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跟我第一任女友的故事了。 那时我17岁,而她是22岁。 她叫做小怡 她给我的映象很强烈,很深刻 一头乌黑亮丽而且整齐的札成马尾的秀发,滑动着亮眼光泽的浏海出自她自己的精心手艺。 虽然22岁,但是160多公分的身高和稚嫩的幼颜让她看起来像是国中的少女一样楚楚动人。 她的奶子大概是C罩杯的,很软也很俏挺,所以看起来很漂亮、诱人。 而且她的双脚是内八的曲线,所以感觉掰开来时她应该会很害羞的样子,而且她跑起步来可爱的像个企鹅呢。 话说我跟她认识的开头其实有点好笑(对我而言) 当初认识她时是在餐厅,由於建教合作,所以我被派驻到了这间吃到饱的餐厅。 我跟她没什麽交集,第一句话却是:「嗯…小怡是吧?」 语气可是充满了挑战意味呢。(笑) 到後来,我也不知道怎麽煞到她的,只知道在一次员工聚餐的彻夜夜唱後 我与她,似乎就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我们的关系处於暧昧的不明朗,以及同事之间的流言 她似乎也意会到了我喜欢她的事,不过她没有明说,没有任何表示。 我们就默默的,互相当对方是朋友、同事 直到… 那一次员工旅游是公司第一次办的,虽然称不上大家都很期待,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加上有一些半强迫性的状况,所以大家还是摸摸鼻子上了;反正是公司出钱。 而我们也是在这一天发生关系,得到对方。 这是一个三天两夜的行程,而这件事就发生在第二天晚上。 那天晚上由於气候凉爽,而且夜景不差,所以有人提议租借脚踏车夜游;当然这个提议获得了几乎全部人的赞成,但我并不打算参予,所以就以劳累为由,谢绝了好意。 我在床上看看电视,看到十点多时,我的门铃响了起来。 由於除了上衣之外只穿了四角裤,所以我先穿上短裤再看看是谁按的铃。 是小怡! 我赶紧开门,她跟我说了声嗨後:「阿昱,你没去喔?」 她今天穿着一件咖啡色的衬衫跟一件棉质的短热裤;除了短热裤是她不曾穿过的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嘿啊,有点小累。」我摇摇头耸肩:「我无聊去骑山路干嘛?挑战最速传说啊?」 她右手轻捂嘴巴笑了笑:「对啊,都冷的要死还跑出去。」 我们两个又傻笑了一阵,接着又开始无语;我心想总不能让她待在门口,便问:「要进来吗?」 「好啊!」 我们就这样在房里有说有笑的,她坐沙发,而我坐床上,就这样边聊边看电视。 时光飞逝,快十二点了…但她还在我房里! 我该怎麽办?请她回房?不好啦,我这麽喜欢她,难得她又会来找我;让她留下来?这…会不会出问题啊? 正在我心中暗自思忖时,她突然拿起摇控,将声音调小,接着便坐上床边,靠过来问:「阿昱…」 「嗨!」我应答她,她看着我问道:「你知道,公司里面关於我们的谣言吗?」 「嗯,我知道啊。」我说:「问这个干嘛?」 她放下头发,甩甩头道:「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愕然,我呆滞,我说不出话,一时之间,你要我怎麽回答!? 正当我苦思茫然之际,她却:「这是真的嘛?」 我回过神,问她:「你干嘛在这个时候问这个?」 