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友是个对性爱极度喜欢的骚货,虽然她只跟我上床,但每次都会玩得高潮叠起,姿势更是变化无穷,大概A片上的姿势我们全部都用过了,当然我也从中得到十足的快乐。 当我们发觉两人在一起已经玩到没啥可玩时,我们还参加了网路派对,跟一至三对伴侣同时玩。可是她发现这并不好玩,而且风险太大,最主要的是有些男生事前自称自己多行、多棒,可是到头来还是说比干强,对我女友来说只是小猫而已。 更有一次对方男伴被我女友一吹一吸,十分钟就射出来了,我跟他女伴才刚爽到一半呢!我女友过来说:「他不行了,我们一起来吧!」於是就丢下那男生不理,三个人弄起来……对方看他女友被我插得哎哎大叫,竟翻脸说不玩了,真是没品!自此之後,我女友对性爱派对也没了兴趣。 昨天我们一堆朋友去KTV唱歌,其中有个叫小芬的女生是我女友的同事,长得还真不差,身高162公分,45公斤左右,长长的秀发、修长的腿,身材前凸後翘,尤其穿着一条窄裙,美腿忽隐忽现,胸前衣襟还解开一粒钮扣,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让我不时将眼睛偷偷的瞄过去,窥视着她的美腿与乳沟。 可能我女友发现了我对此辣妹颇有兴趣,就把我拉出包厢说:「你是不是对她很有兴趣啊?」我急忙回应:「没有啦!只是美女都要多看几眼……」 女友语出惊人的说:「结束後,我们找她玩3P去。」我大喜道:「她会同意吗?」女友只问我:「要不要嘛?」我说:「你摆得平吗?」女友拍拍胸口:「放心,看我的。」 进了包厢,女友就开始找她喝酒,我也帮忙敬酒,还找朋友一起逗她喝……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女友趁黑打开皮包,把我们做爱时用的催情药水偷偷倒进她的酒内。 当结完帐时,我女友见同事已有点迷迷糊糊了,就对她说:「你一个人回家太危险了,我们送你吧!」就这样,她登上了我的车。 一路上,她同事已经在一直嚷:「哎,好热啊……」我女友就故意问她说:「今天天气是热了点,喝点冰的饮料吧?」於是叫我在7-11停车,她就下车进去买了。 我由後照镜看过去,只见她双腿微微张开,半斜躺在後座上,我试探性地问她:「小芬,你还好吧?」她只一直说:「好热……好热……」 当我女友回来後,便打开饮料送到後座去:「多喝点吧,醒酒。」小芬正混身火热,在我女友半迫半哄下又喝了半瓶,我们继续开车。 女友说:「去宾馆吧!」我问:「可以吗?」女友低声说:「没问题,我刚刚在饮料里又加料了。」我说:「你不怕吃太多会弄出人命啊?」女友说:「她有时睡不着都会吃,一定一觉到天亮。」 就这样,我把车子驶进了宾馆。我扶着小芬进房间时,她已经开始茫然失神了,还问我:「你是谁啊?」 进了房,我女友就开始帮小芬脱下她的衣服,小芬还问:「脱衣服干嘛?」女友说:「脱衣服洗了澡再睡吧!」小芬反应呆滞,完全没注意到身边还有个男人,就在我面前脱下外衣,只剩内衣裤摇摇摆摆地进了浴室开始洗澡,却没想到我女友这时也脱了衣服跟了进去。 过了一会,我听到里面传出「哗啦哗啦」的水声,知道她们已一丝不挂地开始沐浴了,於是便过去打开浴室的门,只见一双赤裸的雪白胴体出现在我眼前,原来两个女子竟在里面洗起鸳鸯浴来。 