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天是星期六,晚上十一点锺左右,B大大学校园?的操场上空空荡荡的, 晚上出来散步跑步的同学陆陆续续都回去了,操场上一片漆黑。在操场的西北方 向百米外有一处废旧的厕所,因爲这边的厕所长时间没人清理,厕所又脏又臭, 所以渐渐也就没什麽同学来这儿上厕所了。 这晚,这边的男厕?亮着枯黄的灯光,厕所?隐隐约约传来女生的抽泣声。 厕所内,一个浓妆艳抹、时尚靓丽的女生躺在一侧的角落,女生身上一丝不 挂,雪白的肉体浸泡在地板上残留的尿渍?,肮脏的地面上随处可见女生身上被 撕扯下来的黑色丝袜,红色的短裙被揉成一团丢在一边的尿池台子上,两只洁白 的高跟鞋一只沈在尿池?,另一只不偏不倚被砸进了蹲坑的粪坑?,黄稠的大便 已经快要将其淹没。 刘东同学一只脚残忍的踩在女生的下体上,肮脏的皮鞋在她稚嫩的阴户上不 停的拧动,「别哭啦!……哭什麽哭,要知道你今天的下场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我告诉你,今天我们这样对你都算轻的了……」 「……呜……呜呜……」女生还是止不住的抽泣着。 「我叫你别哭啦!!」刘东怒喝一声,猛然一脚狠狠的踹向女生的下体,皮 鞋头重重的挤进她的嫩穴口。 「啊!——」女生吃痛忍不住长啸了一声,她伸手抚住肿痛的下体,惊恐的 看着刘东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不敢再发出一声,此刻女生觉得眼前的这个男生 就像是狰狞的恶魔。 「你这个贱人,我看你就是欠,平时小嘴损人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怎麽都 不敢出声了,嘿嘿……我告诉你,今天的事你要是敢声张的话,以後我见你一次 弄你一次!」看到自己一脚果然起了作用,刘东得意的笑了笑,「刚才我交代你 的事情你都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女生慌忙点头回答,不敢有任何懈怠。刘东看没有了任何 问题,这才跟门前把风的胖子庞大元离开了。 厕所?的这个女生叫于娜娜,是B大校花杨佳琪的舍友兼闺蜜,两人一天几 乎是形影不离,跟自信内敛的校花杨佳琪不同,于娜娜可以说是锋芒毕露,虽说 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但她那张嘴实在是太欠了,刘东和庞大元追求校花期间,没 少挨过她的挖苦和嘲讽。 记得刘东第一次堵在她们回寝室必经的路上,试图跟杨佳琪搭讪的时候。 「你好,杨佳琪,我叫刘东,刘德华的刘,东西南北的东,我们可以认识下吗?」 刘东拦住了她们的去路,杨佳琪瞥了他一眼,一个字也没留下,绕过他冷艳的走 了,岂有此理,竟然直接把自己无视了,刘东觉得这就是对自己尊严的践踏,更 可气的是,校花身旁的于娜娜回过头来,冷嘲热讽着:「就你还刘德华?呵呵…… 你是东西的东还是不是东西的东?……说啊,你是东西?还是不是东西?」 刘东、庞大元、于娜娜和校花杨佳琪,以及杨佳琪的男朋友,他们同是B大 金融系的大二学生,B大的寝室是二人间,杨佳琪、于娜娜是一个寝室,刘东和 胖子庞大元是一个寝室的,因爲刘东大一期间基本上都是在校外的网吧?度过, 很少去上课,也很少关注学校?的事情,所以刘东根本不知道还有B大校花这回 事,只是偶尔几次听见庞大元睡梦中淫叫着「佳琪,佳琪……」,问後才知道, 原来杨佳琪是他们金融系的系花,也是B大的校花,她是胖子庞大元的女神,也 是庞大元春梦?的常客,刘东立时来了兴趣…… ************ 刘东、庞大元走後,于娜娜迅速穿起了衣服,然後捏着鼻子将沈在尿池和粪 坑?的高跟鞋捞出,用马桶?的水清洗了几遍,最後穿上高跟鞋匆匆逃离了男厕。