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都喜欢我们这个黑海边的小城。夏日的时候,迷人的阳光,薄薄的 海雾和深蓝的海水就会把一波波的旅游者送到这个依山傍海,有着石头古堡, 歌特式教堂,麻石街道和奶油巧克力色金发女郎的地方来。如今,落日和晚霞 依旧,但街道再不是我们的街道。 在山上,在每一栋房屋的烟囱後面,都有穿着像枯叶一样颜色的迷彩军衣 的塞族人,端着长枪,射杀每一个在中心大街上的行人,连小孩也不放过。再 也没有人在街上闲逛。 我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脆弱,是在一个灿烂的黄昏,海雾开始稀稀落落地 飘进街道,但远处的海天却霞光万道。我和好朋友凯玲在小巷里穿行--我们 放学後再也不能走大街了。前面有一堆人在忙碌地围在一起做什麽。我们直觉 地感到出事了。 我们挤开人群,地上躺着的是黛媚,凯玲的姐姐。黛媚的金发披在地上, 一缕血丝从她的嘴角流出。她的脸色苍白,长睫毛的双眼紧闭,扭曲了身体, 仰面朝天。她穿着一件海蓝色的少女背心装和一条白色的少女装西装短裤,把 她鼓鼓丰满结实的少女臀部裹得紧紧的。 在她左胸脯最丰满的地方有一个可怕的小子弹洞,鲜血汨汨的往外流,在 她身边,一篮面包倒了一地。“黛媚!”凯玲哇地叫了一声便扑了过去。我站 在那儿,呆若木鸡。黛媚,那样活泼鲜嫩,浑身永远充满活力的黛媚,人还没 有到就听见她银铃般笑声的黛媚,就这样死去了吗? 18岁的黛媚是我姐姐海娜的好朋友。她们家的两个女孩是惹人注目的一 对姐妹花。她们都有着一头长长的金发,纤细的腰枝和结实洁白的长腿。前几 天是凯玲的16岁生日,我们苏溪女校的好朋友们在她的家开生日派对。一个 屋子的妙龄少女们,叽叽喳喳的满是讲话声和笑声,几乎把房子都要吵塌了。 凯玲把我领进黛媚的房间:“来,咱们来看看黛媚的秘密!”她打开一个 壁柜,里面原来挂了很多件不同颜色的蕾丝全身内衣,很性感的那种,我们不 由得偷偷笑了。 “想不想试穿?”我和朋友们曾经一起在城里那家叫『维多利亚的秘密』 的美国商店闲逛过,当然见过样式这样别致的内衣,但我们从来没想到过买来 穿,一则太贵,二则我们都觉得那是大人的衣服,虽然很漂亮,但毕竟不是我 们小女孩适合穿的。不过现在给凯玲这样一耸恿,不禁有点跃跃欲试起来。 我和凯玲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凯玲很快就把衣服脱光了,看见我只脱剩 乳罩和内裤,就笑着嚷:“喂,全脱掉呀!是一套的!”我这才定神看了看凯 玲。 我还从来没有这麽近地端详过她,她一头金发用一条白纱巾松松地紮住, 弯弯的眉毛、高挺的鼻梁、水汪汪的眼睛、洁灿的嘴巴、像鹅蛋型的俏脸。她 的双乳耸得不高,但沉甸甸的,乳头只是粉红色的小粒。她的腰枝很细,竟然 是21,比我还小两号,难以想像怎麽承受得起她茁壮的身体。 经常跳芭蕾舞的她有着很长很弯的腰臀曲线和结实修长的双腿,在暗淡柔 和的灯光下,她平坦的小腹下面那一丛金色的绒毛显得很疏落。凯玲的脸红了 一红:“看我干嘛?没见过女孩子裸体呀?” 她刚脱完,突然门一响,锁开了,一个人匆匆地冲了进来。“哎呀!”我 和凯玲吓得同时尖叫了一声,拉起被子想遮住身体。 冲进来的人原来是黛媚。“好啊,偷穿我的衣服!”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孜孜地偷笑。 黛媚的性格跟凯玲完全不同。凯玲是一个文静的女孩,一举一动都像个淑 女;但黛媚就活泼爽朗,充满青春活力。她是学校的啦啦队队长,也是排球队 队长。 她一下就掀掉我的被子:“哇!奥丽维雅,几天没见,怎麽身材这麽好? 哎,你根本不用戴乳罩!我真羡慕你!” 我红着脸说:“黛媚,别讽刺我了,好不好?” “嘿,想穿了我的衣服去引诱谁呀?”黛媚口头上一点都不留情。 “那,你有这麽多这样漂亮的性感内衣,又想穿给谁看呀?”到底是好朋 友,凯玲当然是帮我的。 “好了好了,咱们来个时装表演吧!”黛媚乾脆把衣厨里的蕾丝内衣全拿 了出来。我和凯玲便选了喜欢的开始穿上,那边,黛媚已经脱光了。虽然我们 都是姑娘家,但仍然被黛媚那令人目眩的美所震摄。 