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叫李子军,是海德市的一名高中生,本来是一名学习不错的学生,可是当 我开始接触网络以後,学习成绩便一落千丈。 虽然也知道经常上网对学习会有影响,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渐渐地有点上 了瘾,开始还是玩点网络游戏,可後来却无意中发现了一块新大陆,喜欢上了一 些个色情网站,也可能与青春期有些关系吧。 和一般男孩不同的是,我喜欢的却是一些稍稍上了年纪的成熟女性。以成熟 女性为主角的色情影片,图片,还有小说都是我的最爱,可以说是一边欣??赏一边 撸管。 那天,就在那天,我忽然看到了一篇很有新意的熟女类型的文章,文章的名 字叫《妈妈被侵犯》,这可是我从没看过的类型。 文章是以第一人称写的,主角叙述了自己成熟性感的妈妈被一个和自己年纪 差不多大的男孩子玩弄,最後这个骚熟的母亲彻底沦为了男孩子的女人。 虽然我也看过不少意淫熟女,甚至是乱伦题材的色文,也会撸管射精,却从 来没有把我自己的妈妈带入到文章里去意淫。 可不知道为什麽,当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鸡巴却涨得厉害,甚至有一种 暴怒的感觉。尤其是看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疯狂的射了,从来没射过这麽多, 射过之後,鸡巴却还是很硬,而且又重新欣赏了一遍这篇经典的色文。 我是怎麽了?为什麽会这样? 不知不觉的,我联想到了自己的妈妈,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情。 既然谈到了,那就介绍一下我的妈妈吧,我的妈妈叫张婵玉,毕竟快四十岁 的女人了,说国色天香是扯淡,不过绝对称得上是个美熟女。 1米65的个子,乌黑的秀发,额头前面是一缕深黄色的留海,姣好的面容, 因为保养的好,脸上几乎看不出什麽岁月留下的痕迹。身材呢,用现在的话来说, 就叫做丰乳肥臀型。 从那天开始,我就留意起了这种类型的小说和色情影片,看着那一个个无比 刺激的字眼,一个个无比销魂的镜头,我再次意淫起来,把里面的主角幻想成了 我那性感美艳的妈妈,我又射了,又是狂射。 後来我才知道这种类型的小说叫做绿妈文,而我的这种感觉,被网友们称为 绿妈情节。 本来觉得这只能是刺激的幻想,是不可能,也不敢让它成为现实的事情。可 是就在那天,我无意中加了一个色情论坛里面的网友,她的出现渐渐地改变了我 的想法。 他的网名叫做无根之水,是南山市的一个高中生。我们俩都有一个共同的嗜 好,就是绿妈情节。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不是意淫,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他的亲生妈妈真 的被别人给操了。 开始我根本不相信,以为他是在吹牛皮,可是当他发过来几组图片以後,我 彻底的震惊了,难道这是真的? 第一组照片是一个熟女的生活照,短裙丝袜高跟,看得出是个性感风韵的成 熟女性。第二组??照片让我顿时目瞪口呆,竟然是赤裸裸的性交图片,虽然都打了 马赛克,可我还是看得出这两组图片上的女人是一个人。 就在我半信半疑的时候,第三组照片打开了,是一个母亲和一个孩子的生活 照片,是不同年龄段的,有五六张之多。 正聊的火热,无根之水竟然点击了视频,他为什麽要和我视频呢? 当我颤抖的打开视频的时候,发现视频里是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 再仔细一看,这不正是照片里面的那个女人的儿子麽。 这回我彻底相信了,天呐,真是无奇不有啊,活生生的事实啊,太他妈刺激 了,此时我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在不断的膨胀。 (下面是我和无根之水的聊天记录) 无根之水:「朋友,这回相信了吧。」 我:「嗯,真没想到真有这样的事,我还以为都是是意淫呢。」 无根之水:「嘿嘿,世界这麽大,什麽事都可能发生的。」 我:「可是你为什麽要极力的向我证明这件事的真实性呢?」 无根之水:「因为通过聊天,我发现你这人挺真诚的,而且我能感觉的出来, 你也有绿妈情节,也很希望自己的妈妈被别人操吧。」 我:「嗯,可我胆子小,只敢意淫。大哥,那个在照片里面操你妈妈的男人 是谁呀,方便透露一下吗?