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因为这次9月3日全国放假,妻子小梦和她的闺蜜菲菲商议出去旅游,最後 决定去印度孟买,一方面费用不高,另一方面国内能游的地方都去得差不多了, 想去国外见识见识。 但妻子和闺蜜以及我和她闺蜜的丈夫老刘不想跟团去,我们在国内旅游时也 一直不喜欢跟团,都是自助游,所以托了旅行社的朋友黑皮帮我们临时入团,到 印度後再自行离去即可。 9月3日上午,我和妻子在家中看完了阅兵式,然後开车去机场,和老刘夫 妻汇合以後,於9月3日20:00到了孟买机场,因为老刘英语较好,所以由 他负责打车,带我们到了酒店。我们入住了位於孟买市中心的酒店,人困马乏, 当夜入睡不表。 9月4日,我们起床,由老刘带队,游览了孟买的美景,饱食了印度美味, 两家人家其乐融融,好不自在。当天17:00左右我们回到酒店,位於酒店不 远处就是孟买大名鼎鼎的贫民区——塔拉维贫民窟。从酒店上方俯瞰下去,真是 乱得一塌糊涂,甚至还能看见一些贫民在?角随地大小便,我打趣的和妻子说: 「我倒真想去里体验一下拉野尿的感觉。」妻子皱着眉头说:「你要死了你,神 经病呀?」 当晚,我们两家聚餐时,老刘接到公司的电话,有紧急工事要他立刻返回现 场,老刘很无奈,订了第二天的机票,菲菲倒是想留下和我们再玩两天,於是大 家商议好让老刘先回去,我负责陪两位女士继续旅游。 9月5日,我们去机场送了老刘上机,然後又去了几个景点游玩,因为我和 妻子及菲菲都是半吊子英语,最多也就会问个路,加上当时堵车,所以阴差阳错 的,司机在塔拉维贫民窟距离酒店两条马路交界处的路口把我们放了下来。 一下车,菲菲和妻子说:「亲爱的,我们去贫民窟逛逛吧,也许能淘到些便 宜又精美的礼品带回国。」妻子有些犹豫,我就说:「去吧,去看看,反正来都 来了,不要扫了你闺蜜的兴致嘛!」如果当时知道之後发生的事,也许我就不会 说得那麽轻松了。 塔拉维的贫民窟或许意识到也会有游客来探险,所以小店舖还是挺多的,菲 菲和妻子小梦逛得不亦乐乎,光是各种各样的小礼品就买了三大袋。天色也渐渐 暗了下来,菲菲这时候提议说不如尝试一下当地的小吃,肯定和酒店里那种不一 样,我和妻子逛得累了,也就同意了。 我们找了半天,终於在一条铁道旁边找到一间卖咖喱的店舖,於是坐下来点 了一些咖喱食品,不知道是否水土不服的缘故,我吃到一半就觉得肚子不舒服, 於是问老板哪里有厕所,老板笑着说:「朋友,这里可是塔拉维贫民窟,厕所可 不容易找,不过你如果不介意,也可以往前面走一些,像我们印度人一样在?角 方便一下。」於是我和菲菲妻子打了个招呼,便往前走去找老板说的「塔拉维公 厕」。 走了大概有1500米左右,在我快要忍不住喷射出来时,终於看见了老板 说的「塔拉维公厕」,那是道路尽头的一条死巷子,很多人站着或蹲着解决大小 便,令我惊讶的是不光有男人,更有女人,甚至还有一两个长得还不错的印度女 人,我在想,她们这麽大胆,也难怪印度强奸案件频繁发生了。 解决完生理需要,天已经黑了下来,我回到咖喱店,却不见了菲菲和妻子小 梦的身影,我赶紧问老板她们在哪,老板笑着说她们结了账好像还要去逛逛其它 店舖,然後顺手给我指了个方向。我来不及道谢,顺着老板指的方向跑了出去。 然而到了夜晚,塔拉维贫民窟的人反而多了起来,大多都是出来乘凉的,我 四下里找不到菲菲和妻子小梦,打她们手机又是关机状态,无奈之下,只好打电 话给旅行社的朋友黑皮,黑皮当时就在电话里大声喊道:「你疯了吗?谁让你们 去塔拉维贫民窟的!你知不知道夜晚的塔拉维是什麽样子的?那就是卖淫窟啊! 你别急,我立刻让我印度旅行社的朋去找你。」 我在塔拉维贫民窟的路口等到了黑皮的印度朋友,德里克。德里克曾在中国 留学,也在黑皮的旅行社工作过几年,所以还能说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他在 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後摸着自己的额头说:「老板,希望你的妻子和她的朋友 不是被塔拉维的地下国王拐走了,每年都有许多女性被拐卖到塔拉维从事卖淫工 作,由於地下国王控制着整个贫民窟,政府和警察也不敢过多过问。」