她把满头的金发往後一抛,做了一个很优美的伸展姿势。黛媚像一尊希腊 的玉雕像,那柔和的曲线从长长的脖子一直延伸到她的脚跟。她已经是一个发 育成熟的少女,金色的小草长长地密密地完全遮盖了她的下身,只在阴唇的边 沿剃出两条光滑的比基尼线。 她的臀部更丰满,双腿更茁壮。她的双乳那半球跟凯玲差不多,但乳峰却 隆得比她妹妹高,乳头也大一点。她唯一比不上我那19岁的海娜姐姐的,是 没有深深的乳沟。她比我们高一点点,所以她的腿就比我们的更长,更好看。 我们三个穿起了那些蕾丝内衣,像真的模特一样骚手弄姿,我对镜看看自 己,镜里面是一个梳了一条长长的粗粗的单辫的少女,长长的洁白的脖子,弯 弯黑黑的眉毛,圆润的双肩,窄窄结实的腰枝,膨隆丰满的臀部,鼓鼓的圆形 底,但锥状耸起的双乳。乳晕是粉红色的,粉红色的乳头像一个小珍珠。我觉 得我的身材还真的不比凯玲和黛媚差呢! 我们嘻嘻哈哈地穿了又脱,玩到朋友们找主人了,才出去。 那天晚上黛媚的音容笑语彷佛仍在眼前:她说她结婚那天晚上要穿那件粉 红色的露背的吊带衫,有着透明的花格,可以从蕾丝短裙的下摆一掀,就从头 上脱出来的。 我们还笑她刚刚甩了男朋友,还梦想结婚呢!想不到她真的永远不能结婚 了。从她左乳房射进去的一颗该死的塞军子弹就这样结束了这个美丽活泼的少 女鲜花一样的生命!真残忍啊! 那天晚上,我哭了一夜,久久不能入睡。黛媚胸脯上那个弹孔一直在我眼 前晃荡。我愤怒:为什麽连女孩子都射杀?为什麽要射女孩子的乳房? 我明明知道这个问题很愚蠢,开枪打人当然习惯是朝胸部打,无论男女都 一样,谁叫我们女孩偏偏在胸部有着女性最敏感的部位呢? 我只希望永远不会有战争,永远不会让我看到第二个少女的乳房被子弹射 穿! ********************************** 现在城里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苏溪了。苏溪女校是城里还开办的有限几间 学校之一。这是一个9到12年级的女子高中。她在山崖的死角,四面有四个 教堂,塞军阻击手的子弹打不到学校里来,迫击炮的炮弹只能打到花岗岩的围 墙,留下一个个白点。 苏溪是我们的天下。她是全市唯一一个可以让我自由欢笑的地方。我最好 的朋友凯玲、罗芝、温妮,和仙蒂跟我在一起度过很多快乐的时光。在学校最 好的一部分就是读书。读书使我从枪声中逃离出去,忘记身边的危险。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塞军的势力一天天增强。我们这个小城已经成了一个 不设防的城市,塞军可以随意进出,而联合国军跟商店里的服装模特并没有两 样,根本没有办法保护我们。塞军可以随便抓人,经常有人失踪。他们也把魔 爪伸到学校来了,城中心那家高中就让塞军抓去了两百多个男生。 人们盛传他们在实行种族灭绝,把男人拉到山里杀死;也有人乐观地认为 他们只是被迫为塞军修工事。我们都不敢单独上街了,买生活用品的次数减低 到最低限度。幸好联合国的救援还是定时来到,而随着夏天的来临,我们再不 用担心燃料和取暖的问题了。然而,塞军并不肯放过我们。 终於他们决定要我们苏溪女校搬到城中心的教堂去,他们要在我们学校屯 兵了。 ********************************** 谁都知道,占有了苏溪就等於占有了全城。因为城中心的商业区大街全在 我们四个教堂的俯瞰之下。塞军的阻击手再也不必蹲烟囱,他们的长程来福枪 可以打到任何一个城中心的行人,甚至在房顶活动的人也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了。 晚上,我、海娜、仙蒂、凯玲、罗芝、温妮,在我们家的阁楼上商量。 “怎麽办?”我们都望着海娜。她不仅是我的姐姐,也是我们这群好朋友 的姐姐。她也是苏溪的毕业生,本来在贝尔格莱德上大学读医学院预科,战火 把她送回来家乡,就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她在城里一家医院当护士助手。这些天,她一直处於悲痛之中。上个 月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黛媚,上星期她的男朋友又被塞军抓走了。 “我们不能让他们占有我们的学校!”海娜咬了咬牙。 大家一阵沉默。谁都知道失去了苏溪就等於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欢笑。但 是,我们用什麽办法保卫我们的学校呢? 海娜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办法:在塞军进驻以後,在每天晚上伏击他们,让 他们心存胆怯,只能退兵。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他们是用苏溪作了望台和仓库。晚上只有一个班在 守卫,每次只出来三个人巡逻校园。我们完全可以对付他们!” “怎麽对付啊?” “我知道在苏溪的地下室有个军火库,政府军撤走了以後就没人管了。我 们可以去那儿偷枪。” 我们都相信海娜,因为她以前的男朋友是一个军官。我们也知道,只要有 枪,我们根本不怕塞军。我们都经过军训,虽然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但使用武 器是不成问题的。兔子被追急了,还会冲过来咬人呢,何况我们是人。女孩子 又怎麽样,绝对不会比男生差。 罗芝很细心:“伏击之後怎麽撤退呢?” “这你放心,在东楼的神父房後面的储物间有一条暗道,直通城中心天主 堂的防空洞。” “太好了!我们可以先在防空洞集合,然後再来这儿!家里一定不会怀疑 的!”城里的人经常晚上到天主堂的防空洞过夜,因为塞军晚上会放冷炮,打 到我们的屋子就惨了。我们一听都雀跃起来。 “大家要保密,绝对不能泄漏秘密!” ********************************** 周末,我们留在最後,大家一起动手把武器偷出来,把弹药埋在几个锁柜 里。塞军占领了苏溪以後绝对没有时间去一一清理那全校一千多个锁柜的。我 们每人拿了一枝M-16,还外加一枝点38的意大利来苏式自动手枪。 我们把伏击的位置都排好了:海娜守着东楼的阁楼,我在一个烂楼梯的底 下,罗芝在餐厅外面的洗槽旁边,温妮在体操室的垫子室,仙蒂和凯玲在东楼 传达室的两个窗口。我们都测试过,在一分钟内大家都可以跑回到神父房撤退 的。 ********************************** 行动出奇的顺利。塞军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在他们的军营里袭击他 们。我靠在烂楼梯的石柱後面,一个石墩架着我的枪。我双手死死捏住枪把, 直到手心出汗。昏黄的路灯映着三个穿烂叶色军装的身影走过来了,我的肩膀 死死顶住枪托,反复检查了保险,嘴里不停念叨着三点成一线的口诀。 当那三个塞军走到小院子,我瞄准第一个扣了扳机,那人应声而倒,後面 那两个反应也真快,一梭子就朝我这边打来,打在头顶上的烂木头,落了我一 身木屑。我的心跳得像要蹦出腔子,我竟然杀人了!我忽然有一种很作呕的感 觉,幸好天黑,我看不见他们流血。凯玲和仙蒂的交叉火网立即就把他们解决 了。 枪声惊动了西楼下的塞军,他们冲出来,罗芝和温妮的火网马上把门口封 住了,两个塞军倒下,有几个冲了出来,我朝他们开枪,但太紧张,打不中。 在头上响起了响亮的枪声,这是海娜,她一下就把两个塞军打倒了。 我不顾一切,朝塞军的方向乱射,有一个终於被我解决掉,往回跑的一个 则冲进了罗芝、温妮、凯玲和仙蒂的联合火网,身上不知中了几枪,扑倒在地 上,再也不动了。我们马上飞奔回神父房,撤出战斗。 ********************************** 塞军第二天把苏溪女校搜了个底朝天,当然什麽也没发现。他们怀疑是游 击队从小後门的忏悔室旁进来的,便在小後门布了岗,还锁起来。 城里的人很快就知道塞军吃了亏,大家很高兴地压抑着欢笑,辗转相告。 其实那晚只打死了两个塞军,有七、八个受了伤,但人们传说的结果竟变成打 死了十几个塞军。 我们有几天都没有到苏溪去,我们要等塞军防备松懈以後再伏击他们。 ********************************** 周末,海娜悄悄告诉我,塞军大多回他们的城里渡周末了,小後门的岗哨 也不见了,今晚是行动的好机会了。