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已经结束快两个月了,海城中学的光荣榜前的人山人海也渐渐的散去了 快一周的时间。随着高招的结束,录取结果也基本上都水落石出,该去哪里的, 就去哪里,几家欢喜几家愁。 不得不说海城中学是一个很不错的学校,虽然也许升学率并不能在省里面排 名顶尖,可是环境优美就可以了,对不。比如说红砖绿瓦的校园,郁郁葱葱的林 荫道,当然,点缀在其中的个个学生才是真正的主角,朝气而又阳光。 薇薇就是其中一个学生,长相不算顶尖,因为她虽然容貌姣好,身材也几乎 完美,尤其是胸前双乳,更是足以让人勇气倍增的神器。可惜因为身高的关系, 拉下了不少分数。 薇薇是高 三三班的学生,当然,或许应该加一个「原」字:原高 三三班 的学生。只是在没去上大学之前,她还是更愿意觉得自己小一些更好……大学生 ,总没有中 学生来的年轻。她今天过来拿录取通知书,一般来说,通知书越早 来的,录取的结果就越好,到8月才到的大多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学校了。 拆开EMS的外壳,看着里面詹河学院的通知书,薇薇有点失望,虽然早就 通过电话知道这个消息了,可是拿到通知书的这一刻,还是觉得微微的失望了。 叹了一口气,算了,毕竟还是本科,凑合吧。薇薇好看的眉毛抖了抖,把通 知书塞在挎包里面,骑上单车回家去了。 虽然已经七月流火,立秋已至,天气渐渐转凉,可是秋老虎的日子还是有几 分毒辣。骑车到家之後也是身上淋漓,半长的头发粘成一绺一绺的,贴在额头上 ,让她觉得很是气闷,盘算着是不是要洗个澡。 洗澡不是很方便,因为家里还有其他人在,今天正好伯伯家也过来串门,他 的儿子录取通知书比薇薇早了一个月,学校是某个211,比她的三流大学那是 好了很多。今天他们过来,在薇薇看来多少有点炫耀甚至挑衅的意味。 可是坐了一会儿,薇薇只觉得汗水越来越多,不仅仅只是刚刚湿润了脸庞, 甚至现在觉得背上、小腹,双腿上都不断的有汗水流出,衣物越来越湿,偏偏夏 末,又不会穿的太多,所以也就渐渐的透明起来,让薇薇觉得有些羞人。 正好这时候,伯伯他们一家说要出去一下,正好家里没人。那还是洗一洗吧 ,薇薇下定决心,就去自己的闺房里面寻找了一套衣服,到盥洗室里面试了试水 温,关上门准备冲个凉。 对着镜子,薇薇看着自己的身材,觉得还是挺满意的。姣好的皮肤,微有点 瓜子型的脸上唇红齿白。一双眼睛明眸善睐,盈如秋水,眉若新月。「就是不知 道以後大学的时候会有怎样的男友呢?」薇薇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以後 会有个怎样的丈夫……」 解开衣服的钮子,衣领微分,露出里面白皙而又带有些些粉色的肌肤。薇薇 对着镜子看着,觉得很是喜欢。虽然没有传说中肤若凝脂的天份,但是在游泳课 上,她曾经偷偷的比较别的女生的身子,都没有她自己的诱人。 薇薇双手拉住衣服两边,轻轻一分,那件穿了一个上午的白色绣花上衣就分 开了,把她的整个上身都暴露在镜子前面。只看见镜中的一个女子,肩如并刀, 臂若新藕,五指纤纤,细腰堪一握,胸前乳罩尚未除下,但是已经隐隐有无法束 缚的势头,将胸罩撑的浑圆鼓起。 「可惜……」薇薇又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要是再高 一点儿就好了。」只 有一米五零的薇薇,确实在外貌上就这个唯一的缺点了。可是这基本上已经不能 实现了,毕竟高中毕业,十八岁的年纪也许会再发育,但是身高却大多定型。 对着镜子端详了片刻,薇薇除下自己的裙子,只剩下胸罩和亵裤。胸罩是粉 色的,她买的是85D的尺码,可是依然未能将她的双峰完全包容,依旧露出了 一半的雪白半球。如果弯下一点点的腰,甚至可以看见球上殷红半点,好像冰激 淩上的红色樱桃,又好像雪上初日。 就在薇薇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半裸体的时候,突然外面门锁喀嚓一声,然後 就是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薇薇心里一惊,知道有人回来了,却不知道是伯伯还 是家人。於是赶紧加快洗澡速度,将手伸到背後,摘下乳罩,又弯腰除下白色亵 裤。 乳罩一除下,整个浑圆的乳房就弹了出来,巍巍颤颤,顶端的红色蓓蕾也随 之上下起伏,甚是诱人。而弯腰除下亵裤的时候,更是凸显出薇薇乳房的豪迈, 可是这时候薇薇无心欣赏更无心自恋,只是觉得有些害羞,想要尽快洗完澡。 开启水莲蓬,匆匆冲了一会,薇薇赶紧擦乾身子,准备穿上衣服。可是这时 候却发现,自己忙中出错,居然忘记把胸罩带过来了。想把刚刚换下的胸罩穿起 来,却发现在洗澡的时候已经弄的湿漉漉的,完全不能戴在身上。 「这可如何是好……」薇薇心里有点慌乱。正在这时候,又听见门开门关的 一声「哢嚓」。 「谢天谢地,正好走了。」听见来人终於出门了,薇薇草草套上内裤,穿上 裙子和衣服,连衣服的钮子都慌张的没扣上,就这样一手拿着换洗的衣物,一手 拉住衣襟遮掩住上半身,迅速打开卫生间的门,露出一个眼睛,确定外边没人了 ,赶紧光着脚走出来,就冲向自己的房间。 小小的大厅一闪而过,薇薇迅速打开自己的房门躲在里面,又顺手把门关上 反锁,感觉安定了很多。心跳也稳定下来,觉得好丢脸呃,居然会在没穿胸罩的 情况下走到大厅里面,真真羞人。要是被人看见了……想到一半,脸庞不由得红 起来,比洗澡之前的样子还要俏上几分,真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喘了两口气,薇薇转身回来,想把衣服丢在一边,等穿戴好了再放在洗衣机 里洗掉。