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大陸同人之海上的淩辱盛宴

  唐三眾人在平息天鬥帝國太子雪清河發動的叛亂政變後,又迫于武魂

  殿99級絕世鬥羅的恐怖壓力,史萊克七怪一行人乘海德爾船長的船前往海神島

  進行試煉。不想海德爾等人竟是海盜紫珍珠的手下,下毒打劫未果被唐三等人制

  服,海德爾的兒子還被唐三幹脆利落地宰掉了。

  而海德爾及另外兩名船員因為還要開船所以才保住一條狗命。處于深深絕望

  和瘋狂怨毒中的海德爾毅然將船開入了十萬年魂獸深海魔鯨活動的海域,並用炸

  魚的炸藥驚醒了那恐怖的魂獸,衹求同歸于盡。

  本來唐三要殺死他,但得知自己之前殺死的船員是海德爾的兒子時,竟一時

  心軟放了海德爾,讓他自求多福逃命去吧。而史萊克七怪衹能匆忙結成七位一體

  融合技大戰深海魔鯨,當然不敵,皆身負重傷,最後關頭,唐三選擇犧牲自己拖

  住魔鯨,不想深海魔鯨驟然爆發攻擊,將眾人震飛了,遠遠的落入了茫茫的大海,

  不知所蹤……

  當再次聞到那熟悉的鹹濕海風,嘗到那冰冷的苦澀海水時,海德爾明白,他

  居然從恐怖的十萬年深海魔鯨的口中活下來了。他本就有著五十級魂王的實力,

  在唐三等人交手時已經棄船溜走,沒有參與那場恐怖大戰,活下來也在意料之中。

  這個快五十多歲的橫肉虯髯的邋遢老海盜,剛從昏迷中醒來,任由自己仰面

  朝天漂浮在海上。就在這兩天裏,承載自己所有寄托的兒子突然死亡,注滿自己

  畢生心血的海船也毀于一旦,一心報仇求死卻未果的自己也已垂垂暮年,生活再

  也看不到丁點兒希望。就像這暗流洶湧的大海怎麽也看不到富饒的海岸。

  在茫茫大海裏,縱然自己是一名看盡了驚濤駭浪的海盜,那吹噓的所謂大海

  真正的兒子,此刻依然如此的脆弱,如此的渺小。

  海德爾惡狠狠地朝被海水映得發沈的天空咒罵了一句。

  「去妳媽的大海之……咕嘟咕嘟,呸!」哪怕他水性極佳,激動之下,一口

  海水還是讓他胃裏翻滾。

  正當海德爾掙紮絕望時,他忽然愣了下神,似乎瞥見遠處微紅晨光射來的海

  浪間隱隱有塊隆起的山丘。「這附近有陸地嗎?我怎麽不記得了。」恍惚之間,

  海德爾趕緊擦了擦渾濁的老眼,再定睛看去。這一看卻讓他怔住了。

  那哪是什麽山丘,而是遠處一位趴在殘破船板上的少女挺翹的臀部,連著腰

  肢和美腿分別向兩邊延展出跌宕而優美的似山巒一般的曲線。

  而海德爾剛經歷人生大起大落,神智恍惚,再加上海水搖晃著熹微的晨光,

  周遭昏暗,衹知道前方突然隆起,一時錯認為那是海島上的山丘。

  海德爾哪裏想得到這趴著的少女竟然有著滾滾海浪也無法掩蓋的豐滿和高聳。

  衹一眼,就在腦海裏定格,成為晨光下永恒的剪影。

  海德爾忽然咽了咽口水,眼前的美景讓他呆滯,直到又喝了口水,才反應過

  來,趕緊朝昏迷的少女遊了過去。那完美的臀峰在他眼中越來越清晰,海德爾衹

  覺得他遊得越來越快,甚至連雞巴都硬邦邦地跟著劃起水來。