我马上给女伴们打了电话。 洗完澡,我和海娜坐在阁楼的窗前。残阳如血,远方的山峰投射出金黄色 的光芒。 “我今天好乏。”海娜说。 “是不是好朋友来了?”我问。 海娜点点头。 “那你就别去了嘛!”我很担心她吃不消。 “那怎麽行!我不守住那儿,你们就撤不出来了。” “那你就别穿短裤了。” “傻瓜,是晚上,谁看得见!”海娜一边说,一边脱下她的裙子。她穿了 一条棉布的白女三角裤,裆部鼓鼓的,我知道她用的是美国那种有两片小翼的 叫ALWAYS的卫生巾。她穿上一条黑色的袜裤,然後再穿上一条深蓝色的 牛仔短裤。 我看着她穿衣服,我永远是捡她的衣服穿,除了胸罩之外。她用38C但 我只是34D。现在她换了一件上健身房才戴的後背交带式胸罩,在前胸扣扣 那种。托得她的双乳更加结实高耸。她的外衣是灰色的少女背心装,显得她的 腰枝婀娜,美腿修长。她把小瀑布似的黑发紮成马尾,就装束停当了。 在姐姐换衣服的时候,我也在作准备。我一口气把衣服脱光,先穿上了新 的蕾丝内裤——这是第一件我买给自己的蕾丝内衣。那感觉爽爽的很舒服。没 有那种棉布女三角裤的紧紧的感觉。我穿的是灰色厚一点的袜裤。短裤还是那 条牛仔短裤,挺短的,显得我的双腿跟海娜差不多长了。 我穿的是灯芯绒的紫红色少女背心装,因为很紧,我觉得不必穿乳罩也可 以,反正我的双乳挺拔结实得很。少女背心装的胸前本来就有一点地方托住乳 房的。我跳了几下,胸脯并没有晃荡得很利害,我很满意。我很不喜欢那种给 少女用的吊带式乳罩,拼命想托高人家的胸脯,弄得很不舒服。 海娜打趣的说:“嘻,小心保护你的蕾丝哦,别让子弹打中哦!” “去你的!没羞!子弹会打下身的吗?” “难说,为什麽你不戴胸罩?Showoff你的胸给人打吗?” “你的狗嘴真是吐不出象牙!你戴了乳罩子弹就打不穿了吗?” 海娜从小就爱逗我生气,其实她对我很好的。我有什麽疑难问题,特别是 女孩子的秘密,都向她请教。这时,我又想起一个问题:“海娜,乳房给子弹 打中是什麽感觉?” “痛啊!死啊!打中胸口还不死?” “我知道,但是……会不会……很难受?”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曾经 在球场上被足球打在乳部,引起一阵很奇怪的难受和疼痛,那种滋味实在不好 受。 “我又没给打中过,怎麽会知道?不过,从医学上来讲,男女胸部中弹的 後果都是一样的啦。如果没有破坏心脏,就会出现气胸,很快会呼吸困难、吐 血,然後就窒息而死。如果破坏了心脏,那这个过程就短一点,死得快些。少 女稍微有点不同的是乳房可能会挡一下子弹的冲力,对心脏的破坏没有那麽利 害,可能就折磨的时间比男孩长一点。加上少女天生忍痛和生命力都比男生强 一点,死得也就慢些。所以,要打死我,最好是排枪扫射我的胸脯,痛一下, 马上就死了,乾脆,又不用受那麽多折磨。像黛媚那样就惨了。”提到黛媚, 海娜眼圈就有点红了。 过了一会,朋友们都来了。凯玲穿了一件校队的T恤,松松地束在一条红 色的牛仔短裤皮带里,黄丝带紮住头发,小马尾跳动着。仙蒂穿的是一条橙色 的美琪女中裤,深色的T恤。罗芝的黑发披肩,用紫色的发带紮着,她穿的是 短袖运动衣和裙裤,深色的袜裤。温妮梳了两条细细的小辫子,穿的是衬衣和 吊带小短裙。 大家都盯着她:“哎呀,温妮,去跳舞啊?叫你不要穿裙的!” “人家今天特殊嘛!包得鼓鼓的,穿短裤难看死了!”温妮一脸无奈地说 着,用手整理着她的吊带。 “好了,别说了。”海娜到底是大姐姐,她搂着温妮的肩膀:“利害吗? 要不今晚别去了。” “没关系,就是国产的卫生巾太松。” “试一试我的吧。”海娜给了她一包ALWAYS小翼:“这是少女型, 以後别买大人用的那种。” “你真好!”温妮感激地搂了海娜一下,到浴室去了。 ********************************** 夜空,一轮明月孤独地挂在那儿,发出惨白色的光芒,透过薄雾散射在地 上。带着一点咸味的雾裹住了我们,像一团柔软的轻纱,非常浪漫。除了各种 虫子的叫声和营房里塞军的隐隐音乐声,我们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我们很 快各就各位。我没有前次那麽紧张了,毕竟有实战经验了嘛。 