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决定了自己的计划迷奸表妹芸芸後,星期六就在家里细细地准备行事的前後步骤,拿出芸芸的笔记本开始一页一页的看。这种日记大概是女生专用的,上面还有记载排卵日期。 “芸芸的字写得和人一样漂亮!看起来真舒服!”我心里想:“除了月经来时,还有前十天和後十天之外,剩下的三、四天就是危险期。这几天射精进去铁定怀孕!但是像她这样的年纪看来,危险期更长,七、八天或八、九天都很有可能!” 确定了她的安全期後,我在纸上写出了一些要准备的物品,告诫自己不要着急,要做好事不成功的准备。在心里面,我把整个计划又想了一遍,觉得已经很有把握了。接下来就等到了下午,先前我在朋友处借到了一架摄影机,又买到了一些安眠药。快下课时,我把摄影机架好,准备录下每一个过程。 芸芸:“哥哥,我回来了。” 我对他说:“先去买饭回来吃吧。下午看你是要先写功课,还是小睡一下午觉?” “好的!”芸芸答应着去了。 这芸芸是我姑姑的孩子,为了就近就读学校,现在正寄住在我家。虽然还是十五岁的六年级学生,但是已经开始发育,明显的曲线、窈窕的身段使我预感到她成为一个美丽的女子。有时候,我甚至不由自主地想像着:在那一层薄薄的衣物包裹下的这个尚显稚嫩的身躯,已经开始了怎样的一种变化呢?是皮肤更显滑腻,还是乳房开始隆起……我在心中猛然升起了一股想看个究竟的慾望。 趁她去买饭的时候,我把安眠药注入红茶中,把催眠录音带放入她房间的手提音响中,等着实行下一步。当他回来吃完饭後,我就催她回房作功课,顺便将注入了安眠药的铝箔包红茶递给她。 一会儿药力发作,芸芸有点儿累了,她问我:“哥哥,我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吗?” 我点点头,说:“好吧!不然你先小睡一下,我两点叫醒你。” 这个小房间过去是我大哥一个人住的,但是大哥上大学去住宿舍後,现在已经是芸芸一个人住了,我虽也上了大学,但学校离家近,就仍住在隔壁房。我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又走进去。果然,芸芸正昏睡在床上,但我并没有马上侵犯她,为了长远的利益我意识到必须速战速决,就把录音带的暗示性内容播放了出来。 “你现在陷入深深的沈睡中,当你醒来後,你如果听到‘870941’,你就会进入睡眠状态,并且只听我的命令行动;当你如果听到‘干死你’,你就会醒过来并忘记你一切所做过的事,而只是一场梦。” 就这样让她听到了两点,我就叫醒了她。在她仍睡眼惺忪时,我就对她说:“870941!” 紧张的时刻来临了,一切的准备是否有用就看现在了。只见她又闭上眼睛,但仍没有躺下,而是坐着呈现脱力状。我的心跳又加速了些,我兴致勃勃地说:“举起你的右手。”芸芸毫不迟疑的将右手举了起来,我仍不放心,用力的摇晃她的身体并试着要用“正常的方法”叫醒她,但她并无反应而右手仍举着。我这会儿的欣喜可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我开启了摄影机,开始了我的爱奴计划。我先下了放下右手的指令,再用左手扶起芸芸,伸手解开她衣服上的钮扣,脱下了她的白衬衫儿,再轻轻剥去贴身的小背心,在我的面前就完全地裸露出了一个姣小的女孩的上身;我只粗略看了一眼,便又伸手脱下芸芸的学生裙,在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小裤衩儿。我深吸了一口气,停了一下,缓缓地褪下了这层最後的遮挡。 我把衣物丢在一边,回过头来细细地端详这个未知的世界:小芸芸的胴体远比我想像中的还要粉白,已经胀起的小乳房就好像是发好了的小馒头,两个乳头颜色红得鲜妍,腹部平滑、但又尚显单薄,阴部正是介乎於成人和儿童之间的类型:细细的阴毛、小小的阴唇、微微开启的鸿沟,让人似乎能够感受到它们正在勃勃地生长…… 我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用手轻轻抚摸,恋恋不舍,以後还有机会……现在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得抓紧!