  待到了近前,海德爾才知道眼前的少女究竟是如何極品。原本清純雅潔的衣

  物早被海水浸得緊緊貼住玲瓏曼妙的身姿,隱隱能透出少女雪白的肌膚。翹臀並

  不隨趴著而降低絲毫衝天之勢,豐盈高聳,白如雪峰。

  一雙修長到逆天的美腿像極了一對被緊緊包裹住的溫潤象牙,晶瑩如玉,將

  那臀峰撐得接天蕩雪,又把整個背影延伸得靚麗無雙。臀峰的另一頭是盈盈一握

  的纖腰,細若風柳,窄似幽谷。

  充滿活力的蠍尾辮濕噠噠地臥在腰背的低陷處,修長的雙臂軟軟地搭在少女

  窈窕身軀的兩側。

  美人睡臥,誰能自持。

  海德爾唇焦舌燥,臉上的橫肉不住抖動,那是他極度興奮的前兆。光是看背

  影,他小腹裏源源不斷的火氣都能把這片海給蒸幹了。他本就是粗魯混蛋的海盜,

  劫後餘生的他此刻衹想好好放縱自己,此時更不會客氣了,雙手直接就按到那臀

  峰和美腿上。

  誰知道那殺人都不見絲毫顫抖的手剛一「登陸」就哆哆嗦嗦抖得跟篩子一樣。

  太軟了!那隔著衣物都能體會到的滑嫩細膩的觸感爽得他雞巴翹起恨不得把

  船板都頂翻了。衹見海德爾一手在少女緊翹豐滿的臀瓣上攪動風雪,另一手在一

  雙飽含風致的白玉美腿間來回逡巡。可憐臀肉隨那色爪不停變換形狀,可憐美腿

  在魔掌間兀自娉婷。

  「這小妞這屁股和腿真是逆天了。他媽的,人不大,身材風騷到爆。」海德

  爾一邊罵罵咧咧的,一邊瘋狂把玩少女的翹臀和美腿,硬是足足玩了十來分鐘,

  不放過任何一寸肌膚和緊翹細嫩之處,恨不得自己有三衹手才好。

  想到這裏,海德爾嘿嘿淫笑起來,老子沒有三衹手,但有三條腿啊,硬得都

  能當船槳了。

  兩手趕忙試了試船板的浮力,感覺自己上去應該也撐得住,海德爾頓時狂喜,

  顧不得還翹著雞巴就急急忙忙地往上爬,一翻身便撐在少女背後,那滾燙粗壯的

  雞巴正好頂在柔軟緊湊的最高雪峰上。

  海德爾微微往前一頂,雞蛋大小的龜頭便深陷在濕漉彈滑的臀肉裏,即便沒

  有真正插入,也爽得他一陣齜牙咧嘴。貴族少女他也不是沒碰過,但這麽美妙細

  致的觸感還真是獨一份。

  海德爾正準備直接開操,忽然覺得眼前少女的衣服有些眼熟,將少女的頭部

  微微側翻,入眼的絕美側顏頓時把他震住了。

  含情眉眼昏睡,嬌俏唇齒動人,粉嫩雪白的臉頰足有一萬分的精致,玲瓏無

  死角的側顏更是獨一無二的絕色。昏迷中的絕美少女美得讓人心悸,心慌,心動,

  心癢。固然讓人升起憐惜之意,更讓人爆發狠狠淩辱的慾望。

  海德爾雙眼發紅,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不僅僅因為眼前少女絕美的俏臉,

  更因為他認識她。她正是自己殺子仇人的同伴,好像叫做,叫做小舞,腦子有點

  問題。這夥人剛上船時,自己的兒子還被她的一雙腿迷得轉不開眼睛。

  想到自己的兒子,海德爾眼中閃過一絲悲痛,很快這悲痛便變成了凶光和淫

  光:「蒼天有眼,既然妳落在老子手裏,老子不把妳這小騷貨操到求饒,老子怎

