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酒吧的二楼,她一个人坐在楼梯扶手边一张看得见楼下大厅的靠边桌 位。从那儿可以看到守门的白衣男侍,也可以看到一楼吧台上正在调酒的调酒师。 不过他们的身影在香烟烟雾弥漫的空气?,迷迷糊糊叫人看不清。 吧台边站着的客人和桌位?坐着的客人们,好像全都陶醉在酒香?。因爲灯 光幽暗,不容易看清酒客的脸。 二楼的桌位,只有一对男客坐在靠?一根柱子背後,两人低声咬耳朵,不知 谈些什麽。无所事事的调酒师静静地擦着玻璃杯。冷清的二楼酒吧间,谁也没注 意到独自坐在边角的这位女客。 其实她一点儿也不像会来酒吧喝酒的女人。因爲她年龄还不到二十的样子, 穿的是一身深蓝色的套装,乳白色上衣领口,系了一条粉红乳白相间的领巾,合 身的乳白丝质上衣掩不住她诱人的双峰,也更显出她纤细的腰肢,短裙下是一双 修长的丝袜玉腿,那玉腿光滑柔嫩,多麽诱人的一双腿呀!腿的尽头是一双精美 的黑色高跟鞋,优雅的玫瑰红渐变色细高跟有10厘米。加上大红色的鞋底,极 度性感。她走进酒吧时表情凝重,好像下了很大一番决心,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走 进来的。 一楼的桌位几乎全坐满了,喧哗声不断从她脚边的楼梯栏杆下涌上来。她感 觉心?好空虚,楼下的喧闹声听来活像遥远的海啸,眼前的世界是黑暗而不真实 的。 她伸出手,举杯喝光了杯底剩下的半杯酒。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的, 第二杯威士忌的味道。喉咙热辣辣,整个身子好像要飘浮起来。 她留意着不稳的脚步,走到吧台前。 「你的饮法,好快。」调酒师看她手?拿的空杯子,微笑着说。 她娇媚地回他一个甜美的笑,满心想讨好这位调酒师。她希望能在这儿多坐 一会儿,因爲走出酒吧,她就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 「嗯……,第三杯是不是?我马上给您送过去。」调酒师拿起笔,佯装要记 帐单。其实他什麽都没记,显然要白送她一杯。 她又回他一个甜美的笑。然後走回头,坐到她原来的桌位。她忽然觉得心头 暖暖的,感到人间仍然有些可爱。因爲她从陌生人的脸上,得知了别人对她的好 感。 「等一会儿送他一支烟,表示一下谢意吧。」她在心?自言目语。 调酒师托着盘子走过来,给她桌上的空杯子注满了酒,然後微微一笑,半句 话没说就悄悄退下了。 她闭上眼睛,孤独地继续枯坐着,坐在摇晃的彩色灯影?。 刚刚还在耳边响的嘈杂声没有了,甯静的心中响起了音乐。她分不清那乐声 是真是假,她就那麽听着。她的心灵已经飘游到空无一物的自我世界?,脚尖儿 合着那乐声,正在敲地打拍子呢。 「一、二、三——一、二、三!——」心?数着拍子,她听到那音乐是小提 琴和吉他的合奏曲——轻快的波卡。 「我最喜欢的!l她心中欢叫。 「那时候多幸福快乐啊!」眼睛?忽然涌出两滴泪水,转呀转的滚了下来。 随即一滴一滴的眼泪连成线,像河堤崩溃了似的奔流出来。心中一声我失恋了, 她哭得像泥人一样,再也忍不住满腔满怀的悲伤了。 乐声继续响着,她的悲痛情绪渐渐缓和下来。这才发现波卡舞曲已经换了华 尔兹舞曲。然後又换,但她没心情听,也就不知道它是什麽曲子了。 不知呆坐了多久,她突然听到一位男性的低沈歌声。那声音好像不是从一具 人体?发出来,而像教堂?的管风琴弹奏出来的。它从楼下的酒吧间传出来, 穿过楼梯扶手下的栏杆缝,直直地钻入她的心房?。 