可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悚然发现自己的房间里面居然不止自己一个人 ,吓得几乎尖叫起来。 仔细一看,原来是伯伯的儿子,今年和自己同一年高考的那个叫做叶扬的家 夥。看来那家夥也吓了一跳,但是没有自己那麽惊骇。 薇薇又羞又气,问:「哥,你干嘛在我的房间里面!」叶扬回答:「你不是 说我旅行回来要把照片第一个给你看的麽?」薇薇想起来,这家夥确实高考完就 去旅行了,然後在旅行的时候上网填报的志愿,真是逍遥的踏实啊!可是……再 怎麽样这样的情况也不对吧? 「你给我先出去啦……」看着叶扬有点发红的眼睛,薇薇也知道对方猜到发 生了什麽事情,更加地害羞了,低下头不敢再看着他的眼神。 可是不低头还好,一低头,薇薇大为窘迫,发现自己刚刚跑的太急,把披在 外面的衣服拉开了都不知道。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是夏衣,又薄又轻,自己一只手 抓住了衣襟两边,本来正好可以扣住双乳的,虽然不能防止春光乍泄,但至少不 会彻底的暴露自己的身材。 可是现在发现一边的衣襟已经掉开了,自己手里抓住的只是衣襟的一角,半 边身子完全露了出来,连自己引以为豪的乳房也露了一边,殷红一点的乳头毫无 遮挡的落在对方眼中。这春光,泄的可是彻彻底底!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所震惊,薇薇思绪一片纷乱,自己从来没人看过的身 子居然被一个男性看去了!她完全不知道说什麽好了。而叶扬不知道是惊呆了, 还是乘机大饱眼福,也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薇薇才想起来遮掩,急忙拉起衣服把身子遮挡住,又对着叶 扬大叫「看够了没有,还不出去!」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叶扬一惊,赶紧走向 门口,什麽话都没说。 叶扬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刚要开门,发现薇薇还站在门边,只好说「能不能 ……让一下?」 薇薇赶紧往边上跨了一步。随着她的步子,乳房一阵震颤。她发现叶扬的目 光也盯着她的胸部一直没有离开。 薇薇又急又羞又气,伸手就要把叶扬退出门外。可是没想到她才一伸手,身 上披着的衣服就完全掉落了下来。这时候她身上除了一件粉白色的小内裤,已经 是一丝不挂了。 薇薇的脸顿时红的和朝阳一样,她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几乎完全的暴露了自 己的身子!这可是自自己上学之後再也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她的脑袋顿时蒙住了 ,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办,该做什麽。甚至连掉落的衣服也一时忘记捡起来。 而站在薇薇身边,正和她面对面的叶扬,呼吸顿时也粗重了起来。他的身高 比薇薇高了不少,至少一米七八的身材,不用弯下腰就能以俯瞰的角度看见薇薇 的胸前双乳,以及雪白的乳房肌肤上的两点红色乳头。 突然,叶扬双手一伸,把薇薇抱了起来,把薇薇的胸口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 身上。感受着薇薇乳房上传过来的温度和压力,以及那两点凸起对自己胸肌的挑 逗。 正好薇薇刚刚洗过澡,身上已经没有了路上的尘土痕迹和汗水的味道,有的 只是少女身上的淡淡香味。据说,这种香味正是男性最好的催情剂。闻着这样的 味道,又看着眼前裸露的只剩下细薄内裤的豪乳女子,哪个男人能克制的住呢? 更何况,因为刚刚的突发事件,薇薇甚至都忘记了蹲下和用手挡住前胸,只 是双手保持着刚刚要拿衣服的姿势,半悬在身前。这个姿势看起来完全就像是要 拥抱对方一样。 直到叶扬把她抱起,让自己的乳房在对方的胸口上肆意挤压、变形,薇薇才 略微清醒过来,想要把自己从他身上推开。可是叶扬的身高虽然一般,但是也足 足高出她一个头。只要抱了起来,薇薇的双脚是没法着地的,完全不能受力。 因此,薇薇的手臂上推开的力道是如此的微弱,和叶扬此时的慾望比起来完 全是忽略不计,甚至可能还增加了一点点对方征服的慾望。 薇薇手忙脚乱的想要把叶扬从自己身上推开,全然不顾自己毫无章法的扭动 会给对方带来多大的挑逗。只见叶扬的眼神越来越炽热,瞳孔张大,手臂上的力 量和温度都在增加。 突然,叶扬把薇薇再拉高了一些,一低头,就吻了上去。开始的时候只是吻 在薇薇的脸颊上,但是随着双方的距离的缩短,已经难以自持的叶扬在薇薇脸上 寻找着,慢慢地就把自己的嘴唇覆盖到薇薇的双唇上去。 薇薇心下慌张,手臂微缩,放在叶扬胸前正要用力推开,却发现他有力的舌 头正在试图分开自己的双唇,更加慌乱,张口就叫「别……」。 岂料一张嘴,正好被乘虚而入。只觉得一条柔软但是坚韧的舌头瞬间就撬开 自己的唇齿,钻了过来。那舌头温暖又带有一点点的唾液,正在自己的樱桃小嘴 中四处搅动,好像在寻找什麽东西似的。 薇薇哪里经历过这种场景,一下子就被叶扬寻找到自己的舌头,两人的舌头 顿时黏在一起,相互搅动。她只觉得自己突然好像什麽都不知道了一样,昏昏沈 沈的,任由叶扬把自己的舌头弄来弄去,一会儿吸,一会儿吮,一会儿搅动。 忽然一股大力从嘴上传来,薇薇不由自主的把舌头被吸了出去,伸入叶扬的 嘴里,被他的牙齿噙住。 「唔……」就算薇薇想说什麽,也来不及了。