在路灯的昏黄灯光下,烂叶色军装的塞军从雾中出现了。一个,两个,三 个……我瞄准最前面那个,正要扣扳机……等一下!还有!一个,两个,三个 ……天啊,怎麽会这样?竟然有二十个人!他们也不是排着队,而是以小心翼 翼的散兵线向我这边摸过来!我开不开枪?我一个人能对付他们那麽多吗? 但,他们快接近罗芝那儿了,希望她不要开枪,我们一同跑回神父楼,在 一起力量就大一点!我真後悔怎麽没想到要带通讯工具呢? 罗芝和温妮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个塞军出来呀! 罗芝是一个平常的少女。在我们学校,黑头发的女孩子不多,而罗芝又跟 我在一个班,自然我们就成了好朋友。罗芝没有我长得漂亮,她的脸上有一点 点雀斑,但她的身材跟我一样,非常健美。我很喜欢跟她一起照相,因为这显 得我更漂亮。 罗芝一点都不在乎,还很得意地到处给人看:“我的朋友漂亮吧?”她们 家是回教徒,但她却有个像犹太人的姓。她是班里最聪明的学生,也是我的家 课顾问,我不懂做功课的时候,找她比找老师更快得到答案。罗芝不好动,她 有这样好的身材全仗我拉着她去锻炼,健身房啦,游泳啦。 战争以後我们就不能在街上跑步了,但我仍然拉着她去室内游泳池。我们 刚成为好朋友的时候,她曾经为自己的胸部太平而担忧过,但锻炼了一段时间 後,再让海娜把她的T恤改一下,把腰收窄一点,嘿,她的小乳房就像春天的 蘑菇一样迅速的膨隆起来啦! 一阵枪声响起,塞军栽倒了一个,其他的马上卧倒。 罗芝!你为什麽开枪?!另一面,温妮的枪声也响了,她没有看到一共有 几个塞军,她也打中了一个。卧倒的塞军有的还击,有的跳起来向罗芝那儿扑 去。我看见罗芝危急,朝塞军就是一梭子,打倒了一个,再打倒一个,一挺机 枪向我这边射来,打得我无法冒头。 但我从石墩的眼里看到罗芝站了起来,朝机枪那边拼命打。机枪哑了,院 子里有一盏探照灯把罗芝那儿全照亮了。我看见罗芝结实的微微隆起的胸脯上 溅起了几朵血花。“哎呀呀!”罗芝尖叫了一声。 我几乎也跟着叫了一声:“罗芝!罗芝被打中啦!” 只见她全身一硬,双手捂着胸脯,向後踉跄了两步,向後弯曲了一个很优 美的弧形,丢了枪,双腿一软,跪倒,然後就侧身栽倒在地上了。啊!我的心 一下沉了下去,凉了半截。罗芝死了!这怎麽可能! 塞军围了上去。不行,我必须通知海娜和其他人,我们中计了,他们有准 备的!我马上向东楼跑去,但门一推开,走廊上竟然有几个塞军!我马上回头 走,掀开木板下楼。塞军从我头顶跑过,没有找到我。东楼的密集枪声响了, 那是海娜,仙蒂和凯玲都遇上了塞军。 我朝温妮那边跑去。 温妮是一个娇媚害羞的小姑娘,她是我的邻居,父母都是医生,我们从小 就在一块玩。虽然温妮的样子娇小玲珑,但她对两性的事懂得比谁都多。有一 次,我们几个在阁楼里开睡衣派对。谈着谈着,就讲到令人脸红耳热的东西。 “你们知道孩子怎麽来的吗?”她迷人地笑着问我们。 “仙鹤送来的吧?”仙蒂说。 “我知道,”凯玲说:“男孩跟女孩一齐睡,就会生孩子!” 罗芝把头发甩一下:“不对啦,要长大,然後结婚,然後做爱,才会有孩 子!”毕竟是才女,她懂得也不少。 “什麽叫做爱?”温妮穷追不舍。 “羞死人,谁知道!”我觉得脸都红了。 “告诉你们吧,男孩在做爱的时候……” “真的??”虽然我们都上过生理卫生课,但关於生殖系统那一章老师从 来不认真讲,我们也不好意思认真听,谁也不清楚男女之间会发生什麽事。 然後,温妮就给我们讲前戏啦、爱液啦、G点啦,还有高潮啦等等很神秘 遥远而又令人心跳脸发热的话题。 “知道阴蒂在哪儿吗?” 我们都学过这个名词,但从来没有跟自己的身体联系起来。温妮要我们都 脱下内裤,虽然大家都是女孩子,但毕竟是女孩儿家,人人都很害羞的。但温 妮大方的脱下内裤,分开双腿。 她的阴部被一层棕色的阴毛密密麻麻地盖住,她用手指分开阴唇:“这一 点就是了。” 我们学她的样子探索。长这麽大,还从来没有探索过自己的下身,构造是 怎样的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一次才算是有一点了解。 “别常摸它,会很舒服的,然後你就会上瘾,到结了婚,就不会觉得做爱 有享受了!”温妮叮嘱着。 我一回头,偶然发现罗芝的阴毛也是跟我一样黑色的,但却比我密和长多 了。