低沈的歌声唱着一首叫「流浪」的民谣。忧郁的音色充满着感情,好像在诉 说他心中的寂寞,也好像在发泄肚子?的烦闷。吧女们和着他,拉高嗓门唱出尖 锐的女高音和声。和声很响,但她只听见了沈沈的男低音。 她慢慢睁开眼睛,怯生生把视线移向一楼:她看到两个伴奏者,一个弹吉他, 一个拉小提琴。唱歌的是什麽人,她看不见。 「流浪」是她念高中时,在学校的合唱团常唱的一首熟歌,她很爱这一首歌, 所以听着听着,不觉引声跟着高歌起来。她的歌声和楼下的合唱声融成响亮的大 合唱。她唱,下面也唱。她停,下面也停。不知什麽时候,她变成了不见影子的 领唱者。 唱完歌,吉他和小提琴的伴奏然嘎然停止。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站起 身便咚咚咚地奔下楼梯,完全不顾自己还穿着高跟鞋。她要看看唱男低音的究竟 是什麽人。 可是跑到楼梯口,她站住了。酒吧间?灯光幽暗,浓重的香烟烟雾迷迷茫茫。 她只看到一颗颗重叠的人头和一幢一幢的黑色人影,在喧闹声中游移晃动,从哪 儿找出唱歌的人来呢?而伴奏的提琴手和吉他手,已经走到门边就要出去了。 「对不起,两位先生,」她快步走上前,问那两位伴奏者说:「能不能请你 们再奏一次那首『流浪』?」 「当然可以,再奏几次都可以!」头顶光秃的提琴手看看她的脸,又看看她 手上拿的百元钞票。向旁边的吉他手点一下头,两人便开始演奏起来。 随着乐声,那低沈的歌声又唱起来了。唱歌的人就在她身边,他一个人坐在 一张桌位?。 她惊喜万分地转过身,想仔细瞧瞧那个人。可惜灯光幽暗,只看到了一张黑 黑的脸庞轮廓。 「请坐吧。」男的先开口。 她乖顺地坐下来,坐进男的身边的空位?。自然的反应和动作,就像相约来 见面的熟朋友。 男的比一下手,示意琴师重奏同一首歌曲。于是一次又一次地,两人合唱了 好几遍「流浪」。 歌唱时两人面对面,神情好快活。就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一点儿也不 像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老唱同样的歌,换一首吧。」酒吧?的客人们抗议。琴师停手,「怎麽办? 要不要换一首?」他困惑地问她。 女的看一下男的,回头告诉他:「不用了,我们不想唱了。」 男的付了两张账单,携女的并肩走出酒吧。 走到门口时门灯照亮了他的脸。她这才看清楚他的肤色浅黑,脸庞线条分明 像石膏像,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长得实在好看。而且西装也很高级,显然是 一位有钱的贵公子。 两人走在一起,比较之下女的显得太稚嫩了。他们并不是很相称的一对。 几个小时以後,这对男女坐上一部出租车。男的伸手抱住她的细腰,向司机 说:「我们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声音冷静而呆板。 「大饭店还是小旅馆?」 女的没有任何反应。她闭着眼睛,一动也没动地依偎在他身边,好像根本没 听见他们在说什麽。 女孩叫何晓莉。而男人叫李国雄。 李国雄把晓莉领到一家酒店,开了房。 俩人手挽着手走上了长长幽暗的楼梯,晓莉脚上的高跟鞋敲打着水泥地面, 发出噔噔噔的声音。楼梯很窄,两人靠得很近,晓莉感觉李国雄的臂弯就在自己 右边乳房的下面,他们每蹬一级楼梯,李国雄的臂弯就在她的乳头上猛擦一下, 到了房间?,晓莉已经情不自禁了。 他们狂热地亲吻、拥抱。