我听完後 心里一凉,赶紧催着德里克带我过去。 越靠近我们的目的地,路边就出现越多的妓女,她们身穿暴露的衣服,拉着 我的手和我说:「onedollar,onedollar。」要是换作 平时,我可能真的会挑两个来玩次双飞什麽的,但这时候的我实在是一点没有性 趣,多亏德里克替我解围。 我和德里克来到一栋破旧的民房前,德里克再三关照我说:「老板,一会进 去你尽量不要说话,我来帮你说,帮你问,你也不要脾气暴躁,要是惹恼了地下 国王,我们可能就走不出来了。」我答应了德里克,於是他上前敲了敲门,三长 四短。 开门的是个很壮硕的印度人,瞄了我一眼,用印度话和德里克开始交流,然 後又走出来两个年轻的印度人,对我和德里克进行了搜身,在确保我们没有危险 之後,壮汉让德里克带着我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暗,而且弥漫着一种奶油的香气,我和德里克走到了大厅,德里克 拉着我跪了下来。这时候,一个由四人擡着的类似轿子的玩意儿从暗中出现,上 面躺着一个起码有200斤重的油腻的胖子,德里克不知道对着他说了句什麽, 胖子皱了皱眉头,也回了他一句话。 德里克告诉我,胖子就是地下国王,刚才他在向地下国王问安,现在我可以 向国王提出问题了。我让德里克问一下我妻子和她闺蜜的下落,胖子听完後又皱 了皱眉毛,然後让壮汉领着我们和他进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装满了监控器, 胖子让德里克告诉我,我可以在监视器里看看是否有我要找的人。 我一个一个监视器看过来,其中不乏有年轻的印度少女,甚至还有一些白皮 肤的欧美女性和黑人女性,终於,我在右下角的监视器里发现了妻子小梦和菲菲 的身影。只见妻子和菲菲貌似都处於昏迷状态,她们被绑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 衣服和裤子都已经被剥去。 妻子小梦属於丰满型的,有点类似那英的身材,而她的闺蜜菲菲则是苗条骨 感型的,有点类似林志玲那种身材。我没有时间去欣赏菲菲的身材,指着那个屏 幕对德里克说:「就是她们两个,你和国王说一下,请放了她们。」 德里克和胖子国王交涉了很久,转过头和我说:「老板,地下国王说他的人 看见这两个女子当时在逛街,还以为是日本女人,而且看她们身边没有男人或丈 夫,就迷晕了抓回来,打算好好调教一下,因为在塔拉维,日本女人可以卖很高 的价钱。」 「那你和国王说,我愿意给他钱,请他不要伤害她们。她们不是日本女子, 是中国女子,是我的太太和朋友。」德里克将我的意思转达给了国王,国王想也 没想的摇了摇头,又叽里呱啦的说了很多话。德里克告诉我,国王不缺钱,也可 以放了她们两个,但条件是要她们两个伺候他一晚上,并且明天给他卖淫一天, 後天一早就可以放了她们。 我当时就愤怒了,德里克立刻抓住我说:「老板,不要冲动,国王在这里是 说一不二的,如果你不答应,他可以让你从旅客名单中失踪,让你的妻子和朋友 一辈子在塔拉维卖淫,等老了没人买了,也可以让她们去洗碗做清洁。当然,国 王也说了,他是个欢迎朋友的人,如果你可以答应他的条件,那麽这两天你也可 以从他的妓女里挑选两位陪你渡过。」 「不,我不要他的妓女,我只要确保他们不会虐待我的妻子和朋友。」我愤 怒的说。我也知道事情到了这地步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但我要确保他在搞她 们的时候不会用上虐待的手段。 德里克将我的意思转达给了国王,那个胖子听完之後笑得浑身肥肉都颤抖起 来。又是一通叽哩呱啦,德里克告诉我说,国王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在监控室 里全程观赏,只是他没想到我竟然可以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别人操,而且还不要操 别人的女人来弥补一下自己。 