我感觉他的年纪不大呀。」 无根之水:「呵呵,这有什麽不方便的,其实他也是个和我们年纪差不多大 的男孩子,只比我们大一岁而已,是我妈妈的学生。」 我:「是吗?难道你妈妈是老师?」 无根之水:「嗯,她们俩是师生恋,不过具体是怎麽开始的,我也不太清楚 。是不是觉得很刺激?」 我:「是啊,简直太刺激了,不过你爸爸不知道这件事吗?」 无根之水:「他们早离婚了。」 我:「看来都是寂寞惹的祸啊,那你是怎麽发现她们的奸情呢?」 无根之水:「也是无意之中在家里发现的,你知道像她们俩这样年纪相差这 麽多,除非是憋疯了,否则一般是不会去宾馆开房间的。记得第一次看到她们俩 偷偷的的做爱,我的鸡巴就涨得厉害,非但不恨那个男孩子,反而却觉得相当刺 激。」 我:「一定射了很多吧,我第一次看到绿妈文的时候,鸡巴都快爆炸了。」 无根之水:「射的非常多,还射了好几次呢。尤其看到他的大鸡巴在我妈妈 的骚逼里疯狂的抽插,而我妈妈却是热情的回应着他的抽插,我的鸡巴真是射了 又硬,硬了又射啊。」 我:「他是直接射进你妈阴道里的吗?」 无根之水:「没带套,直接射进我妈妈的子宫里了。」 我:「我靠,能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自己的妈妈挨操,你太幸福了。」 无根之水:「是啊,还有更有意思的,本来我没打算揭穿她们俩的,可是那 天中午,我和妈妈撒谎说要去爸爸那住一天,其实我是想去网吧玩来着。你知道 现在的网吧监管多严啊,没带身份证是上不了网的。就在我半路返回家取身份证 的时候,却撞见她们俩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做爱。」 我:「天啊,然後呢?」 无根之水:「那男孩子正操我妈的小屁眼呢,看到我以後,她们都蒙了。」 我:「是啊,那你妈妈是怎麽向你解释的?」 无根之水:「解释什麽啊,男孩子吓坏了,而我妈妈哭着跑回了卧室,直到 晚上,还是我敲开了妈妈卧室的房门。我们母子聊了很久,妈妈万万没想到我会 同意她们在一起。说真的,我真怕她们俩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分手,也怕妈妈因为 我撞破了她们的奸情而自卑。就就开诚布公的鼓励妈妈去主动追求自己的幸福, 不用顾忌我的存在。」 我:「我靠,太伟大了。」 无根之水:「嘿嘿,伟大谈不上,当然有自己的私心了。现在那个男孩子已 经住在我家了,和我性感的美母同床共枕了。」 我:「我操,太爽了,那你岂不是天天都能看到他操你妈妈了。」 无根之水:「那倒不是,不过我想看的时候,就把针孔摄像头放进妈妈的卧 室里,看现场直播,最喜欢的就是看妈妈穿着黑丝和高跟鞋和他做爱了,嘿嘿。」 我:「兄弟,光听你这麽说,再看着你发来的照片,我都射了两次了。」 无根之水:「光意淫就爽成这样了,如果你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妈挨操的话, 你想想会怎样,嘿嘿。」 我:「是啊。」 无根之水:「现在感觉妈妈真的很幸福,面对着她的小老公,有时都像个小 女人一样对着他撒娇,在我的印像中妈妈从没有过这麽多的笑容。平时在她们学 校看起来挺冷艳的,可是一回到家就不一样了,像个妻子一样,在床上就变得又 骚又浪的。」 我:「哎,真羡慕你啊。」 无根之水:「呵呵,现在即使在我的面前,她们也会偶尔的来点小甜蜜,那 个男孩子好像特别喜欢妈妈的大屁股,总是不由自主的上去摸几下,而妈妈也会 娇羞的拍拍他的咸猪手,就不再拒绝他的抚摸了。那天晚上,妈妈正在厨房准备 晚餐,而他却偷偷的跑到妈妈的身後,把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不停的刺激着 我妈妈的骚逼和小屁眼,结果她们刚吃了饭就一起回到了卧室。我从针孔摄像头 里发现,妈妈换上了诱人的黑丝,跪在地毯上给她的小老公口交,接着他就开始 操我妈妈,不过到现在为止,我还有一点遗憾呢。」 我:「我靠,兄弟你还有遗憾?我都羡慕死你了。」 无根之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见到妈妈的小屁眼是怎麽被他开苞的,嘿 嘿。」 我:「这算什麽遗憾呐,我还以为你也想操你妈妈呢,说说,你是不是也有 母子乱伦的想法?哈哈。」 无根之水:「说真的,虽然我妈妈是个美熟女,不过我还真没那麽想过,即 使有,也只是一点点而已,瞬间即逝的念头。因为我觉得看妈妈和她的学生调情, 在床上被人狠操,要比我们母子乱伦刺激的多得多。」 