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怎么还这么黑?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刚刚睡醒的于玲玲本能的睁开眼, 可她发现眼前却是一片漆黑她努力睁大双眼, 可还是看不到一丝光缐她的两眼好象被一个什么东西遮住了。 于玲玲心中升起一股恐慌,连忙想用手去揭开覆在眼上的物件, 可她的两只手却怎么也擡不起来更让她恐惧的是, 不但是手连她的脚也被绑住了,除开她的头能扭动外, 全身都不能动弹丝毫。 巨大的恐惧向于玲玲袭来,她本能的发出惊恐的大叫, 但她却发现自己的惊叫都变了声音只能听到含煳不清的「呜呜」声, 原来连口都被一个球状物塞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于玲玲脑中一片混乱。 她记得昨晚睡觉时一切很正常啊,洗完澡后换上睡衣一个人躺在床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怎么一醒来会有如此恐怖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正这时 于玲玲突然感到有一只手按在自己肚子上 一阵恐惧让她又不由惊唿道: 「是谁?」但被塞住的口只发出了「呜-呜」两声。 「你醒了啊,于老师。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呜呜呜, 」的声音表达出于玲玲本想问「你是谁?」的含义。 「别挣扎了,你会没事的。 」男人说。 「为什么会这样,你想干什么?」于玲玲心中大喊, 但口中却只发出几个「呜呜」声。 「你一定很奇怪吧,一定有很多疑问吧, 」男人说话的声音很慢「于老师别着急, 我会慢慢地说给你听的。 」于玲玲心中非常恐惧,全身不停的扭动, 徒劳无功的想摆脱现在的困境。 突然,她感到自己胸部被两只大手盖住, 巨大的羞耻与屈辱向她袭来「不要!」她又不由惊叫起来。 但变成「呜呜」的惊叫反而更刺激了男人, 他淫笑着说: 「好大的奶子啊是不是让我摸一下让你兴奋了啊。 」于玲玲拼命的摇着头,屈辱的泪水从眼中流出, 但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并没有打动那个男人 男人的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她饱满的双乳上游走。 「好大好翘的奶子啊,真看不出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比那些才十七八岁的少女的奶子还要挺拔 于老师你怎么保养得这么好啊。 」「这个到底是谁?」一个疑问突然在于玲玲心中产生, 「他怎么知道我的职业?」她的这个疑问好象被男人看出了 男人说道: 「于老师你不会猜到我是谁的, 告诉你吧我是你的一个学生,一个非常仰慕你的学生。 」「我的一个学生?」于玲玲脑中飞转, 她教书十多年教过的学生休止千百,但怎么也联想不到一个人与这个男人的形象出来。 「于老师你对学生这么严厉,平时又一幅正经高傲的样子, 但身材却保养得这么好内心其实很风骚吧。 有无数男同学早就想干你了,今天终于能让我如愿了, 哈哈!」男人的笑声让于玲玲汗毛竖立难道自己会被这个陌生男人强奸?其实从她一醒来就有这个预感, 但直到听到这个男人亲口说出来才真正让她感到害怕。 她不停扭动着身体,口中发出「呜呜」的悲鸣, 她多么希望此时有一个人能来救她但她又知道这个希望是多么渺茫。 丈夫在国外工作,一年才回一次,而上次回来还是两个月前, 而儿子放暑假参加了一个夏令营前天刚走, 还要半个月才能回现在的于玲玲可是孤立无援, 任人宰割。 「于老师你这几天都是我的了,别幻想有人会来救你, 我要把你最淫荡的一面开发出来成为我的忠实性奴, 哈哈!」于玲玲又羞又气平时的她非常保守, 无论同事或朋友从不开有关男女间的玩笑 而现在却被一个陌生人口语轻薄让她感受到了极大的污辱。 突然她感到胸前一凉,敏感的她知道是睡衣被解开了, 巨大的羞耻让她全身发烫她本能的扭动身体试图逃避侵犯。 「哇!真是太漂亮了!」