「先回答我!」她装出些微小怒的样子:「是不是真的?」 我耸耸肩,很懦夫的点点头…天啊,谁快来一枪毙了我,拜托。 我本来以为她会开骂,没想到她一转身便跪在我面前,双手搭在我肩上道:「如果是真的。」她停顿,凑近我面前问: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把握这个难得的时光吗?」 说毕,她粉嫩的红唇便吻了过来! 一股香气伴随着湿润的温热在口中充斥回荡,她的软舌攻破了我的唇齿,与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她微微闭上眼,仔细的、温柔的轻吻着我,而我则因为事出突然,只能一手靠在她的侧腹,另一手绕到她後面,轻轻的按着她的头。 亲密的热吻,她离开,舔了舔嘴唇:「你为什麽不动?」 「呃…我不知道我该做什麽?」我茫然的看着她,她脸上漾起了深邃的笑容:「那姊姊我给你一些提示好了。」 说毕,她站在床上,当着我的面把她的短热裤慢慢的褪了下来!遮掩私密的白色内裤就这样展露在我面前! 我脑袋正一片空白,她又突然跪了下来,一扑过来便又开始吻我,说道:「今晚我是你的喔~」 我抱着她,两条软舌在对方的口中互相进退交缠着,而我右手移向她的衣领,一次一次解开她衬衫的钮扣,让她露出了中间的肉体,雪白胸罩包覆的乳房俏挺浑圆,激发了我的慾望,她的左手突然移过来我的下体,戳了戳说:「快点啦~人家想要了啦~」 都说成这样,我想我是该反攻了! 我一把将她抱起,转个身子便将她压在床上,将衣服向两侧拉开,接着解开她的胸罩,一对美丽诱人的雪白酥胸便毫无遮掩的展露在我眼前。 低头轻吻着她的肩膀、胸口,遍嚐美一寸肌肤的细腻,她双手摆在头的两侧游移在床上,我见状,双手便摸向她的乳房,向上一推的同时用大拇指擦过她的乳头,她微微弓起身子,低吟一声像是在享受似的,我便开始抚摸她的双乳,或搓或捏、又压又揉,舌尖也移了下来,舔弄滋润因为搔痒而变的硬挺的乳头,小怡轻轻抓摸着床单闭眼沉吟着。 接下来,我双手靠在他的腋下,轻吻舔吸着她的美乳,她双手抱着我的头呵呵笑着:「讨厌,呵呵~」 乳房传达温润而冰凉的酥痒让她呵呵的轻笑呻吟着,我分别去吸弄她乳头时还轻轻咬了几下来增强刺激,她也因应我的轻咬,身子每咬一下便轻轻跳颤一次。 「来…快来嘛~」我看向她,她双眼迷离媚色的看着我,我便慢慢向下移动,将目标转向她的下面,她那可爱的私密处。 脱下她的内裤之後,我掰开她的双脚趴在其间,整齐柔亮的阴毛与粉嫩诱人的蜜穴就这样被盯视着,她双手也不空着,开始撮弄抚摸自己的双乳,让乳头的搔痒先稍微满足依下自己。 「啧啧,小怡你怎麽可以这麽淫荡啊?你看,都开始出水了!」说着说着,我掰开她的两瓣嫩肉,仔细的玩味撮弄,不规律的滑动与阴蒂时有时无的刺激让蜜汁也开始分泌了出来,我用手指抚摸整个小穴,另一手压着阴蒂不断推弄,小怡微扭腰肢,双脚也开始想要夹紧,小穴的快感一阵一阵的袭来,让小怡也开始加快了呼吸的速度与呻吟声。 「讨、讨厌,你玩人家!」她咬着右手拇指像是在忍耐什麽似的:「你在这样,以後姊姊就不跟你…嗯…」她说着说着,我右手捏着她阴蒂一下子正转一下子反扭,而左手食指也开始往蜜穴伸了进去;小怡也随着我捏着阴蒂的转向一起扭动身子,我见状,便又插进了中指,小怡沉吟一声:「再来,再来啊,再进来一支,快,好好玩弄姊姊啊。」 