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心香帅

内容简介:神功在身,【001】第一美人 有人的地方箖管箜箅,志说谽豨就会有江湖! 这句话说得一点也不假。在这人才济济的武林之中更是危机四伏!到处都充满着勾心斗角,到处都是尔虞我诈! 在这一块陆地之中綡绾綷緎,赈賏宾赇存在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国家!但是,在最中央占领着整一块陆地三分之一土地的天龙王朝帝国却是其中最大的国家! 天下的形势是属于一超多强!其中天龙王朝属于唯一的超级大国,而周围的国家却只能够围绕这个大国转动! 然而,就在十年前,那一个漫天都是紫色神雷的夜晚,一道恍若人柱般大小的天雷降落在江南首富的家宅之中! 说也巧合,那天!江南首富楚扬的妻子正好临盆,在那道闪电之后,诞下了一个胖嘟嘟的男婴!这一个男婴一出生却不会哭泣! 这种情况十分的奇怪!在出生的时候不会哭泣的婴儿,绝大部分都是属于有先天缺陷的! 事实证明正是这样!这一个婴儿一直到他三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其他人认为他弱智,白痴! 于是,楚扬决定将这个孩子送上了一向慈悲为怀的少林寺之中,希望孩子能够得到佛祖的庇佑!同时还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楚家祖先留下的族谱交给了这个孩子!希望他不忘记自己是楚家的人! 而楚扬,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本小册子居然就是当年鼎鼎大名的盗帅楚留香留下的武功秘籍!可惜经过了他们一代代的祖先相传,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一本册子的秘密了!这一本原本可以惊动整一个武林的武功秘籍却完完全全成为了他们楚家的家谱! 可是,悲剧还是降临在楚扬的身上!虽然他平时做的善事不少,但好像并没有得到上天的庇佑! 就在他的这一个儿子被送往少林的路上之时,却竟然被一个神秘人给劫走了! 那一个人还留下一句话:十五年后此子必定返还!十五年!整整十五年! 于是,时间在不知不觉之中便一晃眼的过去了!日昇月落,秋去冬来。 而就在十二年之后,武林之中却忽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采花贼!谁也没有见到过这一个贼子的真面目!他每作案一处,总是将那受害的女子劫走! 于是武林中人曾经不下百次追捕此人,可是却依然无功而返! 三年来,这一个采花贼作案无数,而从他手上被劫走的女人更是多不胜数! 这足足让整一个武林蒙羞!人才济济的武林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制服得了这个小贼子! 于是,在经历过数百次围剿之后,他们又一次聚集在一起商量消灭这一个祸害! 可是,这次的采花贼更是大言不惭,留下了自己的一封信之后扬长而去!信中说,他这一次要采的目标正是上一代的武林第一美女沈雪柔! 武林之中好事的人不少。青年才俊更是多如过江之鲫!于是好事之人便将这些青年才俊做了一个编排!其中的武林十花更是人人皆知! 上一代的武林十花,花魁正是沈雪柔!而现在,她的身份是武林天圣们掌门夫人!这一个武林之中的第一大派! 沈雪柔冰雪聪明,长得更是沈鱼落雁!她的父亲正是天圣门上一代掌门!现在的她已经生育了一个女儿,年过而立之年的她却丝毫不显老态!看上去是那样的美艳动人,就好像二十出头的美丽少女一般!但是比起少女却又多了一丝成熟风韵! 这次的武林大会原本是她的丈夫杨风出席的!可是杨风因为闭关修炼,所以只好让她来参加! 当得知那一个采花贼竟然将自己当做目标之时,沈雪柔几乎气得晕倒过去!可是她却并没有害怕!因为她是天圣门的掌门夫人!这一次出行,她带了十位修为最高深的入室弟子!而且,精英弟子更是数百人之多!她自己也经过三十多年的苦练,武功已经到达了武林一流高手的行列了!她又怎么会害怕呢! 这一次的武林大会,重点是商讨对付那个采花贼的办法!整整三年了,这个可恶的贼子横行了整整三年了!这让他们这些自诩为武林正派的人怎么能够咽下这一口气呢! 而身为这一次事件的当事人之一--上一代的武林十花花魁沈雪柔更是劳心劳力,希望能够将这个贼子绳之于法! 沈雪柔不仅长得美艳性感,她的女儿更是这一代武林十花的花魁!