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还在读大学,年龄22岁,暑假不回家, 留在学校准备考研究生。 学校的暑假一年比一年人多了,因为很多人为了避开就业压力, 都选择了考研这条路。 留校的人多了,可是食堂的大妈大叔却不增多。 而且饭菜也比往常少很多,也不太好吃。 那天我受够了那些难以下咽的菜,决定去煮面部煮方便面吃。 煮方便面的却是一位阿姨——35岁左右吧, 可是皮肤很白人也是典型的瓜子脸,170左右——其实我注意她很久了, 每次去煮方便面都偷偷的看她我知道,我的眼神捕捉她的目光被她察觉到了, 但我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去看她她有时只好低下头默默的煮方便面。 “今天吃哪种口味的方便面?”她看见我笑着说。 “海鲜吧。” 我没有表情的回答,但我的目光又落到她的脸上了, 不知不觉情意深深的看她。 她照例低着头煮面,一会后,“面煮好了。” 她说。 “我能多要个碗吗?”我说,其实我是想多要个碗去打开水。 “啊?”她不解的看着我。 “我想打开水喝。” 我解释道。 于是她给了我一个碗。 我把面端到附近一张桌子上,然后就去打开水。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今天的开水真烫,不小心我把碗打翻了。 她迅速走过来: “这位同学怎么这么不小心?看, 碗烂了要陪,1。 5元。” 我有点惊慌失措,因为有同学围过来。 我于是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晕,里面只有一张100大钞。 没办法,我递过去。 她一看: “我怎么找这么大的钱啊?”“我就这张了。” “找同学借去。” “我认识的都回家了。” “你……”“……”“今晚我在食堂值班, 你那时有钱了吧到时给我。” 晚上,我没去晚自习,而是留在寝室上了九九。 一时在九九上玩得不亦乐乎,竟忘了去送那1。 5元给她。 直到10点多了,才想起。 马上跑出宿舍,直奔食堂。 敲了门,是她开的门。 我的眼睛又开始游离她的身体了,看见她的胸牌。 原来她叫翠,好名配美人呀。 我递给她1。 5元,转身要走。 “等下,能帮我搬下东西吗?挺重的。” “好。” 原来是一个大冰柜,要抬上2楼。 搬了好久,终于搬上去了。 其实我就是想留下来和她相处。 我看表: 11点正!晕,宿舍关门了,又要求那看门的老大爷开门了。 翠说: “你就在这住一宿吧,都不是一样在学校吗?”“啊?那我睡哪呀?”我突然觉得会不会有戏?“我隔壁,”翠说“你先下去,我把冰柜摆好。” 我还求之不得呢,我下了1楼。 看了看,食堂里间有两间房,分不清哪间是她的, 随便吧。 我脱掉外套,就躺下睡了。 不一会,翠下来,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说: “怎么了?”心想是走错房间了, 突然手里碰到什么,一看,居然是一条乳罩, 再看看周围还有女式内裤。 “原来你有心……”翠说。 “啊!?”“你每次来煮面都那样看着我, 我察觉到了没想到今晚你……”“我走错了。” 翠靠近我, 说: “我也走错了呢。” 我们一同坐在床上,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这回没有低头。 我们不顾一切了。 我开始拥抱翠,翠也紧紧抱住我,好像一直以来有东西阻隔, 现在终于冲破了。 我压住翠,开始爱抚翠的玉体,翠35左右的年龄, 却散发着丰韵的气息。 我开始吻她,浅浅的品尝她的香唇,在深入, 吸允她的舌头。 翠应和着,身体左右摆动。 我的抚摸也一步步深入,翠的衣服也被我脱去, 我也脱光了自己。 屋里灯光暗淡,我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翠, 她底着头扭动着身体,我抓起她的乳头, 慢慢揉捏然后开始吸允。 “喜欢吗?”我问。 “嗯……”翠在享受着。 我想她一定很久没过性生活了。 于是我开始寻找翠的下体,翠两脚夹得很紧。 “来,分开大腿,让我看看。” 翠很自然分开。 我终于知道翠为什么刚才夹大腿这么紧了,她的B穴早已泛漤成灾。 我开始吸舔这位熟女的淫水,B穴很听话,源源不断留出淫水。 翠开始发出呻吟。 翠的B穴并不大,倒是有点血黑,淫水一阵阵涌出来, 翠身体的摆动已经开始发出希望我插入的信号。 我翻过翠的身体,使她背对着我躺着,我看着翠雪白的屁股, 心中一阵激动平常只能隔着裤子看这个部位, 现在一览无疑。 抓着翠的屁股,并引导到我那已经硬起的鸡巴附近, 翠也配合的移动她的屁股。 一阵摸索之后,翠的B穴已经被我的鸡巴顶住。 我们继续调整姿势,我一手抓翠的奶头,一手扣住翠的腹部, 翠双手支撑着自己。 一切准备就绪,我下意识的一挺,鸡巴插入了翠的B穴。 “啊……啊……哦……哦……啊……老公……”翠激情的叫着。 我开始匀速的抽插,翠的B穴和我的鸡巴忘情的摩擦着。 “啊……啊……”我也被翠的B穴的紧刺激得不由叫起。 慢慢的,我的速度不由自主变快,我趴在翠的后背上, 双手强力的揉搓翠的奶头。 抽插速度越来越快了,我突然拔出来,翠翻过身子来, 然后坐在我身上。 我们配合得不错,我抓起鸡巴再次寻找B口, 翠也抓着我的手引导我对准,翠自然的往我这边一顶, 我们再次融合不过这回是脸对脸。 我两手抓起翠的屁股控制着我的鸡巴抽插B穴的速度, 不过翠的运动却比我开翠两手抱紧我,我的胸膛紧紧的压着翠的双峰。 我们开始享受着不分彼此的交融。 啪~啪~啪我和翠一阵阵交媾,啪啪, 呻吟声、抽插的啪啪声越来越大。 高潮即将降临——可是我们不会停,我们几乎恨不得合为一体了。 一股热流即将喷出,我马上压住翠,然后一阵恨抽插!噗!噗!两炮已经打出, 我马上抽出鸡巴——可不能弄出事来——对准翠已经失去知觉的脸 噗!噗!噗!噗!翠默默的接受着我的爱液的洗礼。 事后,我才知道翠的老公一年前去世了, 她一年没有被男人插过了——她的手提包里居然还有一个自慰器。 而我和翠开始了各取所需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