丁香小舌被对方含在嘴里,樱 唇被对方的嘴严密的堵住。只能「嗯」「哼」的闷叫,让人觉得似乎是欲拒还迎 。 乘着薇薇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更是神志不清的时候,叶扬放开了紧紧搂着 她的一只手,迅速的用另一只手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让自己的胸膛和薇薇的 乳房再也没有任何隔阻。 薇薇只觉得脑袋顿时「轰」的一声,感觉到自己清白的乳房就这样贴在了和 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男子身上,一种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感觉冲了上来,迷迷糊糊的 ,又觉得有一丝的兴奋,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但是总归还有那麽一点点的清醒。 薇薇双手在叶扬的背後无力的拍打,嘴里含混不清的吐字,似乎是在说「放 开……」 可是这时叶扬的另一只手并没有闲着,在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之後,又顺着薇 薇美丽消瘦的肩膀缓缓的抚摸了下来,摸过锁骨,摸过薇薇的手臂,把她的手从 自己的背後拿了下来,引导着她的手,向自己的下身出发。 叶扬今天正好穿的是短运动裤,因此他很轻易的就带着薇薇的白嫩的小手穿 过了自己的裤带,伸向自己的内裤里面。此时他的下身早已充血,膨大到无以复 加的程度。 薇薇被叶扬捉住自己的小手,不知道他要做什麽,只觉得似乎一路向下,穿 过了一件衣物,又穿过一件更紧一些的衣物。 突然,她摸到了一些细细的毛发,觉得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个是什麽,於是 用小手好奇的挠挠,就像平时梳理头发那样的动作。心里迷迷糊糊的想:「哥哥 好奇怪,为什麽要我摸他的头发……」 「可是,头发怎麽会长在下面?」 薇薇还没想明白,就觉得自己的小手又被拉着往下了一点点。这时候她摸到 了一个从来没有感觉甚至从来没有想像过的东西。只觉得叶扬的手拉着自己的小 手往那里一按,手中就多了一个粗大的、滚烫的东西。 「这是什麽呢?」薇薇迷迷糊糊的想,「叶扬是要我摸什麽啊?」开始的时 候,薇薇的掌心在那个粗大、滚烫的东西上磨蹭了一下,不知道是什麽,只觉得 手腕被叶扬的短裤勒的有点儿疼。秀眉一皱,正要说话,叶扬已经很体贴的用一 只手把自己的运动裤和内裤都拉了下来,於是他的阳具就毫无束缚的跳了出来。 和薇薇的乳房一样,叶扬的阴经也可以说是他引以为豪的身体的本钱。此时 薇薇的手摸了上去,尚不知自己的手上是怎样的一个凶器,只是好奇的用掌心先 触摸、感觉。 然後,薇薇小心的用手抓住刚刚那个物体。刚刚入手,就觉得实在是太大了 ,一只手掌完全张开再并拢,都没办法环在一起。带着一点点的好奇心,她用力 挤压自己的手心,希望能完成一个环形,完整的握住自己手心里这个奇怪的东西 。 可是薇薇却不明白这个动作对於叶扬来说是怎样的一个挑逗。只听见抱着她 的叶扬从喉咙里面嗯了一声,手中的力量大了一些,手里的动作也粗暴了一些。 刚刚还是一只手环着腰抱着她,一只手在她的後背抚摸的叶扬,现在突然停 止了抚摸,直接一只手向下,拉住她刚刚换好的内裤,用力向下一扯。 只听见「刺啦」的一声。内裤没有脱下来,却直接被撕裂了开来。叶扬一只 手用力,连续撕了好几下,把一条好好的内裤撕的四分五裂,丢在一边。 而薇薇的手心还在叶扬的阴茎上套着,不明白为什麽自己的内裤被撕开了。 但是下身传来的一丝凉意却让她不由自主的一抖,手指收缩,把阴茎更紧的 抓在自己手里。 叶扬见状,虽然觉得下身甚是苏畅,但是这样抓着毕竟不是很方便。就放开 薇薇的丁香小舌头,把唇移到薇薇的耳朵边上,小声说:「轻一点,不是这样抓 ,要这样……」,顺便在他的耳中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只看见薇薇瞬间全身发抖,两腿不再保持这抗拒的姿态,而直接箍住叶扬的 一只腿,紧紧的用力。 同时叶扬一说完,就引导着薇薇的小手,让她稍微的放松一些,摸过自己的 阴茎根部,摸过棱沟,摸过龟头,在返回来向下一点点,摸向自己的两个睾丸。 薇薇只觉得叶扬的手带着自己的手,暖洋洋的又有着男性的气息,经过了一 个粗大的,似乎很坚硬又带有点儿韧性的东西,慢慢的向上摸去。 大约摸了有十五、六公分,薇薇感觉到有个奇怪的凸起和一个细细的凹陷, 她不知道这个是什麽,就反覆了摸了几次,可是还是不能明白这是什麽。 她闭着眼睛,又被叶扬紧紧抱着,乳房挤压成扁扁的形状被紧紧的贴在叶扬 的胸口上,所以也没办法低头去看究竟自己手里抚摸的是什麽。於是在反覆了几 次之後,就继续往上摸去。 这时候,薇薇发现自己手里的物体好像快到尽头了,但是很奇怪的是为什麽 会尽头反而比前面的更大呢?她很好奇,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正在和叶扬赤身裸体 的抱在一起。 在薇薇的抚摸下——虽然薇薇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去抚摸、挑逗一个男人,但 是不知道就是最好的挑逗了,叶扬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而他的呼吸正好是对着薇 薇的耳朵,薇薇只觉得一阵阵的心猿意马,小腹莫名的收缩,心跳更加剧烈。 小手继续抚摸,越过龟头,向下摸去。