我二话不说,又接着插入了食指跟无名指,三根手指甫一插入她的双脚就夹了起来,我赶紧扳开她的双脚,开始左右转动插入她湿润蜜穴的手指;我开始先慢慢的转动,同时在去搅弄她的阴唇跟肉壁,然後又突然加快速度一边旋转挖动一边抽插,小怡受不了的跟着我的手指运动的同时,呻吟的声音也开始加大,酥麻的快感开始窜流全身让她身子颤抖着,双手也仅仅抓着床单像是要撕破一样。 「嗯…快,快点,快一…啊…给人家…嗯!」小怡满脸潮红,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我当然是立刻加快速度,一手戏弄她的小穴,另一手伸向她的臀部,随手一拧了半边臀肉又抓又摸的,她的腰肢弓起像是要躲避我的袭臀,我便刻意抓的更用力问她:「小怡,你的屁股很喜欢吗?不然怎麽有反应啦?」 小怡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蜜穴快速的挖掘所带来的强大快感侵蚀了她的全身,她努力的弓起腰肢:「嗯…啊…要、要到…快…到了,到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没有停止挖掘,但是我感觉到她的肉壁正开始收缩,她高潮了!淫水不断的随着手指而喷出,小怡也不断的浪叫着,几乎弓起到极致的肉体搭配她娇羞发情似的红潮可爱又性感极了! 我抽出手指,淫液沿着指尖滴在湿濡了一大片的床上,小怡娇喘着,无力的躺下,双腿正打算闭合时我再一次扳开,抚摸着她耻丘跟右乳:「小怡高潮一次就不行了吗?我都还没爽到耶!」 小怡左手按在我掐弄着她右乳的手背上,咬了咬下唇,一副慾求不满足,充满色意的神情说道:「姊姊…还没玩够呢!再来…嗯…再来啊!」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脱下短裤,露出了肿胀的巨大男根,小怡呵呵笑着,满意似的笑着:「呵呵,好像很想要喔?」 「那还用说?小怡姊姊也很想要吧?」 小怡扭了扭腰,张开双腿诱惑着我:「都想要的话…就来吧,我都快受不了了呢。」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毕,我跪在她双腿之间,硬挺的龟头抵着蜜穴口上下滑过,挑逗着她的慾火,我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去点触两瓣嫩肉,小怡轻轻的呻吟,双手推弄着自己的乳房,俏挺的嫣红乳头在她自己的戏弄下也给予了相同的搔痒。 「快、快插进来嘛~」小怡娇羞的摇摇头,湿润蜜穴的淫水也没有止住。 我挑挑眉,双手抚摸她的腰枝与小腹,光滑肌肤的热感着实令人爱不释手。 「来罗!」 话一出,阴茎一举攻入了小怡的蜜穴,『噗嗤』一声,肉棒一插进去之後便立刻止住,紧致的湿热蜜穴让人几近射精,但是我不能这麽早结束!忍!我忍啊! 而随着我的插入,小怡身子也稍微起伏,轻吟一声之後就双眼半阖,粉嫩双唇微张,透出呼呼热气。 湿润蜜穴的肉壁紧紧包夹着,我抑止冲上来想要喷射的快感後,缓缓的抽出了肉棒;小怡感受到蜜穴的抽出时摩擦产生的酥麻感,压抑了一下呻吟。 我抽出到接近龟头时又猛的插入,龟头这猛力一插直逼子宫颈,小怡叫了一声,身子一跳,双手紧抓着床单,脸上露出了参杂着些微痛苦的欢愉神色。 