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快下班时,我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说是今天要陪赵姐逛街,就不回家吃饭了,还可能晚一点回家,孩子就在妈那里过周末,让我别等她了。我一阵吱吱啊啊的就挂了电话。 一直到晚上12点,没啥好看的电视节目了,我也就自己睡了。 说是睡觉,其实是躺在床上开始幻想和妻子一同逛街的赵姐,她是我好友佳的妻子,三十出头,因为比我大一岁,所以,我和妻子都称呼她赵姐,和我妻子同样是生完 小孩的她,身材依旧如同未婚少女一般,皮肤很白,个子不怎麽高,但很漂亮.特别是她穿低腰裤时,下身的曲线暴露出来.圆圆的短浅型屁股另人很想狠插进去的 强烈欲望,虽然总有一种惭对朋友和自己妻子的感觉,可在我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却忍不住会想到赵姐在床上娇喘的样子,这能使我加倍的兴奋,自然赵姐也就成了 我夜晚性幻想的对象。 也不知是几点了,深陷意淫中的我,被妻子上床的动作所打断,由於刚才的性幻想,爆涨的下体催使我搂抱着妻子的後背,一只手轻抚着妻子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向下抚摸着妻子的阴部。 “别闹了,我要睡觉!”妻子有些发着小脾气的说道。 “怎麽了?谁又招惹你拉?老子还爱玩儿不玩儿了!”我很是有些生气,大好的兴致被一下泼了头冷水,干脆什麽也不说,起身穿了衣服,开车到出了小区。路 上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偶然在路边看到一家成人用品店醒目的广告,上面写着:不用服药,绝对治疗性冷淡!我一看,感了兴趣,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妻子可能就 是性冷淡,可要在这些小店买吃的什麽催情药,说实话,我觉得悬,没用倒不打紧,要是吃出人命,那就麻烦了,可今天一看这广告,不用吃药?我倒想看看。 但就在自家小区附近,为了不撞见熟人,我想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可一直驱车到了市中心的才找到另一家店有卖的,停了车,我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观察了一下,毕竟 头一次进这种店,怪不好意思的,店里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我就放着敢进去了。 “师傅,外面这广告的东西,有,有用吗?”我边说,边把头尽量低下,以免碰到熟人。 “男的冷淡还是女的冷淡?”中年男人倒挺温和的问我。 “嗯,是,是女的。” “哦,你可以试一下这个,价格不贵,只要100元。”那人转身就拿了一包东西放在了柜台上。 也 可能我觉得便宜,也可能太紧张,我把钱一放,拿了东西就迅速出了商店到。上了车,我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好象刚刚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车里只有我自己,现 在可以打开慢慢的看看是些什麽东西了。我刚把袋子抱到腿上,眼前一亮,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挺起的前胸,高翘的屁股,这麽熟悉的身材,是赵姐!我第一 感觉告诉我,我再仔细一看,没有错,就是她!我的性爱女神! 她穿一件浅色的紧身衬衣,一条浅色的百折短裙,手里拎着几个购物的手袋。可能是刚从一 家酒吧出来,准备打车。我没有多想,立刻把车开到了她面前,轻轻按了声喇叭。只见她动作有点笨拙的弯身朝车里探视,这时我才发现,她好象喝了酒,原来白晰 的脸上泛出了酒後的通红。 看了半天,可能认出我了,才一下满脸疑云顿散,笑了起来:“是你呀!不好意思,没有看出来。” “回家吧?!