突然,薇薇感觉到摸到了一个柔软的 东西。手里轻轻的抓了一下,发现里面还有两个椭圆的物品,放在手中甚至会感 觉到里面轻轻的动弹。这已经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了。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被 教育过为什麽男人的身体会和她完全不同。 而此时叶扬再也无法忍受了,喉咙里低低的吼了一声,就势转了过来,走上 一步,把薇薇按倒在卧室的床铺上面。 直到这时候,薇薇和叶扬紧贴着的胸口才算是分开。之间薇薇胸口的乳房已 经因为挤压变得有些扁平,但是因为她本身的乳房就足够豪爽,所以即使经过了 长时间的挤压,甚至还是仰面平躺在床上,她的乳房依旧傲然挺立,盈盈而有弹 性。 乳房上还带着一些汗水,以及挤压在一起带来的痕迹。沿着弧形的半圆乳房 向上巡视,可以看见顶部的一点殷红。 薇薇的乳晕特别的小,大概只比乳头稍微的宽一些,小巧玲珑,和她的身子 一样都是那样的娇小,令人怜惜。但是乳头却刚刚好好,大小适中,就好像和食 指的指头一般大,因为充血而俏立婷婷。 白皙的乳房,配上娇小的乳晕,还有因为刚刚激扬而矗立充血的殷红乳头, 这一幕落在叶扬的眼中,再是诱人不过。他再也无法忍住,弯腰一口噙住薇薇的 乳头,吮吸起来。一只手没有闲着,抓住另一边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另一只手 也没闲着,正从薇薇的锁骨开始,慢慢的抚摸下来。 叶扬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握着薇薇乳房的手,正在乳房上肆意揉捏。他的 四个手指抓住雪白的乳肉,一起向里用力,使得乳房深深的凹陷下去,同时还不 断的任意扭动,让乳房变成各种形状。而剩下的一只手指始终放在微微的乳头上 ,轻轻的摩挲、点、粘,甚至不时悄悄的弹弄一下。 而每次弹弄,薇薇的身体都要轻轻的颤栗一次,嘴里发出谁也听不明白的声 音。她已经不再保持推开叶扬的姿势了,而是仰面躺在床上,只留了两条小腿弯 在床沿。两只手反向扣过来,紧紧抓住床单。随着身体的每次颤栗,手里的床单 也一次次的被抓紧、放松…… 叶扬的另一只手则从薇薇的脸庞开始,缓缓的抚摸过耳垂,沿着白皙光滑的 脖子,慢慢的摸过锁骨和肩膀,再沿着乳房向下,越过弧形的腰,结实而浑圆的 臀部,慢慢的接近薇薇的腹部。 薇薇只觉得全身无力,发软,任由叶扬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摆弄,直到 全身几乎被他摩挲了一个通透,自己也觉得燥热起来。如果这时候她能看见自己 的话,一定会觉得非常惊讶:那个仰面躺在床上任人抚摸,粉面飞霞,眉目滴水 ,玉体横陈,时不时还随着乳房上一只大手的动作而发出一两声无法抑制的呻吟 的人,真的是自己麽? 此时,叶扬的手已经抚摸过薇薇的全身,停留在薇薇的腹部,轻轻的摩挲。 薇薇只觉得有一个温暖、柔软的手,在自己的小腹上轻轻的上下左右摆弄, 时不时似乎是不经意的,轻轻的碰触一下下身的阴毛。更是觉得含羞难忍,偏偏 却又无力抗拒,甚至隐隐带有一点点未知的渴望,娇啼婉转,呻吟喘息。 薇薇也说不清她渴望的是什麽,她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内心深处觉得不该 ,不该在一个男人眼前暴露出自己清白的身子,不该让自己最呵护最隐秘的乳房 和娇贵的乳头落在他人手中肆意玩弄、嘴里任意叼衔。也觉得不该让人抚摸自己 的身子,将自己身上一切的情景一览无余,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亲人,有血缘关系 。 可是又觉得这种接触让她有着从未感受过的体会,有着从未有过的欢愉,有 点高亢,有点迷离,有点希望沈醉其中的期待。 就这样矛盾的心情中,薇薇平躺在床上,任由她的叶扬在她的身子上抚摸、 揉捏。或轻柔,或暴虐,但是无论是怎样的力度,都能恰好好处的在她的承受范 围之内,不会觉得难以忍受,只是羞不可抑。 叶扬的手已经在薇薇的小腹上游走数次,往上就是浅浅的脐,往下就是油亮 的阴毛。在这两者之间的接触,让薇薇更觉得欲得又止,想拒绝又舍不得这种似 乎在云端的享受,想要叶扬一直继续却又觉得说不出口。 叶扬的手停顿了一下,薇薇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那只手不再在小腹游走, 而是直接向下,覆盖在她的阴毛上面。顿时薇薇的身躯一抖,不知道该拒绝,还 是该让他继续。就在心思不定的时候,叶扬的手只是稍微一作停顿,就继续向下 ,插入她两腿的缝隙,掩盖在她最不为人知的地方。 叶扬只觉得薇薇的阴毛相当可爱,手里的感觉传来,告诉他这个阴毛浓密但 是不会散乱,就好像是有常常梳理过一样,长短有序,从手心拂过的柔和感和微 微的痒痒感觉,让他心跳瞬间紊乱了一下。 但是也只是一瞬,叶扬直接把手移开,向下插入到薇薇的双腿之间。入手之 时,只觉得泞湿一片,顿时心里明白薇薇也已经动情了。就放在薇薇乳房上的手 ,抓住她的手臂,摸索着找到她的手掌,和刚才一样,引导着薇薇的手向自己的 阴茎抚摸。同时,俯下身子来,轻轻的对薇薇说:「薇薇,看看我,别闭上眼睛 ,我希望你看着我。」,顺便在薇薇的耳朵边呼吸、吹气。 薇薇只觉得心都快荡漾出胸膛了。恍惚中她的手不再抓着床单,摸索着握住 了一个粗长的东西。叶扬觉得不够,就把薇薇的另一只手也抓了过来握住,并在 她的耳边说:「好妹妹,你帮我弄一下。」 睁开眼睛,薇薇这才看见叶扬那雄壮的身子。