我倚靠在门前,饶有趣味地看着我女友藉机在小芬身上擦沐浴露,双手搓揉着她一对浑圆的乳房,小芬也舒服得眯起了双眼,配合着让她在自己身上搓摸抚……看着看着,我的小弟弟已拔杆而起,整支挺立在裤子内。 女友向我胯下望了一眼,笑着说:「受不了就进来吧!」 我的小弟弟此时早已勃硬得跟铁棒一样挺立起来,於是也不再客气,三扒两拨脱下衣裤便滑进浴池,双手抓着两个女人的乳房开始把玩起来。 小芬迷糊中仍发觉有点异样,睁开眼睛一看,原来自己的乳房已落在一个男生的手里。她起初还有点排斥地想拉开我的手,我一手更用力地将她的乳房牢牢握住,另一手腾出来进攻她的下盘,我用两只手指插进小芬的阴道内进进出出地抠挖着,拇指还顺势去揉压她的阴蒂。 不到一会,小芬就全身软了下来,捉住我手腕的手慢慢松开下滑,伸到我腿间抓着我的小弟弟上下套弄起来,嘴里还轻轻的哼着,小穴开始渗出湿湿热热的淫水,润滑着我手指在她阴道的抽插。 女友也靠到我身上,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抄到我胯下握着两颗卵蛋搓揉起来。她半闭着眼睛,张开两脚将我的大腿夹在中间,上下挪动着身子,用小穴在我的毛腿上揩擦,享受着我粗糙的汗毛与她娇嫩的阴唇、阴蒂厮磨的快感,一时间浴室内响起了两女此起彼落的呻吟声…… 女友睁开蒙胧媚眼,气喘吁吁地说:「啊……我……我受不了了……快来插我……」说完便转过身趴在浴池边,把屁股高高翘起对着我,还迫不及待地抓住我的阴茎靠过去她湿润无比的洞口。 我站起身来,也不管小芬了,抱着女友的屁股用力向前一挺,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内,随即便前後抽动起来。女友边「啊……啊……好爽……好爽……」地大叫着,边将屁股很有韵律性地前後耸动,配合着我的抽送。 女友的屁股肥美肉厚,尤其是每次往後顶时,遇上我前冲的撞击就会产生一股反弹的力量,令我的阴茎迅速抽离她阴道;当龟头退到阴唇中间时,又藉反弹力再弹回去,然後将阴茎整根吞入…… 小芬蹲在我旁边,醉眼微睁地看着我们说:「你……你们在干什麽?」我女友这才回神地停了下来。我从她小穴里抽出巨棒,对着小芬的嘴送去,她酸软无力地拒绝着,但还是被我捏着双颊插入了她口中。 硬梆梆的肉棒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硕大的龟头撑得她脸腮也鼓了起来,小芬嘴里「嗯……嗯……」的拒绝着,可是在酒精及药物发作下,她只能作出无力的挣扎,被迫让我在她嘴里前後抽插着,一不小心插得太深,龟头闯入了她喉咙,她还恶心得想吐。 我见她难受得眼眶都含满了泪水,有点於心不忍,便把她半拉半拖的抱上了床。刚把她放下,我女友已抢快一步张嘴含入了我的肉棒,饥渴地出入吞吐着,时不时还发出骚浪的哼声:「好吃……我要吃……」 我索性让女友躺到我胯下,任由她舔啜着我的阴茎,然後专心去摆弄小芬。我抓住小芬双腿把她拉到我前面,再将她两腿左右尽量分开,让整个阴户包括那皱皱的小屁眼都暴露在我眼前。 她的阴毛长得没我女友般浓密,但很幼嫩细致、整齐贴伏,以至遮掩不住阴户的任何部位;两片小阴唇薄薄的、红红的,向两边微微翻开,露出中间粉红色的嫩肉;最下面的阴道口不断张合蠕动着,彷佛一只嗷嗷待哺的鶵鸟,极期盼望能有条大肉虫塞进去。 