虽然身上还是残有一丝精液和屎尿的气味,不过旁人很难发现异样,今天的 遭遇对于于娜娜来说就像是一场噩梦,她很清楚,噩梦没有结束,噩梦才刚刚开 始,她走在操场上,一向时尚爱美的她此刻是如此的狼狈,于娜娜心中苦闷不已。 「娜娜,你去哪儿了?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也不接,再晚几分锺宿舍楼大门 就关了……」于娜娜刚进宿舍,杨佳琪便焦急的问道,看到于娜娜一副失魂落魄 的样子,杨佳琪关心道:「娜娜,你没事吧?」 「没事,手机丢了,我刚出去找手机了,刚刚找到。」于娜娜淡淡的回答道, 之後便径直的走进了浴室,虽然杨佳琪觉得她今天很奇怪,不过也没多想。 进入浴室,于娜娜迅速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直接将它们丢进了垃圾桶,现 在她看到这双鞋子就作呕,她给自己身上打了一层厚厚的肥皂沫,握着蓬蓬头对 着肮脏的身体反复的冲洗着,她多想今天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但是红肿的乳房 和下体告诉她,这不是梦。 夜?,于娜娜卧在床上,想到刘东今天交代的事情,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这天星期日,学院没课,校花杨佳琪吃过早餐後,背上书包打算去 自习,这时转身对于娜娜说:「娜娜,我去自习了,一块去吧?」 「……啊?」于娜娜今天早上一直坐在椅子上愣神,突然紧张的问,「自习? 去哪儿自习?」 「图书馆啊,我们不是一直是在图书馆自习的吗?」 于娜娜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佳琪,我们今天可不可以不去图书馆?」 「爲什麽?」 「我……我今天感冒了,图书馆太大了,会很冷……」于娜娜犹豫着说道, 「我们去逸夫教学楼的小教室自习吧?」 杨佳琪立刻关心道:「啊?娜娜,你感冒了?严不严重?要不我们不去了 ……」 「没……没事的,小感冒而已,我吃过药了,」于娜娜匆匆收拾好自己的书 包,拉着杨佳琪,「佳琪,我们走吧。」 于娜娜拉着杨佳琪去了逸夫楼最顶层的一间小教室,杨佳琪开始有些疑惑, 爲什麽要跑这麽高?于娜娜解释说上面的风景好,而且两人来到B大一年多都没 有去过逸夫楼的6楼,杨佳琪也没多想,便跟着于娜娜去了6楼最角落的一间小 教室。 因爲是周末,学校没课,学生们大多数都玩去了,自习的同学也多数选择在 图书馆?,教学楼也有不少自习的同学,不过因爲方便,几乎所有的同学都驻紮 在一二楼,所以逸夫楼的6楼空空荡荡的,似乎没有一个人。 「唷!这不是我们B大的校花大小姐吗,好巧啊,你们也在这儿自习啊。」 杨佳琪跟于娜娜推门进去,便看到坐在後排一角的刘东、庞大元二人,教室 ?只有他们两人,杨佳琪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也没多想,径直走向了中央第三排 的座位,于娜娜则战战栗栗的尾随在杨佳琪身後,怯怯懦懦的看着刘东。 刘东对着庞大元抱怨道:「我们的校花大小姐还是这麽冷傲哦,都不理我们。」 杨佳琪落座後,只一味的埋头看书,根本当刘东他们是空气,旁边的于娜娜 时不时的回头,谨慎忐忑的留意着刘东。 杨佳琪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身後,刘东、庞大元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对着她美丽的倩影打着飞机,意淫她。不同于于娜娜浓妆艳抹的妖娆风格,杨佳 琪长相甜美,外表清新,今天她梳了条马尾,上身穿了一件雪白的衬衫,下身是 一件淑女式的紧身格子裙,脚上穿了双白色的帆布鞋,整体看起来就是一位品学 兼优的好学生模样。 