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雅婷像其它应届大学毕业生一样为找工作而忙碌着, 虽然她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父母在这个城市多多少少有些门路, 但她并不愿意让父母为自己解决工作。 像其它新时代的女孩一样她更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一份工作, 哪怕是一份微薄薪水的工作也足以满足她渴望自立的心。 她也有一个男朋友,是大学同学,两人一直不温不火进展很慢, 当然这多少也与雯雅婷的害羞与男友的木衲有关。 雯雅婷学的是财会专业,在目前的社会来讲, 这样的专业说吃香也吃香说困难也困难。 吃香在于每个公司都需要会计,困难在于每个公司都想找有经验的会计。 雯雅婷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决定放低姿态, 先从积累经验与资历开始。 工夫不负有心人,很快雯雅婷便接到一个房产公司的电话, 让她去面试。 第一次参加面试的雯雅婷既兴奋又紧张,着实在网上参考了不少关于面试要领的数据。 第二天,雯雅婷穿上了一套自己从未穿过的职业女性套装, 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镜子中的美丽女性就是自己。 粉色的西式短裙套装,前包后空的黑色鱼口高跟鞋, 再加上第一次穿上的淡粉色丝袜让整个她看起来既成熟性感又不乏青春可爱。 为了这次面试,雯雅婷昨天还专门去理发店做一个韩国流行的末稍带波浪的发型。 给自己上了一点淡装后,雯雅婷踏着高跟鞋发出「蹬蹬噔」充满自信的声音出门了。 出租车足足转了1 个多小时才到,下车时司机不怀好意的往雯雅婷的大腿上瞄, 这让第一次穿这样衣服的雯雅婷感到更加不自在。 下了车环顾四周,让她有些出乎意料,这里并不像她想像的那样是写字楼林立的办公区。 左边是乱七八糟的工地,一座6 层的建筑物刚开始刷墙, 右边看起来则更像一个贫民区一帮衣衫褴褛的人坐在门口无聊的扇着扇子。 雯雅婷向工地那边走去,走了几步她突然感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吓得她叫出声来。 回身一看,才发现是个四五十岁的老乞丐,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 嘴里念叨着「姑娘行行好姑娘行行好……」雯雅婷仔细打量了她一下, 老乞丐断了一只腿身上也满是伤痕,眼神混沌, 看起来颇为可怜。 生性善良的雯雅婷从钱包中掏出50块钱给了乞丐, 这是她下午回家的打的钱她决定改坐公交车回家。 老乞丐楞了一下,立刻千恩万谢的磕起头来。 雯雅婷尴尬地冲他笑了笑,赶快向工地方向继续前进。 找了半天才在工地找着一个办公室摸样的小平房, 进去房间着急吓了雯雅婷一跳一大堆民工挤在里面吵吵闹闹,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雯雅婷在人群里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 连忙上去问他「请问这里是XXX 房地产开发公司吗?」那男子好容易才挤过身来问「你找谁?」雯雅婷急忙说「我叫雯雅婷 我我是来面试的,请问我该去哪面试啊?」男人自顾不暇的说「你先在那边坐着等等, 我们经理马上就来。 」随后他转身冲着那帮民工高声说「别吵了别吵了!我们经理马上就来!我进去给他打电话, 你们安静等着!」说完急急忙忙挤进里屋把门反锁上了。 这帮民工围门口喊了一会,才骂骂咧咧的各自找地方坐下。 雯雅婷很不自在的坐在一个角落里,房间里臭烘烘的汗味她倒可以忍受, 只是这样的情况实在与她事先的预想差距太远了。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感觉腿上热热的, 抬头一看吓了一跳一屋子的民工都傻傻的盯着她的修长的腿看呢。 屋里的气氛一下凝固起来。 雯雅婷感到浑身发烫,她拼命地把两腿并拢, 并用简历遮盖着自己的裙口。 这时一个声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气「姑娘你的腿真白啊, 那是不是你那……丝……袜整出的感觉啊?」 雯雅婷臊得满脸通红 尴尬地骂到「流氓!」她的声音被一阵哄堂大笑给压下去了 谁也没听到。 这时她突然感觉大腿上的丝袜绷紧了,低头一看, 发现坐旁边的民工正用手轻轻拉扯她的丝袜呢 雯雅婷羞怒地盯着这人的脸他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全是灰, 唯有鼻子下面有两根干净的道道。 脸上的坏笑和痴迷扭曲在一起,看起来极为丑恶。 雯雅婷正想推开他,突然屋外冲进来一个人大声叫着「他妈的!那小子熘了!!咱今要工资是没戏了!」顿时屋里骂娘声一片, 民工们纷纷起身往外走。 这时雯雅婷身边的那小子一把把雯雅婷给拽起来大声嚷嚷「兄弟们, 工资没要着没关系明天咱再接着要。 