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了,红了,橙了,灰了,黑了,又白了……每天的天空都变换着不同的颜色,周而复始,性爱呢?想了,打了,约了,定了,见了,抱了,亲了,摸了,脱了,舔了,湿了,硬了,进了,冲了,叫了,射了,来了,爽了,软了,瘫了,洗了,擦了,干了,睡了,又想了……”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落幽,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闭眼思考人生。 落幽习惯性的摸了摸床的右边,空的,看来奇迹没有出现。“老婆出国考察两周,这才一周了,当然不会回来了,可是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啊,在这一天,全民都要劳动的,国家为了让全民有充沛的体力,还专门放假调休三天,让全民有足够的精力去劳动,老婆不在家,情人们都要和老公一起劳动,我又该去哪里劳动呢?”落幽睁开眼看着窗外“橙了”的天空,思索着。这一觉睡的真充分啊,记得昨晚躺下的时候天空刚刚“灰了”,再次睁眼的时候已是“橙了”,太阳已将对落幽的眷恋化作一丝夕阳,毫不吝啬地撒向落幽,看来睡了快24小时了,精力充沛,晚上不劳动,对不起这24小时的养精蓄锐,更对不起国家的良苦用心啊。 “去酒吧”落幽决定了晚上的去向後,起身更衣。 夜晚的城市还是那样的迷人,酒吧依旧是喧闹繁华,红男绿女们的时间在深夜才是刚刚开始。 落幽来到有名的佳人酒吧,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了个位置,点了瓶洋酒,把为来酒吧而准备的三包万宝路的一包拆开,抽出一支,点上,深深吸上一口,闭上眼睛,让烟雾在肺中缭绕片刻,突然从鼻腔加速喷出,烟的迷惑作用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中立刻产生了效果,落幽的头开始晕晕的了,在酒吧这是一个好的感觉,落幽在第一时间便进入了这个状态,所以很满意地对自己笑了笑,弹一下烟灰,万宝路总是烧的特别快,随手将烟盒和火机丢在酒台上。这时候,服务员已将洋酒送来,没有软饮,落幽不喜欢喝软饮和洋酒的混合物,他喜欢喝纯粹的洋酒,因为那很难喝。 烟酒的力量很快发挥出来,被麻痹的神经在动感的音乐点的推波助澜下引导着落幽摇摆着身体,出来玩就要high,这是落幽一贯的宗旨之一。 “能借根烟吗?”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在座位上舞动正酣的落幽。 “嗯”落幽眼睛都没有睁,回答着女人借烟的要求,身体继续扭动着。 一小时的光阴,当落幽伸手再拿香烟时,发现只抽了两根的一包香烟都被女人的声音借走了完了,早有所准备的落幽,从口袋里面又拿出一包来,点上一只,将剩余的继续随手丢在桌子上。 “Could I enjoy your cigarette?” 借香烟的又来了,但这次声音弱弱的,似乎含着一种爱借不借的感觉。 落幽停止摆动的身体,微微地睁开眼睛瞄了一眼,只见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如此惊艳,使得落幽连忙伸手从烟盒中取出一只香烟递了过去“请!” “Could I have this seat?” “of course,please”落幽这个时候不在独自享受音乐带来的放松,而是偷眼仔细观瞧起来,她美得精致,眼睛大而不突兀,瞳孔黑而有神,透着些许坚定。 遇到如此难得的尤物,况且还是主动坐过来,落幽也要显示出男人的主动性,搭讪搭讪道:“放假,一个人来放松啊。” “你似乎也是一个人啊”尤物答道 “谁说的啊?没有看到我正和朋友在讲话吗?” “哇,这麽快我就成了你的朋友了啊”尤物嘴角轻扬,快乐地笑起来 …… 在交谈中,人总是很快认识并熟悉起来的,尤物的真实姓名不知道,但是落幽称呼其“瑞斯”。 “你用於闷骚型的吗?”瑞斯问落幽。 “啊?!我用於放荡型”落幽哈哈哈哈大笑起来,居然女的这样问自己。 “那就别在这里闷骚了,到舞池里面high吧”瑞斯站起身来,轻拉落幽的手,挤向舞池。更近距离的接触,让落幽闻到瑞斯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气,淡到形成一种微妙的氛围,使人与她相处很舒服、很愉快。 舞池中挤满闭着眼睛晃动的人,落幽和瑞斯也在其中,拥挤的位置不允许人与人之间有足够的距离,瑞斯和落幽面对面蹭在一起,这是落幽想要的,也是每个在舞池中的男男女女想要的,瑞斯丰满的乳房随着音乐的摇摆,在落幽的胸膛上不停的轻触,痒痒的,引的落幽下体不老实的躁动起来。 “男人是要主动的”落幽鼓了一下勇气,向前挪了一步,将瑞斯揽入怀中,瑞斯并未有何反应,仍旧和落幽继续以不同的频率晃动着,乳房在落幽胸膛的压紧力作用下感受着更大的摩擦。落幽高高勃起的阴茎隔着裤子和瑞斯的裙子,顶在瑞斯的大腿根部上,那正是瑞斯最神秘的地方。 此时此刻也许瑞斯正在幻想男人用大大的阴茎插入自己的感觉,加上乳房快感阵阵袭击着瑞斯的神经,使其不由自主地轻声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落幽这个时候也不在仅仅晃动上身,下身也随着音乐晃动起来,勃起的阴茎在瑞斯鲍鱼的部位来回摩挲着,股股热流从落幽脚跟直达发梢。 此时瑞斯的胳膊环绕着落幽的脖子,头轻轻地卡在落幽的脖子下面,下身也随着落幽的晃动而相反的晃动,紧闭着双眼,继续享受着舞动的快乐,“嗯…嗯…嗯”的声音随着快感逐渐加重,在淹没到酒吧狂热的音乐中之前尽收落幽耳根。 …… “啊”瑞斯高亢但轻声的叫了一下,重重地咬在落幽的肩头,身体随之颤抖了几下,瘫倒在落幽的怀中,在落幽肩膀上留下两排血红的齿印。 “我累了,我们找地方休息吧”瑞斯躲在落幽怀中,仰起头望着落幽,眼睛眨巴着闪现着期待。 “好”落幽咽下刚才的疼痛,回答到。 走出酒吧,天空早已是漆黑一片。 瑞斯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去特阮思”,没有等落幽说话,瑞斯已经给司机下达了目的地的命令。 “这是五星级宾馆”落幽脑袋上有点冒汗,暗暗在心里大叫一声“天啊……” “我住在那里”瑞斯轻声说。 刚冒出的汗被这个定心丸又吸了回去,“那就好,那就好,我可掏不起那房租,哈哈哈”落幽偷偷地这样想,但并没有说什麽。 五星级的房间似乎也没有什麽,一张床,电视,茶几,冰箱,洗浴室。 瑞斯倚在落幽的怀里,闭上眼睛,透着幸福的脸庞微微仰起,落幽轻轻地将嘴唇迎了上去,感觉到那张鲜嫩的小嘴软软的,黏黏的,热热的。 瑞斯嘴唇微张,灵巧的小舌钻了出来,在落幽口中彼此纠缠在一起。少顷,落幽的舌头从她口中移出,顺着脸颊、下巴、脖子,一点点往下移动,直到她那丰润柔软的胸口上,虽然隔着裙子,瑞斯肉体的美妙还是触动着落幽的灵魂,熊熊的欲火迅速引燃了瑞斯,忍受不住欲火的暴热,落幽瑞斯迅速除去了肉体的遮盖物。 瑞斯身下白色的床单上衬托着晶莹的肉体美妙绝伦,仿佛如天工造就的艺术品。 “来呀,幽”瑞斯召唤着灵魂飞出天外的落幽。 醒过神来的落幽,被失控的欲念完全左右着,扑倒在瑞斯的身上,肆无忌惮地品尝那无尽的美味。 “啊--”落幽将高昂的阴茎捅入早已淫水泛滥的蜜洞。 “哎呀,忘带套了”落幽迅速欲将阴茎拔出。 “不用…哦…快…哦…哦…用力…”被慾望煎熬的瑞斯双手迅速抱着落幽的臀部,将落幽的阴茎再次深深地送入体内,尽根。一股暖流指使着瑞斯长抒一口气“哦………….”亢奋的肉体从洁白的床上弹起,又落下。 “既来之,则安之”落幽把性病的危险抛出脑外,由慢至快,由快至狂,终于达到急速,在昏天暗地的狂乱中,撞击着。 “见了,抱了,亲了,摸了,脱了,舔了,湿了,硬了,进了,冲了,叫了。之後呢,之後是什麽呢?”落幽发狂的叫喊着,抓在瑞斯臀部的双手更加用力地将瑞斯拔向自己,冲刺冲刺,继续冲刺。 瑞斯的叫床声,阴道中阴茎活塞的撞击声,随肉体而晃动的床的嘎吱声,参杂在一起延续着酒吧激情的乐章。 “啊~~~~~~~~”满腔的情慾在乐章中奔涌而出,生命连同灵魂在乐章的结尾同时泄给了对方。 “叫了”之後是“射了”,落幽让一个女人,瑞斯验证了这个结果。 五一节,落幽劳动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