最重要的是,沈雪柔她的智谋,可以说天圣门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地位,跟她这个掌门夫人分不开来! 可是,这一次的武林大会却并不如意!因为天圣门一直处于武林最顶端,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嫉妒!尤其是这一次那一个采花贼的目标竟然就是天圣门的掌门夫人!他们表面上虽然说是齐心齐力,可是背地里却反而希望那个贼子能够成功!这样一来,那天圣门便名誉扫地了! 试想想,你们的掌门夫人都被采花贼给玷污了,人们还能够当做若无其事吗? 所以,这一次的武林大会,绝大部分的人都是阳奉阴违。对于天圣门的要求一口答应,但是背地里却并没有实质的行动! 这让沈雪柔气得粉脸通红! 「既然各位都不愿意出力的话!那么我天圣门也不好勉强各位。小女子这就告辞了!」 被气昏了头的美艳少妇当场离开! 她的声音很好听,含娇细语宛如娇莺初啭! 她的身材很高挑,恐怕有一米七以上!云髻峨峨,斜抱云和!那一个端庄的妇人髻让她看起来更加明艳照人,端庄高雅!那一身的冰肌莹彻柔弱无骨,让人看得眩晕! 此时她迈开脚步离开会场!那婀娜小蛮,潘鬓沈腰一扭一摆的,微微隆起的玉臀更是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纤纤玉手摆在身边,那润园的香肩一耸一耸的。凌波玉足,款步姗姗,袅袅娜娜! 尤其是她那一身曼妙玲珑的曲缐,更是让天下的男人为之疯狂!可是在场的却没有一个男人胆敢冒犯!毕竟得罪天圣门可没有好果子吃的!这一个美艳少妇的丈夫更是有着武林第一高手之称!那些心里有想法的人想要打人家老婆的主意还得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呢! 不过,那一个采花贼却是胆大!居然敢把注意打倒沈雪柔的身上了!要是她的丈夫杨风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发飚呢! 沈雪柔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气过!那些人分明就是想要看着他们天圣门出丑!哼!还有那个贼子竟然将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了,到时候他要是敢来的话,自己一定要将他生擒! 「师娘,我们就这样回去吗?」 大弟子连忙圈住自己的师娘,道:「这一次那贼子还没有出手,我们这样贸然行动,很可能会被偷袭呢!」 沈雪柔横眉怒目,道:「难道你怕了?身为天圣门的第一弟子,难道就因为这一点小事你就退缩?」 「可是……」 那人还要说什么,可是沈雪柔却摆了摆手,道:「没事,既然那些人不愿意出力!那么我们只好自己对付那个菜花贼!我就不相信面对我们天圣门这么多的精英弟子他还敢单枪匹马攻过来!」 此时的沈雪柔真的恨不得将那个贼子碎尸万段! 【002】风流香帅 「你吩咐下去,我们明天一早便启程返回天圣门!让弟子们准备一下,防止那贼子偷袭!」 「是!」 大弟子同时建议道:「要不要我安排一些人手守护在师娘您的身边?万一那贼子出现也好有一个照应!」 「这个倒不用了!」 沈雪柔心高气傲,怎么会接受这样的安排呢!「你让弟子们谨守岗位,其他的事情由我处理!要是那贼子胆敢出现的话我一定要他有来没回!」 「那,弟子先行告退了!」 这名大弟子心中苦笑着,那个采花贼的武功了得,只怕不在师娘之下! 只是,既然沈雪柔这样安排的话,那他也不敢不听!况且,他们这一行人精英众多,他心中也猜测那个人不敢来! 毕竟面对这么多人,即使是他的师父,天下第一高手杨风也不敢说能够以一己之力敌得过这么多人! 柔柔的晚风轻轻吹拂着,阵阵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而此时在这一个武林大会的附近,一道身影快若闪电般闪过,一下子从地上无声无色地跃上了这一间院落的屋顶之上! 皎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但见这一个人竟然是一个男人!他的身材长得高大俊朗,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让人不敢直视眼睛! 那一双眼睛在黑夜之中却彷佛野狼般深邃! 楚惊云在瓦背上轻轻地跃动,却丝毫没有发出一声异响!他的身影快速闪动,纯熟的步伐实在是匪夷所思!要是有老前辈看见的话一定会吓一跳!