  麽對得起死去的兒子!不!就是求饒也不放過妳!」正慾扒下小舞的褲子,忽然

  又想「老子要把妳弄醒再操,操得妳哇哇大哭。」

  當即把小舞翻過來,發現小舞的一對秀乳在擺脫船板擠壓後微微搖晃,海德

  爾嘿嘿笑著把一雙粗暴的大手伸進小舞的衣衫內,在小舞胸前又揉又搓又擠又按。

  少女酥胸不大,手感卻真沒得說,雖然凝脂凍玉這樣的形容詞海德爾不可能

  想到,但他衹覺得這輩子都沒玩過這麽彈手的奶子。

  眼看玩了半天還不醒,海德爾估計是嗆水了,又是兩下狠壓,擠出兩口海水

  來後,便俯身吻住了小舞鮮紅的櫻唇,擒住了那條香舌,一邊給小舞做人工呼吸,

  一邊品嘗她的鮮唇嫩舌和絲絲香津,兩手揉捏著少女的豐盈胸部,粗硬的雞巴還

  在大腿內側蹭來蹭去。

  忽然兩聲輕咳傳來,小舞悠悠轉醒,水靈的大眼睛裏盡是迷茫和空洞。小舞

  僅僅是肉身復活,靈魂不在的她衹能感受到身體的觸感,卻並不清楚是有人騎在

  自己身上,恣意猥褻,衹是感受到陌生粗暴的氣息本能地害怕,慌亂和掙紮起來,

  美腿亂蹬,纖腰亂扭,玉手亂拍。

  這一動可讓海德爾爽了,纖腰和美腿再怎麽亂動也得夾著他粗壯的雞巴,仿

  佛在拼命挑逗他,爽得他不要不要的。海德爾淫笑著看著小舞驚慌失措的絕美面

  孔,感受砸在自己胸口酥酥麻麻的陣陣粉拳,心中大感快意,淩辱之火亦是蹭蹭

  上冒,于是惡狠狠地道「騷貨,醒了就給老子把屁股撅起來挨操!」

  說罷不顧小舞的掙紮粗暴地將小舞翻了回去,又變成了趴著。那翹起的好似

  群玉山頭的弧線又把海德爾看呆了,說能把天頂穿他都信。

  粗暴的動作和恐怖的陌生環境弄得小舞害怕極了,頓時驚慌得哭了起來,一

  邊哭一邊掙紮想擺脫海德爾的控制,卻被海德爾一衹手按在頭上,動彈不得,衹

  能無助地嗚嗚哭著。衹有撅著的翹臀還能晃動,而那極致的長腿足以讓渾圓的臀

  肉翹得老高,在海德爾的雞巴上磨來蹭去,說不出的淫蕩。

  海德爾一陣暗爽,卻裝作惡狠狠地道「記得妳叫小舞是吧,他媽的,妳同伴

  殺了老子的兒子,老子也不殺妳,妳讓老子操爽了,老子就跟妳們一筆勾銷!他

  娘的,這小妞真他娘的美。老子都有點捨不得太用力操妳了,媽的,老子受不了

  了。」另一衹手三下五除二把小舞的衣服扒了個幹幹凈凈,又把自己的褲腰帶給

  解開。

  看著眼前如羊脂玉般渾然天成峰巒起伏的玉體,海德爾有些訝異地發現雞巴

  上的青筋根根綻出,粗壯恐怖,龜頭不住地興奮跳動,如同即將入場的好鬥的狼

  狗陷入極度的興奮中任憑主人如何拉都拉不住。

  長年的海盜生涯和縱慾生活早已讓海德爾的身體大不如從前,記得自己上一

  次這樣完完全全甚至超越極限的勃起還是在二十年前,可見小舞讓他激動到了何

  等程度。海德爾再也等不及了,趕緊扒開胯下美少女緊致豐翹的雪臀,又是一番

  絕世美景轟擊在海德爾的靈魂深處。

  海德爾衹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凝固住,害怕自己就這樣閉過氣去。雖然早料到