「啊…到、到底了~」小怡泯泯唇说着:「再来嘛~再来啊~姊姊我…噢…受的了…」她话还没说完,我又开始抽出肉棒像是再摺磨她似的。我闻言:「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来吧!」 我再一顶,龟头再一次攻抵那紧窄关口,她『啊』叫了一声,我再拔出,带出她蜜穴的红肉,接着再猛一攻入,就这样一下又一下的刺激她、挑逗她、摺磨她,我下身忽快忽慢的挺进,抓着她的双手往两边的床上按住,不断的亲吻她的双乳与胸口,当然颈子跟她的樱唇也不放过,小怡被我这种忽快忽慢却深入到几乎要贯入子宫的插入搞的淫声连连,双腿随着节奏一下一下的夹紧着我,曼妙的肉体温润光滑散发着香味,在在刺激了我的兽慾! 「嗯…啊…讨、讨厌…求求你…快点…嗯…快给人家…不然人家、噢…不、不跟你…嗯…好了喔!」小怡的肉体与意识被快感侵占与掠夺,挣扎扭动着美丽的肉体,淫糜的语音让她现在被干的样子更加淫荡、欠干! 我忍不住了,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加快抽差速度,每一下都直抵关口,但是就是不贯入那深处,我要留到最後一刻!;小怡也因为抽插的速度加快,快速而疯狂的刺激让她忘情的浪叫了起来,随着身子不断的紧致,敏感的酥麻也冲散全身! 「啊…到、到底…快…噢…到、要…到了、要到了!呃…啊啊啊啊啊啊!」小怡忘情的大叫,蜜穴的肉壁开始收缩,温热的淫液狂泻,小怡身子颤抖着,高潮的快感让她脑子一片空白,沉浸在肉体的欢愉之中…但是我还没停啊! 「小怡,再忍一下,要、我要去了!」 小怡随着晃动摇着头,一边淫叫着说:「没、没关系,就…就射在里、里面吧!」 我的阴茎不断的冲撞子宫颈口,就在活塞运动即将结束之时,我猛力一顶,龟头冲入子宫之中同时,一股刺激袭遍小怡全身,我不断挺进,白浊的精液猛烈的喷射在她的子宫中让同时高潮的她胡乱的挣扎着身子,忘情的淫声喘息与弓起的腰肢不断的收缩,射精只持续了大约三十秒而已,但是满脸潮红的小怡却因为连续两次高潮与猛烈的内射而显得楚楚可怜,更加诱人与淫邪。现在的她双手仍然被我抓着,但是身子已颓到在床上无力的娇喘,微弱呻吟着。 我拔出阴茎,在小怡的阴蒂跟蜜穴的肉瓣抹了抹後离开她双腿之间,看着她多麽美丽。 「小怡,这样…会不会出问题?」爽完了,但是我这才发觉我内射了…阿爸喂! 小怡先是虚弱的坐了起来,问我:「你爱我吗?」 「…爱。」这句话听起来犹豫,但是答案绝对是肯定的。她轻笑几声:「那你怕什麽呢?姊姊很喜欢啊。」 我心神一松:「那接下来呢?睡吗?」 谁知她摇摇头,反过来趴在床上,对我扭了扭高挺的翘臀嘻笑着:「可是…姊姊还没玩够耶…你不想陪姊姊吗?」 这这这这这!!!!! 「来嘛~」她现在看起来真的就像条发春的淫荡母狗,这叫人如何不上呢? 「唉呦~叫你来你就来嘛~」小怡装出不耐烦又期待的样子勾引着我,我靠过去,双手由下往上一边轻轻的推弄抚摸她柔嫩浑圆的翘臀,拇指一下一下的去掰弄接近肛门的臀肉,对着那里轻轻的吹气,小怡有所感觉,被我逗的痴痴的笑着。 「来…来啊…呵呵~快来嘛~」她也顺着我,扭扭屁股享受我戏弄她屁股的感觉。 说来惭愧,我不只在蕴酿,更是在休息…我跪起来,双手从臀部游向腰枝两侧,提了提让她的屁股翘的更高,肉棒再一次抵住了流出淫秽蜜汁的蜜穴洞口。 