说完以後,胖子国王就让人把他擡进了我妻子和菲菲的那个房间,那个壮汉 保镖就在监控室里守着我和德里克,并且从衣服内层拿出一把手枪玩弄,意思就 是让我和德里克不要想耍什麽花样。 我和德里克盯着屏幕,胖子命令人用水把我妻子和菲菲浇醒,妻子和菲菲顿 时尖叫起来,用双手护着自己的胸和下身。胖子的一个手下用蹩脚的中文向她们 转达了胖子的意思,只见妻子和菲菲用力摇着头。胖子的手下冲上去给了她们一 人一个耳光,又把胖子的意思重复了一遍,大约是告诉她们要麽好好伺候胖子, 并且卖淫一天;要麽就一辈子留在这里做妓女,永远别再想见到自己的家人。 妻子和菲菲沈默了许久,轻轻的点了点头。胖子命令手下站到?角,先把手 伸向了妻子的肉体,用力地在妻子的奶子上捏着,妻子36E的奶子都快被捏得 变形了。由於监控器是能转播声音的,我听见妻子吃痛的「啊」了两声,心里心 疼得不行,当时就想冲出去救出妻子,然而当壮汉用枪指着我,我又只好安静的 看着屏幕。 胖子揉搓了一会妻子的奶子之後,把菲菲的手按到他的肉棒上,并做了一个 上下撸动的动作,菲菲虽然心里不愿意,但也只好握住胖子的肉棒揉搓起来。这 时候,胖子一只手滑到了妻子的下体,肥大的手指「噗嗤」一声插进了妻子的小 穴,妻子「嗯啊」一声,胖子听了很兴奋,加快了手指的抽插。 这时候,胖子的肉棒也完全硬了起来,大概有19厘米长短、小孩子的手腕 那麽粗,胖子将揉搓我妻子奶子的手按到了菲菲头上,命令菲菲替他口交,菲菲 用嘴含住了胖子的肉棒,轻轻的舔了起来,而我妻子也被要求去舔他的蛋。 妻子在家里从没有为我口交过,更不用说舔蛋了,当时就愣了一下,胖子的 一个手下冲了过来,又给了妻子一记响亮的耳光,妻子便乖乖的用舌头舔起了胖 子的卵蛋。现在,胖子便可以腾出他的两只手,一边捏着妻子的奶子,一边抠着 菲菲的小穴,同时又享受着两个女人的口交,简直像是神仙一样。 大约五分钟以後,胖子国王叫来了手下,手下用蹩脚的中文指挥妻子躺下, 头到国王的肉棒位置,又指挥菲菲去舔胖子的屁眼。当菲菲开开始舔胖子的屁眼 时,胖子一下就把肉棒插进了妻子嘴里,把妻子的嘴当成是小穴开始抽插起来。 也许是肉棒太粗太长了,妻子被插得乾呕了起来,口水也从嘴角流了出来, 而经过菲菲口水滋润的胖子的屁眼里也渗透出一股屎水。天啊,他的屁眼里竟然 还有屎!屏幕里的菲菲立刻呕吐了出来,却又立刻被胖子的手下将整个脸都按到 了胖子的屁眼上。 胖子抽插妻子小嘴的速度越来越快,还兴奋的喊着一些印度鸟语,我问德里 克他在说什麽,德里克告诉我,胖子是在说「这个婊子的嘴巴太舒服了,一定能 卖个好价钱」,然後德里克无奈的朝我摇了摇头。我心里那个酸,自己妻子从来 没有为自己口交过,却被一个肮脏的印度胖子赞美舒服。 这时候,胖子的身体颤抖起来,我知道他这是要射了。果然,他一泄如注, 而且还是把肉棒插在妻子的嘴里射了出来,妻子不停地咳嗽,眼泪都咳了出来。 就在妻子和菲菲以为自己得到解脱的时候,胖子的手下拿了一瓶药水过来, 抹在了胖子的肉棒上,胖子的肉棒又立刻硬了起来,妻子和菲菲吓得瑟瑟发抖。 胖子让妻子和菲菲平躺下来,犹豫了片刻,就提起肉棒先插入了菲菲的小穴,菲 菲「啊」的一声惨叫,眉头皱起,胖子可不管,用力地抽插着菲菲的小穴,菲菲 渐渐地开始呻吟起来。妻子见状在旁边揉搓着自己的小穴希望能多出点水,一会 被插进去也不会那麽痛。 胖子抽插了百来下,突然把肉棒抽了出来,又把妻子的腿往两边掰开,下身 用力一沈,肉棒便进去了一半。妻子由於之前揉搓了一会,出了点水,所以没有 菲菲那麽痛苦,但还是皱了皱眉头,可见胖子粗大的肉棒实在太厉害了,至少妻 子和我做爱时,从来没有在我插进去时皱过眉头。 在胖子用力的抽插下,妻子也开始「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两条腿还夹住 了胖子的腰,屁股不停地往前顶。监控室里的大汉笑着说了些什麽,德里克告诉 我,壮汉说我妻子真是个上好的婊子,我当时没法反驳,也不想反驳,因为说真 的,我开始後悔没有答应胖子给我两个妓女的厚礼,因为我看着妻子和菲菲被胖 子轮流奸淫,自己的小弟弟也硬得不行了。 胖子来来回回在妻子和菲菲的肉穴里抽插,发出奇怪的呻吟,妻子和菲菲也 连连娇喘,甚至在胖子把肉棒拔出去时分别都表现出一种空虚的样子。最後,胖 子把肉棒抵进菲菲的肉穴里射了。 