这一个男人使用的竟然就是十八年前曾经名动江湖的大魔头--许啸天的独创轻工《飘羽掠影》说起这个大魔头,武林之中简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曾经以一己之力独站武林十大高手而不败!他也曾经带领魔教将武林正道打压得体无完肤! 可是,十八年前他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危害武林的魔教也音为群龙无首而被武林正道攻击得节节败退,最后彻底退出了天龙王朝! 可是这一个看上去最多也就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会当年邪王的独门轻功!这说明了什么?难道他是邪王的弟子? 没有人知道!至少,除了邪王自己跟这个少年以外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 「嘿嘿,让我看看上一代的武林花魁长得如何?」 少年嘴角微微上扬,蹑手蹑脚的将脚下的一片瓦片慢慢移开,露出了一道小缝! 透过小缝,少年将屋里的情景尽收眼底!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美艳少妇正坐在椅子上。她长得极为美丽!恍若天仙下凡一般!精致的五官糅合得天衣无缝,浑身自然焕发出一种成熟迷人的风韵!她就像一朵百合花一般,带着青春的雨气晨露,明朗芬芳充满诱人的韵味! 看着屋子之中那美若天仙的美少妇,少年的视缐逐渐模煳,竟把眼前美人幻觉成一丝不挂的娇艳女神!他深深地咽下口水,似乎看见了美少妇胸前浑圆高耸白嫩的入云酥胸一样!这样的非份遐想使得他的小兄弟不禁悄悄向着屋子之中的美少妇站立敬礼! 「她就是杨风的妻子了么?」 楚惊云心中暗道,既然这样,那就休怪自己无情了! 他看了看周围,却竟然没有发现有一个弟子在守护着!天圣门的精英都在外院,内院好像就只有沈雪柔这个美艳少妇以及一些女弟子了!「嘿嘿,有点意思!」 楚惊云注视着屋子里面的情景。 沈雪柔不愧是上一代的武林十花花魁!她拥有着高挑的身材,苗条而修长,凹凸而有致,玲珑而浮突,一双玉腿纤细柔美,支撑起一个身段曼妙的躯体。 可是,她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朵冰花,远观尚可,近看却充满着一种压迫感,让人实在不敢正视她,而且隐隐有一种跪地膜拜的冲动。 但是,那举手投足之间却有自然焕发出阵阵成熟少妇所特有的韵味!如果硬是要找一个形容词的话,那只能是--「狐狸精」了!她的脸上虽然并没有特别造作,可是那种媚骨天生,春情荡漾的表情却是那么自然而然,实在是男人的尤物! 下一刻,屋子里面的情景差点就让楚惊云忍不住马上闯进去将这一个美艳人妻少妇按倒在床上! 屋子之内,只见这一位风华绝代、成熟美艳的贵妇人缓缓地将自己外衣脱掉,她身着一套十分单薄的内衣,外面披着一件外衣正端坐在梳妆桌前。 她那乌黑柔顺的秀发因为梳盘发髻而露出了雪白的后颈,婀娜曼妙的身段因为端坐的缘故而更加的笔挺柔美,纤细的柳腰,丰挺的美臀!她的双手正在解下自己的发髻,却因为这个动作而使她挺胸的动作诱人至极! 胸前原本就已经丰挺的雪峰此时显得更加的饱满,将她的衣服撑得鼓鼓的。她的一举一动彷佛艺术般让人赏心悦目,辉映间更显得她婀娜多姿,明艳照人,如若仙女下凡一般高贵端庄! 美!实在美!这美妇人实在让楚惊云心动!可是今天却不是时候,他需要等到杨风来了才能够动手! 沈雪柔接下来的动作却几乎让楚惊云控制不了自己而冲下去将她推倒勐干一场。只见她缓缓地走到了屏风之后的木桶前,芊芊玉手慢慢地将自己的外衣除去并挂在屏风之上。 一具成熟胴体霎时之间占据着楚惊云这个偷窥者的内心。沈雪柔的肌肤白皙如雪,削平的香肩宛如灵带一般浑圆稍平,光滑平坦的小腹雪白如玉,没有一丝多馀的赘肉,细弱柳枝的纤腰盈盈只堪一握。美臀丰满浑圆,翘起了一个弯弯的弧度,修长的美腿曲缐柔美,并立在一起实在是美得让男人疯狂! 在昏暗的烛光的笼罩之下下,沈雪柔冰肌雪肤几乎呈现半透明状,散发着动人的光泽! 她的胸前带着一个浅黄色的肚兜,将一对丰满的玉乳紧紧地裹在内里,这让楚惊云恨不得化身成为那一件肚兜,跟她的玉兔来一个亲密接触!她的下身穿着一条跟肚兜同一色系的亵裤。 楚惊云压下心中升起的强烈慾火,却见沈雪柔的一双雪白藕臂伸向了粉背之上,想要解开肚兜在后面的绳子。这一动作当真是勾人心魄!她挺胸的动作比起刚才来说更加的将胸部向前突出!只听「啪」的一声,绳子被解开了,沈雪柔双手慢慢将肚兜脱了下来! 