我摩擦着,先挑挑她的慾火,小怡顺应感觉而轻声呻吟着。 「来罗!」话才刚说,我猛一攻,肉棒『噗嗤』一声插了进去,小怡眉头一皱的同时也叫了一声,我这一插不像第一次慢慢来,直接就冲到底部,贯入子宫内了。 我稍稍抽出,再试探性的一顶,小怡身子也随势前起,随後又伏趴下来,轻咬着左手拇指的指甲笑着:「嗯…到底了啦~」 「嗯,小怡姊姊也很喜欢这样吧?」我说说,又顶了几下,每一下都顶到了子宫肉壁,小怡轻叫数声,不自觉的更加翘起下身求道:「那就快给姊姊啊,你这坏小孩~」 我揉捏她的蜜桃般的小屁屁,轻轻拍拍几下後说:「那,小怡我开始罗!」不等她回话,我几乎抽出大半之後一举猛攻,不留任何空隙,湿热蜜穴紧紧包覆着我的肉棒,小怡稍稍撑起下身,接着又趴了下去。 我先慢慢的插入再抽出,先是几分钟的刻意之後开始加快速度,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彷佛要刺穿似的,小怡也被我快速而有力的插入搞的淫声连连,双手紧抓着床单,绯红的脸庞随着律动急促得呼吸着,像是吸不到空气一般,蜜热的欢愉扩散每一寸肌肤,让她一片空白的脑袋充斥着淫荡的快感! 过了快十分钟,我感觉到一股即将爆发的冲劲的同时,一股热流自穴里传来,接着淫水大肆泛滥的随着摇晃洒出! 「啊啊啊~快、快点!人家~人家要、要到了啦!啊啊啊啊啊~~~~~!!!!!」 随着阴道的收缩,小怡瑟缩着身子,双手抓破了雪白的床单,极致高潮袭上的同时,火热的精液也同时射出,弄糊了子宫内部,高潮的快感与热流相互加乘让小怡爽的淫糜娇喘不断! 我将精液全都灌入她的子宫中後拔出肉棒,没多久就看到无力的趴伏在床上的小怡的蜜穴逆流出了浓稠的白浊精液。 不等她回气,我立刻将她翻转过来,掰开她双腿後又是一插,部份逆流的精液因为被我的插入而无法流出。我抓着她的双手去抚摸她起伏的奶子,她摇摇头後痴痴的轻笑着:「嗯……坏弟弟,还想要吗?」 「小怡这麽喜欢高潮,不再来一次,你也不会满足吧?」我右手放开,揉揉她的耻丘:「再来最後一炮吧?」 她左手摸摸我的脸颊:「那就……呵呵~来吧!」 我紧抓着她的双手压在两侧,力气在无保留,开始进行快速而深入的活塞运动,花瓣与肉穴紧致皱摺的包夹让人深陷疯狂的淫慾之中,我亲吻她的胸口与颈子,小怡的嘴中不断发出淫秽的浪音,迷蒙的快感让她挣扎蠕动着,敏感的身体被火热的淫慾刺激的狂乱,小怡开始像是发疯似的摇摆着头,淫叫的声音却越显亢奋! 「到…啊…又、又要来了!」小怡预告高潮的来临,我拉着她的双手将她拉起,双手扶住了她的屁股开始最後冲刺,小怡环抱我的颈部紧紧的拥抱着我,肉体的温度传来,让我的劲力愈加愈重! 「要、要去了!」 「啊-要、要来-啊啊啊啊啊!!!!!!!」 我俩同时达到了高潮,我将浓稠的圣水注入她淫糜诱人的蜜穴同时,淫液也喷发而出,前所未有的疯狂快感让小怡疯狂的呻吟,双手也施尽全部力气似的紧紧抱着我,让我背部传来了一阵刺痛! 我将她轻轻放下,小怡无力的瘫软在床上,迷蒙的双眼微闭,右手轻抿在柔嫩的朱唇上,另一手则有气无力的抓摸着床单,下身的快感余劲还停止,她的全身都呈现光滑且白里透红的赤裸美感;我拖起她的脸,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与她蛇吻,小怡双手也凑了过来,我俩吻过一阵後,我才将肉棒拔出她的蜜穴中,让精液顺利倒流了出来。 