李国雄处于极度的亢奋之中,急不可待地脱下西服 裙的上装和衬衣,然後脱下乳罩,那一对晓莉十分骄傲的乳房完全裸露出来。她 雪白的双乳确实具有诱惑力,李国雄一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双乳,另一手则伸向她 下腹部的三角地区。 「已经湿了。」李国雄神魂颠倒地说,晓莉咯咯地笑着,她踢掉高跟鞋,扭 动着腰肢。李国雄终于轻轻地将她抱到床上去…… 用他的脸在脚上轻擦,他感到少女双足的柔软,开始舔每支脚趾,双手在腿 上来回的轻抚着。晓莉开始感到很痒,咯咯的笑了,他轻按了她脚上的穴道,她 全身一震,满脸变得通红。躺在床上的少女原来是这样的诱人,白皙浑圆的双腿, 掀起的短裙?面是一条粉红色的蕾丝三角裤,纤细的腰枝,柔和的腰臀曲线和丰 满结实的乳房。 李国雄一下就扑上去,把嘴唇贴住了姑娘的柔软的双唇,用一个吻封住了她 的口。少女身上送来阵阵的幽香,他细细地品尝着这个美丽的20岁少女的双唇, 挑逗着她的小舌,销魂地享受着她慢慢动情,全身发抖和发烫的感觉。她全身发 软了。李国雄稍使了点力搓揉乳房,晓莉就发出荡人心弦的淫叫声。他舒服地吻 着她的双乳头,一只手却轻轻耙着姑娘的裆部,一阵甜丝丝的性快感开始弥漫晓 莉的全身,她呻吟了,李国雄可以感觉到少女的裆部开始湿了,他用魔术般的手 指轻柔地搔爬着少女的阴部,顺着阴唇的中间上下刮,销魂的快感令她不停地喘 气和娇吟,双腿乱蹬。晓莉紧闭双眼,轻轻喘息着,玉乳也跟着在李国雄面前一 起一伏。李国雄抽出一只手,顺着大腿,小腹,摸着晓莉的胸部,握住其中一只 乳房,揉搓起来,「嗯!」晓莉一下子就摊软了。李国雄揉搓了一会儿後,便狠 狠地吮吸晓莉硬起的乳头。他还不时腾出手来,轻抚晓莉那平滑的小腹。突然, 李国雄把手伸进了晓莉的真丝三角内裤,直接将手指按在她的蜜处阴户上。晓莉 温润的小阴唇已整个突出来,拨开阴毛即可触及,再分开阴唇,?面早已淫水泛 滥了,摸弄了不一会儿,李国雄已是满手粘液。他托起晓莉的身体,把短裙解开 脱下,再把她的三角裤也脱了。晓莉的阴阜不是很宽,但阴毛已经很黑地从阴唇 一直爬上了阴阜,完全遮住了她的阴部。李国雄分开晓莉的双腿,晓莉羞得双手 捂住了脸。她的小阴唇很大,完全遮住了她的尿道外口,阴蒂长长地突出在阴唇 的接头处。他用手搓动着少女的阴蒂,真是美的身体! 而李国雄的手指则是继续地去抚弄晓莉的花瓣,不仅是用指尖去抚摸,他还 用数股回力在上面来回游走,让晓莉立刻觉得好像有无数的小蚂蚁在上面走动, 那种酥麻骚痒的感觉,让她的美穴立刻就已经泌出了大量的淫液! 这时候的晓莉已经被李国雄摆成了一个大字形,而且他也正跪在她的双腿之 间,继续用他的手指去挑逗她,她脸上愈来愈红,而且全身也不住地扭动,只是 受限于四肢无力的情况,她根本没有办法摆脱他的挑逗。 「噢~~……噢……噢~……唔……唔……呜~~~……呜……快点……快 点……插进…来…吧……别…再……这…样……折…磨……我……了……我…… 好……想……要……我……要……快……点……啦……求…求……你……噢…… 噢…唔……唔……唔……嗯…嗯…嗯……」 她很快地就在他手指之下即将步入了第一次的高潮,但是他一见到她正要进 入高潮之时,立刻就把手指移开,然後让她从高潮的边缘,无功而返。她这时候 哀求他让她High一次,他站起来,褪下自己的内裤,让她可以看见他的肉棒! 她更是不断地哀求他可以赶快地干她,这时候,他知道她的性欲已经燃起了, 所以他就跪坐在她的身上,让她躺在床上,就这样来帮他舔弄他的肉棒。他这时 候反手抓住她那硕大的乳房,然後指尖在她的乳房上面来回游走,她立刻也开始 感受到这样的兴奋感受,更加卖力地帮他舔弄。 