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段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事情,现在想起来大概有大半年时间了,起初一 直觉得自己是被虐待的,但现在已经习惯,并且爱上了这种方式,事情发生时我 28岁在大概大半年前,确切的说应该是去年春节前一个月,当时正好遇到金融 风暴,我所在的城市也受到了影响,公司的业绩越来越不怎麽样,看着前几年的 积蓄,索性辞去了职务,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再继续工作。 还好,老婆对我的这一举动还是很支持的。我生活在市区,感到烦杂,于是 趁着老婆出差的机会,一个人独自跑去了郊区,享受安甯。 到了郊区(其实我选择了海边)心情自然的好了很多,很快夜幕降临了。一 个人找了家宾馆开了5天房间,泡了下热水澡,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电视。大概 是11点多点吧,觉得肚子在叫,于是跑出了宾馆去吃夜宵,事情就是在夜宵後 发生的。 吃晚夜宵後我全无睡意,但还是慢慢的走回宾馆,就在离宾馆还有10分锺 路的地方,看到个温州发廊,平时我从来不去的,虽然那?很便宜,但是基本连 打飞机都没有,而且关键的是?面的小姐基本都30到40的年龄。但那时也不 知怎麽想的,步子就开始往那?走,心想:按摩一下就好,反正没什麽花样的。 进去後说了下:我要按摩。马上,一个年纪大概35左右的女人接待了我, 把我引进了内室,才发现?面已经没有了客人。躺下後,那个女人装模作样的帮我手臂捏了几下,然後直接开始按我的小弟 弟(温州发廊以前去过2次,每次都是最多摸下小弟弟什麽的)。 大概摸了3、4分锺的样子,我的小弟弟已经非常坚挺了,我想算了,这? 又不能解决,我还是早点结账早点回宾馆自己解决吧。 还没等我起身,又进来个女人,大概30左右,和本来的女的说了一大堆温 州话,说着说着还大笑了起来,然後和外面的几个女的又说了好多。 之後30岁的那个女的直接把一只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撮揉着我的小弟弟, 另一只手伸进我的上衣,摸着我的乳头,这时本来的那个女的马上配合着。 我一下感到有点不行的样子,那个年纪大的女的开始对我说:小弟啊,快过 春节了吧,我们这?有点偏僻,没什麽生意,本来打算早点关门的,没想到你来 了。 我说:是啊,不过说清楚啊,我就叫了你一个,另一个我可没打算买单。 我回过头看着那个30岁的女人。 她笑着:小弟你放心,今天别说是我,就是她(指35岁的女人)也不会让 你付钱的,不过我们有个小小的要求希望你能接受。 我说:什麽要求? 这时其他女人陆续进来,发现年纪最小的也有28岁左右,最大的估计40 岁,一共7个人。 这些新进来的女人中的一个人说:小弟,我们在外面快一年了,很久没和男 人玩过了,虽然说来这?的客人很多,但很多都是中年的,更有些连JB摸了都 没反映的,前面我听帮你按摩的人说了,你的JB很大,我们都很有兴趣,怎麽 样,一起玩吗? 我一听,心想,要死,1对7,怎麽玩。 她们看我没回答马上又说:别怕,我们不会让你精尽人亡的,保证你开心, 唯一的条件是他们7个一起上。 我想:死就死了,虽然你们年纪都比我大多了,但是还是赚的。于是马上就 答应了。最後大家商量着去我的宾馆,我先回去,她们稍候来。 回到了宾馆,没有10分锺,她们7个全来了。我的JB一下就翘起来了。 她们中的一个说了:小弟,今晚我们来玩,不收钱,但是你要保证我们每个 人爽次,如果你不行的话,你就帮我们口交。 我心想:靠,前面不说,现在来说,算了,不就帮你们舔几下嘛。大概过了 1个小时左右,所有人都洗完澡了,正戏开始了。 一个大概40的女人说:小弟,爲了我们玩的开心,要按我们的方式玩。说 完我看她从带来的包?拿出了:绳子\ 假JB\ 润滑油。 我想:完蛋了。于是起身说:算了,我有点累了,我们……还没等我说完, 她们5个人的一起上来,把我死死的按在床上,另外2个用最快的速度把我的手 脚棒在了床脚上。 