我轻轻地舔了舔小芸芸的两个小乳头和阴户,却吃惊地发现,小芸芸的乳头竟然也能慢慢地发硬、挺起……这不是说明……嘻嘻! 我又下令命他躺在床上,我用手到处地摸索着,对芸芸的身体不断有新的发现。我双手所到之处,无不引起芸芸阵阵的颤抖,而这个有趣的现象,却更增加了我的兴致。我在小芸芸的两个小乳头上吮吸着,听到芸芸的喉咙中发出不知是哽咽还是呻吟的“咯咯”声,在她完全无力反抗的情形下,更添加一份刺激感。我把身子向下移,来到芸芸的阴部来回舔动,我的舌头可以感觉到芸芸的肌肉正绷得紧紧的,我轻说了一声“将双腿打开。”芸芸便打开了大腿。我使自己位於芸芸的大腿之间,并用舌头舔弄着芸芸的小穴,殷红的蝴蝶不停的摆动,因受到刺激而皱了皱眉。?? 我移动着,把自己的阴茎朝向了小女孩的阴道口,左手撑着自己的身体,用右手扶着探准方向,我在小芸芸的耳边轻说:“你现在全身无力,身体尽量放轻松。”芸芸的身子呈现出一个“人”字型,我就把整个身子向前压了进去,虽然很紧,但还是用力地刺了进去。 我可以感觉到芸芸的身子猛地一颤,只是被我下了命令无力移动,我见她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有一颗泪珠从眼侧轻轻地滑落!我不敢大肆动作,怕把第一次的芸芸伤得太过,反正以後有的是机会。 由於洞小人痛,夹得很紧!我轻趴在芸芸身上,一动不动地感受体验了一会儿,再开始慢慢地抽送,停留一会儿後就又稍稍退出来了一些,小心地抽插着。芸芸仍皱着眉头露出痛苦的表情,而不能叫出声来,更加深了我的慾望,随着身体被@耸一耸,无意识地忍耐我的抽插。 我又对她说:“继续你的沈睡,但把感受到的感觉轻轻地发出呻吟来。”於是芸芸嘴里轻轻地呻吟着,右手玩弄着点缀小红梅的浑圆乳房,下体的动作轻轻地由慢到快,呻吟也跟着加快:“啊…啊……啊…啊……” 看着她胸前剧烈的起伏,我伸出左手,绕住芸芸的肩头向上冲刺着,右手玩弄着右乳,嘴吸吮着左边的小草莓,芸芸仍皱着眉头,只是小小的身子被撞得向上直飘动。我不停地变换着抽动的速度时快时慢和频率,气喘嘘嘘地来回盘旋,由於用力太大,插入又深,芸芸不自觉地张开了嘴,轻轻地吸着气。?? 我下体不断地抽插着芸芸细嫩的小穴,抽出时带出了两片小阴唇,插入时又带来了她的颤动,直到把热热的豆浆注满了小芸芸的细嫩子宫内,我才停下来。终於,我在她身体中射出了第一次的热精,也夺去了芸芸的处女,这让芸芸痛苦的挣扎,显然她感到了有一股热流正冲进她的身体的深处。我满意地退了出来,发觉自己满身是汗,下床来用手巾擦了擦,关上了摄影机,放回我的房间。我让芸芸继续休息了一会儿,回过头来,我拾起染血的内裤,我又打来一盆水,替小芸芸擦净下身,芸芸仍旧不能动弹,只是平缓的等待身体感官的平息。我细心的替她将粉红色的胸罩穿上及换上有趴趴熊图案的小内裤,再将她的学生制服穿好,此时心中突然浮现下次的计划——制服强奸。 轻手轻脚地替芸芸穿好衣服後,整理一下头发,放回床上。而小芸芸却毫不知情,在梦中甚至有着微微的疼痛,似乎在做着一个奇异的梦。 我又大声的说:“干死你!”芸芸便醒了过来,揉着双眼问:“我睡了很久吗?”我说:“没关系的,只是多一小时而已。哥哥看你累了,就让你多睡了一会。现在才三点,快去做功课吧!” 话说自从上次成功之後,我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时把那卷影片拿出来欣赏。我看着影片上赤着身子的芸芸,想着她平日稚小的身影,如今已是我的禁脔,就觉得有一种极大的刺激,我可以在小礼拜的星期六下午奸淫她,而这只是第一步。?? 又是一个小礼拜的星期六下午,自从上次成功到现在已经两礼拜了,每天都会看到她,但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更是辛酸,虽然我常利用她放学回家,而父母尚未下班的空隙,对她说:“870941”,之後再抚摸她的乳房及将手伸入她的阴户,但为了安全起见,我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反正来日方长。 