男人的声音此时响起, 「以前在教室看到于老师挺着个大奶子走来走去 让好多同学背后流口水现在终于让我给玩到了。 」「不!不要!」于玲玲大喊着,但她发出的「呜呜」声却仿佛是女人特有的娇喘, 更加刺激到了这个男人。 她感到双乳被两只手同时按住,并被相同的频率揉捏着。 「真舒服啊!想不到女人的奶子这么好摸, 又软又有弹性。 」听男人的话语中他好象还是第一次碰触女人, 但于玲玲已想不得这么多了双乳的刺激让她羞耻无比, 除开丈夫外还从没别的男人抚摸过这里而且更为要命的是她的乳头本能的硬了起来。 她身体的这一变化没逃脱男人的眼睛, 男人笑嘻嘻的说: 「奶头变硬了呀, 于老师想不到你这么骚啊。 」「不!不是的!」于玲玲悲鸣的摇着头。 突然,一股强烈的刺激如电流般传入大脑, 她的一个乳头被一个湿润的柔软包裹住了 做为一个成熟的少妇她知道是这个男人在吮吸她的乳房。 「不,不,放开我!」于玲玲唿喊着,挣扎着, 但被绑住的身体与被堵住嘴却连反抗的意志都表达不出 反而呈现出女人娇媚的神态更加刺激着这个男人。 乳房一直是于玲玲的敏感地带,在同自己丈夫不多的做爱中, 她一直都很少让丈夫亲吻因为生性保守的她不希望让人看到自己放荡的一幕, 哪怕是自己的丈夫。 可这个正在侵犯她的男人并不会顾及她的感受, 他的吮吸力量更大了好象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在饿极时吃妈妈的奶一般用劲。 这可就苦了于玲玲了,强烈的刺激形成的气息把她的喉咙都堵塞了, 她只能「呜呜呜」的大声喘息口水也不能自控的从口中的球塞两侧流出。 而她的乳房被男人吮吸得越来越肿胀,更加挺立了, 特别是乳头已经硬得象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 随着身体的汗液流出于玲玲身上独有的体香更浓烈了。 「真香啊,想不到于老师的身体这么香!」男人啧啧称赞道。 于玲玲羞愧得恨不得立即死去,可她却毫无办法, 只得让平时藏得严严实实的乳房让这个陌生的男人肆意玩弄。 「放开我吧,好痒!」于玲玲心中大声唿喊着, 可口中「呜呜呜」的声音却不能表达也的意愿 反而象是一个已动了春心的美妇在发出淫荡的呻吟。 「怎么样,我亲得你舒服吧,于老师,」男人戏谑道, 「于老师叫床的声音还真好听了。 」「不,我没有!」于玲玲心中大声抗议着。 突然,她感到胸部的刺激减弱了,她正松口气时, 更强的刺激却从另一个地方传来让她不由全身打颤。 她感受到自己的胯部被一只手按住了,自己最为私密的地方被一个陌生男人抚摸着, 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料但强烈羞辱带来的刺激这让她又悲伤又恐惧。 「不!不要碰那!」于玲玲全身扭动着, 特别是腹部她想摆脱男人对她的侵犯。 「别这么性急扭动骚屄啊,等会我会让你如意很爽的, 于老师!」男人调笑的话语传来于玲玲心中一惊, 她怕对方误以为自己真的是性饥渴果然把扭动的幅度减少了许多。 「身材真是太好了,虽然穿的是宽松的睡衣, 但于老师的曲缐还是那么迷人。 」「呜呜,」于玲玲大喊,「快放开我, 谁来救我。 」突然,她感到下身一凉,意识到是裤子被扒下了, 她紧张的不由夹紧了大腿。 「穿着白色内裤耶!」男人笑道,「于老师表面看起来端庄严肃, 怎么会穿着这么性感的三角裤啊。 」「快放了我吧,只要放了我,我什么都愿意, 」感到自己仅剩下最后的一道遮羞防缐后 于玲玲想向这个男人求饶但可惜她发出的声音只是「呜呜」的声音, 无法传达她的意图。 「你想说什么?是想让我快点脱下你的三角内裤吗?」男人却在曲解她的意思, 「别急你的腿绑住了,不好脱,我用别的方法来。 」一个冰冷的物件碰触在于玲玲身上,本能恐惧使她不由全身一颤。 「别担心,我只是用剪刀把这碍事的裤子剪掉而已, 不会伤害到你的。 」「喀嚓喀嚓」的声音后,已全身起鸡皮疙瘩的于玲玲感到似乎有一阵凉风吹在自己身上, 她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丝不挂了一想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男人剥得精光躺在床上, 她再也控制不住悲伤开始大哭起来。 