发生的总会发生。Hardman闲怡地从一行排列着的物品中选出两条橡皮按 摩棒:那一支插向她肛门的约6英寸长,直径一英寸;那插入她阴户的则有9英 寸长,一寸半英寸的直径。 「你是多幸运的女孩子啊!」他边叹息边锁紧那两条人工阴茎,「很快地你 将高兴得欢吟起来。」 无论如何Gillian还是在低声啜泣。Sgt.Hardman仔细地调整着机器,将每条阴 茎轻轻地对准每一个孔,然後他捡起遥控掣,坐在他满身热汗(白热的娴淑的) 的待虐者面前。 她显得十分焦虑不安,眼泪直滑下她苍白的脸颊。 「让我们开始吧!」Hardman道。 他转动手拨,女孩子喘气地叫痛,肛门的按摩棒慢慢地转入她的直肠,逗留 了一会儿,它又推出去。几乎在同时,第二枝按摩棒拨开她的花瓣,狠狠地侵入 她的阴户,她大口地再喘着气。 天啊!这枝怪物大的惊人!看来她很快就会给它摧残了! 它停了一会……再滑出去,滑出的同时,肛门的按摩棒又再插入,如此地重 覆着这个程式。两条活塞不停的在两个淫穴中缓缓地冲刺後退,互相交替。Gillian 咬紧牙龈,全身冒着汗,不停地哀泣。噢!这是多麽的令人讨厌!她被误认为是 游击队,而因此受到魔鬼游戏的虐待。 那些按摩棒慢慢地在它们的受害人身内窜动,Hardman思考其他可用的设备。 在机架上吊着两个瓶子,液体像静脉般滴下:一包含着润滑剂,令一包则含着痕 痒剂,两条塑胶管子在尾端黏合变成一条。 这时间,那女孩子应该受些润滑吧!Hardman把塑胶管子贴上她的背部,管子 尾端穿过她张得大大的臀肉,然後用贴纸把它在离肛门一英寸的皮肤上贴好,打 开润滑剂瓶的夹子,润滑剂开始滑下她的肛门,然後是抽插着的按摩棒,多余的 再流下她前面粉红色的肉壁。 慢慢,慢慢地,Hardman增加按摩棒抽插的速度。Gillian可以扭动和蠕动着, 但它们永不离开她一寸,她也避不开它们,是的,机器的设计十分聪明。 过了五分钟,Hardman停下肛门的按摩棒,却把在淫水滥中抽插着的按摩棒 加到两倍的速度。几乎是电光火石的,Gillian开始抽搐和像母狗般喘气。那枝大型 的按摩棒已经支配她了……而她根本毫无能力反抗。然後她的後腿根及臀部开始 随着那橡皮阳物的摇摆而配合,她已经失去自我,开始迷糊了……堵住的口传出 欢吟……更加不停地沈沦…… Hardman淫荡地微笑,他喜欢看她们享受的模样,於是他拨动更快的速度…… 那按摩棒移动得更快,Gillian达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高潮,然後她的头无力地 垂下,泪汪汪地啜泣,她知道,这只是开始而已。 大按摩棒的速度已慢下来,但还是冷绘地在她红肿的阴户进进出出,然後紧跟 着肛门的另一支。 「开心吧?」Hardman微笑着,Gillian只能软弱地摇头。 她的身体……她的性慾……她知道,现在已经受到这难以抵抗的机器控制, 这会给她带来极度兴奋的高潮、然後又是不停的高潮……直到她完全虚弱,以及 失去知觉的极度疲惫。 在这怪物进行着它的「绘刑」时,Hardman再考虑其他多项的设备。从「雄 马」下方,他提起两块黑橡皮的挤奶圆锥体,附到一个小型抽水机上,各杯子内 部由吸盘的力量转动一个橡皮球,一起地或各自地在受害人乳头周围制造舔舐的 感觉,Gillian再度被挤奶机器弄至陷入两个不能自禁的高潮里。 在第三个高潮之後,Gillian发现两条绑着她的铁栅,把她向外地往後拉退,她 像支弓般向後弯曲着,丰满的乳房傲然的向前突出,她意识到Hardman在他的手上 拿着一支牛针刺。 「不要……求求你不要……啊!!」她尖叫地求饶……但她还是不受怜悯。 当她进入第四个高潮时,Hardman先把震摇着的针刺向她柔嫩的乳部下方, 慢慢地再朝那已十分敏感、像小狗子般的粉红色乳头移去…… Gillian还得乖乖地在那机器上,继续接受Hardman的训练,挨过下一个六小 时。 Hardman在考虑着他所有的选项,迟一些,电击拷打机能(电极和夹子)也会 派上用场,让那女俘虏的肉体再受煎熬。但是这一切,最少还得要她在这机器上跨 骑了四小时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