我送你!”说完我就着急的等她回话。 可能是她怕麻烦,她直起身来看了一下,似乎时间晚了,出租车没有出现,便说:“啊,那就麻烦你了。” 赵 姐上了车,坐到了副驾驶上,把东西放到了後座,我闻到了赵姐身上抹了淡淡的香水。我侧头看了她一眼,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衬衣钮扣开到了第三个,透过松开的 衣领,我能看到露出了白皙丰满的胸上部和深深的乳沟。可能是她喝了酒,没有注意到我正盯着她看,但我的下体一下子澎涨起来,碍於裤子的原因,顶我得生痛。 为了不被发现,我决定转移注意力,开始说些无关的话:“今天没有开车出来呀?” 可是赵姐没有回答我,偏头看了一下,平时我们都是两家人一起去哪里 玩,这样只有我们两个坐在一起,还是第一次,我感觉我们两人都有点不自在,再加上她可能有什麽心事,没有注意到我在跟她说话。就这样,车上我们没有再说一 句话。约十多分锺,车停到了她家楼下,我说送她,她说不用,可我还是不放心:“看你喝了酒,还是我送你上去吧!” “真不用了,我自个儿能行,真的。” 我发现她的情绪很低落,眼圈很红,就快要哭了,我想也好,我在的话她还不好发泄出来。 “那我叫佳下来接你吧!”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他出差了。” 我似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佳经常借着出差的机会在外面乱搞女人,这事一定是给赵姐知道了。这下我觉得我也不能帮什麽忙,还是赶快回避以下,别等会儿问起我来,还不好回答,我连忙说:“好吧,我就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赵姐下了车,从後坐拿了东西,就摇晃着进了楼道。 我发动了车往家里开,感觉心里有种失落感,也许我心里把今夜看作了一次艳遇,可惜,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约 摸有个五分锺左右,我电话响了,我一看,是赵姐用手机打我的电话,我想,难道她没有回家?是不是想我陪她?一想到这,我连忙接起来,只听见对方声音很小, 我没怎麽听清楚,就叫她大声点,我也顺便把车停在一旁,熄了火,这才听见她说:“家里老人都睡了,不敢说大声了,你的东西可能被我拿回家了。” “啊,算了,我改天来拿吧,也不是什麽重要东西。”一听是这事情,我不免再次失望了。 “不是,还想麻烦你顺便帮我看一下电脑,怎麽上不了网了。” 我一看表,都两点半了,还上网?本想推脱掉,好回家睡觉,但想到赵姐火性感的衬衣,我还是答应了她马上到她家,挂电话前,她再三嘱咐我,要轻一点,一是不要影响老人休息,二来是怕把老人吵醒,见到三更半夜孤男寡女要乱猜疑了。我想,赵姐还真够细心的。 接下来,上了楼,她早就把门大开,我们轻轻的穿过客厅,到了她和佳的卧室。这时候我发现,赵姐可能忙着弄电脑,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她把我的袋子递给我,但 我没注意,袋子刷的掉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也滚了一地,这时候我才发现里面装了什麽东西,一顶黑色的毛线帽,是那种警匪片里经常见的,可以把整个脸包住, 只露个眼睛和嘴巴的帽子,两副手拷和一把刀,这下可把我吓了一跳,赵姐也吓得酒醒了三分,往後退了一下,忙问:“你,你这是要去干嘛?” “我,我也不知道呀!”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麽解释。 “今天我还很羡慕你们夫妻恩爱,想不到你也是要辜负家庭的男人!” 说完这句话後,赵姐眼圈一红,竟有些哽噎。 “不,我这,我”我想这下不澄清了,恐怕後果严重了,我只好从我妻子对我冷淡到我到成人用品店买这包东西跟她解释了一下。赵姐看上去还是不大相信,换了我,我也不会相信的。 