然而,射精後的肉棒并没有软下来,而是保持着勃硬的状态,胖子命令手下 拿了些液体过来,分别抹在了妻子和菲菲的屁眼上,妻子和菲菲知道抵抗只能换 来耳光,而且之前胖子也把她们操得很舒服,所以没有做什麽抵抗。 胖子分别用手指插进了妻子和菲菲的屁眼,先是一根,接着是两根,妻子和 菲菲皱着眉头呻吟着。胖子看差不多了,就用肉棒顶着妻子的屁眼,用力地捅了 进去,妻子一声惨叫,屁眼被顶开了许多,而且好像流了点血出来。 胖子并没有多弄,又把坚硬的肉棒顶着菲菲的屁眼,也是用力插了进去,菲 菲也是一声惨叫。然而胖子很高兴,一边用手拍打着妻子和菲菲的屁股,一边轮 流在她们娇小的屁眼里抽插,最後,胖子又在妻子的屁眼里射精了,这才和手下 走出房间,妻子和菲菲抱在一起哭泣。 胖子走进监控室,和德里克说了一通,德里克告诉我,胖子说很享受,很久 没有操过这麽舒服的婊子了,如果不是我来找她们,也许他就直接把她们收作性 奴了。接着,胖子说要去休息了,让我们也去楼上休息,不要错过明天的好戏。 9月6日,大概中午的时候德里克把我叫醒,说胖子准备让妻子和菲菲开始 接客了,并邀请我一同去参观。我和德里克被壮汉带到了监控室,胖子已经在那 里了,正笑呵呵的指住屏幕说着什麽,德里克说,胖子的意思是接客大会就要开 始了,他给妻子和菲菲定价为50dollar一次,如果不戴套,则要加到 80dollar,要知道,外面站街的那些才1dollar。 正当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认为50dollar不会有太多人来的时候, 胖子的手下进来报告说,外面已经有六、七个人在排队了,胖子大笑着说了许多 话,德里克告诉我说,很多人都愿意出80dollar来内射一下中国女人 的小穴和屁眼,我顿时感觉自己陷入了黑暗。 屏幕中,妻子和菲菲还是在那个房间,只是床增加了一张,两人全身赤裸。 这时候,两个嫖客走了进来,一个扑向妻子,一个扑向菲菲,她们两个像认命了 似的,岔开自己的双腿等着嫖客插进来。嫖客们也许真的没怎麽操过中国女人紧 致的小穴和屁眼,前面几个嫖客几乎都是十分钟左右就结束了战斗。每接完一次 客,她们有十分钟时间来休息和清洗。 到了傍晚的时候,妻子和菲菲已经接了不下十来个嫖客,完事以後,她们都 没力气清洗了,任由流着精液的阴户和肛门裸露着,等候下一个嫖客插进来。 嫖客们一个接一个的进来,大多数都是选了80dollar的无套内射 档次,兴奋的把精液射在妻子和菲菲的身体各处,有的射在阴道里,有的射在屁 眼里,有的还要射在嘴里。并且由於两个人是在同一个房间,许多嫖客还会互相 比赛持久力和斗快把女人操到高潮,所以几乎都是很用力地抽插着妻子和菲菲。 到了晚上12点,我让德里克问问胖子是否可以放人了,胖子和德里克说: 「问问这个中国人,他的妻子和朋友知道他全程观赏了她们的表演会怎麽样?我 明天会让警察局的朋友送她们回酒店。」 我当时就指责胖子不守信用,胖子则让德里克告诉我,如果我愿意让她们知 道我全程欣赏了她们的表演,他可以现在就让她们来到监控室和我回去。我心想 如果妻子和菲菲知道我全程观赏了她们的卖淫过程,肯定会发疯的,於是作罢, 但我也知道,直到明天早晨为止,妻子和菲菲又要沦为胖子的玩物了。 9月7日上午,警察敲开了我宾馆的房门,并把妻子和菲菲带了进来,我看 到她们神色暗淡,显然又是被胖子玩弄了一晚上,然而我只能假装说警察终於把 你们找回来了之类。妻子和菲菲貌似也串通好了,说是她们迷路了,手机又被偷 去,最後被好心人留宿了云云。我当然知道这是谎话,但也没多说什麽,只让她 们好好休息。 然後我让德里克去订了9月8日的飞机,并且给了德里克一大笔钱,希望他 保守秘密,不要把发生的事告诉黑皮,德里克说他知道该怎麽做的。 今天上午,我们坐飞机回到了中国,菲菲不知道回去後会怎麽和老刘说,妻 子到家以後把自己关在浴室洗了两个多小时,然後在卧室里睡觉。而我,则用自 己不太出色的水平将事情写给各位看官,并且提醒大家以後带妻子去偏僻的城市 或国家旅游,一定要时刻陪在妻子身边,以免你们的妻子也遭遇到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