楚惊云只觉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两座十分饱满的雪峰傲然而立!即使沈雪柔现在站着,那一对玉兔依然是那么坚挺高耸,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娇嫩胜似黄花少女般的玉乳在楚惊云的眼前一荡一荡的,雪峰之上那两点粉红的花蕾更是彻底地吸引着楚惊云的眼球,他的眼睛彷佛随着玉兔的摇晃而摆动着,似乎想要掉下来似的,他甚至感到了自己的脑袋一阵眩晕。 楚惊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充满着原始的慾望,而且隐隐有爆发之意!他现在恨不得能够马上将这个一个成熟端庄,美艳不可芳物的美人儿压在身下肆意玩弄。 就在楚惊云出神之际,沈雪柔轻轻的弯下腰,一身的完美曲缐变得有点模煳起来,那一对坚挺拔尖的玉乳被遮掩起来,却更加突出了她美臀的丰满翘挺! 【003】首次交锋 她的一双玉手掐住了亵裤的边缘,缓缓地往下退去,退到脚裸之时,一只玉腿首先?了起来,接着又?起了另一只玉腿。 那若隐若现的春光实在是致命! 要是她完全呈现那还好一点,可是这样时显时露地实在是对男人的一种折磨! 某位大师曾经说过这么一句十分经典的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人类往往就是这样,对于十分容易得到的东西他们不怎么珍惜,却反而更加钟爱于那些很难得到又或者得不到的,可能这就是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美好的吧,因为他们不清楚那东西的大概,故而可以更加天马行空地想像着,将自己能够想像得到的美好的一切都放在了那些得不到的东西身上! 居高临下地看着不着片缕的美妇人,楚惊云的心正在蠢蠢欲动着!此刻沈雪柔披散到她的腰肢之处,几丝调皮的头发轻轻地飞舞,飘落在她的香肩之上,一身玲珑浮凸的曲缐展露无遗,显得那么健美修长。 楚惊云看着沈雪柔整一个成熟胴体安全浸没在水中,那写热气在她的冰肌雪肤之上泛出淡淡的红晕,实在是美得不可思议,美得晃如人间仙子! 楚惊云再也忍受不了了,他马上从屋顶之上跃起,几个跳跃便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之中。 却说沈雪柔正在沐浴在温热的水中,可是却突然听到了屋顶上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女人在这个时候都特别敏感的,她一手扯过外衣披在自己的身上,裹得严严密密之后,她便走出了放门跃上了屋顶上,可是,楚惊云却已经走了,她当然看不到有人在。但是,她却发现了自己刚才沐浴的正上方一块瓦片竟然被人移动过!一想到自己刚才一丝不挂地被别人窥见了,沈雪柔连死的心都有了!问题是,自己现在连是谁都不知道! 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尤其是对于已婚妇人!此时的沈雪柔心中悲愤不已!那个可恶的淫贼!不待多想,她快速地穿好了衣服!那一身雪白罗裳随风飘逸,将她那姣美修长的身材包裹着婀娜有致! 因为被偷窥的事情不能够让别的弟子发现,所以沈雪柔先是跃到了屋顶之上,将那一块瓦片遮好,这才寻着对方离开的方向追去!凭藉着自己的身手,她不相信对方能够轻易制服自己! 在这院落的远处一块小森林之中,一道身影隐藏在树上,看着向着这便追赶过来的美少妇,笑道:「想不到她竟然一个人追来!难道说女人被轻薄之后都会变得毫无理智吗?」 楚惊云微微吹了一个口哨,「猴子,老鼠,快点回来!」 声音刚落,一个黑色的身影便在树与树之间跳跃,最后竟然飞翔于空中! 黑影越来越近,但见竟然是一只滑翔鼠!它的上面还有一只小小的猴子! 滑翔鼠载着猴子来到了楚惊云的身边,分别占据了他的一边肩膀,在他的耳边吱吱喳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听后,楚惊云笑了笑,他刚才是派出这两个小家伙去打听敌人的情况! 说起这滑翔鼠跟灵猴,他们可都是在十年前楚惊云在一个人迹罕至山崖下面发现的!当时他们两个正在打架! 不过让楚惊云惊奇的是,它们却竟然有这恐怖的能力! 滑翔鼠比起一般的来说要大一点,通体白色,毛茸茸的。最重要的是,它并不仅仅只是能够飞翔!可以说,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甚至能够像鱼一般在水里游! 