「要洗一下吗?」我抚摸她绯红的脸颊,她摇摇头:「姊姊想睡了。」 我关上灯,躺在她身边,她侧身过来,紧紧的依偎在我怀中,一同陷入沉眠…… 【-隔天早上-】 「嗯--」小怡翻开被子伸伸懒腰,在床上稍稍整理一下仪容之後,正打算起身时,我从後方一把抱住了她,双手穿过腋下,手掌也不安分的摸向她俏挺乳房。 「啊!你这坏蛋!你在干嘛?!」小怡羞羞的缩着身子,双手抓着我的手;我不理她,从後面将她环抱,拇指跟食指掐弄着乳头,剩下的三指也从下面不断的划过。 变的硬挺的乳头也让搔痒感开始变的剧烈,温热的触感让她不自觉的放松身体,却又突然紧绷起来,这样突然松弛又突然紧致的状况使得乳房的爱抚让她感觉更佳的愉悦。 「嗯…坏弟弟,玩了一个晚上…还想要吗?」小怡双手向後一抱,抱住了我的头後嫩唇靠了过来,双唇再一次的相触,两条湿润的软舌互相交缠,口中发出『啧啧』的水声,我故意用舌头将口水推往嘴角,小怡的左嘴角边也因此流出了一条口水。 「姊姊可以给我吗?」我问,她答:「可是现在…嗯…不好啦~」 我左手往下探去,中间三指轻抵她的耻丘稍加施力以按摩,她的双腿也动了动来回应。 「真拿…你没办法…呵呵…」小怡翻开我的手,转过来後一把推倒了我,将我压在床上:「小弟弟,你想要怎麽玩啊?」 「小怡姊姊不如就这样子上来吧?」我笑笑着,将她推开後再把她拉回来,让她面对着我坐在我下腹那,硬挺的阴茎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就插了进去;而由於她现在是坐在我身上,因此身体的重量让我插入的深度更深,已经突破子宫抵着最深处肉壁了。 「啊…这、这样…」她稍稍扭动腰枝,一阵酸麻的快感袭上,让她身子一挺,笑骂我:「你这坏小孩,竟然…嗯…呵呵~」 「你自己来看看,你会喜欢的!」我按着她向两旁分开的大腿又捏又摸,施力让她更加的贴紧,我再摇动身子,她下身向前一挪,头往後一仰,双手抓起我的手压在她的奶子上搓揉着:「坏弟弟,你要服伺姊姊啊~」说着说着,搔痒的感觉让她缩胸,我赶紧向前一抓不让她逃走,她『嗯』了一声,双手却抓得更紧! 她前後摆动着身子,扭动纤细美腰让蜜穴的刺激更加剧烈,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如电流往上窜流,让她的口中浮出轻快愉悦的呻吟。 「啊……嗯……撑的好开……嘻嘻……啊……到底……嗯……」看着小怡享受的淫荡样,我故意撑起下身再猛然放下,重力加速度在坐落的瞬间让一种强悍的感觉瞬间上冲,让她身子猛的一颤,不争气的嘴巴也叫了一声,我又连续几次,每一次都搞的她爽叫连连。 「啊……这样……感觉像要……嗯……被刺穿……好爽……」她挣扎着晃动身体,不断的迎合我的进攻,酸麻的刺激让她的淫水不断的流出,浸湿了我们肉体接合处,我感觉阴茎被湿润的肉壁不断包夹,几近射精的快感不断冲上脑门,我也努力抑制,变成我们都在互相刺激的同时也在互相抑慾,谁也不想让这些舒服消失的太快! 「啊啊……讨、讨厌……快……快不行了!噢!嗯--天、天啊!要……到了!要、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怡忘情的叫着,迎接高潮的快感冲上脑门,占据全身的每一寸神经,蜜穴肉壁不断收缩,淫荡的汁液似溃堤般止不住的喷泄;我死命的拧捏她的奶子,又硬又翘的粉红乳头像是要喷出汁似的,看起来香艳可口。 