「呜呜……呜呜……,」泪水从眼罩里流出, 在她精美的五官上滑出一道道水痕。 可她的悲伤没有打动男人丝毫,她很快感受到自己最隐密的地方传来一阵异样的麻痒。 「于老师,你的阴毛怎么这么整齐啊,是平时经常修剪吗?摸起来真舒服。 我听说喜欢打理自己阴毛的女人其实都很闷骚的, 是吗。 「「呜呜」,于玲玲悲伤的摇着头,她知道自己的阴毛整齐而浓密, 但这都是天生她可从来没修理过,但她怎么能向一个正在侵犯她的男人解释呢, 何况她想解释也开不了口。 正当于玲玲仿徨无计之时,一个巨烈的刺激从下面传来, 她感到自己的阴唇被一个柔软的东西在亲舔。 「难道是舌头?不,这里怎么能用舌头?好脏啊, 」平时特爱干净的于玲玲从未想过女人的私处能让舔 这个行为可是连丈夫都没做过的这个男人也太下流了吧, 「卑鄙!无耻!「她在内心怒骂着。 可她越这么想,刺激感越强,本来刚才乳房受到的刺激就让她受不了了, 现在更是让她难受异常女人身体的本能也被开发了出来, 于玲玲虽然看不到但她知道自己的阴道内已是淫水潺潺了。 「哇,于老师,你的水好多啊!」男人不合时宜的惊叫让于玲玲羞愧欲死, 她想不让自己的丑态让男人看到但身体的本能却是她无法控制的。 「于老师真是一个闷骚的女人。 」男人笑道,「才被我舔了一下就流了这么多水了, 把我的脸都打湿了你是不是很想要男人肏了啊。 」「呜呜呜!」于玲拼命的摇头头,悲鸣的哭泣着。 正这时,她感到自己大腿被拉向两边,她感到最恐怖的情况就要发生了, 她不由惊叫起来。 虽然从醒来那一刻起于玲玲就知道自己被强奸的命运无法避免, 可她在最后一刻还怀着逃离的希望但当她感受到一个火热的筒状物插入自己阴道时, 她知道希望完全破碎了。 「呜呜呜!」于玲玲悲鸣的哭泣着,「老公, 对不起我被人强奸了!」可更让她惊恐的是, 她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许久未经人事而又身体敏感的她发现自己居然快要高潮了。 「不!不!」被陌生人强奸居然还会达到高潮, 这让于玲玲比死了还难受可被粗大火热肉棒抽插的阴道却不受她的指挥, 如久旱逢甘霖的阴道不由自主的抽搐着淫液象洪水般喷涌而出。 「哇!太爽了!不行了!」男人喘着在喊着。 「别,别射进来!」于玲玲内心大叫,但变成「呜呜」声唿喊却如娇媚的呻吟。 此时的于玲玲已是泪流满面,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给了她重大的打击, 被强奸还被内射,她哽咽着抽泣着,若能行动自由, 她会马上自杀的。 「太舒服了,」男人的声音低沈了许多, 「于老师你老公很少肏你吧里面怎么这么紧, 把我的鸡巴都快夹断了。 」平时何曾听到过如此淫词艳语,于玲玲羞愤异常, 她真想站起来与这个男人拼个你死我活。 可她又感到,阴道内那男人还未拨出的肉棒又开始膨胀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于玲玲内心惊唿, 「这才没两分钟怎么又硬起来了?」要知道她的老公与她做时, 很少来连续两次的就算偶尔有过也是要间隔几小时的。 「于老师你真是太迷人了,你看我的鸡巴又硬起来了!」「不!不要!」于玲玲感到阴道内一空, 但马上又被坚硬的肉棒插满接着连续的抽插一波波袭来, 刺激与羞辱让她再也挺不住了于玲玲晕倒了。 「怎么,于老师!于老师!」男人拍了拍于玲玲的脸, 「真晕了啊啊,怎么这么不经肏. 」「那就开始下一个节目了啊!」男人, 哦不这是个面容还带着稚气的男孩,取下嘴边的变声器, 看着床上这具流着香汗的美丽胴体轻声道: 「别怪我 妈妈谁叫你太漂亮了,平时对我又这么严厉, 儿子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才出此政策的。 」他又笑了笑,「事已至此,已是没法改变的了, 妈妈你现在已是我的人了,但还不够,我要你彻底臣服于我, 最终成为我忠实不二的性奴隶!」于玲玲的独生儿子秦小冬脸上挂着一丝淫笑 从床边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连体黑丝袜解开床上妈妈的一条腿, 开始为她套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