只见眼前的人,身上点点滴滴 的汗水,有些还挂在身上,有些已经沿着肌肤顺流而下,而有些,已经滴落在她 的脖子上、胸口、乳房上、小腹上……要是平时,她一定会觉得厌恶,不希望任 何汗水滴在自己身上。可是此时,看着叶扬的胸口和腹肌,她完全无法提起厌恶 的心思,甚至心里觉得「好像他的汗……挺好闻的?」顺着叶扬的胸膛往下看去 ,薇薇突然有些好奇:「哥,你的那里……也有毛啊?」 「嗯……」叶扬的阴茎正在薇薇手里轻轻的玩弄,他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 只能咬牙慢慢的回答,「是啊,妹妹你也有哦。」「真有意思,我以前从来没见 过呢……啊……」薇薇终於发现自己刚才、和现在手里握住的棒状物是什麽了, 「这个是什麽,你们男人的下面……长得是这样的吗?」 「……」叶扬不知道说什麽好了,「好妹妹,你们没上过生理卫生课?」突 然又想起来,是啊,妹妹刚刚高中毕业,现在的一般高中除了考试课,谁去上别 的偏门?於是就对薇薇解释:「这个叫做阴茎……」「那下面这个球球呢?」 叶扬无语:「这个是睾丸。」 正说着,叶扬的手在薇薇的阴道口却不会闲着,一直在慢慢的摩擦、揉捏。 随着覆盖在阴道口的大手的动作,薇薇也忘记了询问,忘记了说话,只捏着 手里的阴茎,不断的颤抖,不时从嘴里发出两声呻吟。 「好妹妹,把脚张开好麽?」叶扬见薇薇的阴道口已经在他的魔手摆弄之下 ,湿如涌泉,急忙趁热打铁,说道。薇薇早已神志不清了,闻言就把双腿分开。 还好她尚有一分清醒,一分害羞,只是把原本并拢的双脚分开了一丝,不再如之 前那样紧密。 可是这一丝就够了。叶扬的手得到这一点空间,顺势乘虚而入。食指和中指 准确的找到薇薇的阴道口,左右摸索着找到了两片细腻的如同油脂一般的阴唇, 再沿着阴唇慢慢摸索,找到上方一粒小小的凸起,心知这就是阴蒂了。 於是用食指和拇指轻轻钳住那一粒小小的肉核凸起,再温柔的揉捏,顺着阴 蒂的边缘慢慢旋转。 薇薇被此一捏,顿时全身颤抖,蜂腰紧绷。一双美丽的眼睛大大睁开,原本 轻轻握着着阴茎的手忍不住就用力一紧,不由自主的上下乱颤。却不知不觉,手 里的阴茎在她这样摆弄下,又增大了许多。原本只有4公分左右的粗细,14、 5公分的长短,瞬间虯首怒昂,足足大了一圈长了一截,一只手已经快要把握不 住,只有两只手一起扣住才能勉强包容。 而薇薇感觉到自己的下身正在被叶扬肆意玩弄,虽然心里觉得很是羞耻,觉 得女孩子的那里不应该被一个男性随意触摸、玩弄,但是却又提不起力气来拒绝 ,身上一直软绵绵,一阵高飞的感觉,煞是快活。 摆弄了一会儿,薇薇的下身已经是泥泞不堪,阴道里面流出的淫水大湿了一 片床单,甚至连原本细密有致的阴毛也被弄湿,在叶扬的魔手挑逗、蹂躏下粘成 一团、一绺,杂乱无章。 叶扬见此情景,知道身下的美人不但已经被挑起了春情,还被跳动起了身体 的慾望,情知火候已经八九分了,於是把手抽了出来,用双手温柔的分开薇薇的 双腿,顺便把薇薇的双手从自己昂首举头,独目怒睁的阴茎上拿下,环在自己身 後。然後把双膝并拢,挤入到薇薇微分的双腿之中。 薇薇只随着自己被叶扬任意摆弄,完全忘记了反对的心思。隐隐觉得自己的 双腿被人打开,手臂被举了起来,放在了一个结实有力的後背上面,顺手就抱住 ,还拉向自己的胸口。 叶扬发现薇薇把他拉向她的胸口,也无法忍受薇薇这麽主动,热血上涌,顺 势就趴在薇薇的乳房上面。弓起後腰,用自己的嘴巴慢慢舔过薇薇的乳沟,再用 舌头慢慢品嚐她美丽、柔软的乳房。从最外围开始,一圈一圈的舔上去,逐步接 近那最美丽的顶端,突然一口叼住。 薇薇全身颤栗,只觉得自己的乳头被叶扬含着,乳头在他的舌头撩拨下左右 晃动,不时被舌头上凸起的味蕾用力刮过去。每次刮过,都会觉得全身颤抖,舒 爽无比,只想夹紧下身。 慢慢的,叶扬的嘴巴舔过薇薇的乳房,舔过乳头,再舔过她的脖颈,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势再次封住薇薇的樱唇。 此时薇薇已经不再和刚刚那样青涩了,也同样以虽然不熟练但是热烈的回吻 来迎合叶扬。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唾液交接,有些疯狂的样子。 叶扬的手,则乘着亲吻的时候,偷偷的绕过薇薇的後背,从肩膀後方伸出, 反扣住薇薇的锁骨,紧紧地固定住两人的身子,再慢慢的把自己的下身贴近薇薇 的下身。 当两人的下身接触在一起的时候,薇薇全身一抖,她虽然已经失去大部分思 考能力,但是也知道自己下身接触到了什麽,那就是叶扬粗大的阴茎。但是她并 不知道叶扬把阴茎贴近她的下身是要做什麽,因此也没有反抗,依然任由叶扬动 作,自己还是紧紧的抱着叶扬。 叶扬没有受到抵抗,就把阴茎慢慢的移动,寻找着最佳的角度和入口。此时 薇薇只觉得那个肉棒在自己的下身好像蠕动一般在点来点去,不由的好奇道: 「哥哥,你在找什麽吗?」 叶扬笑道:「是啊,我在找你的阴道入口呢。」「你找得到吗?」 「要不妹妹你帮我一下?」其实叶扬已经找到了薇薇的阴道口,但是他更希 望是薇薇来帮他把自己的阴茎插入妹妹的阴道中。 薇薇不知就里,於是真的伸手握住那个巨大的阴茎,移动的放在自己的阴道 口,只觉得两片阴唇似乎随着呼吸一张一合,好像在舔舐那个阴茎,又好似在盼 望那个阴茎尽快插入一样,心里只觉得奇怪,却也不去深想。只是在对准之後, 说:「哥,对准了」 然後又疑惑的问:「哥,你不是想插到我的阴道里面吧?」叶扬笑笑,说: 「是啊,哥哥已经快忍不住了。」「可是哥哥的阴茎那麽大,能插入麽?我以前 用手指摸过,这里很细的呢。」叶扬失笑,虽然他也希望能给薇薇多一些解释, 但是他已经有些无法克制了,就简单回答:「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好……吧……」薇薇有点犹豫,「那我们这样是在做什麽呢?」