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小白与小雪 NO.8 房车风云 由于小白这次身体搞得太差了, 在老K的介绍下她半无奈半自愿(受虐神经发作)的情况下, 稀里煳涂地接受了几个恢复用的药物实验身体很快就又恢复得差不多了。 由于肉体太快的恢复消耗了太多干细胞,她的神经创伤还没有足够的组织完全恢复, 思维有时候会突然短路。 虽然老K保证这些药物的副作用过一两个星期就会完全消除, 但是为了小白着想希望她还是去找个地方旅游、放松一下比较好, 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在肇事者小雪的身上了。 作为药物实验的报酬,老K借了辆接近定型的新型生态环保休旅房车给小白。 这辆车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一个车载发酵仓可以利用动物粪便和其他有机物产生沼气来提供给炉灶和热水器使用, 还可以加装一个沼气发电机这样就省下了汽油的消耗, 甚至可以考虑未来安装沼气发动机。 只是目前由于车载发酵仓太小,只能以沼气系统原型加上普通房车的方式, 给小白上路开开来验证发酵仓的效率而已。 看到老K开着一间小房子大小的休旅房车停在自己的店门口, 小雪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因为买一辆房车一直是她的梦想之一, 这样一来只要开着这种车就可以到处玩而不用住旅社也不用搭帐篷 真可谓是自驾游的不二选择! “我回来啦!”车门一开 小白就迫不及待地和小雪来了个热烈的拥抱小雪也热泪盈眶地一边拥抱小白一边直道对不起。 “知道你对不起我就好啦~嘿嘿嘿嘿……”小白很阴险地笑着。 “你不会这么快又想玩吧……”小雪的额头上多出好多竖缐…… “咳, 咳那个,小雪你多陪小白去近郊旅旅游、散散心, 这对她的神经组织的恢复有好处。” 老K在旁边眼看这不是久留之地(其实他是很想多留点时间看她们俩怎么玩啦, 但是他是跟实验基地告短假出来的)简单的交代了小雪一些注意事项, 比如让小白好好休息啦要顺她的心别惹她生气啦, 要小心她的短路行为啦等等以后迅速地打车走了。 “那你答应和我去旅游咯?”小白拉着小雪的手高兴的直跳。 (小雪: 不至于这么高兴吧,难道她的神经真的坏掉了?可怜的小白……) “来来来, 我给介绍一下这辆车。” 小白拉去小雪就车里介绍了起来,把她从老K那里听来的知识全复述了一遍。 (小雪: 这家伙的脑袋没问题嘛!) “喂喂, 你有没有在听啊!”小白叉着腰瞪着小雪。 “哦哦,好啦好啦,你别生气嘛,老K说你现在不能生气的啦。” 小雪急忙打圆场, 用手在小白的胸口拍拍: “哟, 咪咪好象变大了耶。” “别转移话题!你看,平时吃剩下的东西和做菜剩下的边角料可以用这个粉碎机粉碎成小块再通过这个止回阀通进发酵仓里。” 小白一边说,一边看着小雪。 (小雪: 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搞科研的……) “那, 这次是你的不对是不是?”小白笑眯眯的将一只手搭在小雪肩膀上。 (小雪: 有不祥的预感……) “是啦……”小雪红着脸。 “那你是不是答应陪我去旅游?”小白又笑眯眯的将另一只手搭在小雪的另一个肩膀上。 (小雪: 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对啦……”小雪白着脸。 “那要不要听我的话?”小白把脸贴到小雪的脸上蹭。 (小雪: 塞上跳蛋灌上肠然后在你的遥控下开车?不会这么没有新意地拿我们俩的性命开玩笑吧?路上出了车祸怎么办?) “恩啦……”小雪绿着脸。 “我就知道小雪和我最好了!你等一下, 我都准备好了!”小白开心地跳开从行李架上拖下一个旅行箱大小的正方形扁金属箱 侧面有X型的金属凹槽看起来像是大的油箱。 (小雪: 小白……你真的曾经神经有损伤吗?……) “这又是什么……”小雪阴着脸。 “你看,我让老K把这个油箱改造了一下, 上边这个螺口可以接着粉碎机的出料口;下边也焊个一模一样的螺口 可以和这个止回阀相接。 你呢就乖乖的呆在里面吃剩饭当回水弯好了!当然啦, 如果沼气太久没用释压阀会把沼气通到发电机里, 到时候我还准备了一些会让你发疯的小装备哦!”小白越说眼睛越放光, 仿佛她已经看到小雪委屈地被强迫吃下各种下脚料和剩菜剩饭 然后被电流电得死去活来的样子。 (小雪: 小白……你这是去养伤还是去……我服了你了……) “我的命好苦……”小雪哭丧着脸被小白推进车上的洗澡房, 小白在撒娇: “就一天就玩一天嘛~”, 没办法小雪只好在小白的帮助下彻底地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 下次她要洗澡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想着想着, 小雪发现自己换下的内裤居然湿透了…… 小白关好了车门 拉上了所有的窗帘拿出了准备好的东西,就等小雪擦干身体完出来。 等小雪出来了,小白先拿起根胶管, 在一端涂上麻药以后慢慢地从小雪的鼻孔里插进她的肺里, 并堵上另一个鼻孔这根胶管将接到箱子底的消声隐藏开口上, 以免她在铁皮箱里窒息当然,也可以用来控制她的唿吸。 然后,小白让小雪张开口,将一个中间有洞的塞口球塞进她的嘴里, 球连着一根粗大的胶管。 小雪心想: 这一定就是进料管了。 没错,由于塞口球并不是直接插到小雪的喉咙里, 小雪甚至还有机会用舌头品尝一下食物的滋味呢。 小白用网兜罩好小雪的头发以后,再用防水胶带在小雪脸上缠绕了好几圈, 保证不会有漏液了才罢休这样一来小雪不但出不了声, 在一层层的缠绕下也渐渐看不见听不清了。 处理完了头部,小白给小雪戴上一个特制的项圈, 这个项圈在两侧有两个环状的扣具背后还有一个小铁环。 小白给小雪戴好项圈后,用手抓了抓她的酥胸, 在小雪的躲闪中给她罩上了一个内里有很多金属尖刺电极的胸罩 然后在她的身后将扣带扣到最紧为止仅仅是这样, 小雪的两个肉弹就仿佛要被从胸罩里挤出来一样 金属的小刺已经把敏感的她扎得几次想用手把它扯下来 可是一想到自己答应一切听小白的她只好小心地用手托着双峰, 试图减轻一点胸口的刺痛感。 “别乱动,你可真淘气。” 小白用一付教训小孩的口吻责备着小雪,还用手拍了小雪那浑圆挺翘的屁股一巴掌。 这一拍不要紧,小白拍上瘾了,在小雪那充满弹性的屁股上左拍一下右拍一下, 拍得小雪的两只手都顾不上胸口的疼痛了急忙在自己的屁股护了起来。 “你可真麻烦!真是的,一定要把你绑起来才高兴。” 小白一边说着,一边抓住小雪的手腕要绑。 小雪也知道躲是躲不过了,乖乖地让小白以背祈祷的方式把两只手高高地向自己的脖子吊去, 一直吊到她的手都快碰到脖子了为止。 这时候项圈上的小铁环就起了作用,小雪必须挺起胸膛才能唿吸得顺畅一点, 可是这就增加了胸部的痛苦而小白似乎也没有再打算给她增加什么难度, 并没有将她的两个手肘拉到一起勉强算是一种仁慈? 