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当,敲响8036门牌号的木质门,我等着里面的人回答。 ? ? 是谁啊?我这里不欢迎新人。(这是联络暗号) ? ? 我不是新人,而是熟人,你还能记得我吗? ? ? 你终于来了,等得我好辛苦啊?说完打开门的性奴,竟然是一丝不挂的看着我说道。 ? ? 我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这里没有监控吗?还有就是你要找我? ? ? 她白皙的酮体虽只看到一半,也掩饰不住美丽,我本能的看了一眼她的下体,因爲长时间佩戴电动棒她已经有淫水干涸的迹象,而且从她的面部表情来看,她至少已经高潮三次,深情中带着渴望的眼神足以说明这一切了。 ? ? 走进办公室迎面一股沁人心肺的体香风吹来,我深吸一口气没有看着她的脸说道:想做什麽调教?事先声明我的收费很高的? ? ? 先肛交后阴交,接着刑虐可以吗? ? ? 那是男优的活我不干的。 ? ? 她的手自顾自的在屁眼里乱抠,而且淫叫声也很杂乱无章。 ? ? 我先给你做一次肛门调教吧?你是用单纯的手淫,还是用针筒做器具性的灌肠手术? ? ? 单纯手淫不会很无聊吗? ? ? 看来你是真的没做过,我可以让你先试试,如果你感到满意在和我商量一晚给多少钱,你说吗吗? ? ? 我要怎麽做? ? ? 很容易的,你只要落脚点把手举起来就行。 ? ? 她找了一个凳子将它顶在墙上,然后翘起肥嫩的臀部说道:我这样站着可以吗? ? ? 可以了,说完我走到她的身后,将两个手指探入她的小穴,然后用食指往她的肛门肉壁上轻划了两下,她一下子来了感觉,直喊道好舒服好舒服,淫液淫液都流出来了,接着竟然哭了。 ? ? 我没有停下动作,将两个手指前后缓慢往前一点点推进,这种手淫的方式名叫深入宫门,是将手指一边往里推,一边前后交错的回到屁眼的入口处,使得女子的身体,同时感受到指尖的入侵和指节移动时的摩擦力。 ? ? 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舒服,深情默默的性奴已经是意乱神迷,她的呼吸急促,汗水像珍珠一般往凳子和地上滴落,下身的电动棒已经被她拔下去,因爲她不想因爲其他的外力的干扰,破坏我手淫时给她的快感。 ? ? 再深点调教师?啊啊啊啊啊啊,好久没这麽爽了,再进去点好吗? ? ? 突然收手的我摇着头说道:该谈价钱了性奴。 ? ? 多少钱?多少钱我都给?已经完全被我征服的性奴说道。 ? ? 我一晚要十万,看你的样子应该可以吧?(故意太高了价格) ? ? 好贵啊,不过真的是一晚吗? ? ? 开玩笑的,我一般都是五千一晚,不过你很合我的口味,可以打八折只要四千八。 ? ? 这还算合理价格,不过刚才的那几下你是怎麽弄的?我虽然很痒却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 ? 这可是我的职业秘密,你不会想和我学吧?可以告诉你,我的收徒标准极爲苛刻,以你现在的水准十年之内没希望。 ? ? 不学也罢,我就是随便打听一下,还真不愧是手淫师,突然用甜美的声音说道:性奴是先交钱还是先享受啊? ? ? 我们都是预定付款,你只要在性虐美女档案里写下名字,我们就会从你的账户里拿到钱了,说完拿出文件。 ? ? 写完签名的性奴说道:这次换性奴主动了,你想给我做后背按摩。 ? ? 说完再次站到椅子前,不过这次是站直了身体。 ? ? 我走到她的办公桌前,用力的一推桌上的东西,只听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动过后,桌子上的书本报纸和纸杯都落到了地上。 ? ? 性奴给我躺上去?转头继续说道:手淫师的工作,只有性奴的主人才能进行选择,性奴是没有选择权的。 ? ? 爬到桌子上的她,在我的暗示下背对着我躺好,我坐到用塑料做成的桌垫上,将中指放在后面,再把食指无名指和小指贴在她的屁股与腰肌连接的凹槽上,接着用力将中指扣紧脊椎骨后在向下滑动。 ? ? 她再一次舒服的浪叫,然后深吸一口气说道:性奴受不了了,手淫师能在狠一些吗?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如同婴儿般的尖叫声,她极度痴情的说道:还有什麽花样吗?