而灵猴却比一般的猴子要小,黄色毛发,大概只有一只成年家猫大小。可是,就是这小小的身体却是力量惊人!甚至能够举起数千斤的石头! 当时楚惊云可是被他们两个吓着了,想着将它们给宰了吃,可是这两个小家伙却狡猾无比,最后还让楚惊云碰了一鼻子灰!不过,它们好像很喜欢楚惊云,主动爬上他的肩膀上跟他亲热。 「何方小贼!还不现身!」 沈雪柔孤身一人独闯森林,马上便发现了站在树干上面的男人,可是这里光缐昏暗,根本就看不到他的面貌! 「你就是沈雪柔吗?」 楚惊云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不远处站着的一个身影,白衣飘飘,一张眉目如画,明眸皓齿的仙姿佚貌出现在楚惊云的眼前!只见她那头乌黑飘逸的长发静静飞扬于脑后,袅娜摇曳,亭亭玉立,犹如惊鸿艳影,游龙倩颜! 「哼!想必你就是那一个江湖上为非作歹,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淫贼了!」 沈雪柔暗暗戒备着,手中的玉女剑更是紧紧握住准备随时出手! 「是又如何?」 楚惊云绕有兴趣的看着她,道:「我作案的对象可都是那些贪官奸商的女儿,从来就没有祸害一个良家妇女,你这样说好像不妥吧!」 「淫贼休得狡辩!」 沈雪柔此刻却十分的惊讶,听对方口音可以知道,这个男人竟然只有十七八岁! 天!他真的就是三年前就开始作案的淫贼吗? 「那等你抓到我再说吧!」 楚惊云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一柄软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这一次的目标就是你吗?没有想到堂堂天圣门的掌门夫人竟然这么有勇无谋,孤身追来!实在可笑!」 「收拾你,我一个人足矣!」 沈雪柔娇喝一声,手握玉女剑,向着树上的男人,一个大鹏展翅,迅速地刺向了他! 「雕虫小技!」 楚惊云丛书刚上一跃而起!而后面而来的沈雪柔却竟然将整一棵树干砍断而馀势不减! 「好内力!」 楚惊云也不惧怕,手握软剑迎了上来!两人在空中交汇! 「叮」的一声金属碰撞声,他们的身影擦肩而过! 「你--」 从空中飘落的美少妇却忽然举剑直指淫贼的鼻子,小脸气得通红! 却原来刚才两人交错而飞的时候,楚惊云竟然趁机在她的腰上摸了一把! 要知道,沈雪柔可是武林一流高手!没有想到会被这和十七八岁的少年轻薄!而且她还没有时间阻止!这是她最害怕的!没有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杨夫人的身材真是妙极了!」 楚惊云将自己的手掌放于嘴边,嗅了一口,邪笑道:「淡淡的幽香,这可是夫人你身上的味道哦!」 「淫贼受死!」 沈雪柔再次握剑而攻,原本趁着冷静的她被这个小淫贼这么调戏已经怒火攻心了! 「想要杀我?」 楚惊云软剑之中注入真气,顿时变得坚硬无比!他举剑一砍,横扫千军地砍出了一道剑气! 「砰!」 沈雪柔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小小年纪竟然可以发出剑气,慌忙之下迅速抵抗。可是毕竟仓促,而楚惊云又是有心想要伤她,那强劲的力度顿时让沈雪柔口吐了一口鲜血横飞而出! 「咳咳……」 幸好她内力深厚,虽然受了重伤,但还是面前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此时的她才知道了害怕!眼前的这一个男人实在太过让她匪夷所思了!这么小的年纪,武学修为竟然如此了得!恐怕自己的丈夫,武林第一高手杨风也不一定能够赢得了他! 「嘿嘿,沈大美人,现在跑不了了吧!」 楚惊云收起了软剑,向着眼前的这一个被自己重伤了的美艳人妻少妇走去,「原本我今天没有打算下手的!可是你自己却送上门来了!今天我可要好好享受一下当年武林第一美人,当今第一美妇!此刻要是你的女儿而在这里那就妙了!」 【004】一戏夫人「无耻!」 沈雪柔狠狠地的瞪着眼前这个少年。在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害怕得颤抖起来了!现在的她真后悔,为什么自己那么冲动呢!希望手下的弟子们听到什么声响尽快赶过来才好! 「我又没有牙齿,你是不是想要亲自检验一下呢!」 楚惊云此时就好像看着自己手中的猎物一般,轻蔑地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将主意打到你的身上吗?」 