天真的女 孩子呃。 「嗯……因为我爱你,我们做的行为就叫做『做爱』。」叶扬说着,慢慢的 把自己的阴茎沿着刚刚校对好的路径,缓缓的挤到薇薇的阴道口中。 薇薇听见这个词,终於想起来什麽:「把你的阴茎插到我的阴道里面就是做 爱啊?」她终於有点慌乱了,「同学说,做爱会怀孕的!而且我也不想这麽早做 爱啊。」虽然薇薇和很多女子一样做过为人妻为人母的幻想,但是她却不知道原 来这样一个过程就是为人妻为人母的一个必经之路。 可是已经晚了,薇薇只觉得她的下身正在被一个巨大而又滚烫的阴茎分开, 而且那个阴茎还在向里面顶入。不由得哭叫起来:「我不要做爱啊,我不要怀孕 ……」 叶扬哪里肯停下,他看见薇薇的反抗并不是很激烈,知道她还在天人交战: 一边是自己的坚持,一边是身体的慾望。便望慾望上加了一把火:「做爱也 可以不会怀孕的啊,而且做了之後你就会喜欢上这项运动的哦。」说着,叶扬的 阴茎已经分开薇薇的外阴,把整个乒乓球大的龟头塞入阴道口了,同时觉得里面 已经有了很大的阻力,心里暗暗觉得惊讶:这小妮已经这麽湿了,居然还这麽难 插,莫非是个名器?这可不能便宜了别人! 可怜的薇薇,下身被满满的堵住了一个龟头,只觉得酥麻又有点疼痛,寻思 抗拒又觉得舒爽迎合,莫是矛盾啊。力量又不足以推开身上的人,只能嘴上哽咽 : 「你是我哥哥啊,我不能嫁给你的,你放开我吧。」「那,妹妹你嫁给我吧 。」叶扬听了,随口说道。薇薇听了顿时愣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这一愣的功夫里面,阴茎又插入了一寸来长,整个龟头已经没入了薇薇 的阴道中。叶扬只觉得前方似乎顶到了什麽,心里有数,这就是薇薇的处女膜了 。 叶扬不急着捅破薇薇的处女膜,只是让阴茎贴着那片阻隔,再缓缓退出、缓 缓插入,让龟头不断的刮擦这薇薇的阴唇和阴道。 未经人事的薇薇如何能承受这样的挑逗,顿时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断断续 续的抗拒,又感觉到自己下身正在被一个巨大肉棒插入,肉棒的温度似乎都超过 的两人的体温,滚烫滚烫。 叶扬微微一顶,对处女膜施加了一点点压力。只听见身下的人惨叫一声「啊 ,好……痛啊……」,薇薇不明就里,带着哭腔问,「哥……你是……不是插坏 了我的阴道……啊!,好痛。」 叶扬回答:「不是,这是你的处女膜被我的阴茎亲到了呢!」虽然薇薇并不 是很了解男女之事,但是也略微知道处女膜的意义的,连忙拒绝:「你不要弄破 啊,我怕。」 「怕什麽?」叶扬故意挑逗,依旧强忍这一捅到底的慾望,轻轻抽插了两下 。 他是希望把好的东西慢慢品味的性格,所以才能忍到现在。 「怕……啊……」叶扬又抽插了一下,这次比之前所有的抽插都要深入一些 ,阴茎已经可以感觉到处女膜被顶的有点变形了。薇薇抽泣的说,「我不要怀孕 ,不要被捅破处女膜啊……啊……」 「不会怀孕的哦」,叶扬舔着薇薇的耳垂,悄悄说,「不过,你後面那个要 求呢……,我没听清楚啊。」 「不要捅破处女膜啊」薇薇尖叫。 「谁的处女膜?」叶扬又抽插了一下,这次插入的更深,有着薇薇淫水的滋 润,两人的下身务必润滑,要极大的克制才能忍住通道最深处的慾望。 「我的……」薇薇也有些无法克制了,她的身体出卖了她。但是因为处女膜 被压迫的疼痛,使得她还保留了一丝清明。 「处女膜在哪里呢?」 「我的……那里」 「那里呢?」邪恶的挑逗。 「……」薇薇无法忍受叶扬一次次逐渐深入的阴茎,终於开口,「我的处女 膜。」说完,自己都觉得很羞耻,但是心底的快感却感觉增加了一分。 叶扬感觉到薇薇的下身似乎更加湿润了,心里更加快意,继续问:「谁捅破 你的处女膜呢?」他继续挑逗,也不忘记继续把自己的阴茎在薇薇的阴道里面出 入了好几个来回,一次比一次深入。 薇薇心里害怕,终於克制不住,低声叫了出来:「哥……啊……不要捅破我 的处女膜」 谁知叶扬又问:「我的手在你背後呢,用什麽捅破啊?」「啊……用……那 个什麽」薇薇终於想起来了,「不要用阴茎……啊……捅破我的……啊……处女 膜!」下身的阴道在叶扬的轮番抽插下,她已经话不成句了。 可是叶扬不满足,问:「那,整句话怎麽说的呢?」薇薇已经感觉到那个巨 大的阴茎已经随着每次的抽插,越来越深入到她的阴道里面,而每次抽插都会撞 击到她的处女膜,并且压迫着她的处女膜往里面凹陷一段距离,每次凹陷,都带 来一丝疼痛,这个疼痛越来越剧烈,情知如果再不说出个囫囵话,自己的清白身 子真的就要破在这里了,终於放下一切言语上的抵触,低声叫起来:「不要用你 下身那个粗大的阴茎捅破我阴道里的处女膜!」「……」叶扬有点惊讶,居然她 还有精力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不过他还有後招,就说道:「前半句我听清楚了, 後面半句没听清楚,再说一遍……不要用我下身粗大的阴茎,然後什麽?」随着 这句话,他又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力度,并且每次都更加深入了一些。 「啊……」薇薇随着他的抽插,全身酥麻,手脚都完全用不上力气。而且更 可恶的是,胸前的庞大的乳房一直被叶扬俯下的胸膛不断摩擦,自己早已矗立坚 耸的乳头一直在他的胸口一上一下的刮碰擦挤,实在是越发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身 体,只觉得下身不由自主一阵阵抽搐,一阵阵紧缩,每次紧缩都会伴随着一波波 快感,如同浪潮一样袭来,让自己神志不清。并且随着酸麻的感觉,阴道里也不 断的流出更多的体液,润滑着两人的结合部。 