看这情形,我只好蹲下来,把东西收拾回包里,起身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我们听到了外面有开门的声音,我们一下静了下来,心提个老高,听声音,好象是佳的爸爸起来上厕所。 “你先等一下再走,否则出去老人会误会的。”赵姐说完便再也没有说什麽,我们两都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可过了一会,佳的爸爸上完厕所,居然打开了电视,熟悉的播音员声音告诉我,天呀,这是今晚三点的世界杯,天呀!看来一时是走不了了。 我看了一下赵姐,她低着头,可能酒还不是完全清醒,所以,把身子依靠着墙上。我也不好再说什麽,找到电脑,检查是什麽问题上不了网,结果发现是上网络的设备坏了。就这样,我们两个就坐在屋里,这麽等着,过了一会,赵姐突然开了口:“那些是道具吧。” “我想是的。”因为声音小,我们不得不坐到了床边。 “这 麽说,你很懂爱你妻子的。” 说到伤心处,她身体随着低声的抽泣剧烈地抖动。我急忙起身给她拿了几张餐巾纸,并一再安慰她不要太伤心,等下被外面佳的爸爸听见不好。又过了一会,可能大 家也觉得无聊,她主动到我旁边坐下,要看再我袋子里的东西,我只感觉到她富有弹性的身体贴靠到我的时候,我就象被电到一样,全身软绵绵的,只有一个地方欲 要澎涨起来,她看了一会儿,便又悄悄的说:“好啦,现在我相信你的话啦。” “你不觉得我会去抢劫吗?” “呵呵,刀是橡皮的,我不相信你那 麽傻。”今晚是我第一看到她笑,看上去,她的心情好一些了。过了一会,她拿出了帽子,对我说:“戴起来看看。”我也没有多想,就把帽子戴上,可能真的有点 凶煞,我从她的眼里看到她被吓得惊了一下,一时得意,我就拿了刀对着她小声叫道:“嘿嘿,小妹妹,把钱拿出来!”她突然把头低了下去,不再说话了,我看到 她又一次流下了眼泪。 我一时不知所措,以为是我吓到她了,连忙说道:“对不起呀,我,我不是,我只是想开个玩笑逗你开心。”可是她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的 摇头,我不知道是不理我的意思,还是不怪我,见她身体因为哭泣再次剧烈的抖动着,出於关心的表示,我用两手轻轻地扶住她的双肩,以防止她缩倒,谁知她将头 靠在了我的肩头,泪水滴落在我身上,我能感觉到它的热度。我想,就让她好好的哭一场,就会好的,但渐渐的,我感觉到她的乳房贴靠着我的胸部并随着哭泣而抖 动,这种摩擦,另我下体已经止不住硬起来了,而她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变化,开始低声述说着佳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我此刻已经听不见她说些什麽,我只知道,这 是我最好的机会,我不能放过。但我还是不敢乱来,就装做不经意地在说安慰话的时候将手滑到了她的腹部,她好象没有感觉到似的还在喃喃述说着。我於是将手在 她的小腹上轻揉,并将脸下俯尽量去接近她的嘴唇,一切必须得做得要自然和无心。 我轻柔地说:“别太难过了,他不值得!”,说完不失时机地在她的脸颊上轻轻 地吻了一下,她马上把眼一闭,不再说话了。见没有反抗,我就大着胆子将手上移到她的胸部轻揉着,嘴贴着她的脸轻声地说:“我其实一直暗恋你,你伤心的时候 我也不好受!”说着又轻轻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她虽然还闭着眼睛,但呼吸已经明显有些急促,凭我多年的夫妻生活经验,这时她不会拒绝我的进一步 动作,於是将嘴唇轻轻的贴到她的唇边,她没有涂口红,我能闻到女人特有的淡淡唇香,我将舌尖慢慢的顶开她的双唇,这是第一层,她会不会在下一层拒绝呢,我 不知道,我还是继续把舌尖向深处顶去,我碰到了牙齿,但很快,舌尖便轻松的劈开了她的白牙,慢慢的,她的舌头开始试探着与我接触,我一边继续轻轻挑逗着她 的舌尖,一边将右手伸进她的衬衣里面,没有想到,赵姐的皮肤是这样的细滑,我的手穿过她平坦紧绷的小腹部,将她的胸罩向上推开之後,我终於摸到了她温软的 乳房。