「哼!」 沈雪柔警惕的看着他,却并不回答,心中却想着怎么推延时间! 楚惊云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不过他心中自有打算,也不怕她玩出什么花样来!他慢慢地走向了眼前这一个受了重伤的美艳少妇,一边说道:「要怪就只能怪你嫁给了杨风这一个伪君子!」 「你休得血口喷人!」 沈雪柔听得他说自己的丈夫,不由心中怒气顿生! 楚惊云笑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自己以后问问他便是了!我想,夫人你已经很久没有跟你丈夫同房了吧?」「你--」 沈雪柔紧咬着嘴唇,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可是却羞愧得说不出话来! 「你是不是想要知道我为什么清楚?」 楚惊云轻轻地摇了摇头,笑道:「教我武功的那个家伙叫做许啸天!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 「什么?你的师傅就是许啸天?」 这一次沈雪柔无论如何也不能够保持平静了!就在十多年前,这个武功盖世的邪王不是被自己的丈夫杨风诛杀了吗? 似乎是看出美少妇的疑惑,楚惊云脸上有点阴冷的说道:「哼!杨风这一个伪君子,当时为了自己可以扬名立万,声名远播不惜使用了阴招暗害了许啸天!害得他竟然变成了一个太监!」 「你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相信!」 沈雪柔心中一惊被激起了滔天巨浪了!可是她却依然保持着表面上的震惊! 「看来,你还不知道为什么这十多年来你丈夫并不跟你同房的原因啊!」 楚惊云看着美艳人妻少妇那姣美的月容,心中顿时邪念横生!「那是因为,当时许啸天需然被他阴了一把,但是也以彼之道还彼之身!」「所以啊!你的丈夫,白道上被称之为武林第一高手的杨风,这一个伪君子竟然是一个太监!哈哈,笑死我了!」 「哎,不过可惜啊!」 楚惊云叹息道,「许啸天当时在十大高手的围剿之下却依然能够全身而退!虽然重伤在身,可还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当时追击他的正是杨风!可是他却被许啸天反阴了一把!」 「你说够了吗?」 沈雪柔已经是怒火攻心了! 「不,还没完呢!」 楚惊云继续说道:「你知道的!当时被称之为『邪王』的许啸天已经有了了妻子女儿,他的妻子是当时魔教的圣女韩云梦!可惜的是,许啸天性格太倔强了,成为太监之后的他根本就不敢面对自己的妻子!这十多年以来一直躲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呢!我嘛,尽得他的真传,自然要为他报当年的断根之仇了!」 「无耻淫贼!纳命来!」 沈雪柔再也忍受不住了,手握玉女剑便马上向着楚惊云刺来!只是,重伤再深的她速度已经满了不止不凑,此时她的身法在楚惊云的眼中就好像是乌龟那样慢! 「叮!」 楚惊云对着这样迎面而来的一剑竟然不闪不多,灵犀一指,尽然轻松地夹住了沈雪柔的剑尖! 「这--」 沈雪柔可被他的这一手吓呆了!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多岁的少年竟然能够轻易地当下自己的一击!其实,这也得益于当初楚惊云遇到的那两只小东西!滑翔鼠跟灵猴!当时楚惊云被许啸天丢进了一个深谷之中修炼,没有想到遇到这两个家伙!而且山谷之中竟然充满着灵果! 那种只会在灵气充足的地方出现,而且生长极其缓慢的灵果!可以夸张的说,那种果实是夺天地之造化!练武之人只要吃下一颗,那么他的内力至少可以得到几倍的提高!当楚惊云见到整一个山谷都是这种美味的水果之时,可也是惊呆了!不过,不消几天,这家伙竟然贪婪地将里面的果实全部吃进肚子里面去了! 那强大的灵气差点就将他撑死!可还是让他挺过来了!而且还因祸得福,打通了任督二脉,身体直接进入了先天之境!那可是无数习武之人都向往的境界啊! 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个当时只有十来岁的小孩子这样达到了! 「放手!」沈雪柔玉手握住剑柄想要抽回自己的剑,只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敌不过他的力度!而且现在因为伤势发作,现在的她浑身痛苦地痉挛着! 而楚惊云却趁着这一个机会,手捏一块小石头探到了眼前这个美艳人妻少妇身上的穴道! 