并且感觉到叶扬的越发深入,薇薇感觉到自己阴道里的处女膜已经逐渐的被 挤压到了尽头,每次冲撞都能尽量的深入在阴道内部,深深的插在里面,并且龟 头直顶在处女膜的小口上,然後用无可抵挡的力量向内突入,直到自己感觉到处 女膜即将破裂的疼痛的时候,那个可恶的阴茎才似乎意犹未尽,勉勉强强的慢慢 退出她的阴道。可是虽然疼痛,但是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薇薇不知道这是 为什麽,只能觉得自己好羞耻。 「下半句要说清晰哦」叶扬看着薇薇的已经迷离的眼神,邪恶的追问,「不 要用我粗大的阴茎,然後什麽?」 这时候如果有第三方视角能看见两人的动作,就可以发现,薇薇的阴道已经 被阴茎深深的插入。但是因为处女膜的韧性,和插入者的力道恰好的控制着,所 以还没有破损。只是阴道外围的阴唇已经大大分开,一根沾满了湿湿的淫液的, 涨的有些发紫的阴茎,正在阴道中一抽一插。每次抽插都深入大约一半,插入的 时候,阴唇霎时向两边分开,阴道口肉眼可见的鼓了起来。而抽出的时候,就看 见肉色带点紫色的阴茎从阴道里湿哒哒的拔出,带着些许透明的淫液,逐渐的沿 着男根留下。 羞耻归羞耻,薇薇也知道如果叶扬再不停下他在自己阴道内抽插的动作,自 己的处女膜必定会被捅破,於是勉强集中起精神,抵抗着一波一波的痛感和快感 的纠缠,开口快速的回答叶扬的要求:「捅破我……啊……的……阴道里的…… 处女膜!」 「不行,没有连续,再说一遍。」说着,叶扬的阴茎已经深深的插入了薇薇 的阴道。接近十七厘米长,五厘米粗的阴茎,已经有接近一半插入到薇薇的阴道 里面,并且深深的撑开了她的处女膜。叶扬感觉,只要再进去一点点,就会得到 身下的美女的处女了。但是他依然引而不发,就这样僵持在这个程度,继续要求 薇薇回答:「不要用我的阴茎,然後什麽?」 薇薇终於无法克制住自己了,即将被破身空恐惧让她失去理智,大声而快速 的喊了出来:「捅破我阴道里的处女膜!」 叶扬听了,对薇薇说,「好的,满足你哦。」 薇薇松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下身的处女膜上的压力渐渐的消失,原本填满 了自己阴道的充实感也逐渐的减弱,知道阴茎正在慢慢的退出自己的阴道,终於 全身放松了下来,可是瞬间又觉得有些空闲,有些不舍,下意识的稍稍加紧了自 己的双腿,似乎想要把那个大阴茎留在自己体内。 可是就在这一刻,薇薇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似乎,刚刚自己说出来的那句话 有点歧义啊? 还没细想,其实叶扬也不会给她时间细想,就听见身上的男人说:「好的, 满足你哦。」 瞬间,只见叶扬的下身停止抽出,反而用不是很快,但是却没办法让薇薇反 应过来的速度,向着阴道中插入,眨眼就抵达薇薇的处女膜上面。薇薇惊恐的睁 大了眼睛,刚要尖叫,却被叶扬顺势趴在自己胸上,保持着对乳房的压迫,同时 吻住了自己的嘴巴,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惊恐的呜呜直叫。 薇薇明白,自己刚刚的话被叶扬误导说错了,现在失身在即。可是事已至此 ,她话说不出来,又完全施展不出力气来抵抗,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薇薇只感觉那个巨大的阴茎顶在了自己的处女膜上面,稍一停留,就坚定的 向阴道深处插入。处女膜不断的试图阻止阴茎的侵犯,却一直徒劳无功。只能不 断的被拉伸,拉伸,节节败退,直到阴道深处。此时,阴茎已经插入了一半多, 比之前都要深入。处女膜也被拉伸到了极限,随时都可能破裂。 感受下身充实的快乐,也感受着阴道内部即将撕裂的疼痛,薇薇完全不能抵 抗。只感受到那个粗壮的肉棒越插越深,然後,又停了下来,同时也感觉到自己 的处女膜已经到了极限。 深深呼吸一口气,叶扬把下身往前一顶。薇薇顿时感觉到那个巨大的凶器突 破了自己阴道里那道防线的阻拦,深深的越过防线,直插身体的最深处,不由得 泪落纷纷。相比失身的心理打击,阴道里的疼痛反而不是那麽明显了。 而此时叶扬才放开薇薇的双唇,开始轻柔的吻着她的樱唇,吻着她掉落的泪 水。悄悄的说:「薇薇,疼不?」 「嗯……」明知已经失身,薇薇也不闹,只是克制不住眼泪,问,「这就是 做爱了麽?我已经不是处女了麽?」 叶扬回答:「是的,我得到了你的身子,你把你最好的处女给了我,但是, 我们这样还不算是做爱呢。」 「还不算做爱?你的那个都插到里面来了,我好痛……」「过一会儿就不痛 了,我让你知道什麽叫做真正的做爱。」叶扬说着,慢慢的把阴茎拔到出口处, 起身低头一看,阴茎上有了一丝丝的血迹,阴道口也有血迹随着淫液滴落。不禁 又激动起来,说:「好妹妹,我让你知道什麽叫做爱吧。」说完,就又开始抽插 起来。叶扬忍了这麽久,已经憋不住了,於是也不顾薇薇刚刚破身的痛楚,一捅 就捅到阴道的最深处。薇薇一下子觉得剧痛无比,还好痛楚中毕竟带着强烈的快 感,似乎是龟头的棱沟在刮擦着她的阴道深处,不禁又痛又痒又舒服,忍不住呻 吟了一下,抱紧了叶扬的身子。 叶扬在薇薇刚刚破身的阴道里不断抽插,只觉得这个阴道紧窄无比,每次抽 插都要用下很大的力气才能尽没其中,拔出的时候也是生涩异常,好像有个小嘴 在那里衔不让他的阴茎拔出一样。顿时觉得全身畅快,虽然用力不小。而薇薇在 他的大力抽插和撞击之下,也渐渐觉得不是那麽的痛了,索性放松身子,随他折 腾去了。 两人一上一下,叶扬反覆抽插了数百下,直到阴道里里外外都被开放完整, 甚至有几次插得太深,几乎把龟头给捅到薇薇的子宫口去,弄得薇薇不得不在他 的後背挠了一下,抗议道:「哥哥,轻一点,疼啊……」叶扬不得不放缓慢一些 ,使得薇薇更加快乐,甚至偶尔还很含蓄的「嗯」「呃」的叫两声。 