经过这一夜,我们几个更好了。 跑到体操房边的暗门,我呆住了。体操房里灯光明亮,里面有一群塞军, 温妮被双手反绑在高低杠上。尖尖地隆起的胸脯起伏着。一个大胡子淫笑着伸 手摸捏着温妮的双乳。 温妮尖叫着、骂着,突然一脚踢中他的下身,痛得那个大胡子怪叫一声, 蹲了下去。另一个塞军马上把温妮的双脚分开绑起来,大胡子狞笑着掀起了温 妮的裙子。 “不!”我难过得合上了双眼。 袜裤被扯下了,温妮雪白的双腿美得令人耀眼。她穿了一条粉红色的女三 角裤,裆部鼓鼓的。大胡子顺她的双腿一直往上摸,温妮拼命挣扎尖叫。我知 道,如果我一跳出去,我的下场也一样。 大胡子的手摸到了温妮的裆部:“倒霉!”少女的秘密竟让这个臭男人发 现了。 他退後一步,跟几个塞军商量什麽,然後大家一起大笑。 大胡子蹲在地上,另一个塞军把温妮的短裙掀起来,大胡子用枪瞄准了温 妮的裆部。 “天啊!他们竟然作得出这样的事情!”我吓呆了,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温妮也明白他们要干什麽了,她仰起头,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 我在心里暗叫:“温妮!挣扎呀!为什麽不动?为什麽站在那儿任他们打 你下身呢?温妮!” 但温妮没有动,没有挣扎。 “啪啪!”枪响了! “哎哟哟!妈呀!”温妮惨叫了一声。子弹射穿了她的阴部,温妮粉红色 的女三角裤爆出了一朵血花,顺着她修长洁白的双腿流了下来。很多血涌了出 来,我知道那是什麽血。爆浆了! 温妮扭动着身体在挣扎着,突然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既像是痛 苦,又像是享受,她羞臊地挣扎着、抽搐着,直到双腿停止了扭动,僵硬了。 我浑身颤抖,无法相信我的两个好朋友就这样在我眼前死去。我的泪水模 糊了我的眼睛,我强忍着抽泣,隔着门向那些野兽射了一梭子,打倒了包括大 胡子在内的几个塞军,趁乱跑到了南楼。 在南楼的走廊,我终於碰到了凯玲和仙蒂,她们俩气喘吁吁的。 仙蒂气急败坏地说:“坏了!东楼全是塞军!我们被包围了!” 我听到东楼还有枪声:“海娜呢?” “她被困在神父房里啦!”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如果她顶不住,她完全可以先撤退。 “奥丽维雅、温妮和罗芝呢?” “死了,她们都死了!很惨!”我的眼泪又忍不住流出来了。 两个姑娘都哭了起来。 东楼的枪声忽然停了,海娜撤走了还是被打死了? “怎麽办?”凯玲和仙蒂都望着我。 “我们要打到最後一颗子弹!决不能给他们活捉!那羞辱是你们想像不到 的。”我咬着牙说。 我们在南楼的厕所旁的实验室里找到一个位置,每人可以依托石柱向外射 击,控制走廊。听凯玲说,塞军起码有两三百人! 我们紧张地盯住走廊,终於,在楼梯口出现了塞军。我们三枪齐发,打倒 了两个。其余的退回去了。突然,在我们的後面出现了一大群塞军,向门口扑 来,我一边开枪一边退进实验室。 凯玲和仙蒂走晚了一步,她们死死顶住们,大声叫:“快跳窗!”我踊身 一跳,落在楼下的灌木中。在我跳下的一瞬间,我听见门倒了,凯玲和仙蒂落 入了塞军的手中。 ********************************** 在我的朋友之中,仙蒂是很特别的一个。她有很长很柔直的金头发。别的 金发少女的头发都是松散卷曲的,唯独她的是像小瀑布一样直直地铺下来。仙 蒂喜欢做梦。她经常幻想自己是一个小公主,等着白马王子来救她。 她是家里最小的女孩,而且她长得很迷人娇俏,水灵灵的眼睛,小巧的鼻 子,一笑就出现的两个小酒涡,所以她是一个娇娇女。两个哥哥都让着她、宠 着她。 仙蒂最关心约会的问题,她没有固定的男朋友,但常常跟我讨论跟男孩子 一块会有什麽特别的感觉。 “被男孩子吻嘴唇的时候会感觉到什麽?”她很胆小,决不敢让男孩吻嘴 唇的。 “我怎麽知道?”我自己也没有男朋友。 “问你的姐姐呀?”仙蒂小心地说。 当然我也很好奇,问完了姐姐那天,仙蒂很激动兴奋地跟我躲在阁楼,听 我一字不漏地讲了女孩子接吻的感受,陶醉得不得了。 “我真是很想知道那种冲动和快美是什麽一种感觉!”