晓莉舔弄了十来分锺之後,似乎觉得有些累了,李国雄抽出肉棒,回到她的 两腿之间,扛起她的双腿,慢慢地把他肉棒插入她小穴?面。她的阴道又湿又滑, 所以当他那粗大的肉棒慢慢滑入的时候,她并不会觉得太过疼痛,但却也娇呼不 已。挺硬的大龟头轻触在她湿淋淋的处女花瓣上磨动着,已经膨胀欲裂的肉冠往 前挺,轻轻推开了花瓣深入约三分左右。已经被淫欲搅得如痴如醉的何晓莉感觉 到敏感的花瓣处顶入了火热硬烫的龟头肉冠撑开了她处女之门,本能的防卫使她 伸手推他壮实的胸膛。 「不要!不能这样…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她甩开与他深吻紧贴在一起的 嘴唇说。这时船到江心怎能泊舟,他下体用力往前一挺。 「啊~唔唔唔……」在她痛叫声中,他硕大的龟头已经突破了她的处女膜, 毫不停留的直入她子宫腔内的花蕊深处,同时用嘴堵住了她张口欲叫的嘴。何晓 莉痛得全身颤抖,与他赤裸下体紧贴的大腿肌肉不停的抽搐,他却感受到大腿与 她柔滑充满弹性的大腿密实相贴的亲匿,尤其是已经尽根插入,大龟头已经进入 子宫腔内,顶在她花蕊最深处。粗壮的大阳具这时被她的处女阴道紧紧的包夹着, 像被一圈温暖的嫩肉圈箍吸吮,使他与何晓莉的连体密合如羽化登仙。他紧吻何 晓莉的嘴唇感觉到两股湿咸的液体流到嘴边。他睁眼瞧去,只见何晓莉晶莹的大 眼中流出了泪水,睁着泪眼与他对望着。 「对不起!你实在太迷人了,我忍不住……」他安抚着她说。「我们才第一 次见面,爲什麽会这样?」何晓莉的声音如天外来兮。 「这是我们前世修来的缘分!」都已经把人家的处女穴给干了,他这时除了 说尽好话之外,还能说什麽?他边说边轻挺着犹紧密的插在她处女美穴内的大阳 具。 「不要动,痛……」何晓莉皱眉说。反正大阳具已经尽根插入,也不怕她跑 了,他就轻轻伏在她身上,轻吻她柔软湿滑的唇。 他慢慢地抽送着,并且还不断地调整插入的角度,让她感受更多的乐趣。而 且他一手抓着她的奶子,一手按揉着她的阴核,双管齐下的结果,就是她娇喘连 连,直呼过瘾!一股温热的液体由何晓莉的花蕊中流出来,浸透了他插在花蕊深 处的大龟头。 爲了让她有一个毕生难忘的第一次,他开始技巧的挺动插在她紧窄阴道内的 大阳具。何晓莉感觉被撑得肿胀的阴道内有一根火热的肉棒在挺动进出,这时破 宫的痛处已渐渐减弱,带之而起的是莫名的酸痒,本能的反应使她将大腿张开了 一些,好方便这个第一次见面就破了她处女之身的男人的抽插。在何晓莉张开她 浑圆白嫩的大腿时,他立即将赤裸的下身前挺。如此不但使他俩的生殖器紧密到 一丝缝隙到没有。而且大腿贴着她柔滑细腻又有弹性的大腿,産生一种温热慰贴 的快感,使他插在她紧窄的处女美穴中的粗壮阳具更力壮实,胀得她不停的呻吟。 「嗯~嗯…你轻一点……」何晓莉两颊赤红娇喘着说。 「哦~我从来没有过…你别把我弄伤了!噢噢~」 「你放心…」他极力安慰着她。「我很轻的…我会让你舒服…」 「哦啊~我一点都不舒服…嗯…好痛!」何晓莉呻吟说话时,他缓缓地将插 在她子宫深处的阳具轻轻的往外抽。抽动间,他感觉到与她胯下紧密贴实的大腿 根部有股温热的液体被带动着往外流出来。抽动的阳具也感觉到湿湿黏黏的,他 知道她的处女血被他由阴道内抽出来了。 「慢一点…慢…我还是会痛!哦…」何晓莉喘着气说。他伸舌尖舔着她的乳 房,温柔滑嫩。何晓莉乳房被舔,喘息声更加粗重,当他张口含住她已经发硬的 乳珠时,她张口呻吟。 「哦啊~哦………」「现在是不是有点舒服了?」他在她耳边细语。「忍耐 一下,等一下你就享受到插穴的乐趣了!」