中间是向内稍微凹进的尿道口,娇嫩幼小,四周沾上了不少我刚才抠挖阴道而带出来的白色黏滑淫水;最上端是小珍珠般的阴蒂,已经红肿胀硬,俏滴滴地挺立了起来。 我醉心地欣赏了一会,然後捏着两片小阴唇玩弄一下,再在阴蒂上揉揉,小芬就已经像条离了水的鱼儿般在床上猛力弹跳,并双手抓住我的头用力拉往她胯下去。 我顺着她的牵引把嘴靠到她小穴上,一会儿把舌头伸进她阴道戳戳,一会儿又含着她的阴蒂来回舔吮,一会儿将小阴唇吸进嘴里品嚼,一会儿又在尿道口骚扰一番……就这样弄着弄着,小芬嘴里「嗯嗯呀呀、咿咿啊啊」的轻哼起来,淫水也不自觉地泛滥满了整个阴道口,甚至流到屁眼附近也湿润一片。 我的手指也没闲着,将中指插进她的阴道内来回抠挖,插深点还碰到里面的子宫颈,每次指头一触到子宫颈,小芬就不自觉地全身抖动着,连阴蒂也胀鼓鼓地跳几下。我另一手则去袭击她的小屁眼,沾着滑溜溜的淫水将两指插入,然後跟随阴道里的手指同步抽动。 小芬被我亵玩得像疯了似的在床上扭来摆去,双腿张得开开的,淫叫也越来越大声,原来抱着我脑袋的手也转变成用力地抓着我的头发,越抓越紧…… 女友此时也玩得慾火焚身,耳边听着小芬的淫哼浪叫,忍不住把我的鸡巴从口中吐出来,一边说:「该舔我的妹妹了。」一边把我推躺在床上,然後整个人坐到我脸上,两手捏着阴唇掰开小穴,把她整个湿热的阴部送了上来。 我一时用舌尖在女友的阴道内吞吐着,一时又用嘴吸吮着她的阴蒂,女友爽得「耶……耶……」地浪叫着。舔弄了一会,我说:「反正小芬在旁边闲着,让她也来帮我吸吸吧!」一翻身便拉着小芬的头朝我的巨棒送去。 小芬还拒绝着说:「不要啦……」我此时哪管这麽多,将她的秀发抓着,按住头部将肉棒塞入她嘴里,并且上下韵律地推送着。女友捧着小芬的屁股搁到我脸上,并按着她的腰令小穴贴近我的嘴,她一手撑开小芬的阴唇,一手并起两指插进阴道里抽动,我则用舌头去舔舐小芬的阴蒂。 小芬被我们弄得慾火飙升,淫水狂流不息,滴滴答答的淌到我面上,使得我整个脸庞都是她黏黏滑滑的淫水。她的头发狂地上下晃动着,而且将我的肉棒越吞越深,最後还整根含入口中,彷佛这样才可发泄一下心中的慾火,手也握住我的卵袋,搓着两颗蛋蛋玩弄着。 我跟女友说:「我先上她吧!」顺势把小芬的屁股翘起来,从她口中抽出肉棒,起身朝着她湿润的洞口就插了进去,小芬也开始由轻声的呻吟转为激烈的喘息声,「嗯嗯、呀呀」地狂叫着。 受到小芬这声音的刺激,我动作粗暴而狂野地在她後面冲刺着,撞得她屁股「啪啪」作响,两个奶子也悬在胸下晃来晃去。我女友此时在沙发上一面看着我干小芬,一面用假阳具抽插着自己,口中也「呀呀……嗯嗯……」的叫着春。 小芬被我插了不一会就双手用力抓着床单,大叫着:「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不要插了啦……」接着就全身颤抖起来,我察觉到她的阴道这时也发出一缩一缩的抽搐,一下下地挤夹着我的阴茎,看来她已经达到高潮了。我在她小穴里再狠狠捅多十几下,就任由她虚脱地趴在床边,拔出肉棒转战沙发上的女友。 女友见我过去,高兴得马上把假阳具抽出,并自动用手掰开双脚,将湿濡的洞口大张着朝向我。我二话不说,一擡起女友的双脚便用力朝她洞内插入,女友大叫着:「喔……爽啊……快……插我……啊……我要……」随即迫不及待地扭动起屁股来。 