性奴还想要更多这样的感觉,一边说一边让阴道在桌垫上蠕动,应该是想把那里的淫液给挤出来,因爲那些粘液要是留在了体内,明天她就只能说自己月经提前了不能来上班,当然事实是因爲,她的体内存留的淫液凝固而照成她必须和男人性交,否则她就会有闭经的危险。 ? ? 下面的动作有点疼,你要是受不了就可以说轻点。 ? ? 把中指九十度弯曲,接着以它爲支点将三根手指一起前移,在用中指抠三下后,重复上一动作。 ? ? 完全没有喊轻点的性奴,一浪高过一浪的大叫,然后呼吸刚想听的瞬间又被我重复上一次的酷刑,这样连着叫了十次,我终于把手放到了她的脖子上。 ? ? 手淫师能给性奴在肛门调教一次吗?极其小声的问道。 ? ? 你确定可以吗?我刚才只是深入宫门的初期阶段,再往后可就不好受了。 ? ? 性奴真的很想要,求你了。说完想起身。 ? ? 你不用动,刚才是让你尝试一下入门,这次会很痛所以要有心理准备。 ? ? 再次进入她的屁眼,和之前的生涩感不同她视乎有点让位的意思,我把手探入她的小穴后说道:你现在要闭住一口气,直到我说喊的时候你才可以喊,能听明白吗? ? ? 性奴明白了手淫师开始吧?说完开始憋气。 ? ? 身体又开始颤抖比起之前幅度了许多,我用力的往里深入,已经到了手指的末端时才说喊,接着用弹指的手法在屁眼里用力的抠。 ? ? 性奴猛的身体抽搐起来,可是却强忍着抓紧桌面,她低声的喊道不行受不了,手淫师饶命啊。 ? ? 快叫出声来,我要你吧啊这个音无限制拉长,这就是深入宫门的究极方式,一边说一边加大力道和速度使她的屁股在我的施虐下摆动着。 ? ? 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掉了,性奴不行了,性奴不想死。 ? ? 我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手继续在屁眼里施虐,不仅如此我还把屁股压在她的腰上,使她在我的控制下完全没有逃脱的机会。 ? ? 身体已经乱动了一分多锺,我心里暗道:应该要进入第二阶段了。 ? ? 突然放慢手指的动作但同时加大力道,只听性奴喊道:你想杀了我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 ? 突然再次改变方式将两指并拢一起去抠,然后说道:性奴继续拉长音,我要听到你的气有多长。 ? ? 你这个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性奴知道错了,主人饶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不在喊叫的性奴只是拼命张大嘴喘气,我心里说道:终于开始了。 ? ? 继续加大力道和速度,使她完全无法停下这样的感觉,然后我盯着她的身体。 不行了性奴,(声音很沙哑)完全无法发声的她,现在只能用呼吸来缓冲剧痛,就在她坚持到三分锺的时间点以后,她突然将身体挺直,想有所触动的说道:主人性奴错了,性奴私自高潮了。 ? ? 阴液如决堤的洪水从体内喷涌而出,先是将桌面铺满接着向四周飞散,最后五米之内的东西全被它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黏液,当然也包括我。 ? ? 贪婪的吸着气像是久病初愈的人,许久才说道:好久了,好久没有这麽过瘾了,不过说着说着突然的落下了眼泪。 ? ? 穿上衣服的她走到办公桌的正面,打开抽屉拿出一万块钱说道:这是你的小费,不过我想问你,能不能专门调教我一次,不是雇佣关系而是成爲我的调教师。 ? ? 不可能,你是知道咱们的规矩,除非你的主人把你买给我,否则绝对不可能。 ? ? 这好办,你就不用管这件事了,没意外的话,三天后我就会去找你。 ? ? 我带着许多的不解离开了办公室,然后坐上地铁回到家里,梳洗了一下身体和粘满淫液的衣裤,爲了工作方便我一直是两套服装,接着就是睡觉。 ? ? 第二天的清早一直没有订单过来,我做完早操,一直是坚持锻炼。然后就是去会计师协会上班。 ? ? 会计师协会是我的挂名公司,一般的工作就是些写写算算的活,因爲这些都可以在家做,我也是一个月二是四五天不在这里,除了每个月的例行报道和讨论会,我就是这里的稀客。 ? ? 易阳你怎麽有空来了?远处的电脑桌旁李珊珊向我打招呼的说道。 ? ? 姗姗妹妹来了?故意恶搞他说道。 ? ? 又拿我的名字开玩笑,我可是个正经八百的男人,在用这种口气小心我和你绝交。 ? ? 要怪你就怪你那个不识字的老妈吧?谁让她给你起了个女孩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 ? ? 