虽然我妻子比赵姐还要年青三岁,但是这时候我觉得赵姐的肉体更具新鲜感,而且乳房不象生过孩子的女人一样会松弛,而是充满了弹性,充满了我的整只 手。就在我摸上她的乳房的一瞬间,她的身子明显抖动了一下,鼻腔里也发出“唔、唔”的呻吟声。我轻声地说着:“对不起,原谅我,但我太喜欢你了!”。 接着 将整个我的舌头与她的交织在一起,咽着互相交流的唾液。 她仍然闭着眼睛,但愈来愈扭动的身体告诉我,她已经春心荡漾。我开始将手在她的左乳上旋转 轻摩,这时候我明显地感到了她的乳头已经因为兴奋而高耸坚挺了,我便将手掌的抚摩改为用拇指与中指轻捻她的乳头,她显得有些坐不住了,我顺势将她慢慢平放 在床上,而我则跪到床上,我的膝盖则正好顶在她的阴部。我一边说跟她小声的说着对不起,一边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脖子、嘴唇。同时又将她的衬衣向上完全推到了 她的下颚处,并将她的胸罩解开抽掉。这时我梦想了多年的美乳终於跳跃在了我的眼前,她的乳房丰满、白暂,两粒褐色的乳头高高地翘起。她这时已毫不掩饰她的 感受,喉咙里“呵、呵”地喘着气,两手也在微微地颤动着。 我这时用嘴唇含住她的右乳头一会儿用舌包裹,一会儿用牙轻轻咬,她可能受不了这种刺激,已明显地 扭动身体,两腿也开始想挤在一起,脚尖则绷得很直很直。我突然觉得顶着她的膝盖好象热乎乎的,我将腿往後移开,用手一摸,我感到手掌上已经沾满了湿粘的液 体,原来她下面已经这麽湿了,不但映透了她的内裤,还把我的裤子也弄湿了。我兴奋的把嘴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不好,你在流水啦。”她立刻不好意思的把头扭 到了一边。原本喝过酒後的红脸显得更火辣了。 我觉得是时候了,就坐起在她的大腿部位,用手去脱她的内裤。谁知她却突然用两手抓住裤腰低声叫起来: “别,别这样!”。我有点迟疑,也许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对朋友的妻子这样,但看着我梦想了多年的女人已经半裸的躺在我面前,我有种不甘心,於是我一边反 复哀求的说:“原谅我吧!就这一次!”一边坚定地掰开她的手指,似乎是她感觉没有能力抗拒我,还是怕惊动外面,很快她就放弃了抵抗,把双手捂住了脸,好象 又哭了起来,但我此时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想要安慰她的想法,只是全神灌注的脱去她的内裤。 当我把她的内裤脱到她膝盖的时候,我简直心花怒放,我感觉 到我的内心在剧烈地跳动着,当我看到展现在我眼前的这个好友妻子最隐密的部位时,我有一种强烈的占有者的快乐。我知道,我将开始欣赏着这个我夜夜性爱幻想 的多年的身体,她的每一处不为人知的秘密都将毫不保留地展现给我,在这种极度兴奋的心情下,我迅速地脱完了她的所有内衣,柔和的灯光下,现在她诱人的恫体 已完全展现无余。 她有着标准的身材,身长大约一米六,皮肤白净,虽然从大腿到下腿都很光滑无毛,阴户处的阴毛呈鲜明的倒三角形,但比我妻子的要显 得有些稀少。柔软的腹部稍微有一点脂肪,但摸上去更滑软舒服。两只乳房不算太大但也不小,但确实很漂亮,浅褐色的乳头挺立着似乎在召唤着我快去吮吻。白净的臀部因生过孩子显得十分丰润,会让人不自觉地就想去抚摸它。一阵女人下体的的酸味,温柔地向我袭过来。我慢慢分开了她的双腿,芳草之间出现了一条粉红色 的肉缝,阴唇边缘已经被涌出的淫液渍湿。两片小唇的颜色比我妻子的颜色浅好多,显得很鲜美,这颜色也让我想不通赵姐和佳这麽多年的性爱历史怎麽会不多呢? 说 到这里,我想说一下,按照好多人描述的,接下来要去舔女人下体等等的前奏,实际上,在面对现场的状况,我更本做不到了,我已经被肉欲冲了头脑,此刻,我对 着这条肉缝,我失去了耐性,我两膝跪在她的两腿间,双手抱住她的腰部,用已经暴涨的龟头去捅进她的阴道,可此时她再一次试图拒绝我,她将手推揽着我的身体,下身开始左右摆动,我的龟头对不住阴道,无法进去,我只好把手从她的腰部移到臀部,将整个下体向我靠拢,这样,我的龟头顺利的碰到了她的阴门,由於有爱液的缘故,她虽然反抗,但我的整个龟头顺利的进去了,这时,她整个人开始往床里移动,我的龟头再次脱了出来,这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睛微微张开看着我,,泪水一下就流出好多,她开始边摇头,边对我低语着,我大概能听到是在说不行,不能之类的话。 