  少女的小穴一定很美,真正見到的那一刻還是被震撼到了。

  如雪臀峰隨著粗糙的雙手蕩漾開來,便如滿月暈開水波,現出那神秘的桃源

  幽谷。粉粉的菊蕾含羞翕動,嬌嫩無比,看得人心馳神蕩,美不勝收。但視線微

  微下移,卻風光更絕,衹見玉丘光潔如新,春壺飽滿多汁,粉唇間一道窄縫似銀

  瓶乍破,露出勾人心魄的粉珠玉蕊,菊蕾雖粉雖嫩又哪裏比得上這白虎粉鮑的十

  分之一。

  海德爾眼中爆發出湛湛狼光,哪怕他再如何的色中餓鬼,雞巴再如何爆脹難

  受恨不得把天都捅穿,此刻他卻衹想親口嘗嘗這極品小穴究竟是何滋味。二話不

  說,海德爾發了瘋似的一頭紮在小舞的臀股間恣意狂舔。

  那積著厚厚舌苔的腥臭舌頭,在小舞粉嫩的白虎鮑上刮來刮去,調戲臀肉,

  緊貼恥丘,旋繞唇瓣,撥動珠蕊,腥臭的口水滋得桃源成溪,舔著舔著也不知道

  那潺潺下流的是口水還是淫水了。

  小舞本是又哭又鬧,突然受過這樣從未感受過的刺激,更加難受不適應,面

  上緋紅,艷過桃花。翹臀搖晃的幅度更大了。掙紮了好半會兒,漸漸隨著海德爾

  唇舌的動作有規律的一顫一顫。到後來更不掙紮了,反而像小貓一樣把翹臀主動

  地往海德爾臉上頂蹭。潮水一般的快感很快淹沒了小舞,也不哭了,淚痕幹在梨

  花帶雨的俏臉上,鼻喉間漸漸飄來若有若無的哼哼聲。

  海德爾心中賊笑,知道小美人動了情,見小舞有了配合,也是暗爽「嘿,就

  知道妳是個騷貨。」同時動作越舔越大,漸入佳境,貪婪遊走舔舐,連粉粉的小

  菊花也不肯放過。嬌嫩的花苞如何經得起如此挑弄,海德爾舌頭一撥,小舞嬌軀

  就猛地一顫,粉鮑和花苞也都是一縮,哼音愈發嫵媚嬌癡。

  癡纏的哼音一下下撓在海德爾這老色狼心窩子裏,愈發賣力舔吸,吸著略帶

  騷味的美味鮑汁,甚至覺得有些醉了,衹覺得就算是舔一輩子老子也一定樂此不

  疲。

  小舞由于沒有靈魂,當肉慾襲來,身體便再誠實不過。精靈般的大眼睛雖然

  空洞無神,此刻卻愈發迷離,蒙上了一層情慾的緋色。翹臀間蜜處傳來的前所未

  有的快感讓她嬌憨地向後聳動,纖腿如弓,雪臀如浪,粉鮑翕合,春壺蕩水。人

  間極樂美景不過如此吧。

  「呀……」忽然小舞嬌媚的哼音忽然拔高,劃破靜謐的海上,格外妖嬈婉轉,

  嬌軀如觸電般一陣猛顫,大量春液蜜水從鮮活的粉鮑中噴薄而出,給正在努力品

  穴的海德爾來了個淋灕盡致的春水浴面,海德爾衹覺得自己快被淹死了。淹死也

  值了。

  小舞竟然被這邋遢骯臟的老海盜舔得潮吹了。

  渾不在意臉上的淡淡騷味,最後在小舞粉唇上狠狠收尾式地大口舔了一下,

  海德爾得意笑道「這小妞屁股和腿這麽逆天也就罷了,屁眼和嫩逼還這麽粉,還

  會潮噴,老子這買賣賺大發了。」一時間竟然覺得兒子死得有點值,這樣水多極

  品的妞可不是說死兒子就能玩到的。

  小舞泄身後渾身軟綿無力地趴在船板上,但那翹臀粉穴卻依舊高高翹著,倔

  強得絲毫不肯低頭,沒辦法,小舞的腿實在是太長了,即便是無力也硬生生撐住

  了那無限風光在險峰。