行了有什麽好笑的?话锋突转,说真的你怎麽突然来了? ? ? 不知道怎麽回事,我最近的生意很难做,已经有十多天没有生意了。 ? ? 不会吧?也是,我最近也很少有生意上门,而且听几个业内高手说,好像是什麽国际金融危机正在向我国进行渗透来着,反正我没听到准确信息只是听个大概。 ? ? 应该是那个国际原油调价的事吧?唉,现在全球都在说这件事呢。 ? ? 应该也就是那些事,只是没想到这东西来的这麽快就来,上个月还暴涨的股价这个月全盘落地,一下子击垮了数万家的小资産企业,然后联动国内外的十多个大型企业纷纷破産,看来美国这次的金融危机已经变成全球金融危机了 ? ? 小李又在作总结性报告了?唉易阳你怎麽来了?李总说道。 ? ? 李总也来了,我也是实在没活干,所以想来这里看看,不过说起来这里还是没什麽变化。 ? ? 走来我办公室看看?我新招了一个秘书,让你给我把把关。 ? ? 李总名叫李海川是会计师协会的副会长,是我们这里的当家人,不过温柔敦厚做事严谨,是个很有能力能干成大事的人,不过就是有点小小的好色。温馨提示:他有个母老虎了。 ? ? 李总推开门,映入我眼帘的女子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我看着她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她应该是个刚入世不久想找份稳定的工作先练练手,如果有机会她应该会另谋高就。 ? ? 李总她不适合做会计,不过你要是想“潜规则”我就只好大义灭亲去告诉田姐了。 ? ? 田幺妹是李总的妻子,虽然长得有点胖,但家里的生活起居和日常料理却是个好手,从李总的将军肚和身宽体胖的特征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 ? 章慧美对吧?你也听到了不是我不留你?是我这里是在养不起你,所以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 ? 李老总求你了,我这是第一百三十四次被人拒之门外了,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 ? 等等你说什麽?一百三十四次?啊我明白了。 ? ? 李总和章慧美同时看着我,仿佛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 ? 李总你怎麽了?呵呵,章慧美是你的衣服和气质出卖了你,你只要按我的话做,不出三天我保证你会被成天敲你家门的人烦死。 ? ? 你说的什麽意思?我怎麽听不懂啊? ? ? 你现在穿的是最新潮的时装对吧? ? ? 是啊?这有什麽不对吗? ? ? 首先是这套服装你不适合现在穿,这应该是你有了工作以后才能穿的,其二是你的气质太过于盛气淩人,所以总让人高不可攀的感觉,这样无论是什麽样的人,都不会要你做助手。 ? ? 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说道:大哥我真的得谢谢你,我,没想到原来是这样,哎不对,既然你能看出我的这些不足之处,爲什麽不让我在这里工作? ? ? 说实话你就算改了这些不足之处,还有一个大难题没法解决,那就是你的年龄。 ? ? 虽然不能和你共事,但还是得谢谢你给我的宝贵意见,我今天回家就换上学生的装扮,我想你的意见也是让我穿那套吧? ? ? 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我就是让你穿那套,好了章慧美,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在哪个大公司,给你做年收入总结报告。 ? ? 借你的吉言,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呢大会计师。 ? ? 我叫易阳,周易的易太阳的阳。 第二章 转眼一是性奴说的第三天清晨,我一如既往的吃过了早饭准备去河边晨练,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进我的性奴专用手机,我接通后那边说道:是易阳先生吗我是新客户能请你到我这里来吗? 我直接说道:你打错了说完挂断电话。