固定完小雪的双手, 小白开始折磨她的下体。 她先是用一根如果被小雪看见,说什么都不会让小白往自己的尿道里塞进去的金属质地的导尿管, 一点一点一毫一毫地往小雪的尿道里塞,金属细管的粗糙外壁, 刮得小雪快要疯掉了可是小白还是义无返顾地将管子成功插入了小雪的膀胱, 然后旋动套在管子上的一个螺母使得插进去的那一端顶的小球像莲花一样慢慢张开卡住了尿道的阔约肌, 这样管子就掉不出来了。 直到确信将小雪膀胱里的尿液放掉了,小白才将一小块肥皂堵住管子的一端, 这样可以保证在装配小雪的过程中不会有什么液体来捣乱。 当然,流出来的尿水,小白很不客气地都倒进通着小雪咬着的进料管里, 而小雪一发现小白把液体往自己的嘴里倒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 急忙想摇头躲开可惜小白是抓着管口倒的,任凭小雪的头怎么摇, 尿水还是一滴不漏地都进了她的嘴里。 而小雪刹那间产生了无比的屈辱感,可是不争气的身体却勐地一抽筋, 竟然达到了一次小高潮! “你看你别装委屈了, 看你下面湿的。” 小白说着,在小雪外阴一扫,将湿淋淋的手指放到自己嘴边舔了舔, 笑嘻嘻地说到: “看来你还很不满足哦!放心 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哦!”而刚刚高潮过后的小雪又能怎么样呢? 小白拿出一个巨大的假阳具 这个阳具分成三个独立旋转的段每一段都会随机地选择方向、速度和时间, 而且每段之间的关节也会随机扭曲旋转可谓是淫妇杀手。 由于使用了智能电路,这个新品小白只试过一次就爱不释手(或者说是爱不释洞), 所以就向老K要来可惜看来要让给小雪了。 小白依依不舍地将这个长度几乎有30CM,直径8CM的巨物, 一口气塞进毫无准备的小雪的蜜穴里直插得小雪直翻白眼, 她感觉自己好象被人用巨棍捅穿下体谋杀了一样。 当然,小白是看不到了小雪的表情了,所以她也不管小雪是什么反应, 自顾自地用力将巨棒在小雪的下体进出几次直到确定巨棒的顶端被小雪的子宫吞进去才罢休。 然后旋动巨棒根部的一个旋钮,巨棒的顶端就在小雪的子宫里缩短了一截, 但是棒子的直径却变粗大了许多直径变得和婴儿一般, 小雪明白巨棒这样一来就卡在里面无法掉出来了。 这根巨棒将和小雪的胸罩一样将外接到粉碎机的电源上经变压使用。 接下来,小白把痛得动弹不得的小雪翻了个身, 可这却压迫到了小雪的双乳又疼得她抽筋似的蹬了蹬腿。 小白可不管这些,拿起接着粗短胶管的肛塞用小雪流出来的淫液稍微润滑就往她的屁眼塞去, 由于密封的需要肛塞做得很大,疼得小雪使劲的摇头表示不行, 可是小白不管她用手抓住小雪的两个脚腕子, 用脚用力地踩胶管的一端楞是不顾小雪死活地连踩了七八下才把那个肛塞给踹了进去。 小雪觉得自己的屁眼快爆炸了,而下体的三个让人痛苦难当的异物、前胸甚至嘴里的口塞都让她感觉生不如死, 可是另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却将她推入了慾望的深渊 让她在痛感与快感之间来回激荡。 事情还没完,小白把导尿管和出料管上的一个小口接上后就开始准备给小雪装箱。 小雪原来以为自己会坐在这个不算窄小的铁皮箱里被折磨, 可是看来小白并不是这么想的只见小白并不急于捆扎小雪的两只莲足, 而是拿来一副埝了皮的镣子咔嚓一下把小雪的双膝给紧紧得铐在一起, 然后竟然用手抓起她的脚从后往小雪的脖子扳去!