  「操,小騷貨妳爽了,老子還沒爽呢!」海德爾再也受不了了,立時雙手抱

  住小舞柔弱無骨的細腰,提胯挺腰,大雞巴對準那含水粉鮑狠狠一杆,撐開花蕊,

  竟是啪的一聲直接沒入一半。

  「啊……!」「啊!!」兩道聲音同時響起,海德爾把頭一仰,爽得發出重

  重的淫蕩的嘆音,而小舞亦把頭一仰,卻是發出撕心裂肺的痛叫。未經人事的少

  女再怎麽經過潮吹的潤滑,又怎能馬上經受得住粗大雞巴帶來的開苞之痛。

  若是唐三在此一定會恨得眼眦慾裂,本來之前在船艙時,小舞的靈魂暫時回

  歸肉體,想把處女身給了最愛唐三,卻因為唐三的憐惜被拒絕了。卻沒想到,轉

  眼間就被這邋遢猥瑣的海盜得了頭籌。

  小舞眼淚又止不住地往下淌,又開始劇烈掙紮,但是她的腰太軟了,屁股太

  翹了,腿太長了,一旦被身後的海德爾架住,根本伸展不開,再怎麽掙紮也改變

  不了此時的體位。這讓無數女人都嫉妒得發狂的優點此刻卻都成了掙紮的拖累,

  衹能徒勞地晃動翹臀,反而顯得格外淫蕩,讓身後施暴的海德爾徒增快感,差點

  就要射出來。

  「哦~爽~老子就知道是個處!哈……嘶……真,真他媽的緊,嘿嘿嘿,小

  騷貨,妳再動啊!再掙紮啊!嗯~妳越動,老子就越爽!」海德爾衹覺得自己的

  雞巴陷入了無比緊致的深處,看著連接自己胯部和雪峰臀浪的黝黑雞巴,那被層

  層包裹的細膩觸感讓他雞巴前端的每一寸都感受到熱辣的青春活力和無盡的淫靡

  肉感。

  「這逼……哈……好……啊……」隨著小舞的掙紮和哭鬧,海德爾爽得齜牙

  咧嘴,話都說不完整,突如其來的緊致水潤的快感讓他不敢多動,趕緊穩住心神,

  免得精關不守直接射了出來,那可就糗大了。

  雖然初破身,但小舞的肉體畢竟是經過相思斷腸紅仙品和水晶血龍參改造過

  的,再加上之前潮噴過,很快也就適應了身後的粗壯,劇痛感如潮消退,潺潺春

  水又漸漸溫潤溢出。一股莫名舒適的快感如那雙擒住自己腰肢的粗糙的大手一樣

  穩穩地擒住了小舞的肉體,掙紮漸漸安定,啼哭聲也慢慢平息下來,換來的是令

  人騷動的淺淺呻吟。

  小舞不再掙紮,頓時海德爾的快感也消退了不少,他可不幹了,嘿嘿淫笑道

  「小騷貨知道爽了?妳不動了,老子來動,老子可還沒爽夠呢!」說著大雞巴一

  寸寸沒入小舞肥美的粉逼中,當完全沒入的那一刻,兩人又向後仰起頭,兩道聲

  音又同時響起。

  但和之前不同,此時的兩道聲音都是舒適到極致的表現。

  海德爾整根沒入,不再憐惜少女,開始狠狠地啪啪抽插起來,時而腹部和雪

  峰緊緊貼合,黑白分明,格外刺激,時而如兩處斷崖相離,中有雞巴如懸挂的鐵

  索,緊緊相連,可謂是大開大合。

  狠力插入時,大都是整根沒入,激得翹臀浪現雪翻,爽得淩空摩岳;奮力外

  抽時,衹留龜頭在穴口,帶得小舞嬌啼癡吟,觸感微妙幽玄。時深時淺,研磨轉

  動,真是把這輩子操女人的技巧經驗一股腦往小舞極品的粉穴上招呼。爽得自己

  呼哧大喘,爽得小舞如泣如訴。

  啪啪啪,緊湊淫靡的聲響順著海風,在茫茫大海上四處飄蕩。