大约半小时後,正在用功自习的杨佳琪隐约嗅到,小教室?仿佛有股淡淡的 刺鼻气味,这时,刘东拿了瓶绿茶过来,这股气味更浓了,杨佳琪不知道,这是 刘东身上的精液气味。 「杨大小姐,看你自习挺辛苦的,这麽热的天,来杯绿茶解解渴吧。」刘东 将绿茶递到校花的面前。 「我不渴,请你离开,不要影响我学习!」杨佳琪握着钢笔埋头刷刷刷的写 着,看也不看刘东一眼。 刘东心?直抓狂,岂有此理!你妈妈有没有教你怎样尊重人!学习好就可以 不尊重人吗!长得漂亮就能不顾及别人的尊严吗!妈蛋!妈蛋!!草啊!!…… 虽然内心?有一万个操蛋,但刘东还是没表现出来,陪着笑脸说:「好吧, 水我给你放这儿了,你渴了喝吧。」 刘东将这瓶开了盖的绿茶放在杨佳琪面前,虽然知道她不会喝,但至少自己 面子稍微挂得住。 刘东离开後,杨佳琪渐渐发现周围的刺鼻气味愈发浓郁了,她轻嗅着搜寻了 片刻,将目标放在桌子上的那瓶绿茶,不过虽然确定这股气味来自于它,但是因 爲是属于他人的物品,而且是自己讨厌的人,她也不好去动它,继续静心自习。 过了一会儿,身旁的于娜娜将自己的水杯推到杨佳琪面前,犹豫着说:「佳 ……佳琪,你累了吧,喝点水。」 「娜娜,谢谢。」杨佳琪没有任何犹豫,拧开于娜娜的水就要喝了。 看到杨佳琪喝着自己的水,于娜娜悄悄回过头,注意刘东的下一步指示。刘 东向她挥了挥手,这是要她离开的意思,于是于娜娜对杨佳琪说:「佳琪,我出 去下。」 「嗯。」 于娜娜出了小教室後带上了门,并在外边将门反锁上了,这都是刘东的指示。 第二章失禁的校花 于娜娜离开不到十分锺,正在自习的杨佳琪隐隐觉得自己有些尿意,不过她 也没在意,杨佳琪正在解一道高难度的高数题,她想,这道题解出来後再去上趟 厕所。 杨佳琪不知道,于娜娜给她喝的水?放了利尿素。就在刘东给她送绿茶的期 间,刘东偷偷将一包粉末状的药物塞给了于娜娜,命令于娜娜一会儿下到她喝的 水?。 在解题的过程中,她的尿意越来越强烈,她已经越来越难以静下心来解题, 直到这道题解到一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尿意开始汹涌起来,她不得不放下解 到一半的高数题,起身去上卫生间。 「咦?」杨佳琪发现门拉不开,似乎外面被上了锁,她朝外面呼救,「外面 有人吗?请问谁在外面?……教室?有人,我们被锁?面了……」 外面没有人回应,这时,杨佳琪不得不求助于坐在教室後排的刘东、庞大元, 她是非常不愿意求助他们的,但是她没有办法,这个小教室除了自己,只有他们 两个人,娜娜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门怎麽打不开呢?是不是哪儿坏了?……」杨佳琪轻摇着门,似在自言自 语,实际上是在拐弯抹角的向刘东求助,但是好一会儿都不见他们回应,他们似 乎是没听到自己说话似的。 刘东、庞大元看似一直坐在座位上认真的看着书,实则一直在偷偷的注意着 她的一举一动,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心?早乐开了花,不过他们也不做声, 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继续认真的看书。 「门怎麽打不开?……」杨佳琪微微有些气恼,但此时她也只有放下身段, 含笑着面对着他们,「庞大元?……庞大元?」 杨佳琪选择求助庞大元,至少他看起来不像刘东那样讨人厌,而且这个胖子 庞大元看起来还有些老实。 「……啊?」庞大元忍住窃笑,一本正经的问,「怎麽了?」 终于有人理会自己了,杨佳琪故作平静的说:「门好像打不开了?」 刘东说:「可能是门房的管理人员以爲教室?没人,给锁上了吧。」 「哦。」