虽然叶扬觉得薇薇的叫床有点小家碧玉的样子,有些不是很尽兴,但他也知 道薇薇刚刚破身,而且在家里,何况薇薇本来就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能小小 叫床两声也挺不容易了。就顺口说:「这才是做爱,妹妹舒服不?」「嗯,舒服 ,就是还有点儿痛……」就在这时,薇薇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那我们是在做 爱了,不要让我怀孕!」 「嗯……」叶扬正在爽头上,抽插的起劲,就没有回答。 薇薇看了有点着急,就急着再说:「不要射在里面!同学说,射在里面会怀 孕的!」 叶扬正在一抽一插的爽,听了就想,如果不内射,那岂不是有点遗憾?这麽 漂亮的妹妹,必须要留点儿纪念的。嘴上却说:「好啊,不过你说的『里面』, 是哪里面呢?」 「当然是不要射在我的阴道里面了!」薇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答应 我!」 叶扬暗笑:「好的,我一定不射在你的阴道里面。」薇薇有过刚刚的教训, 把这句话想了好几遍,觉得没什麽问题,就真正放松下来,任由叶扬在她的身上 胡搞。 只见叶扬的一根阴茎在薇薇的阴道里面不断的拔出又插入,每次都飞快的带 起一些淫液,撑开湿漉漉的阴唇。两人交合的地方,随着抽插的继续,不断的滴 下大量的淫水,期间还有一丝丝的血迹随着淫水流出。有些粘在阴茎上,有些黏 在阴道口,把原本薇薇粉红可爱的阴道阴唇,又染上了一层更深的红色。 薇薇也渐渐的迷糊起来,嘴里管束不住的开始乱叫「哥哥爱我」、「啊…… 」、「好舒服」、「用力」,叶扬也很配合的卖力活动。 就这样两人抽插了大约半个小时,薇薇一直紧紧抱着叶扬。突然没来由的全 身痉挛,发抖起来,更加用力的抱住了叶扬,叫着「啊……」,「啊,好奇怪的 感觉……」 叶扬知道,这是高潮来了。他自己刚刚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高潮,现在看见 薇薇这个样子,顿时腰上用力,大力的对着阴道口抽插撞击,每次都全根没入, 直抵薇薇的子宫口。只觉得阴道深处似乎有个小嘴,随着他每次深入的撞击,都 要亲他的阴茎一下。而自己拔出的时候,那个小嘴又大力的吸着他的龟头,舍不 得放开。 放开克制大力才抽插不到五分钟,叶扬也感觉自己的身体紧绷,知道马上就 要射了。薇薇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阴茎变得更大起来,把阴道撑的更加疼痛,也更 加舒服,心里也清楚叶扬要射了,忙说:「哥哥,你答应我的不要射在阴道里面 !」叶扬满口答应:「好的。」下身却不停的撞击,让龟头不断的捅到薇薇的子 宫口。而薇薇有了叶扬的答覆,也放心下来,由得叶扬瞎搞。 随着叶扬最大力的一次冲撞,阴茎前所未有的深入到薇薇的阴道里面,整个 龟头似乎通过了薇薇的子宫口,正好那道棱沟嵌在那里。两人同时身体发抖,紧 紧拥抱。薇薇发觉不妙,刚刚要说话,就感觉到自己的阴道中似乎有一阵阵胀大 的感觉,那是阴茎的震颤——叶扬射精了。 叶扬感觉到自己的精液一阵阵喷涌而出,忍不住抱紧薇薇,把自己的胸膛完 全的贴紧薇薇的乳房,用力压了下去,甚至把粉红的乳头的压的凹陷下去。而睾 丸一阵阵收缩,把大量的精液一波又一波的通过两个人下身结合紧密的通道里, 喷射在薇薇的子宫里面。 薇薇只觉得有好多股滚烫的液体喷撒在自己的身体内部,哪里还能不明白发 生了什麽事情,心下大急却又因为高潮说不出话来,只能红着脸喘气。直到叶扬 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在自己的子宫里,两人缓了一口气,这才有力气,问:「你答 应我不要射在阴道里面的,为什麽说话不算话啊!」叶扬说:「没有啊,我答应 你不要射在阴道里,我也做到了啊,我刚刚是射在你的子宫里面啊!」 薇薇一想,好像真的又是自己中了他的计策,无话可说,只能无力的推开叶 扬,坐了起来,开始检查自己的下身。发现以往自己小心呵护的阴唇已经被抽插 的红肿无比,阴道口不再和以前那样是细细的一条线,而是变成一个圆形,一时 还没办法闭合。阴道口血迹淋漓,还不断有一滴滴的清清的液体流出,薇薇知道 那就是自己的淫液。除了淫液,还有一丝丝的血迹随着呼吸,慢慢的渗出阴道口 ,再擡头一看,身边的叶扬的下体阴茎上,也有着一丝丝的血迹,不由得又羞又 气。 正欲说些什麽,却发现阴道口中淌出了许多白色的液体,还没明白过来,就 听见叶扬说:「这就是男性的精液呢,只有射在女孩子的阴道里面,才算成功的 做爱哦。」 听了这句话,薇薇终於紧张起来,她发现自己的阴道口正不断的流出大量的 白色精液,而且随着身体的恢复,阴道口也逐渐闭合起来,眼看就要把剩下的精 液都关在自己体内,连忙说:「你这个大坏蛋哥哥,还愣着做什麽,快想办法不 要让我怀孕啊!」 叶扬就问:「你上次的大姨妈什麽时候来的?」「这个有什麽关系?」薇薇 想了想,说,「上个月底吧。」「那就没关系了」叶扬低头算了一下,告诉薇薇 ,「现在做爱是不会怀孕的,这是安全期。」 於是,薇薇放心下来。两人前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赶紧把衣服穿了起 来,生怕家长很快就要回来。 之後的大学每个假期,叶扬都会找一些藉口到薇薇家里,或者约薇薇过来, 两人一起做爱,而且每次都射在薇薇的体内。叶扬时间控制的很好,一次都没有 怀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