嘴因为不能哭出声,已经完全憋下,我有点於心不忍了,女人这种反 应实际上是用行为表示她并不是一个很贱、很不自重的人。 可湿润的阴道却又召唤着我,是的,大家的心里都很矛盾,是由着身体感之的快乐而行事,还是在道德上 理智起来。我的龟头已经进去一次了,我不能就这麽放弃,这种反抗却更增加了我的兴奋和刺激,我的阴茎觉得从来没有的强大和坚硬。我一边反复的道歉,一边加 紧了进攻,“砰“的一生,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她不断的向後一缩,头撞到了床头的木板上,她也停止了反抗,可这一停,我的阴茎完全的插入了她的阴道内,就听 她“啊”的一声全身颤抖了一下。我的身子一沈,终於第一次和我多年来心所记挂的女人真正地交合了。 赵姐似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正准备将我推开 时,好象刚才的声音已经引起外面佳的父亲的注意,他好象离开了电视机,向佳的房间走来。赵姐不敢动了,她眼紧紧的闭住,嘴唇紧闭,鼻孔撑得大大的,屏住了 气,我马上把肉棒停在了她阴道里,乘机感受着赵姐夹住我阴茎的肉穴,她比我妻子阴道肉壁紧得多,正如此前阴唇的颜色上看到的一样,我估计,因为佳在外面乱 搞,回家和赵姐就很少做爱。 见没有什麽动静,佳的父亲又回到了客厅去看世界杯了。现在的赵姐再也不敢乱来,只能任我在她身上享受着。我用力将我的 肉棒向阴道的深处顶去,由於我们的姿势可以插得很深,我感觉到已经顶到了朋友老婆的子宫口,每顶一次都要碰一下我的龟头,这时,我也顾不了什麽「三浅一 深」了,每次都顶到尽根而入,.....啪....叭.....,而赵姐也在我连续不断的攻击中开始发出“吭、吭”的声音,原来推着我身体的手开始转为用力的挽住我,同时屁股一上一下的在我的阴茎上套动。我也很久没有做了,这种刺激另我不由的有点想射出的感觉,我心想,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射出来,如果这个时候先射了,赵姐会觉得我没有什麽比得上佳的!但赵姐阴道本来就很紧,插在里面,实在是太刺激了,我只好停止了猛烈的攻击,开始有节奏的缓慢插入,尽量 用力的摩擦着她阴道内G点上一颗颗的小肉粒。 看着她的屁股一上一下越来越快,脸越来越发烫,嘴微微撅着,呼呼地喘气,双唇越药越紧,我知道她马上就要到达 顶峰了,我将赵姐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在我的重压下呼吸乱而急促,身体也开始变得紧绷起来,终於,赵姐全身剧烈的一番震栗後,整个身体盘卷在我身上,久久 没有放开,见赵姐达到了高潮,我放松了自己的忍耐力,身体使劲向前一顶,紧紧贴着她的耻骨,啊.!!!一股股浓热滚烫的精液穿过我的龟头,直喷射向她的最 深处,她感受到了我的精子的温度....... 下体开始有节奏地收缩着,她的子宫口好像天生就要渴求这股强而烫热的精液一般,开始抽畜起来。 我 将赵姐平躺着放好,我发现,她仍然闭着眼睛,整个过程几乎没有睁开,也许是怕看到我而感到愧疚吧,或者是不想接受这个现实。我也不去为难她了,赵姐完全的 瘫软在床上,随意地叉开着双腿,已经平息激情的阴户上一片狼籍,阴毛被大片的爱液渍湿得一缕一缕,大腿根处粉红的肉缝开始向外泛出了淡白色的精液与爱液的 混合物。 我顺手用枕巾轻柔地帮她一一擦净,然後又擦净了我依然昂挺的阴茎,丢掉枕巾,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她侧过身背对着我,我想此刻她也许正希望这是 一个梦吧,我没有打搅她,悄悄穿上衣服,等到快天亮的时候,确定外面没有人,我才悄悄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