我没有停下,因为我也有感觉了! 「小怡,再继续爽!我也要射罗!」我说,下身猛力,全速进攻!而小怡的高潮似乎因为我的猛攻而还再持续! 「啊啊~等、等……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跟她几乎是同时叫出声音,我将滚烫的精液全部灌入了她的子宫中,子宫内部的直接喷射让她的身子向後弓仰,紧缩至极致的小穴也和身体一起传来一阵阵的抽蓄,酥麻酸痒的感觉久久不散,小怡娇喘着颓然倒向我的怀中;我抱着她,双唇紧贴着她的脸颊、额头与蜜唇。 在一阵阵呼气声中,她道:「讨厌……射在里面了。」说着,她浅浅一笑。 「呃--抱歉。」我说:「不如洗个澡看能不能冲出来吧?」 她将下巴抵在我胸膛上,摇摇头嘟嘴俏皮的说:「先等一下--」 小怡勉力起身,自己站起来後转过身,接着又趴了下去,挺起高耸的翘臀,转过头来一脸命令与渴求的神色,「人家要你帮我挖出来~」 我愕然、讶异,「挖?怎麽挖?」 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她却用右手从下面伸过来,用手指挡着小穴道:「用手挖啊~」 「真、真的还假的?」 她摇摇屁股挑逗我,「快点啦~」 既然她这样说,我想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吧!? 我举起左手,手捻剑指,指尖在蜜穴口前犹豫了一下,随後抵住,慢慢的探入柔嫩的肉穴中。小怡也扭扭柳腰,口中飘出一丝丝的呻吟,「再进来一点,再进来一点……」 手指左右微微的搅动在肉洞中,沿着肉璧,我可以感受到肉璧的皱摺在湿润温热中起伏、蠕动;我手指的位置已经到底,但是似乎还没有到达子宫颈口的样子。 「我进不去了。」我无奈的笑着,小怡头倒在床上,「那就再伸一只近来啊~」 「三、三根!?」我讶异的看着她,「小怡,你真是淫荡耶!」 小怡撒娇着,扭动翘臀让小穴的痒感一阵一阵袭上,「那你来不来嘛?」 「来!怎麽不来!?」说着说着,第三根无名指也噗嗤一声插了进去,小怡下身稍微抖动了一下,不自觉的抬起;我抓准时机,使出全力,三指在狭窄紧致的嫩穴里疯狂的抽插搅弄,而我的指尖也呈勾起状想要如她所愿,小怡也在我手技的猛攻之下娇喘连连,蜜汁也经不起快攻开始溅了出来! 「不行了--噢--快、好快--不--嗯--嗯嗯嗯呃呃啊啊啊啊啊~~~~~~」 几分钟的手动,小怡高潮在蜜穴的疯狂搅动之中,柳枝般的细腰弓起,淫水泛滥成一片,让下身的肌肤浸湿的光滑诱人。 小怡终於颓倒了下来,我拔出手指,白浊的精液混合着淫水流出蜜穴,形成一幅美丽且诱惑十足的景象。 我上前,双手伸过她的腋下,捏着她的奶子後将她拉起成倒在我怀里。我右手拧捏她的右乳,亲吻着她的耳後与颈侧,左手抚摸在她光滑的小腹上,「小怡姊姊,这样满意了吗?」 小怡羞羞的瑟缩着身子,双手盖在我的双手上,「坏弟弟,这件事不可以乱说喔。」 在那之後,我们洗了个鸳鸯浴。 之後,她悄悄回房。我们在整理之後发现错过了早餐时间XD,所以就随便买些贵死人的食物上车吃。 集合时,我们保持依旧的状况,好像什麽都没发生过。 但我们知道。 爱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