杨佳琪失望的回到座位上,她也猜测到应该是管理人员大意将门锁 上了,原以爲他们会爲自己想办法…… 杨佳琪回到自己座位上,此刻她的尿意就像汹涌澎湃的洪流被生生的卡在一 个关口,她快憋不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膀胱已经非常的饱胀了,而且似乎还在 持续胀大,她忍不住夹着腿,生怕自己会憋不住尿了,现在她根本不可能静下心 来解题,只有焦急的等待于娜娜回来,然後找到管理员将门打开。 这时,刘东拿着一份试题走了过来,身後跟着庞大元,「杨佳琪,能不能帮 我们看看这道题怎麽解,我想了半天也解不出来,我问过庞大元,他也不会做, 你是咱们学院的尖子生,应该做的出来。」 说着,刘东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一侧,也就是于娜娜的座位上,而庞大元则坐 在了自己的另一侧座位上,两人以一种求知欲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这……这个……」杨佳琪有些犯难,若是平时,对于他们的任何求助,她 可以立刻回绝,但是她刚刚也才求助过他们门爲什麽开不了,虽然他们没有帮上 什麽忙,但至少给了自己解答,所以她现在不好回绝他们,她以一种商量的口吻 问:「能不能……能不能改天我帮你们看看?」 「爲什麽啊?嘿嘿……你是不是怕你解不出来啊?」刘东激将道。 「好吧,那我现在就帮你们看看。」果然,以杨佳琪骄傲的性格,她最吃激 将法这一套了。 杨佳琪拿起试卷看了片刻,她发现这道题其实不难,只是有些绕,只要套用 老师上课讲过的十几个公式很快就可以解出来,于是她开始埋头解题,而坐在她 两侧的刘东和庞大元,则默默的注视着她认真解题的样子,等着瞧好戏。 若是在平时,这道题杨佳琪很快就可以解出来,但是现在,她已经反复演算 了好几遍,也无法解到一半,因爲她现在非常尿急,她感觉到自己的膀胱好像就 要爆了,她现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解题,而这道题又很绕,她总是套到某个公式, 突然就忘了前面的公式,所以她要反复从头演算。 「怎麽还没好啊,你是不是做不出来啊?」一旁的刘东打击着她的信心。 「你闭嘴。」杨佳琪没有理会他,一边努力集中精力解题,一边努力的憋着 尿。 刘东看着她一副认真的小模样,真是好笑,他偷偷瞥着课桌下,她两条修长 白皙的美腿折叠在一起,紧紧地贴合着,她的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悄悄钻到了桌下, 紧紧地按着她的下体,生怕憋不住尿了出来。 「怎麽这麽久啊?看你解题我都看的困了,我睡会儿,记得解出来叫醒我。」 刘东打了个哈欠,接着便趴在课桌上合上眼睡去了,将脸面对在杨佳琪这侧。 「我也困了,睡会儿。」随後庞大元也趴在课桌上睡了。 在刘东和庞大元趴下後的几分锺後,杨佳琪已经顾不上解题了,她怎麽也坐 不住了,她感觉膀胱就快要炸了,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紧绷的尿道在一点一点漏尿, 她的左手牢牢的按住自己的尿道,根本不敢离开,她绝对能肯定,如果自己的手 一离开,膀胱?积聚的庞大尿液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 杨佳琪想,现在必须先解决自己的尿尿问题,可是他的两侧,刘东、庞大元 一左一右将出口卡的死死的,她试着推了推他们:「刘东,刘东……庞大元,庞 大元……」 刘东、庞大元没有回应,两人不久相继打起了呼噜,看来这两个讨厌鬼是睡 死了,杨佳琪只有另想办法。 这个教室?的桌椅是固定住的封闭式的桌椅,人是无法从桌底钻出去的,所 以,现在杨佳琪唯一能出去的方法,就是从课桌上跳出去,于是她尝试着站起身, 但是膨胀的膀胱让她根本站不起来,反而在移动凳子的瞬间,让她突然漏出了一 部分尿液。 