我:「嗯,严重支持你,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呀,嘿嘿。」 无根之水:「别光羡慕我了,其实你也有机会的。」 我:「你说什麽?我也有机会?」 无根之水:「是啊,想必你的妈妈也是个不错的美熟女吧。」 我:「恭喜你答对了。」 无根之水:「你爸爸呢,他是做什麽的?」 我:「我爸爸现在是中国石化公司的驻青岛的分公司主任,去年调过去的, 平时都在那边。」 无根之水:「那想必你妈妈也一定很寂寞了,像她这个虎狼年纪的成熟女性 是不能长期缺少一根呵护她的大鸡吧的,她有情人吗?」 我:「我不知道,好像没有吧。」 无根之水:「那你希望她有情人吗?」 我:「现在希望了,嘿嘿。不过我希望她的情人是一个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 男孩子,最好别超过二十岁。」 无根之水:「这个就有点难度了,毕竟她不是老师,肯定很少能接触到我们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除非……」 我:「除非什麽?」 无根之水:「除非你帮她找个小情人。」 我:「什麽?我?」 无根之水:「是啊,让你的朋友或者同学去泡她,最好找个强壮或者帅气的, 有一根大鸡吧,会调情会泡妞的那种,容易上手。」 我:「啊?大哥,你是说我去找我的朋友或者同学,让他去泡我妈妈,去操 她?这我怎麽好意思开口啊,如果人家不喜欢我妈妈那样的熟女,还不让人笑掉 大牙啊,我以後可怎麽做人啊,这个绝对行不通的。」 无根之水:「说的也是啊,还有一招,你可以在网络上找啊。」 我:「网络?」 无根之水:「嗯,现在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有不少人都很喜欢上了年纪的 美熟女,你可以和这样的人聊聊,找个同城的,或者离你的城市比较近的,以你 妈妈的姿色,我相信是没问题的。」 我:「人海茫茫,这可能吗?」 无根之水:「当然了,你可真够笨的,你可以加群啊,像什麽熟女群了,绿 妈群了,范围不就小多了吗。」 就在我心潮澎湃而又犹豫不决的时候,无根之水的话就像是一针强心剂,我 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因为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 我们就聊了这麽多,晚上躺在床上,我不停的思索着,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上课,无根之水的话还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晚上回到家,吃了晚 饭,我就回到卧室,竟然没敢打开电脑。 接着几天我都没敢上网,做了几天的思想斗争,我终於下定了决心,颤抖的 打开了电脑。 搜索到了一个名叫熟母之乡的群,不一会就通过了管理员的验证,心里那个 激动啊,可是又有一点点的害怕。 想不到这种群里面竟然有将近200人之多,呵呵,里面全是群友发的熟女 图片,天南地北的都是恶狼啊,从他们的发言就看得出,很多都想找个风骚性感 的美熟女玩一玩。 毕竟是第一次在群里聊天,还有点陌生,随便发了几句言,看了会群友发的 图片,又看了两篇原创的绿妈文就下机了。 可第二天晚上,我就像上了瘾一样不由自主的登录上了熟母之乡,这时我才 发现竟然还可以和群友私聊。 挨个的看了群友们的资料,竟然发现了两个和我一样是海德市的群友,其中 一个35岁,而另一个竟然才17岁,网名叫做(肉母之恋)。哎,原来是个喜 欢乱伦的群友啊,真没劲,不过也没什麽事做,还是随便聊两句吧。 我:「你好,朋友。」 肉母之恋:「你好。」 我:「想不到我们是同城的,看你的网名挺有意思的,是不是很喜欢自己成 熟性感的妈妈呀,呵呵。」 肉母之恋:「呵呵,你猜错了,我喜欢的肉母,指的是别人的妈妈,我对自 己的妈妈可没什麽兴趣。」 看到他发来的信息,我顿时一惊,开始紧张起来,不过又异常的兴奋。 我:「是麽,那我误会了。」 肉母之恋:「那你呢,和我一样吧,是不是也喜欢成熟的女性呢?」 我:「我……」 肉母之恋:「呵呵,怎麽那麽腼腆啊,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我们只是网友, 又不认识。」 我:「我和你不一样,我喜欢自己的妈妈和别人做爱。」 肉母之恋:「哦?难道是绿妈?」 