在他轻声细语的安抚下,何晓莉轻微 的点头。可能出于女性生理本能,他又感觉到她紧窄的处女阴道中,柔嫩肉壁开 始蠕动夹磨着他粗壮的阳具。何晓莉的阴道这时除了疼痛之外,还産生了一种说 不出的酸麻。内心过于紧张,她的两手在他的背部留下了指痕。她不断渗出的处 女血润滑了她紧窄的阴道,他开始挺动粗壮的大阳具在她的阴道中轻抽缓插。 「哦~哼嗯~~~」她呻吟着,紧抱着他的肩背。 「痛!不要动……」她的处女穴毕竟承受不了他异于常人粗大的阳具,就算 他再轻柔的抽插,还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疼痛。 「好!我不动……」他紧抱着她,轻声的安抚着。 「我们就这样连在一起就好…你看……」他擡起上半身,要她低头看他俩紧 连在一起的下体。她满面羞红,可是好奇心趋使她低头细看他的大阳具与她的处 女阴道紧密结合的部位。 慢慢地他将她的双腿扛起,而且将攻击重点集中在她的小穴,他渐渐地擡高 她的下半身,让她没有办法拒绝、也没有办法去做任何事情来阻挡他肏干她,而 她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地被他征服了!她只有乖乖地任凭他爲所欲爲,宰割她的肉 体! 他现在已经开始让大半的肉棒都没入她的穴?,但还不是全部,因爲他想这 还可以慢慢来的,她的肉体可不是只享受这一次就好,他还得让她继续贪恋着他 的肉棒才行。 她开始进入了高潮,而这一次他并没有继续吊她胃口,他只是在她高潮的过 程当中,继续爲她制造更多的乐趣,让她享受着更美妙的经验。 「好棒~~……好棒啊~~~……天啊~~……你……你~……还…在…… 弄……噢……噢…唔……唔…噢……噢…唔……唔…唔……啊~~……啊~~~…… 啊……啊……我…要……我……要……丢……了……噢……噢…啊…啊……啊……」 她显然舒服透了,满脸都是充满喜悦的表情,但是随即又带着一点错愕惊讶 但却又绝对开心的感觉,因爲他还在继续地肏着她呢!他的肉棒丝毫没有展露半 点疲态,相反地似乎更加地勇猛有力。 她这时候星眸半张、朱唇微啓,那般骚浪的表情,引得他更是性念大增,手 更是钻体直入,弄得她直呼过瘾! 「嗯~……嗯……嗯……好哥哥……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 哟~……天啊~~……怎…会……这……样……呢……我…从…来……都…没… 有这……样…舒…服……过……哟……啊哟~~……啊~哟~~……唔…唔…… 唔……好…棒……好…棒……哟……啊……唔……啊…唔…唔…唔…噢…噢…… 噢…噢……」 这样抽送了几百下之後,晓莉进入了高潮,而且持续地在高潮当中享受这种 混杂着痛苦以及快乐的感受,两人全身是汗,肌肤闪闪发光。何晓莉的叫床声逐 渐激烈起来,披头散发,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身体主动地一前一後地摇动着腰 肢,开始配合李国雄的冲刺。粘膜的摩擦,发出辟嗒辟嗒的声浪,溢出的爱液将 李国雄的阴囊都弄至湿湿滑滑了。李国雄的脸颊埋进何晓莉的长发之中,一面嗅 着秀发甘香,同时也加快了冲刺动作。 「啊……啊……啊……」 何晓莉被搞得已经喘不过气来,她缩起两只脚,拼命地挣紮着身子。李国雄 突然全身充满激烈的快感,大龟头死死抵住何晓莉的花心,精液射出。 「啊啊……」 何晓莉抖动着全身,淫精喷涌而出,她在不停地喘息。模糊地觉得有男人的 精液喷到了子宫口了!