杨佳琪立刻紧张起来,迅速观察刘东、庞大元两人,看他们兀自打着呼噜, 没有发现自己的窘迫,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她不知道,刘东和庞大元只是在假装 打着呼噜,其实他们一直都醒着,他们的眼睛一直眯着一条小缝偷偷的观察着她 的一举一动。 此时,漏出来的尿液已经濡湿了杨佳琪的内裤,尿道?还有大量的尿液在尿 道口汩汩的盘旋着,她的左手依然隔着裙子紧紧地按着自己的下体,她的右手也 伸到了桌子下,右手直接伸进了裙子?,隔着内裤紧紧地按在自己的尿道口。 这时,杨佳琪突然注意到放在自己面前的那瓶绿茶,她突然有了主意,对了, 瓶子!可以尿到瓶子?,她兴奋的握着这瓶绿茶,转瞬却意识到不妥,这瓶子口 太小了……哦!娜娜的水杯!她突然想到于娜娜的水杯,她的水杯口是很大的了。 虽然有些犹豫,但是尿急的杨佳琪已经顾不上那麽多了,她想,自己用过之 後就给她丢了,然後给娜娜买一个新的。于是她从于娜娜的书包?取出水杯,杯 子?还有少半杯水,她已经管不了那麽多了,再次确定刘东、庞大元还没醒来後, 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凳子向後推去,然後蹲了下去。 她迅速撩开自己的裙子,将自己的内裤拉下,然後打开娜娜的水杯,双手握 住杯子,将杯子罩在自己的尿道上,接着就听到一股「嘶~ 嘶~~」的声音,是尿 柱击在水杯?的声音。 随着尿水逐渐排出,杨佳琪终于呼出了一口气,憋红的脸蛋也渐渐褪去了红 晕,但是她不知道,在她蹲在桌子下的那一刻,刘东一只手臂已经悄悄的垂在了 桌子下,手?握着的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而此刻,桌子上的刘东、庞大元已经 完全睁开了眼,两人悄悄的探头下去窥视着她撒尿的情形,然後相视後忍不住偷 笑着。 「唔……」杨佳琪完全没有料到杯子竟然装满了尿液,突然溢了出来,温热 的尿液淋在她的手上,让她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在上面欣赏的刘东和庞大元差点 乐得笑出了声。 杨佳琪赶紧慌慌张张的拿开杯子,两手捂住自己的肉穴,企图用手堵住余下 没排出的尿水,但是排尿到中途怎麽可能轻易中断,尿液透过她的手指缝继续汩 汩的滴落在地面上。 很快,尿排尽了,地上也留下了一大滩的水,杨佳琪精疲力尽的从桌子下站 了起来,这时,刘东和庞大元早已经趴在课桌上进入了熟睡状态。 杨佳琪刚拧住盛满自己尿液的水杯,还来不及将杯子藏起来,这时,一旁的 刘东同学却打着哈欠醒了,接着另一侧的庞大元也相继醒了。 「那道高数题解出来了吗?」刘东突然转头问杨佳琪。 「呃……」看到突然睡醒的刘东和庞大元,杨佳琪紧张的不知所措,课桌下, 一双脚不自主的开始悄悄靠拢,意图遮住地上的一滩尿,同时将手上的水杯缓缓 向桌前推去,希望杯子离自己越远越好。 「好渴啊,给我喝口水。」刘东已经注意到了她手上盛满淡黄色液体的水杯 了,说着就将她手上的水杯夺了过来,当她反应过来後,杯子已经到了刘东的手 ?。 「不……不要!那不能喝!……」眼看着刘东已经拧开了她盛满尿液的水杯, 凑近嘴边就要去喝,杨佳琪立刻阻止他。 「爲什麽?」刘东明知故问,「就喝口水,要不要这麽小气。」 「……」杨佳琪一时不知如何解释,接着就看到刘东咕咚咕咚的饮了几口, 杨佳琪的脸瞬间就红了。 「嗯,好喝,这是什麽水,这麽香甜,我还从来没喝过这麽好喝的水……」 刘东一边打着嗝,一边对校花的尿水赞不绝口,随後又将水杯递给另一侧的庞大 元,「大元,你也尝尝,这水很好喝的,绝对比你以前喝过的水都好喝。」 「嗯——!真的太好喝了!」庞大元尝了一口,不错!接着也咕咚咕咚的喝 了起来,喝的一滴不剩。 看到刘东和庞大元两人兴奋地探讨着自己尿水的味道,杨佳琪羞得无地自容 了,两侧的脸颊红彤彤火辣辣的。 