我:「嗯,说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 肉母之恋:「我明白,不过像你这样的都是意淫,没什麽意思。」 听到他这麽说,我更紧张了,又好像更兴奋了,我到底该怎麽回答他呢?实 话实说吧。 我:「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是真实的,不是意淫。」 肉母之恋:「哦?真的?」 我:「嗯,真的。」 肉母之恋:「听你这麽说,我有点兴奋了,你妈妈漂亮吗?」 我:「属於那种性感美艳的女人,保养的很好,一点都不像快40岁的女人。」 肉母之恋:「屁股大吗?」 我:「嗯,挺大的。」 肉母之恋:「我就喜欢大屁股的女人,摸起来肉感十足,操起来也特别爽。 能发张照片看看吗?不露脸的也可以。」 我:「这……」 肉母之恋:「没关系,等我们聊几次,熟悉了,再给我看也行。」 虽然有点犹豫,不过我感觉这个网友顶多是个小色狼,不像是那种阴险的人 ,这样的男孩子不正适合我的妈妈麽,没再多想就把妈妈一张没露脸的生活照发 了过去。 肉母之恋:「操啊,虽然没露脸,我也能感觉的出你妈妈一定是个美熟女, 看样子你妈妈好像很喜欢穿丝袜呀,我喜欢。不怕你笑话,光看照片,我都有点 硬了。」 我:「呵呵,如果你见到她的真人,一定会更硬的。」 肉母之恋:「朋友,我很喜欢你的妈妈,你真的想把自己的妈妈奉献出来? 不是耍我吧,我可是第一次遇到你这麽大方的儿子。」 我:「当然不是了,我不是开玩笑的,不过事先声明,可不能是迷奸,更不 能是强奸。」 肉母之恋:「那就有点困难了,其实我也不喜欢迷奸的,没什麽感觉,强奸 是违法的,这种事我可不干,不过你妈妈愿意吗?」 我:「这我哪知道啊,就看你的本事了,我不希望只是一夜情的。」 肉母之恋:「哦?有点意思,我当然也希望可以长期的操她了,这麽标致的 女人,哪舍得只玩一夜情啊。」 我:「你长得帅吗?鸡巴大吗?」 肉母之恋:「长相还行,比不上谢霆锋和炎亚纶,嘿嘿。鸡巴也不大,硬起 来也就十七八公分而已,满足你妈妈是绝对没问题的。」 我:「靠,那还不大呀。你玩过女人麽?」 肉母之恋:「当然玩过了,不过都是我们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一点感觉都没 有。还是喜欢成熟丰满的女人。其实我也是接触网络时间不长,聊了几个熟女, 长相太一般了,不喜欢。不过我相信自己泡妞的实力,早晚会遇到美熟女的,嘿 嘿。」 我:「这麽厉害?」 肉母之恋:「当然了,没必要和你吹牛。」 我们俩聊了很晚,也很投机,接下来的几天,我把家里的情况逐一的向他做 了叙述,他也觉得这是个天赐良机。 这天晚上,我们在群里又相遇了,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主题。 我:「那你打算怎麽泡我妈妈呢?找人来个英雄救美?」 肉母之恋:「兄弟你是不是绿妈文看多了,好像很多绿妈文都是那麽写的, 找几个哥们去调戏主角的妈妈,然後自己再像李小龙那样一出手把他们全打趴下, 最好自己再受点小伤,博得主角妈妈的同情心,最後再操了这个熟母。呵呵,你 不觉得这样的剧情有点太老套了麽,俗,没什麽意思。」 我:「呵呵,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肉母之恋:「兄弟,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你妈妈了,更想操她,嘿嘿。」 我:「呵呵,我也想看到那一幕啊。」 肉母之恋:「那就别犹豫了,明天是周末,我们见个面。」 我:「这……」 说真的,我的心情和他一样的急切,只不过多少还有点放不开。 肉母之恋:「反正我们俩的年纪也差不多,就像我们之前聊好的,能不能操 了她,就看我的本事了。只要她是个寂寞的女人,只要她在那方面有需要,就是 很有希望的。到时候,让你看看我的怎麽操你妈的,一定操的她嗷嗷叫,嘿嘿。」 我:「那好吧,明天我穿黑色的耐克T恤,黄色的休闲裤,手上那一副羽毛 球拍。」 肉母之恋:「嗯,那我就穿一身阿迪的运动装,拎一个篮球。呵呵,搞得像 是特务接头一样,有意思。」 我:「这样才够神秘啊。」 肉母之恋:「嗯,我喜欢。」 想到明天就要和肉母之恋见面了,我几乎是一夜无眠,虽然还是有点犹豫, 可是绿妈的刺激最终占据了上风。 第二天,很早我就来到了我们事先约定的地方,等待着肉母之恋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