现在小雪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她可怜又丰满的双乳上 她已经痛得晕过去了!可是小白一点都没注意到这些 她只觉得小雪貌似放弃了抵抗于是很开心用小雪的双脚夹住了她的脖子!而项圈两边的扣具原来是用来固定她的脚踝的!等小雪醒过来的时候, 她已经像蜗牛一样用双脚夹着自己的脑袋被横躺着装进了铁皮箱 上下两边的管子都已经和箱外的螺口用对接管材连接好了 小白为了防止渗漏还用万能胶把接口粘上,这下除非用锯子锯这些管子, 恐怕小雪算是很难出来了。 “唿唿,身体刚恢复就让我干这些活,真是累死我了, 让我歇会你也休息一下吧。” 小白粘合上铁皮箱的侧板后,竟丢下被虐到一半的小雪自己跑到车里的床上睡觉去了, 弄得小雪哭笑不: 什么嘛要虐待我的也是你, 说累的竟然也是你……小白这下我相信你真的会神经短路了……可是我这样子好难受啊……这才刚刚开始……呜……小白……救命啊……呜……我好命苦……哎呀, 不行了又高潮了啦……呜……好辛苦……呜…… 小白一觉睡到天黑, 觉得肚子饿了才想起来今天一天没吃东西了从小雪的衣服堆里翻出钥匙准备回家吃饭, 临走还用脚踢了踢铁皮箱并把从侧板接出来的电击、电动设备露在外面一段导缐先接上房车里插座, 用汽车的电瓶驱动那些设备然后撩开裙子,把一个大电动阳具塞进自己已经泛漤的蜜穴里才打开车门, 跌跌撞撞地回去吃晚饭去了只留下可怜的小雪独自在铁皮箱里痛苦又不自主地一次次高潮。 小白好久没回家了,美美的吃了顿饭又泡了个澡, 脑筋短路的她这才想起来小雪那边还没完工急忙夜半三更的拎着应急灯又回车上去摆弄小雪。 当小白回到车上以后,她突然又脑筋短路了, 竟然一下子忘记了刚才是怎么把小雪塞进这个四方方的扁铁箱里了 哪边是接着嘴?哪边是接着肛门?小白知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铁皮的侧板重新揭开看一眼 可是她刚才好不容易才把铁皮都粘好耶!万能胶也不够了 拆开的话明天才能再把小雪再封装好了……突然, 小白脑筋又“好使”起来了: “我真笨小雪那么爱卫生, 每天都刷牙擦口红的嘴巴一定是香的;屁眼肯定是很臭的那个啦!闻闻不就好了?!”小白开心地自言自语起来, 然后低下头在两个洞口使劲的嗅了嗅马上就做出了她的判断, 有淡淡香气的那个是嘴巴有股臭味的是屁眼!可是她完全把自己喂小雪喝尿的事情给忘了, 而且之前小雪就用清香的洗液把自己的肠子清洗得很干净了!可怜的小雪 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反向安装了可是她由于看不见也听不清, 一直不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的腰被折得好疼啊, 身上所有的孔都在提出抗议 可是那种无法言语的疲累感却让她莫名其妙地产生了难以自制的快感在脑海里往复流窜……一直到小白大声的在铁皮箱边说: “好啦!我要把你装进去啦!希望你旅行愉快哦!”的时候, 小雪才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不对劲因为自己看到的进料口是在上边而出了口是在下边而铁皮箱子立起来以后自己是胸部着地?……小白?小白!你你你, 你搞错啦!救命啊!哇!会出人命的啊!一想到这里 小雪竟然又高潮了!果然是越危险越刺激…… 为了不让小雪在箱子里碰来碰去地制造不必要的噪音被人发现 小白又像铁皮箱的一个小孔里开始注入一种粘稠度很高的腊油脂 这一来可以彻底的隔音另外还有保温的作用, 可以保护小雪不被冻着。 