第三章 刘东喝过校花的尿水後,故意咂巴着嘴,一副意犹未尽的夸张表情,「啧啧, 杨佳琪,这水真他妈太好喝了,你这水在哪儿买的,哪天我有空也去买些。」 「……呃,」杨佳琪思忖了片刻,红着脸吞吞吐吐道,「这水……是在……是 在……哦!我想起来了,这是娜娜的水,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买的。」 「哦,是麽,那你下次见到她时记得帮我问问。」 「……好。」杨佳琪硬着头皮回答,此刻她心?忧心忡忡的,她可不敢告诉 他们,这是自己的尿水,哪儿也买不到,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真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就在这时,另一侧的庞大元突然「不小心」 一脚踩到了她的座椅下,只听见「啪」一声,是地上的尿液向四周溅开的声音, 紧接着就听见庞大元「呀」的一声叫,庞大元立即低头看向了她的桌底,「杨佳 琪,你桌下怎麽这麽多的水呢?」 杨佳琪心?猛然一紧,强装着镇定道:「哦,这水……在你们刚睡醒之前, 我喝水时,不小心将水洒了。」 「可是,我记得我们喝你水时,你杯子?的水是满的呀?」庞大元皱眉现出 了疑惑。 「那是因爲,我跟娜娜来的时候,我们带了两杯水,是另外一杯水被我给洒 了。」杨佳琪继续撒着谎,一板一眼的说道,一副认真的小模样,说得好像就是 真的一样。 这时,刘东突然嬉笑着调侃道:「杨佳琪,地上的水该不会是你尿的吧,哈 哈……」 被刘东无意说中,杨佳琪一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但知道刘东可能只是开 玩笑而已,所以她极力平复自己的紧张心绪,作出生气状道:「你胡说什麽!我 堂堂杨佳琪,B大品学兼优的学生楷模,怎麽会在教室?小便?!要尿也是你尿 的!」 「好好好,是我尿的,是我尿的,你别生气哈,我就是开玩笑而已,别当真 啊。」刘东赔笑告饶。 这时,一旁的庞大元也打着圆场,「对对对,要尿也是刘东尿的!杨佳琪,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刘东他就是开玩笑而已,你堂堂我们B大 的校花,品学兼优、德智体美的校园明星,怎麽可能会在公共场所随地大小便呢?! 而且这儿可是教室?啊,是教书育人、培育祖国花朵的场所啊,多麽神圣的地方 ……」 确信是刘东开的玩笑,杨佳琪明显松了一口气,但她毕竟心虚,她想,现在 不能再在这个话题上盘旋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离开这?,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于是,杨佳琪转头对刘东说:「刘东,你带手机了吗,能借我用下你的手机 吗?」 「干……干嘛?」刘东猛然一惊,难道……她知道自己偷拍她撒尿的视频了? 「噢,外面门不是被人误锁了吗,我给娜娜打个电话,让她去楼下门房,找 管理员借钥匙给我们开门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没带手机吗?」刘东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害得 自己瞎紧张了一场。 「我上自习从来不带手机的。」杨佳琪说道。 刘东心中不由敬佩起来,不愧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连上自习都怕带手机影 响了自己的学习。 这时,刘东忽然灵机一动,悄悄对庞大元挤了个眼,传递了一个不爲人知的 信号,接着便见他惊叫着:「咦!我的手机呢?……我放哪儿去了?