不过今天咱兄弟们都有福了,看看黑胖子给咱送了个啥!」所有人都回头看着雯雅婷, 屋里瞬间变得死一般安静。 雯雅婷吓得大叫「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敢靠近我我就叫人了!」这时一个矮胖子民工向众人说到「张二傻说得对啊!这妞跟黑胖子是一伙的, 咱要不着工资当然得拿她抵债了!大家说对不对啊?」一帮人眼睛都直了 开始小声嘀咕起来「是啊,这工地一个外人都没有, 咱给她拐咱棚里好好享受!」「妈的这妞真他妈水啊, 身材比昨天电视那主持人还好!」「长得像那个啥 那个孙燕子?」 还没等雯雅婷叫出声来一个民工已经从后面用麻袋把她的上身给套住了。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一堆人抬着她出去了。 雯雅婷死命的挣扎,无奈她哪敌得过一帮天天干活的民工。 一路上只感觉到无数只手在她腿上,脚上,手上, 身上乱摸抓得她生疼,还有人索性边走边抱着她穿着丝袜的脚舔。 没过多久她被扔到地上,头上的麻袋也被扯掉了, 雯雅婷立刻高声尖叫「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那个矮胖子抹了抹口水淫笑着说「你在我们棚里面 周围连个鬼都没有你叫有鸟用!……妈的,这妞哭起来还挺漂亮!」一帮人闪电般的脱了臭烘烘的衣服, 像饿了一个冬天的狼一样扑在她身上胡乱摸着, 舔着。 他们一辈子也没机会跟这样漂亮的女孩说上话, 更别提接触她的身体了。 雯雅婷已经哭成了个泪人,见喊叫没用只好可怜的哀求他们「各位大哥大叔,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刚毕业是来找工作的,你们如果放过我我会好好感谢你们的……」可这些早被热血冲昏了头的饿狗哪里还懂得怜香惜玉, 三下两下便撕开她的粉色外套和里面的白衬衫 露出少女傲人的酥胸。 围在前面的人都看傻了,「妈呀,这比我媳妇的好看多了, 我媳妇那都瘪了……」突然一个民工像疯了一样地扑上去乱啃起来 疼得雯雅婷叫出声来。 一帮人见状都像苍蝇一样围上去,就像争抢蒸笼里的馒头一样乱抓。 雯雅婷的哭叫声已经被几十个民工亢奋的喘息声给淹没了。 挤在外围的民工抢不到柔软的乳房便纷纷把注意力转向其他的地方, 雯雅婷穿着丝袜和露指高跟鞋的修长美腿自然成为他们的第一转战目标。 张二傻头一个冲上去,他就是在办公室里第一个以丝袜为话题调戏雯雅婷的人。 在张二傻心里,丝袜高跟鞋是城里女人与农村女人区别性的标志, 虽然改革开放农村女人也学着城里女人穿丝袜, 但她们因为干活与贫困变得畸形的腿穿再好的丝袜也不像那么回事。 如今抱着这样一双白嫩修长的丝袜美腿,对于一直梦想变成城里人的张二傻, 就好象做梦一样。 他胡乱地舔着雯雅婷的腿,双手像铁钳子一样锢着她的脚脖子, 还是处男的张二傻已经与周围的一切都隔绝了。 在舌头与丝袜与腿互相的摩擦中,他胸口那团火越烧越旺, 只想找一个平时更不敢想像更特殊的方式来宣泄它。 于是张二傻不再舔雯雅婷的腿,而是一把推开正在舔她脚背的小子, 死死抓住雯雅婷穿着前包后空高跟鞋的脚急不可耐地掏出阳具, 从雯雅婷的脚底与高跟鞋的夹缝间塞了进去。 雯雅婷的高跟鞋在后面有一个带扣的袢勒住后跟, 袢的拉力使得高跟鞋与她的脚底紧紧的夹住张二傻的阳具 一边是丝袜奇妙的触感与柔软温热的脚底一边是冰凉坚硬的高跟鞋面, 在这种奇特的夹击中张二傻舒服得翻起白眼, 疯狂地抽动着就像雯雅婷的脚是一个下贱的妓女一样, 用力地野蛮地操着她。 雯雅婷全身都被民工们的手和阳具还有舌头摩擦着, 嘴里也塞着矮胖子的舌头矮胖子一辈子也没娶过老婆, 如今却把自己肥硕恶臭的舌头塞在一个20岁的美女口中 他的口水止不住地往外流灌进雯雅婷的口中。 雯雅婷突然觉得脚底一股磙烫的热流,原来是张二傻射了。 其他的人也都疯狂的为自己灾难般的欲火寻找一个出口, 有人学着张二傻干起了雯雅婷的脚有人用阳具胡乱的蹭着雯雅婷酥软的乳房, 有人死命抓着雯雅婷的手帮自己套弄。 而矮胖子则把自己臭不可耐的阳具塞入了雯雅婷的小嘴里, 即便是妓女也不会愿意舔这样恶臭的肿肉如今却完完全全地塞满在一张性感的小嘴里, 一直顶到了雯雅婷的喉咙雯雅婷不停地产生干呕反应, 喉咙抽筋般的收缩和一股股喷射的唾液让矮胖子爽得头脑一片空白 他竟就这样把阳具呆呆地插在雯雅婷的喉咙里忘记拔出来 雯雅婷憋得开始眼睛上翻全身抽蓄,要不是旁边的民工急忙推开矮胖子, 恐怕她就挺不过去了。 胖子拔出来后雯雅婷死命地唿吸和咳嗽着,但这并不影响其他人继续用她美妙的肉体发泄自己的兽欲。 后面两个干着雯雅婷美脚的民工也都像张二傻一样着了魔, 好象雯雅婷的脚天生就有着妓女般下贱的魅力 让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疯狂粗暴地操着它。 精液和疯狂的摩擦让雯雅婷脚上的丝袜都开丝了, 正在操着她脚的民工索性把阳具从开丝的洞里硬塞进去 疯狂的操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