这次我脸红了,想起以前的A片中女人都这麽被绑的,而今天我,一个男人 却被她们7个小姐绑成了 大 字型。 其中一个女人说:小弟,我们7个一起来,你肯定不行,我们前面说了,你 的JB不行得帮我们口交,但爲了防止你不同意,我们必须把你绑起来,另外前 面你已经反抗了,我们现在决定:你帮我们每个人性交一次,口交一次,另外口 交时最後还得喝我们的尿,如果我们中的人对你的JB不满意,或者你口交不好, 或者尿喝不干净的话,还可以穿上假JB捅你的屁眼,现在呢,快1点多了,我 们大家抽签,2个2个上。大家开始! 要我的命,这绝对是真的,她们第1轮上来了2个人,一个拼命的在我的J B上倒油(事後才知道那是男外用油)後撮我的JB,等我JB变硬後马上坐了 上来,而另一个女人一点也不客气的把她的骚穴坐上我的嘴巴,我闻到了臭味, 但是下身的刺激让我很快接受了这种味道。2个女人在我身上大概持续了15分 锺,下面的那个女的我感到她不行了,一阵狂抖後离开了我的JB,换另一个女 人套上来。 而我嘴巴服侍的女人也不行了,捏住我的鼻子,很快,她把尿尿进了我的嘴 巴,我差点呛到。之後总是2个女的下去2个女的上来,我估计她们每人至少在 我身上发泄了2到3次。她们发泄完後,解开了绑我的绳子(我射了不知道几次 了,肯定跑不了了)决定留3个人下来,很简单,不管前面怎麽样,让我怕着, 一个人坐在我面前,让我继续用舌头舔她的骚B,一个人躺我下面,只要我的J B稍微硬一点点,就被她塞进了她的B,最後一个戴着假JB不停的捅我的屁眼, 之後再互换。还没等她们结束,我真的晕过去了。 第2天我醒来时已经下午6点了,看到有张字条:小弟,昨天我们玩的很开 心,今早离开时你还没醒,我们和前台说了不要打扰你。晚上我们会再来的。 晚上到了12点之後,她们7个人又全来了,只不过可能她们的性欲没昨天 那麽强了,都2个2个上,当一轮结束後本来以爲她们会开始第2轮,但她们在 一起开始笑。原来她们开始要玩新花样:她们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女人蕾丝内 裤\ 少女文胸\ 卫生巾\ 2个跳蛋\ 1个很小的电动假阴道,还有1对电动乳夹 以及很性感的开档丝袜。她们开始了她们的虐待:首先把2个跳蛋塞进了我的屁 眼(因爲被她们捅过,所以很容易放进去)。 然後在我的JB上涂上了催情油,等我硬了後,把假阴道套在JB上,之後 把卫生巾贴在了内裤上,再把那有卫生巾的蕾丝内裤拼命穿在了我的下身(我毕 竟是男人,好紧啊),最後把电动乳夹夹在我的乳头上,穿少了文胸,再穿上了 开档丝袜。事成後,她们仍旧把我绑在床上,同时打开了所有的电动工具,和我 说:小弟,我们每2小时放开你一次,除非你要大小便,不然这些装备不会拿下 来。 另外反正我们最近没什麽生意,我们白天会留一个人在这?,而晚上我们会 全过来,好好的玩你。这时来自乳头,JB和屁眼的刺激已经影响到我的思维了。 就这样从第1天到第4天,特别是第2天起,白天我被她们的工具和女性内 衣裤虐待,晚上被她们7个人轮番玩弄,性交,口交,喝尿或者捅屁眼,也就是 一晚上我要承受总共28次各种不同方式的性奴行爲。 最後一天她们知道我可能要走了,一个晚上每人和我性交一次,口交一次, 捅了我一次屁眼,而她们的尿,我每人至少喝了2到3泡。最过分的是结束前她 们帮我穿上了她们用过的内裤和卫生巾。第2天一直睡到晚上才拦车回家,可以 说整个人已经虚脱了。自从这次经历後,有了个癖好,喜欢穿女性的蕾丝内裤, 因爲丝滑的感觉,同时喜欢用卫生巾,因爲那种包裹的紧的感觉和热乎乎的感觉 是平时感受不到的。 最近和她们又联系上了,今年春节前我们打算再玩一次,听她们说她们想到 了能把我更女性化的虐待方式,她们要把平时积压在心?的怨愤全部发泄到我身 上,要把我当作一个十足的淫荡女人来轮奸,另外除了她们7人以外,这次可能 还有另外5人要加入,这麽一来等于我完全可能要承受12个女人的轮奸。现在 的我却越来越希望这天早点到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