她最後说。 “那快找一个男朋友实践一下呀!”我拿起她的长发扫着她的俏脸。 大灯把小操场照得如同白昼。塞军把凯玲和仙蒂反绑双手,押上了一个油 漆架的木台。 “只要你们叫你们同党出来投降,就放了你们!”一个军官得意地说。 “我们没有同党,杀了我们吧!”凯玲和仙蒂尖叫着骂。 “哈哈,哪儿有这麽便宜!”两个塞军上去,一个抱住凯玲,一个抱住仙 蒂,便伸手捏摸她们的乳房,她们拼命挣扎。突然,一个抱住仙蒂的塞军怪叫 一声,向後跌了下来,原来仙蒂用暗藏的小刀捅进了他的肚子。 塞军不再上去了,两枝枪对准了凯玲和仙蒂,她们搂在一起。 “仙蒂,我中弹的时候不要看我,好吗?” “凯玲,别说了!”仙蒂哭成个泪人儿似的。 “预备……开枪!” “砰!啪啪!”枪响了。 “哎哟唷!妈妈呀!”惨叫是仙蒂发出的。 可怜的仙蒂!我们的娇娇女啊!唉唉,她能忍受这样的痛苦和羞臊吗?她 隆起的少女的乳峰绽出了两股血柱,然後她的美琪女中裤裆部又喷出了一朵红 花。 她抽搐着,一手掩住阴部,一手掩住胸部,张开口,左右摇晃了几下,弯 曲了双腿,慢慢地,很艰难地栽倒了;仙蒂侧躺在那儿,长长的金发披散在她 脸上,双腿还在蹬踢。 唉唉,凯玲,你为什麽不看仙蒂呢?你看了,就知道那些变态的塞军打她 什麽地方啦!你为什麽要穿牛仔短裤呢?我还没想完,该死的枪声又响了。 “哎哟!不得好死的!打人家女孩子这里!”凯玲发出了最後一声惨叫。 我最好的朋友,美丽的凯玲终於中弹了!一道红光撕开了少女的牛仔短裤的鼓 鼓的裆部,打出了一朵血花,顺凯玲修长的大腿汨汨地流了下来。 凯玲痉挛着双手捂住阴部,鲜血从她指缝继续流出来。她仰面朝天,皱着 眉,张着嘴,踉跄着,倒退了几步,贴住墙。 “砰!”凯玲全身一震,从她的高耸丰满的左乳喷出了一股血柱。 她伸出一只手,捂住了乳部,抽搐着向後弯了腰,全身发软,很不情愿地 栽倒了!她踢了几下,全身一硬,就不动了。 凯玲!仙蒂!我想大声喊,但叫不出声,只能含着眼泪,从一道楼梯悄悄 走上东搂。 ********************************** 我从东搂的女厕里面的杂物间上来,一个人一下抱住我。 “海娜!”我又惊又喜。我们抱头痛哭。 “海娜,你怎麽还没撤?” “神父房里面全是塞军,退路没有了!我打光了子弹,好不容易才退到这 里。等你们来集中火力,大概冲得出去。” “她们不会来了,她们都死了!”我大哭着说。 海娜含着泪听我讲了下面发生的一切。她说:“奥丽维雅,我们总得有一 个人冲出去。我把神父房的塞军引走,你就趁机突围吧!” “不,我不能离开你!”我一把抱住姐姐。 “听话,是我带你们来的,我不可以回去了,我怎麽有脸见凯玲,仙蒂温 妮和罗芝的父母?好妹妹,别忘了替我报仇!”海娜说完,拿起她的手枪,把 我给她的一个梭子拍上去,就冲了出去。 她从走廊冲到神父房,朝里面开枪。然後沿着走廊拼命跑。我趁机冲了出 来,看见房里所有的塞军都追海娜去了,便一个箭步冲进神父房。 海娜是我的少女生活百科大全。她是一个好姐姐。我所有少女的问题和疑 难都是找她解决,反而从来没有问过妈妈。凯玲跟她姐姐的关系没有我跟海娜 那麽好。一方面是我不像凯玲那麽喜欢刺探姐姐的秘密,另一方面是海娜有什 麽都跟我分享,包括跟男朋友的初吻。她是一个很细心和很关心人的少女。 海娜最引以自豪的是她的胸部。从刚发育开始,我就跟她分享每一个感受 和变化。到我的乳房也开始隆起的时候,我便经常跟她比较,希望也能像她那 样长得令人羡慕的胸形。海娜很注意保养她的双乳,经常搽美乳霜使她们更滑 嫩,也经常做健乳操使她们更结实。 她在乳房发育的每一个阶段都注意使用不同的乳罩,以使乳房得到最适当 的保护。在她的影响之下,我也很讲究戴不同的乳罩,而且跟她一样,从12 岁开始,大部分女孩子还没有戴乳罩的时候就开始戴少女吊带式的乳罩了。 海娜在探照灯的照射之下飞奔,她平常跑得很快的,但今天步子却有点走 样,我想起来她正来月经,我不应该让她去引开塞军的。 海娜终於被追到了走廊尽头,她贴着墙,胸脯剧烈地起伏。她刚举起手枪 就响起了一阵枪声。海娜引以为骄傲的高耸饱满的少女乳峰上突突地冒出了几 股血柱。 “哎哟唷!”她发出了最後一声哀叫,双手张开,紧贴着墙,咬着嘴唇, 抬起了头,高高地挺起了她的胸脯,全身弯出了一条少女动人的曲线。