她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完,阴道在阵阵的收缩,她的情绪一 时非常高涨。李国雄体味看阴茎搏动的快感,待到美女的淫精都喷完时,他便停 止了动作,整个肉躯压在美女的背上。何晓莉仍在呼吓呼吓地喘气,她已精疲力 竭。她稍微扭动一下身体,全身的肌肉就会敏感地痉挛。李国雄咬住何晓莉丰满 的肌肉,他欣赏着她那肌肤的光滑和弹力,伸手握住一只娇软盈盈的坚挺玉乳, 爱抚揉搓起来。云消雨散後,李国雄从何晓莉的阴道内抽出肉棒,何晓莉渐渐从 欲海高潮中滑落下来,李国雄俯身望着身下正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的何晓莉那一 丝不挂、滑如凝脂的赤裸玉体。只见何晓莉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 极烈交媾高潮後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 海春情图!他低头在轻声在何晓莉那晶莹柔嫩的耳垂边说道:「晓莉,怎麽样? 还不错吧!」何晓莉芳心娇羞无限,秀靥又泛起一片晕红,只见她如星玉眸含羞 紧闭,再也不敢睁开来。 何晓莉光滑柔软的胴体,头动得就像一条响尾蛇,直等李国雄完全满足,颤 动才平息。她嘴唇还是冰冷的,鼻尖上的汗珠在灯下看来晶莹如珠。一个有经验 的男人只要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就应该看出她已完全被征服。李国雄是个有经验 的男人,这种征服感总是能让他感到骄傲而愉快。 他翻个身,让她整个人躺在他的身上,像只幸福的小羊羔,蜷缩在他的怀?。 激情余温之後,李国雄看一下周围,到处是他们的衣物,何晓莉的小内裤被他扔 在几米外,而他的内裤也在不远处,她的西服裙在她的身下被压皱了,上面还有 斑斑点点。当他捡过她的内裤时,发现上面她的淫液还没有干,上面一片黏液。 何晓莉全身赤裸着躺在床上,通红的骚穴?缓缓地流着白色的精液,混合着 两人的体液,上面还漂浮着弯曲的阴毛,大阴唇间一股小瀑布似的精液从何晓莉 的阴道?向外溢出来,沿着臀眼,流到床上。何晓莉闭着双眼,小嘴微张,胸部 上下起伏着,脸上挂着快乐与满足的微笑。何晓莉静静地享受着高潮带来的激荡。 她早就高潮到无力,在他射精之後就全身瘫软地躺着,任由湿得一蹋糊涂的骚穴 与满是口水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 「你的身体真像毒品,让我一直想对你射精。」李国雄躺在何晓莉旁边喘着 气。………… 何晓莉倚在窗边儿回想着六个月前在酒吧?与他相遇的情景。脱下丝袜的两 条光腿被风吹着有些冷。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不後悔。 她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告诉自己。因爲在她痛苦的失恋的日子?,那一夜是 痛快而醉人的。到现在她仍然恍恍惚惚能感觉到那人的视线,那人的呼吸。然而 现在她是如此的悲伤,如此的想从这七层楼高的窗口,往下跳去!爲什麽呢? 因爲她不想知道那位唱低音的男子,爲什麽那一夜以後,就消失不再露面? 她并不恨他,只是想念他。她认爲在她短短的黯淡人生道路上,唯一给她点了一 次灯火的,就是那男人,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