我前後急速摆动,用力地干着女友,回头看看小芬,她已经全无反应地倒伏在床边,不知是爽昏了还是沈睡过去,於是我不再去管她了,专心对付女友。由於女友早已自己用假阳具作过热身,我只「劈劈啪啪」的猛插了几十下就把她送上了高潮,女友在我胯下「喔……喔……喔……」的连叫了几声,就身一侧,软摊在沙发上。 我连战两姝,其实也差不多已去到临界点,这时将女友也解决掉,於是便毫无顾虑地狂抽猛送起来。女友与我交手也不是一次半次了,见我如狼似虎地冲刺着,并感到小穴里的肉棒越来越硬,知道我快要射精了,便强打起精神很合作地收缩着阴道紧紧夹住我的阴茎。 突然丹田一热,阵阵酥麻从龟头上传来,我一面继续抽插,一面跟女友说:「我要来了……」她赶忙推开我,一手握着我的肉棒套弄着,一手伸到下面搓揉着两颗卵蛋……当马眼一张开时,她立即俯下头把肉棒含进嘴里,一边哼哼着:「我要吃……射给我……」一边用舌尖在龟头上舔撩着、吸吮着。 我扶着女友的脑袋,闭起眼闷哼一声:「我……我射了……」女友立即张开嘴对准我的龟头,而两手的动作也加快了。「噗噗噗……」我腰一酸,一股股的热流就从马眼口急剧地喷射出来,女友张大嘴承接着、吞咽着……她跟着又把整根肉棒含进嘴里,用舌尖在口腔里舔着我的龟头,品味着它最後的几次抖动。 当最後的几滴精液都被女友吸啜得一乾二净时,我无力得腿都发软了,向前一趴,整个人便虚脱地躺倒在沙发上,女友推推我:「你怎麽啦?」我精疲力尽地说:「太累了,一次应付两个……」 女友又走到小芬旁边推推她,小芬已经全无反应地睡熟了,於是女友拿出数位相机就开始对着小芬和我拍起来。我说:「你要干吗?」女友说:「留个纪念嘛!」我实在太累了,也懒得去理她,把小芬抱上床拥着,不久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我觉得有人在吸我的小弟弟,眼睛微微张开一看,原来是女友,她又要了。我看看手表,快6点了,就说:「你还要呀?」女友说:「都是小芬啦!给我分去了一半,人家还没吃饱耶!」再看看我的老二,已经直立在她嘴前了,只好说:「好吧,你自己坐上来吧!」 女友老实不客气地一古脑就将整个屁股坐在我身上,鸡巴才套入即开始摇摆起来,而且越摇越high,发出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强烈。我说:「不要把小芬吵醒了……」可能是床晃动得太剧烈了,话未说完小芬就张开惺忪睡眼问:「你们在做什麽?」女友说:「做爱啦!你睡你的。」似醒非醒的小芬眼睛一闭,又继续睡去了。 「哎呀!好舒服……啊……啊……爽……」女友骑在我身上死命地挺耸着屁股,用小穴不停套弄着我的鸡巴,见我躺着不动,又把我的手拉起来按在她乳房上:「帮人家揉一揉奶子嘛!」这骚蹄子,少干一会也忍不住,於是我边搓揉着她奶子、边捏玩着她乳头,下体更是迎凑着她的动作往上挺。 终於女友高潮来了,她泄出後趴在我胸口喘息时,我问:「吃饱了吧?」她满足地说:「嗯……够了……」可是此时我却被她弄得正兴奋着呢,就说:「你够了,我还没出来耶!」女友说:「我不行了,你去插小芬吧!」 我就等着她这一句,当然立即不客气地翻身趴到旁边的小芬上面,掰开她双腿,握住硬梆梆的鸡巴对准肉洞就插了进去……小芬似梦似醒地半开眼睛问我:「你干嘛?」