她一动 也不动地站在那儿,紧紧贴着墙,忍着不倒下,过了一阵,她全身僵硬地僵了 一下,殷红的鲜血把她的胸脯全染红了。 她抽搐着,全身发软,弯曲了她的长腿,慢慢地顺墙倒下了……塞军围了 上去。 ********************************** 我拉开储物间的门。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只要下了楼梯,走过储物 间,把门反锁,我就自由了。 我才下了两级楼梯,储物间的灯亮了,下面站着一个塞军军官。 我呆住了,一动也不能动。我们的目光相接了,他是一个年青而英俊的军 官。他慢慢伸手拔出了他的抢。那黑洞洞的枪口在外表上并不使我害怕,但我 的内心却一阵慌乱,痛苦和可惜,终於轮到我了! 16年的少女生活,一幕幕飞快地从眼前晃过,啊!我就要被打死了!我 不想死呀!我紧贴着墙,双手死死抓住墙纸。 枪声并不响,我只觉得一直摩擦着我那粉红色少女背心装的右乳头一震一 热,然後是一阵扭绞似的,特别难受的疼痛,跟足球打在乳峰的感觉有点不一 样,而且一阵性感的热流直刺下阴。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哎哟!”左手不由 自主一下捂住了右乳房,我可以感觉到我少女的乳峰软绵绵的,我从来没有如 此紧地按住我的乳房啊! 一股热辣辣的粘液,那是我的血,从指缝往外奔流出来。我觉得嘴一咸, 吐血了,喉咙像被什麽卡住,呼吸困难。我张大了嘴,挣扎着吸取空气。我没 有感到痛,只是右乳麻木。这就是乳房中弹的感受吗? 那军官再一次举起了枪,这次枪口对准了我牛仔短裤拉链的下面,那是我 的新蕾丝女三角裤,那是女孩儿家最隐秘最羞臊的地方!为什麽打我那儿?! 宣告我的少女生命终於羞臊地结束。 “啊哟!下流!不!不要打那儿呀!”我绝望地呼叫,但嘴里却发不出声 音。我抬起头一晃,我那长长的黑发扫到我的脸上,我羞得闭上了眼睛,咬住 嘴唇,等待着最羞臊的一刻。 枪又响了,“打人家女孩子的小便都有的!”我又羞又恼地尖叫,但只发 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 我只感到牛仔短裤的裆部被狠狠一撞,爆裂开来,小便的地方一热,整个 下身一震,一股热流“噗!”的一下喷了出来,尿液突然不受控制,全泄了出 来!我的右手立刻死死捂住了阴部。那热辣辣的有点痛的羞臊感觉只维持了一 阵,突然,那感觉变了,变成了一种很难形容的、只有少女才能体会得到的性 冲动的快感。 先是像尿急,然後像几只小手在轻轻搔爬,一种麻苏苏的很羞涩的令人发 软的感觉慢慢地昇腾,使人很想搂着什麽东西,绮念从生,性情稍有改变,我 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我终於体会到我的朋友们体会的少女阴部中弹的感觉了!难怪温妮一点也 不挣扎,让子弹顺利射穿她的阴部,难怪她中弹後挣扎的表情那麽奇怪!原来 她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感觉! 那快美的浪潮涌向全身,越来越汹涌,我羞臊得不得了。 “啊!快到最舒服的时刻了!”我的双腿蹬得笔直僵硬,全身突然极其快 美地一紧,一股快美的巨浪就把我淹没了。我的全身颤抖着在抽搐,每抽搐一 下,就放射出一股快美分子冲向全身,那甜美的潮热使我满脸飞红,连眼泪都 流了出来。 在最後的一波快美冲出时,我眼前一黑,软绵绵地弯曲了双腿,栽倒了, 一滚就滚下了楼梯。我吃力地在作垂死的蹬踢,一下,两下,三下……突然, 我的喉咙一紧,全身一僵,“咕……啊!……”一声吐出了最後一口气,我便 什麽都不知道了。 我的眼睛紧闭,但我可以看见我自己侧躺在地上,那个军官把我翻过来, 仰面朝天,我的嘴角还残留着一丝羞涩的微笑。只有那个人和我知道,他用什 麽办法结束了我梦幻一般的少女青春年华。他开始脱下我的少女背心装、少女 牛仔短裤、袜裤、我的新蕾丝女三角裤。 我仍然深爱我的身体,但她已死去,再也不属於我。军官久久地凝视我的 裸体,我没有害羞的感觉,也永远不需要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