  小舞面色潮紅,眼角迷離,桃花春意在那絕美的臉龐上漸濃漸深,說不出的

  美艷動人。渾身香汗不斷,兩衹手臂撐而不起,軟綿無力,衹好無奈地讓翹臀再

  翹高一點。

  感受到胯下美人的細微動作,海德爾大呼受不了「啊……老子操死妳這個小

  騷貨!」當即挺動滿是贅肉的腰腹,黝黑的大雞巴根根到底,仿佛要頂到小美人

  的肚子裏去才好。小舞哪裏受得了這樣猛烈的進攻,唇齒微張,發出了不知似哭

  泣還是舒暢的連綿音節,悅耳動聽,那誘惑勁,恰似塞壬女妖的的歌聲。

  海上的晨光中,一個猥瑣邋遢的凶惡老漢正用一根黝黑腥臭的雞巴狠狠從背

  後抽插著那高挺雪白翹臀的美腿少女,視覺上的極限衝擊似乎就定格在哪裏。

  啪啪啪,海德爾不斷撞擊著少女的粉穴,已經操了不下百餘下了。每一下都

  是勢大力沈,追求快感的極致,貪婪地索取著小舞美穴的每一寸緊致。看著自己

  黝黑醜陋的雞巴在雪白的豐盈臀肉間時隱時現,體會著小舞粉鮑內環環入扣的緊

  致與酥麻,海德爾頓時覺得不枉此生啊。

  又是百餘下根根到底的猛插,小舞全身都泛起了一層細膩的粉色,格外誘人,

  看得海德爾賞心悅目,當下抽插的頻率愈發加快,氣息愈發粗壯,雞巴上不斷堆

  積的快感終于在此時向海德爾發出了開炮的請示。

  「哦……啊……好,好,好爽,呼……老子……哦~要~要射了~」

  海德爾使出了渾身解數,爆發出全身的力量,連雞巴都脹大了一圈,最後的

  衝刺把抽插的速度提高到了兩倍以上,連續緊密的啪啪撞擊聲如倒豆子一般噼噼

  啪啪的,爆發出巨大的聲響,恐怖的衝擊力把小舞雪白的臀肉都撞得發紅、搖晃,

  衹為追求深到極致,緊到極致,潤到極致,爽到極致,連寬大的船板都激烈搖晃

  起來,激起陣陣海浪。

  「老子……老子兒子沒……哦……呼……妳就給……老子……生娃……啊

  ……!!!」在一聲沙啞而低沈的怒吼中,海德爾衹覺得龜頭一麻,連忙將雞巴

  死死頂在小舞的粉穴最深處,瘋狂抖動,射精的極致的快感讓這老海盜爽得哇哇

  直叫,白濁的精液射得太多甚至直接濺溢了出來。

  而小舞如隨時會被翻覆的一葉小舟,承受著背後似巨浪似野獸般的撻伐,感

  受粉穴內傳來的不斷攀升到頂點的充斥感與酥麻感,在海德爾射精的瞬間也是嬌

  軀猛顫,去了的同時昏了過去。

  良久,海德爾平息自己的呼吸後拔出雞巴,看著自己雞巴上的絲絲落紅,又

  看著眼前的絕色少女還保持著插入時的淫蕩姿勢,美腿憑其本身的逆天長度架著,

  不需用力,翹臀高聳而發紅,被淫虐後的粉鮑如初開的鮮艷玫瑰,處女血混著大

  量精液和汁液如瀑布一般悠悠滴下,深深刺激著海德爾的視覺神經。

  看到如此淫蕩香艷的畫面,明明上了年級的海德爾的雞巴又硬了。他的目光

  落在了小舞粉嫩的菊蕾上,又嘿嘿淫笑了起來。

  

上一篇:唐三眾人在平息天鬥帝國太子雪清河發動的叛亂政變後,又迫于武魂 下一篇:停車場強姦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