我已经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没有回答她,只管前後摆动着腰,不停重复做着出入抽拔的动作,小芬双手抓着我的肩膀,开始由无反应变成自动扭摆着臀部配合我的冲刺。 就在快喷发的煞那,我抽出肉棒对着小芬的嘴插入,她还来不及作出反应,我已开始将洪流倾泻入她口里,小芬「嗯……嗯……」的哼着,我双手用力按着她的头,兴奋地在她嘴唇中抽送着肉棒,直到龟头再没有精液射出才停止。 「呼……」我长长吁出一口气,慢慢由小芬的嘴里抽出肉棒,小芬尚在迷迷糊糊中,本能地将嘴里面的东西吞了下去,我赶忙拿过面纸将她下体擦拭乾净。做完爬起身来,发现小芬又睡过去了。 我站在床边穿回自己的衣服,看着两个裸体女人都大字型地张开双腿睡着,上前把女友叫醒,我说:「我先走了,把小芬的衣服穿好吧,免得她醒过来看见自己这样会有麻烦。」於是我们联手帮小芬把内衣、内裤穿回。 我把车驶离宾馆,停在路边小睡了片刻。约12点时女友来电说:「来接我们吧!」我在电话里问:「没事吧?嗯?」女友答道:「没事,来了再说。」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把车开回宾馆,见到小芬也醒了,故作镇定地问道:「昨晚睡得好吧?」小芬说:「昨晚喝太多了,到现在头还在昏,连路都走不稳呢!要不是宾馆在催,我还要继续睡。」我说:「那我送你回家再睡好了。」 送小芬回到家後,在车上我问女友:「这样好玩吗?」女友不答,反问我昨晚为何插小芬比插她多。真要命! 我说:「我现在不担心谁多,只担心事情会爆开。」女友说:「周一上班我再问她吧!」 後话: 周一早上10点多,我很紧张地打电话给女友,问她现在情况如何,女友回我:「中午一起吃午饭吧!」我想,事情完蛋了! 到了中午,三人在女友公司楼下的餐厅吃饭,我看到小芬脸上蛮镇静的,完全像没事发生过一样,我又看看女友,她却摇摇头。 在吃饭时我假装关心小芬:「你不会喝酒,就不要喝这麽多嘛!」小芬说:「好奇怪哎,我昨天回家睡觉,竟然一觉睡到今天早上,到现在头还昏昏的、身还软软的。」 我问:「还记得唱歌的事吗?」小芬说:「记不起了,只记得在洗澡时好像有看到你也在洗……」我连忙打断说:「你看错了吧?这有可能吗?」接着又解释道:「可能我跟女友在洗澡时你刚好要上厕所,所以瞄到了吧?」 小芬半信半疑地眨着眼睛:「这……嗯,可能是吧!」她说:「我还梦到当兵的男友呢!」 我说:「梦到是好事呀!」又故意问她:「梦到什麽了?」小芬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吃吃的笑着说:「没有啦!」 到了晚上,我去接女友下班,在车上我又问女友:「小芬还好吧?」女友吃味地说:「怎麽,上过床後就一天到晚都想着人家了呀?」我忙说:「不是,不是……我怕会出事啦!」 女友说,下午她跟小芬聊天时偷偷的对小芬说,她在睡觉时,我们在做爱,小芬却好像记不起地问:「有吗?」小芬还对我女友说,她也梦到跟男友嘿咻,并说醒来後觉得底下有点痛痛的,好像真的和男友做过爱一样,可能梦境太真实了,下体兴奋後充血一直没退。 女友又故意问她,那天的事到底记得多少?小芬说,只记得洗完澡就上床睡了,然後就是被叫起床时的事情,至於晚上发生的事却完全没有印象。 我终於相信,原来药物是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