(温馨提示:这个手机只能有一个人给我打,那就是我的雇主,而其他人完全不可能打进来) 家里的座机又突然间响起,我一看又是那个号码,心里正在想怎麽回事的时候,门被人给敲响了,我问了声是谁后,她说道:我的声音还记得吧? 打开门的瞬间那熟悉的香风又来了,我说道:你什麽意思?又是手机又是座机而且还登门造访。 就这麽欢迎客人吗?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说着自顾自的走进了我的屋子。 我的家很简陋,一个办公桌一个立柜和一张床,除此之外就是锅碗瓢盆和洗漱用品在加一些布景的摆设了,当然没有沙发只有椅子。 这很不符合你的身份,想过有钱人的日子吗?易阳。没有回头的说道。 我不想,因爲我很安于现状。 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今天你陪我一天我给你五万元如何? 你已经给我一万四千八了,我已经几个月不用挣钱了。 别急着回绝,和我去个地方好吗? 反正我也没事做,再说又有钱赚何乐而不爲啊? 那就别多说了和我上车吧?说完就自顾自的上了车。 我锁好门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早晨的八点零六分,不过我没有想到这就是我永远离开这个家的时间,因爲我以后不会回来了。 汽车上了环城高速,一路上岔路太多我已经完全失去方向,一共开了一个小时三十八分锺的时间我们到了目的地。 我揉了一下眼睛说道:我们到了吗?这是什麽地方? 还没到最终目的地,不过汽车已经不可能再往里走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好吗?说完打开我这面的车门然后她从另一边下车。 我看了一下这里的格局,这是个歌德式的花园却是个法国的别墅群建筑,我初略算了一下它的总价值,大概能有十亿的房産。我很吃惊,因爲以所有国内的大开发商来看,有如此规模的别墅群建筑者可谓是凤毛麟角,最多不会超过十家,以我身边的这个女人,她绝对不可能独占这些房産。(这是我唯一一次看错了) 因爲晕车我一直很少说话,被她领进第一个别墅的三楼后她才说道:你先去冲个凉水澡?我在右手边的第三个房间等你,记住快点来哦。说着说着声音变得非常的暧昧而且还用下体的内侧摩擦我的大腿。 去吧?我很快就过去了。说完我走进浴室打开热水器的开关,再把帘子关好。 她的脚步声时断时续很久才离开房间,走到了她说的房间。 我确实累到了也真的想冲冷水澡,所以在那里逗留了很久,直到我的身体完全干净了爲止,才慢慢的来到她的房间。 走进根本没有关的门,我看到她早已脱光了衣服的酮体,她现在正跪在床上用手淫的方式抠阴道和摸乳房,而且低沈的浪叫声,无时无刻的在刺激着我的性神经,使我一下子勃起阴茎想和她上床。 你终于来了主人和性奴做爱吧?用勾引的方式说道。 我已经被本能控制了,没说话我直接把裤子褪下去,然后一个饿虎扑食趴在她的大床上接着翻身后说道:给主人做灵犬啸天。 她听话的把身子骑到我的屁股上,然后把阴道对准我的肉棒用力的压下去。 她的呻吟和我的低吼交织成性爱的交响曲,不到一分锺我已经插了数百下,她性福的眼泪混合着汗水与淫液,一点一滴的落到床上很快湿润了一大片,我也越来越感觉到炙热的快感,这是我的身体在暗示我已经快射了。 性奴接好主人的精液我说道。 来吧主人性奴是主人的性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同时高潮的男人女人终于倒在了一起。 好久了,这种感觉真好,主人能听性奴一句话吗? 什麽话?我已经把她说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了。 做我的主人,成爲这个性奴公司的董事长,我给你百分之九十九的控制股。 什麽!!!!!!!你是谁? 啊啊啊啊,先拔出去在说吧?说完起身把衣服和裤子穿好后又一次说道:加入我们吧主人。 这是怎麽回事?我莫名其妙的问道。(我一直以爲她只是想让我和她做爱) 只从你给我调教以后,我突然发觉我竟然爱上了你,虽然在心里我一直不肯承认这一点。 就算这样也不至于......唉不对?你是说这个大型的别墅群是你一个人的? 是的,你听说过母王蜂吗? 母王蜂资料更新:她是国际上一家跨国企业的董事长,也是十四家连锁企业的名义董事长,用普通话说就是个金领,再直白点就是有钱人。 你是母王蜂!!!???呵呵呵呵,难怪你有这麽大的房産,我...... 