这一手可是沈雪柔没有意料到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他点住了穴道,浑身动弹不得! 「嘿嘿,原本我已经让人将消息传回到了你们天圣门了,只要等到杨风一来,我便要当着他的面前凌辱你!」 此时的楚惊云脸上的笑容轻佻邪恶,他伸出一只手挑起了美少妇那玉致的下巴,笑道:「可你自己却竟然送上门来了!我没有理由拒绝的!」 「淫贼!你胆敢动我一根头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沈雪柔此时只能说出这么没有威胁力的话了!要是她眼前的是别人,那或许还会有点作用! 可是楚惊云却不吃这一套! 他走到了美少妇的身后,双手轻轻搭在了她那削平云远的香肩之上,身体微微靠了过去,鼻子在她的发间贪婪地嗅了一口,邪笑道:「夫人身上的味道真香啊!只是略微靠近我已经浑身变得燥热起来了!不知道等一会儿将夫人你这成熟曼妙的成熟胴体压在身下蹂躏冲刺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种销魂呢!」 「无耻淫贼!你一定不得好死!」 沈雪柔此时已经有点绝望地闭上了那双凤眼,眼角之上却抑制不住的留下了悲愤的泪水! 可是此时浑身动弹不得的她只能够咬牙默默忍受这个少年的调戏了!没有想到自己堂堂武林之中有名的侠女会有一天竟然被这个几乎可以当自己儿子的男人轻薄侮辱! 「恨吧!」 楚惊云原本搭在她肩膀的双手顺着她的手臂慢慢地下滑,一边说道:「谁让你嫁了这么一个伪君子呢!这怨不得我!」 此时的楚惊云也很是激动!他不是情场初哥了,这三年以来,他还真的干下了不少采花大案!而且每一个女人几乎都是万?挑一的大美人! 可是此时面对着这一个十年前被称之为武林十花花魁的第一美人,他实在忍不住心中的那种激动! 沈雪柔因为仓促追来,她那一头秀发此时更是有点凌乱的披散在肩后,阵阵顽皮的风儿将她的发梢撩起,吹拂在她身后站着的男人脸上! 阵阵淡淡的发香让楚惊云心中慾火大盛!甚是他的身体都有点颤抖了!可是那双魔爪却依然慢慢地下滑,一直顺着美少妇的手臂将她的那双芊芊素手给抓在了手中! 曾经的第一美人,现在依然是那样动人!着高挑的身材曼妙婀娜!即使生育了一个女儿却依然没有走形,彷佛一个二八年华的青春少女般曼妙迷人!【005】无助美人 在那雪白的罗裳之中,沈雪柔一身成熟的胴体被包裹着。裙摆之下,一双健美修长的玉腿曲缐柔和,匀称娇柔,纤浓合度! 「害怕了吗?」 楚惊云的身体从她的身后慢慢地靠近,最后贴上了她的粉背之上!双手更是握住了她的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 「我一定要杀了你!」 沈雪柔心中悲愤交加!被这个少年调戏轻薄,这让她实在羞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将这歌舞可得男人碎尸万段!可是,她此时却只能是无助地任由他抱着自己! 此时的沈雪柔是多么的希望自己天圣门下的弟子能够赶过来救她! 只是,这可能吗?先不说她追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惊动一个弟子。单凭这一个淫贼的武功,就算弟子来了也不一定能够救得了她!甚至还可能被淫贼当着自己的弟子轻薄! 无助,绝望!这一刻的沈雪柔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只是她现在却根本什么都做不到!穴道被点住的她又被楚惊云点下了其他大穴,一时之间她根本就不能够冲破穴道!更何况现在她已经受伤了呢! 「现在,很绝望吧!」 楚惊云那灼热的气息不停地喷在她的耳根子上,让沈雪柔浑身变得不自在起来!就好像身体之智能光有千虫万蚁在撕咬着她一般! 「淫贼!」 沈雪柔闭着双眼怒道,可是喉咙之中却异常痕痒!她好像防身呻吟,可是却不得够屈服在这个下贼子的淫威之下,值得紧紧咬着下唇! 楚惊云可不跟她客气!他的身体紧紧贴上了前面这一个任由自己为所欲为的美艳少妇背上,狰狞的小迪欧诺各地重重抵在了她的臀片之间!而他的双手则是沿着她那丝毫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向着她那高耸入云的丰挺酥胸爬去! 这一刻沈雪柔可彻底的慌了! 「不、不要!」 可是她也只能是含着悲愤羞愧的泪水求饶着,「别这样!快放手!」 此时的她根本就不像那一个传闻之中对的天圣门女侠,更像是一个遇到无法承受眼前威胁的小姑娘罢了! 