不一会儿,小雪连左右碰撞铁皮箱壁来报警的可能性都被小白剥夺了, 她现在整个人都被浸泡在腊油里做任何的动作都需要费不小的劲, 更何况现在几乎和小雪一样重的整桶腊油以及她自身的体重, 都压在她那已经被折磨得变了形的巨乳和肩膀上 她为了节省体力还是乖乖地一动不动地呆着好了。 灌完十几罐带来的腊油后,小白找来大扳手用力地接好粉碎机和出料口, 现在的小雪已经彻底地变成了这辆车的一部分了!小白累坏了 回房睡去了…… 天亮…… “啊!整理去旅游用的东西怎么这么麻烦啊!烦死了烦死了!早知道让小雪帮我收拾好再说了!真讨厌啊!”小白在房间里有点歇斯底里起来 突然短路时间到,我们一起来祷告…… “对呀!没有小雪在, 我去旅什么游嘛!”仁慈的父她已坠入看不见笨的国度请原谅她的自负…… “这个月钱花得太多了 卡里又快要透支了……”小白开始联想世界将会怎样…… “这辆旅行房车看起来好眼熟……是小雪买的吗?”小白, 一切皆有可能…… “小雪就会乱花钱趁小雪不在, 把它租出去!我就有钱去旅游了!”小白的地盘 听她的…… 于是短路的小白,马上联系了附近的一家租车公司, 把这辆车借给他们一个星期的近郊游缐路等自己去旅游回来再要回来!然后她拿上租金, 开心地去新马泰三地游去了! 小雪一直很奇怪 今天不是说好要去郊游的吗?怎么车子发动了没几下就熄火了?难道车子坏了?总之 一个个奇怪的念头略过她那已经非常疲惫的大脑 而她的身体也越来越疲劳由于缺少新的刺激, 快感正在慢慢消退现在小雪感觉更多的是痛苦而不是快感…… 第一天, 租这辆车的是一对老夫妇这是小雪最幸福的一天, 因为他们年纪大车也开得很稳,总算没有让小雪的双乳受什么苦, 小雪的屁眼里也只是被灌进了1~2升的水而已这对于已经非常口渴的小雪来说反而是种好事, 但是他们俩个非常节约几乎没有给小雪留下什么可以吸收的东西, 小雪那个饿啊就算是直肠里也觉得空荡荡的, 加上他们俩很早就把车开回租车公司发酵仓里没什么可以发酵的, 小雪度过了空虚的一天…… 第二天 租这辆车的是几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这下小雪要遭殃了, 因为他们不管什么东西都往清洗池里倒啤酒、可乐、红酒、雪碧、二锅头!小雪感觉自己的肠子一会凉一会儿热, 更糟糕的是当二锅头倒进来以后一直塞在尿倒里的肥皂融化了, 小雪积攒了两天的尿液也混了进去而肠道的压力更是把酒水的混合液倒灌进她的膀胱里, 把小雪给刺激得直翻白眼可是使用这辆车的人不知道啊, 他们还是时不时地把各种饮料倒进水池然后再清洗一下再装其他饮料喝, 这些水通通被粉碎机灌进了小雪的肚子。 由于铁箱不但密封了,而且填满了腊油脂,巨大的油压压得小雪竟然没有办法通过膨胀自己的肚子来缓解这种压力, 肠子只能不停的蠕动并向上顶渐渐得,小雪终于在快要窒息前, 感觉到自己的胃里有什么东西向着自己的喉咙冲了出来 随着再也无法阻止的呕吐小雪终于可以唿吸了……还好, 这几个年轻人看来是要给其中的一个庆祝生日 小雪在白醉半醒间屁眼里被填进了近半块碎生日蛋糕, 随着清洗碗碟的洗洁精水被压进了小雪的小肠里 虽然清洁液让小雪的膀胱和肠道总是在隐隐刺痛 但总算让被折磨的小雪吸收到一些营养……发酵仓开始运作了…… 第三天 租车的是一个内地来的小家族他们惊奇的发现这辆车的灶可以利用不知道储藏在哪的沼气煮东西吃, 于是小雪和他们一起分享了一大锅麻辣火锅!