机会又再度来临,我拿出芸芸的笔记本开始看,又是一个安全期,上次的计划“制服强奸”终於得以实现。 依照惯例,先等她吃饱饭及稍事休息後,大致是一点左右,她正在房里做功课,我又对她说:“870941”。经过了几个月的策划,现在随时随地我都可以奸淫她,而不需要任何工具,於是她又呈现催眠状态。 我对她下了今天的指令:“你将梦到被歹徒绑架,你被绑在床上,呈现大字形,歹徒绑得很紧,你想挣脱也挣不开,只能大声哭叫。”於是她就照着我的话做,呈大字形躺在床上,我又拿眼罩幪住了她的眼睛。 一切都就绪後,我对她说:“干死你!”她一下就惊醒了过来,并颤抖的问我:“你是谁?你要干什麽?” 我并没有真的将芸芸绑在床上,但她受催眠影响仍呈大字形躺在床上,而无法移动手足。 我并不理会她,接着撩起了她的学生裙,芸芸吓得哭了,拼命想挣扎,但却动弹不得。听见芸芸的痛哭,我却在芸芸的挣扎中愈来愈兴奋而不能自我控制,掀起纯洁的百摺棉裙,将芸芸压在身下,我伸手慢慢地解开了芸芸的制服外衣钮扣,双手隔着胸罩揉起芸芸尚未发育的汤包小奶,我用身体压着芸芸,一手将胸罩往上掀并揉着小奶子,一手伸进学生百摺裙内的三角裤,扣弄着芸芸肉穴,嘴里吸着雪白小嫩奶。 我不管芸芸叫闹,迳自乱吻、乱吸着她的身体及嘴唇。芸芸被变得像禽兽一样的我粗鲁地浑身捏按,痛得大哭大叫:“哇!你要做什麽!不要~~好痛呀!求求你,不要呀~~” 我兴奋得不得了,芸芸在床上哭着,我仍没有脱下任何一件属於芸芸的衣服而任由它们挂在芸芸身上。呈现在我眼前的,是敞开的外衣中包含着露出双乳的胸罩;被撩起了的学生裙中,包括了张大的双腿和仅剩的三角裤。我拿了一把剪刀,自裤裆底剪下芸芸的仅剩的三角裤,使她的阴户能更方便外力的抽插。芸芸现在虽是进入被催眠状态,但意识确是清楚的,她忠诚的执行我的指令“被歹徒绑架,并只能大声哭叫”。 “哇!你!不可以~~”芸芸叫着。 我低头品嚐这香甜的小肉洞时,竟发现芸芸的身体正在颤抖,作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这的样淫辱。我像只饥饿的恶狗般舔噬着芸芸的宝贝花穴,我疯狂地不停的吸吮着,舌头更大胆地伸进洞内蠕动,感觉快活得没话说。?? 再看那隆起的阴阜,毛是淡淡地一片,阴唇胀起,只是不知道是否因为方才的一番作为所致?小阴唇向外微微张着,阴道口有些许爱液流出,於是我更加剧了我的动作。不一会,芸芸的肉穴巳非常湿淋,不知是受到剌激兴奋,还是我的唾液太多呢? 我用手指搓揉芸芸的乳头、另一只手向下抠进芸芸的阴道内来回抽送,当手指滑向稍为湿润的私处时,不经意的碰到了她那如豆大小般的阴核,“……呜嗯……这样……啊呀……我……受不……嗯啊……我受不……了……啊……嗯……不要呀~~”芸芸在床上哭着,被这麽抚摸的感觉传进子宫时,不时的从里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 此时我的快感也愈来愈强烈,我把食指和中指往阴道里面插入,由於刚才我已经把她那里玩得很湿了,所以手指在里面进出都很滑顺,有时爱液还会从我的两指间的指缝流出。 就像被乳房催眠似的,我张嘴含住了芸芸粉红色的乳头,像是品嚐可口的冰淇淋般不停地舔弄着,“啊~~不……呜……不要……不要这样……”芸芸发出几声压抑不住的抽泣,我不予理会,仍继续双手抓着芸芸的美乳吸吮着。?? 我粗烫的大屌,却在裤子里一下一下抖动,脱光了衣服,我用龟头抵住小芸芸的阴唇,提起老二往肉穴里就是猛插,“啊……呜嗯……!痛!救命~~!”芸芸惨叫着。 一察觉芸芸的幼穴和老二相浸在一起,我就死命的大干起芸芸的小嫩穴,且双手握着奶子就是猛揉,一张嘴就是猛亲,威猛到了极点。没人能想像,十五岁的小女孩,她的阴道是多麽的紧,尤其是她还穿着学生制服让你插的时候。“啊~~好痛!不要了!快停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