怎麽找不到 了……」 刘东一边说着,一边作势在娜娜座位上翻找起来,忙活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找 到,杨佳琪在一边猜测道:「怎麽了?手机找不到了吗,会不会是你来的时候没 带呀?」 「不对呀,我记得我明明带了,而且我来向你请教试题的时候,我还在自拍 呢?……」 自拍?!杨佳琪觉得不可思议,他一个男生居然也玩自拍!!!敢不敢不要 这麽自恋…… 庞大元看出了她的惊讶,嬉笑着补充道:「你不知道吧,我们刘东同学那可 是相当臭美的喔!我跟他住一个寝室,你不知道,这家夥每天总有一两个小时在 那自拍,而且他的自拍方式可跟你们女孩子不一样哦,他是用手机的视频模式对 自己录像呢,说是等到二十年後他人老珠黄的时候,再回头看看他二十年前英俊 不凡的面貌!」 「呵呵……」听罢,杨佳琪冷笑了一声,她内心有一万个鄙夷,真是千载难 遇的奇葩呀! 另一边,刘东还在努力搜寻着,「咦,怎麽就找不到了呢?我记得我来的时 候还在自拍录像呢,怎麽睡一觉後就找不到了呢……」 这时,杨佳琪已经等不及了,转头对庞大元说:「庞大元,你的手机借我使 下。」 「好,没问题。」庞大元毫不犹豫答应。 拿到手机後,杨佳琪立即拨通了于娜娜的电话,「喂,娜娜,是我,我是佳 琪……」 过了一会儿,只见杨佳琪对着手机「哦」了一声,然後失落落的挂了电话, 庞大元忙问:「怎麽样?于娜娜什麽时候来开门?」 杨佳琪沮丧道:「娜娜她感冒了,现在在校外的医院,她来不了了。」 听後,刘东和庞大元两个人心?暗自窃笑着,他们早知道于娜娜会推托来不 了,因爲这是他们交代于娜娜的一部分。 这时,刘东突然一低头看向桌底,惊呼道:「呀!找到手机了,原来掉地上 了。」 看到手机後,刘东立即钻到了桌底,杨佳琪和庞大元也同时看向了桌底,手 机就掉在杨佳琪的桌子角边,只听到刘东拿到手机後,兴奋的说:「终于找到你 了,诶,录像还开着……」 录像?!啊!!! 杨佳琪心?猛然一紧,一股不祥的预感窜向心头,糟了!!!自己在桌底尿 尿的情景…… 杨佳琪立即钻进桌底,伸手想要夺下刘东手上的手机,可是,已经晚了…… 「杨佳琪,你怎麽可以这样!」刘东已经发现了,他转身背向杨佳琪,防止 她抢手机,然後渐渐站起身,一边说着,「你怎麽能在教室?尿尿呢!!」 这时,另一侧的庞大元闻言,瞬间起身从前一排窜向了刘东身旁,两人一起 观看她尿尿的视频,然後转过头来狠狠的指责道:「杨佳琪,你怎麽能这样!算 我看错你了!」 刘东也毫不留情的指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狠狠的斥责道:「杨佳琪, 真没想到啊,你堂堂杨佳琪,B大的校花,品学兼优的学生楷模,你居然在教室 ?尿尿!」 「我……我……」杨佳琪已经无话可说了,她红着脸,低着头,羞愧的无地 自容,真的好想找条地缝钻进去,「……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难道是有人逼你在教室?大小便吗!!」刘东大声责骂道, 一副大义淩然的样子。 这时,一边还在注视着视频的庞大元忽然贱笑起来,「啧啧,东哥,你别说, 这小妮腿还挺白的,逼也很粉嫩呐!看的我都鸡动了……」 庞大元说着就摸向了自己的裤裆,揉着自己硬起来的阳具,随後刘东也再次 看了过来,嘴?淫笑着,「是挺白的啊!……看,屁股也很白呐……」 看到两人淫笑着观赏自己赤裸着下身尿尿的视频,杨佳琪两侧的面颊红扑扑 的,脸上火辣辣的烫,她耸拉着小脑袋,低声请求道:「求你们不要看了,把它 删掉好不好……」 刘东看向了她,他忽然觉得,平时清纯冷艳、骄傲自信的校花,此刻好像是 一只娇媚柔弱的小绵羊,红着脸,耸拉着可爱的小脑袋,都不敢擡头看自己一眼。 刘东站直了身子,昂首挺胸的注视着她,愤然责备道:「删掉?杨佳琪,杨 大小姐!