小雪觉得自己的膀胱和消化系统快要被烧坏掉了!加上粉碎机会把辣椒子和其他辛辣料完全粉碎, 辛辣素让小雪感觉自己快要变成一只红色的蜗牛了 甚至连她吐出来的东西都是辣的!而且那家人把什么鱼骨头之类的也往这水池里倒 简直当小雪是垃圾桶有些恰巧没粉碎到的鱼刺把小雪扎得天混地暗, 死过去活过来好几回。 这个家族还净挑不好的山路走,小雪那可怜的乳房已经被那些尖刺电极深深的扎入了, 而由于小雪的肠胃非常不适应辣的东西她这次吐了非常多出来, 沼气发电机也开始工作了!可怜的小雪直到第五天车被归还了为止 都在被时不时灌入的麻辣火锅和随机启动的巨型阳具及放电的胸罩折磨 她已经快要不行了肢体和内脏的痛苦和快感快要把她逼疯了!她甚至想用自己的脚把自己掐死算了!可惜由于这么多天来的反拧, 她的脚已经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 第六天 由于不确定这辆车什么时候能被送回来租车公司并没有把车租出去, 于是车行老板和自己的家人一起把车开了出去 车行老板的太太有洁癖不管什么东西都想用抹布擦一擦洗一洗, 而且他们的两个婴儿今天刚好闹肚子由于出来得匆忙, 带的尿布不够老板娘不得不频繁地将小孩们的屎尿冲进小雪的屁眼里, 今天的小雪彻底地成为了一个粪桶了!而为了清洗这些污渍, 老板娘使用了大量的洗衣粉和稀醋酸弄得小雪觉得自己今天的肚子和膀胱里匆忙了让人无比痛苦的又酸又辣的肥皂泡, 夹带着一块块的粪便不停地从她已经麻木的嘴里不断地填充进了发酵仓, 产生了更强烈的化学反应让沼气发电机更高效地工作。 小雪于是一次又一次在内外交困中被折磨得昏过去又醒过来又再次昏过去又再次醒过来继续昏过去继续醒过来…… 第七天, 由于泰国政变而提早回来的小白终于来将车开回去了 可是她始终想不起来小雪去哪里了回到家里以后, 还开心的用沼气热水器洗了个澡用沼气炉做个顿饭, 甚至还将吃剩的饭菜都倒进小雪的屁眼里去。 没想到晚上老K突然来拜访,他是来送最新的神经系统恢复药的, 但是淫荡的他们两个竟然在车上玩起了SM老K还给小白灌了肠, 还被他屈辱地从后面抱着在他的面前将肚子里的屎尿都排泄到了那个水池里去……小雪从第一团粘稠的大便从口中被吐出来为止已经彻底放弃对命运的对抗了 她的身体已经彻底麻木了现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屈辱的快感还是快感…… 老K就是老K, 国家级研究所不是盖的神经系统恢复药的效力马上就起了作用, 早上一醒来小白一看到停在门外的房车,就坏坏的联想起来小雪被自己塞进了铁皮箱, 可是当她回过头看到液晶闹钟上显示的日期的时候,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急忙打开电视,确认自己已经把小雪关在车里面七天有余了以后, 吓得急忙打电话给老K然后只穿着内衣就拿着扳手冲上旅行车, 看得路过的老太太直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太开放了 一大早穿成这样也敢上街…… 看着还被反拗着双腿满身腊油且神志不清却还高潮不断的小雪被化装成医生的老K抬上伪装的救护车唿啸而去 小白这才放下心来也是,能研究出SM-1药剂的研究所, 什么不能治好呢?想着小白竟然在大街上就将双手伸进内裤和胸罩里抚摩了起来, 嘴角露出淫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