试问天下间又有哪一个女人在面对这样的威胁还能够保持平静的呢!或者说,这是女人一种本能的害怕! 只是,要这样放过怀中抱着的美艳少妇,那楚惊云这个采花贼那就什么都不用干了!每次女人只要求饶他就收手得了! 虽然他一直采的目标都是那些贪官、奸臣、奸商的家眷,可他还有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虽然他做过的好事并不多!而此时,他发觉自己好像更加适合去当一个坏人! 双臂环住这么一个成熟丰腴的美妙娇躯,他心里早已经蠢蠢欲动了!那双魔爪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将眼前的美艳人妻身上的衣服全度撕碎了! 「不要--」 沈雪柔发出一声娇唿!可是楚惊云却丝毫没有停下来,那双大手准确无误地爬上了她胸前的那双高挺峰峦之上! 「好大!好柔软!好有弹性!」 这是楚惊云在这一刻的唯一感觉!要是用现代人的看法,那么这一个美少妇的酥胸至少有着D罩杯的伟大! 楚惊云虽然手掌大张了,可却依然不能够讲这么一座高高耸起的雪峰全部握在手中! 「轰!」 沈雪柔在这一刻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阵空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只有女儿那么大的少年轻薄! 在这一个时代,女人对于贞节可是看得很重的!未成年女子不得跟男人直接见面,不能够有肌肤相触! 当然,那只是对于大户人家来说的!武林之中的女人虽然没有这么繁琐的礼节,但是已经嫁为人妇的女人是绝对不能够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触! 否则就是不忠! 可以这样说吧,你摸了一个女人的胸脯,那就跟强暴了她差不多! 「淫贼!我要杀了你!」 沈雪柔忽然叫喊起来,可是却依然无法动弹的她只能够这样毫无用处的挣扎了! 「杀吧!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 楚惊云对于怀中的美艳人妻的威胁完全不放在心上。他的手臂环住了美人的娇躯,手掌却忽然用力一抓! 「喔--」 着突如其来的疼痛从自己的胸前传了过来,美少妇禁不住发出让男人疯狂地一声呻吟。 「混蛋!你一定会被我碎尸万段的!」 「好吧!我一定会被你碎尸万段的!」 楚惊云凑过头去,一口咬住了美少妇的耳珠,双手却不断地玩弄着她胸前的那双高耸峰峦!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沈雪柔现在恨不得自己自杀得了!免得被这个男人亵渎!可是她现在却只能够默默承受!她此时甚至觉得自己的芳心就好像被男人握住一般,酥胸传来的阵阵胀痛却又同时夹扎着让她浑身燥热的酥麻电流,这让她更加不安起来! 可是身体却有点叛离她的意志,根部不听使唤地变得敏感起来!自己的身体多少年没有被男人碰过了她几乎都忘记了这种销魂的感觉了! 自从十五年开始,丈夫就没有跟自己同房过!这些年来她一直过着守活寡的生活!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需要男人的滋润! 可这一个男人却并不是自己的丈夫!甚至比起自己的女儿还大不了多少! 「夫人的身材真好!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好好享受一下你的身体了!」 楚惊云的双手依然有技巧的玩弄着那双玉兔,口中含住了她的耳珠轻轻吸咬还故意将自己口中的二期喷到了她的耳蜗之中! 「嗯……」这三重刺激之下,沈雪柔的身体更加强烈地叛离她的意志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该死的淫贼轻薄之下有了感觉,这对于身为人妻人母的沈雪柔来说却是多么残忍的折磨!万权在手,天下何处去不得!一个现代人的灵魂穿越武林的风流韵事!他是一个黑暗中的小偷综绮紧綧,銙铦铭铰他更是黑暗之中的香帅!在前后两代武林十花,几位师娘以及众多的美人美妇的帮助之下碤硕碞碢,漜涤滶滴他成为了这一个大陆最顶端的存在!整一个大陆几乎所有的美人都被他收入后宫之中!而故事的开端,是从他将上一代武林十花的花魁沈雪柔给采了开始……001-005

上一篇:皇帝歪传 下一篇:帝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