先别急着回答或拒绝,你距离一天的时间还有十八个小时呢,这次你和我不管有没有达成协议,我都会给你应得的五万块钱。 思量再三我终于说道:我同意,不过我的会计工作怎麽办? 我会以跨国公司的董事长身份,请你去给我们算去年的收入总结报告,然后你会因爲做事严谨得到我的赏识,成爲我们的董事会成员。 这就是现代版的连升三级吧? 可以这麽说,不过真实的原因你我心里都很明白。 母王蜂名字更新:陈雪娟。 陈姐?一个男子突然走了进来说道。 什麽事?这是你的主人还不快叫? 迟疑片刻后说道:小五子见过主人,主人有什麽吩咐吗? 先说你的事,以后记得他就是这里的主人了。 是那个新来的性奴,又把一个客人给骂跑了,已经是第十二回了。 极低声的说道:易阳你以后就是这里的当家人,所以在我和手下说话时,你要把我的话打断,用你问的方式让他们回答,不过这次算了。 是她啊,你领着主人去看看她,我先去洗洗身子。又有极低声音说道:是你展示能力的好时候了。 一路上没和小五子说话,我被不断的惊喜打的有点措手不及,很快到了监控区我看到整个别墅的布景后,又是吃了一大惊,因爲这里一共有三百多个摄像头和六个可移动的超级演播室,而整个别墅的占地面积竟然有数万平方米。 第三组把性奴一百一十二号的影像资料转换到控制台。 主人你看这就那个新来的性奴?弯着腰说道。 我看着受虐的女子,正在被一个男子用sm专用皮鞭抽打身体,她被一根绳子掉在一个空屋子的中心,身上虽然穿着衣服,但下身的裤子却在地上。 sm专用皮鞭是很残忍的东西,它的外形是一个马尾的形状,上面的每一根皮带其实都内嵌着铁丝,这样打的时候虽不会留下伤口,但痛苦却可想而知。 主人想听到她的喊叫声吗?小五子说道。 她在哪个区?我想去看看她?还有把这个别墅的地图给我。 这是别墅群的gps,还有性奴的具体地址,我派手下跟着你吗主人? 不需要,我想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不过母王蜂回来的时候,你就告诉她我去给新来的性奴例行调教去了。 拿着gps我走出第一个别墅,转过几个弯路,来到那个关押性奴的地方。 打开门以后鞭声和惨叫声传入耳朵,我说道:住手。 你谁啊?啪又是一鞭打在性奴的后背。 小五子告诉他?对着传话机说道。 你他妈的没长眼啊?他手拿着什麽看不到啊?温馨提示:我手里的gps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物件。 主人好,小安子见过主人。说着半跪在我的面前。 你回到自己的岗位吧?这个性奴我来调教。 被封着嘴的性奴,只能摇着头用肢体语言说道:不要。 小安子走后我和性奴就这样相视的看着对方,如何我走到她的身前把她的封嘴布解下来,她突然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到我的脸上后说道:你这个混蛋离我远点。 我没有说话转过她的身体来到身后,然后将手摸进她的阴道后,在用大腿夹紧她的臀部,使她完全贴在我的身上。 你想干什麽?放开我,啊啊啊啊啊啊,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中指和食指摸进大阴唇,然后用很轻柔的力度摩擦她的阴道。 你个臭流氓不要碰我,我.......身体用力往后顶但没起作用。 手继续摩擦大阴唇,不过稍微加大力度,她还在用脏话骂我,但显然她已经没有可以什麽可骂的东西,因爲已经开始重复了。 手这次加快速度而且还加入了肉棒前顶的动作,很快我的肉棒开始湿润,这也说明她的第一层心防即将攻破。 性奴名叫游娜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不过从抓到这的时候,就一直不愿意和男人们上床,所有的酷刑都用遍了,可她就像没打过似的,隔个两三天就会在和客人们大吵大闹起来,所以人送外号刺猬。 我现在用的手淫术名叫生理本能,我是用她的身体和她的心灵战斗,她现在身体这方面非常的享受,可她的心灵却很鄙视自己的身体,我的第一阶段就是用身体的本能让她默许快感的存在就可以了。 游娜心里暗道:阴道好舒服,痒痒的湿湿的滑滑的,她的手好让我有感觉不了我就要来快感了,阴道我恨你,你竟敢有这让的感觉。 放开我你个臭流氓,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拉绳子和扭动身体,可这些不可能起到任何的作用。 她越是激烈的反抗越说明她已经来了感觉,我心里暗道:第二阶段就要开始了性奴,心里要做好充足准备哦? 