不是我说你,你说你都20岁的人了,怎麽还跟小孩子一样,你这麽淘 气你家?人造吗!你可是我们B大骄傲的校花啊,我们学校的校园明星,你说你 怎麽能在教室?尿尿呢!教室是什麽?是教书育人的场所,是培养祖国花朵的地 方,你以爲是你能随地大小便的茅厕吗!!」 「……」杨佳琪羞愧的无话可说,一颗小脑袋耸拉的更低了。 刘东见势忍不住心?偷笑着,忽然一转音调,和声说道:「要说删掉也不是 不可以,如果你能答应我们一件事,我们可以删掉它,否则的话,我保证,一天 之内,我们B大所有的师生都会看到这条视频。」 「什……什麽事?」杨佳琪兴奋之余,也一脸茫然。 刘东继续说:「你答应让我们……」 这时,教室外的推门声突然打断了刘东的说话。 刘东、庞大元两人同时一惊,正纳闷谁会在周末来逸夫6楼自习呢,外面便 传来了喊话:「佳琪,你在?面吗?」 刘东、庞大元同时识出,是叶俊凯的声音! 叶俊凯是杨佳琪的男朋友,也是他们金融学院的高材生,他长相英俊不凡, 是全校女生公认的白马王子,在B大校园?,叶俊凯和杨佳琪被认爲是天造地设 的一对。 刘东、庞大元两人正纳闷,这愣小子怎麽来了? 这时,门外又传来了声音,「是我呀,俊凯。」 其实杨佳琪早已经认出了男朋友的声音,只是自己现在处于尴尬的境地,杨 佳琪一时不知所措,这时,她努力平复了下情绪,应道:「俊凯,我在。」 听到女朋友的回话後,叶俊凯兴奋的说道:「佳琪,我听于娜娜说,你被锁 ?面了,你等着,我现在就下楼找管理员借钥匙给你开门。」 「……好。」杨佳琪应了一声,接着便听到叶俊凯飞速离去的脚步声。 叶俊凯的出现,令刘东、庞大元、杨佳琪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所以他们三 人之间的谈判也就硬生生的中止了。等到叶俊凯借来钥匙再次到来时,刘东、庞 大元两人已经识趣的回到了最後一排自己的座位上。 「佳琪……」叶俊凯开了锁後,推门进去,首先就看到了坐在第三排的女朋 友,接着也看到了最後一排的刘东、庞大元二人,「诶,刘东,你们怎麽也在?」 「噢,俊凯,我跟大元今天一早就在这儿自习,凑巧你女朋友也来到了这间 教室。」刘东解释道,杨佳琪也示意点了点头,叶俊凯也就没多想了。 而且,一来,因爲刘东知道叶俊凯跟校花的关系後,他就有意跟叶俊凯走得 很近,现在两人已经到了称兄道弟的份上;二来,叶俊凯知道,女朋友杨佳琪可 能对刘东有些偏见,所以一直有些讨厌他。所以,叶俊凯怎麽也想不到,刘东这 个所谓的铁哥们,早已经开始觊觎他心爱的女朋友了。 ************ 上午在小教室内,叶俊凯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自己的全盘计划,刘东非常郁闷, 而这归根结底,是因爲于娜娜向叶俊凯泄露了他们的地点。所以…… 傍晚,刘东、庞大元将该死的于娜娜抓到了自己寝室,经过二人拷问後才知 道,原来,今天叶俊凯邀杨佳琪出去玩,而叶俊凯知道女朋友自习没有带手机的 习惯,所以他就来到了杨佳琪和于娜娜的寝室,来找女朋友杨佳琪。而恰好这时 候,于娜娜正在跟杨佳琪通话,就是杨佳琪借庞大元手机打过去的电话。 叶俊凯也没听清于娜娜具体说了什麽,只知道她在跟佳琪通电话,所以,于 娜娜刚一挂断电话,叶俊凯就忙问杨佳琪在哪。因爲叶俊凯知道自己在跟杨佳琪 通电话,所以于娜娜也不好告诉他不知道他女朋友在哪,最後在叶俊凯的百般询 问下,于娜娜只好告诉了他。 而且,刘东、庞大元两人隐隐发现,这个于娜娜似乎有点喜欢叶俊凯,所以 才会在叶俊凯无意的温和追问下,将杨佳琪的行踪告诉了他。 接着,刘东拽起于娜娜的头发,注视着她的眼睛,冷冷的道:「……刚我交 代你的事情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于娜娜惊恐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