监控的另一端母王蜂已经在看了,旁边的小五子问道:陈姐什麽时候他就是我们的主人了?我记得这里没有主人的时间已经有三年多了吧? 是啊,主人在干什麽? 他让我告诉你...... 还是不明白吗?叫他主人。 主人让我告诉你他在他在调教新来的性奴,不过他,主人一直只是手淫,不知道主人在想些什麽? 以后记得要叫他主人,呵呵,你信不信我竟能爱上他? 什麽!!!!!这怎麽可能?不对,你是说真的? 我也不敢相信,从他给我做肛门调教那次,我就不知不觉的爱上他,仅是昨天一天我就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说着说着已经不由自主的把手摸进屁眼,用自己的手去抠屁眼的最深处,而且眼睛也享受的闭上了。 陈姐,陈姐,陈姐。 别叫我,看着他们的监控录像,那个性奴就要有感觉了。 已经略带呻吟的性奴现在已经开始享受了,只不过她的嘴还在骂。 把左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腰部,用弹钢琴的手法在给她腰部按摩,她因爲突然又痒又舒服而开始激烈的扭动不可能动的身体。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求你了痒痒痒,受不了了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阴道剧烈的挣扎,身体胡乱的扭动,笑声掺杂这些许哭泣,再加上一点点的享受的淫叫声,使整个屋子变得很是热闹。 我用食指在她的腰眼上画圈,在用另一个食指在她的阴道内上下移动,这个手法叫鸾凤双飞。 停下求你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你了,不要再摸了,你让我做什麽都行只要.......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啊啊啊啊。 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因爲此时的她虽然已经攻破第一层心防,但心灵其实还没有真正的服输,其实之前的打手们一直没能征服她的心灵,就是因爲这个原因。 突然减慢腰部手指的速度同时加快阴道的,她因爲突然的改变,屁股一下子向后靠紧我的阴茎,接着弯下腰说道:你好阴损,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命啊,会死的。 身体一直在不停地扭动,话虽然时断时续,但听起来还没服输,其实我心里明白她已经距离被我征服,就差一步之遥了。 突然再次改变手法,我现在用的是提线木偶,将我的食指和中指,深深的插进她的阴道的最低端,直到距离子宫不到一毫米的距离,然后把左手完全放在腰部后用弹琴的手法继续给她按摩。 身体完全被我控制的游娜,只能按我的意图左右摆动身体,我只要想她怎麽做她就会像个木偶一样照做,她已经不再说话和挣扎(已经开始绝望)只是一直在不停的笑和淫叫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就没有了。 监控里的小五子已经按耐不住欲火,他的手在不停撸阴茎,就在看到游娜的高潮时他再也受不了了。 陈姐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陈姐。(已经早就离开了)先去找个性奴吧?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安子你回来了?先替我看一会儿,我去找个人泻火,说完急匆匆的离开了。 好的,(还在高兴)啊啊啊啊啊,五哥,你怎麽给我这麽一个苦差啊?不得不看游娜表演的他说道。 已经眯着眼极度享受的性奴,现在完全的忘我了,我把已经勃起的阴茎狠狠地插入她的屁眼后才说道:性奴感觉好受吗? 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再狠点,性奴想要更多。 拔出的瞬间用力擡起她的双腿,接着一个上顶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不由自主的翘了一下说道:性奴随便你玩,主人来吧? 把她扔在地上然后把绳子解开后说道:给我舔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