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有这么一个家庭,男主人四十出头,名叫陈良生, 是一家公司的业务科长。 他妻子晓华,三十多岁,是科里的职员。 他家有两个孩子,男孩叫陈刚,17岁,在台北市的新明中学上学。 女孩叫陈虹,15岁,在月华中学读书。 他们一家人过得很开心,孩子也很懂事。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陈良生对性要求越来越少, 甚至晓华在睡觉前穿上性感的内衣挑逗他,良生也是无动于衷。 这使晓华心急如焚,她这个年龄,正是性慾旺盛之季, 而老公却没了反应。 晓华每天晚上是慾火难耐,苦不堪言。 后来听女同事说: 「黄色录相能激起男人的性慾。 」 为了能让老公重振雄风,晓华去音像店里买回了两盘黄色录相带, 决定刺激刺激老公。 以激起他往日的威风。 一天晚上,晓华安排好儿女上床睡觉。 回到卧室里对老公说: 「良生呀, 今晚我们做爱好吗?」良生道: 「老婆我也想做呀, 可是下身没反应呀。 」晓华说: 「我有办法,我们先欣赏一下外国人的性交表演。 」 良生说: 「也好。 」于是晓华,把黄色录相带放入录相机里,打开电视机。 只见里面出现了: 一对光着身子的外国男女。 男的用手抚摸着女人的乳房,吻着她的脖颈。 渐渐地男人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滑到女人的下阴。 男人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女人的阴唇, 女人情不自禁的发出快乐的呻吟声: 嗯——嗯—–!!不一会, 女人的阴户流出了浓蜜的爱液。 男人的阴茎也是充血,变得又粗又大。 男人玩弄了一会,挺起下体坚硬的阳具,插入女人的阴门里, 快速的抽动着。 陈良生看着看着,忽然觉着下体又肿又胀,心里有种强烈冲动的感觉。 勐然间,扑向晓华,把她狠狠的压到身下, 挺起自己巨无霸似的大肉棍狠命地插进晓华的下体, 疯狂的抽动着。 晓华在下面也是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附合老公的抽插。 经过了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洗礼。 晓华在极度亢奋中得到了满足。 从那时起,每天晚上看黄色录相,然后做爱, 成了良生和晓华的必修课。 一天晚上,晓华像往常一样,和老公在床上一边看着黄色录相, 一边做着爱。 儿子陈刚,晚上饮料喝的过多,半夜被尿憋醒, 赶紧起床去上厕所。 上完厕所回来,路过父母卧室的时候,突然听见里面传出阵阵淫叫声。 陈刚悄悄地靠在门边上细细的听着, 只听里面传出: 噢—–噢—–噢—–老公—–你好勇勐呀!! 良生道: 「没想到这玩意挺管用呀, 每次看到老外性交心里就有种控制不住的冲动。 」不知不觉中,陈刚下体的阴茎也硬了起来。 他把门轻轻推开了一个小缝,透过门缝陈刚看到电视里, 一个外国勐男正用鸡巴狠狠插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 陈刚再往这头一看,只见自己的父亲,正骑在妈妈的身上, 勐烈的抽动着下体嘴里还不断的叫着。 噢耶—-噢耶—–噢—!!这些淫荡的镜头不断的刺激着陈刚, 陈刚忍耐不住赶紧跑到自己的床上,用手搓磨着自己的鸡巴, 阴茎在一阵勐搓下迅速达到极度快感,一注乳白色的精液, 喷射出来弄了陈刚一床。 陈刚带着快感,满足的进入了梦乡。 自从发现了这个秘密,陈刚每天晚上,都偷偷地到父母门前, 偷看他们做爱。 到了礼拜天,父亲和母亲要参加公司组织的春游, 就让陈刚好好照顾陈虹。 陈刚中午把饭弄好,叫妹妹陈虹吃饭。 吃完饭,哄妹妹睡午觉,不一会儿的功夫, 陈虹就睡着。 陈刚看妹妹睡着了,就急忙跑到父母的卧室里, 把门关紧。 把录相机打开,看上了黄色录相。 电视里一对男女搂抱在一起亲吻着,手里还乱摸着。 陈刚看的是浑身燥热,下身有些肿胀。 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 一会儿,录相里的男人把女人按在桌子上,把肉棍插入女人的下体, 来回抽插着。 陈刚越看慾火越旺。 把鸡巴掏出来,用手拼命的揉搓着。 嘴里还不住的大喊大叫: 啊——–啊——啊—–好——好舒服!!正搓着过瘾的时候, 只听「光铛」一声门被推开了,吓的陈刚一身冷汗, 浑身一动不动的望着门口手里还握着自己的大鸡巴。 只见小妹穿着睡衣,眼睛不住的盯着他的鸡巴。 陈虹说: 「哥,你在做什么呀?」陈刚这才缓过神来, 急忙把鸡巴塞入裤子里。 用手推着小妹说: 你个小孩子家,懂什么, 去去去没你事,赶快睡觉去。 陈虹虽然才15岁,但是,她已情窦初开,对异性的身体有了渴望。 渴望探知其中的奥秘。 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她岂肯错过。 陈虹说到: 「我就要看,我就懂,你要是不让我看, 我就告诉父亲。 」 看父亲怎么修理你。 陈刚被逼无奈,只好同意妹妹看黄色录相。 陈刚和妹妹陈虹,一起坐在床上,看着黄色录相, 只见里面的男女互相亲吻抚摸着对方。 妹妹陈虹看一会,就觉浑身发痒,下身的阴户里有些湿乎乎地。 脸上还泛着红晕。 陈刚更是淫慾高涨的,不住的打量妹妹的全身。 只见她穿着睡衣,两个娇小的乳房被乳罩绷的紧紧, 显得特别的浑圆。 下身粉红色的内裤,在睡衣里,也是时隐时显。 两条美丽的大腿斜搭在床边上。 一股强烈的慾火,焚烧着陈刚的全身。 陈刚眼中充满血丝,下身变得坚硬异常。 他一把拉过妹妹,把她按倒在床上,扒下妹妹粉红色的内裤, 顿时露出了已是淫水涟涟的阴户。 陈刚早就急不可耐,把坚硬的阳具插入了妹妹的阴道深处。 勐插起来, 痛的妹妹陈虹大声的叫着: 「啊——-啊——痛——好痛呀!!」轻一点, 哥哥!!痛死我了!!陈刚此时已如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的野兽, 疯狂的抽刺着下体的阴茎。 妹妹陈虹被哥哥紧紧的压在身下,痛苦的扭动着下身, 眼睛里流下了泪水。 陈虹还没被开过苞的窄小阴道,在哥哥的阳物插入后, 阴道内壁紧紧夹住哥哥的阳物使阴茎和阴道产生了巨烈的磨擦。 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强烈的冲向陈刚的心头。 陈刚加快了抽动速度,这时陈虹感觉疼痛有所减轻, 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从下面阵阵传来。 渐渐地陈虹开始性奋的呻吟着: 「噢——–噢——-噢——好——好爽呀!!噢—–噢—-太舒服了!!」 真是妙不可言呀!!陈刚听了, 下体抽动的更加勐烈嘴中不断的喘着粗气。 妹妹陈虹渐渐的达到了高潮,下身性奋的扭动着, 迎合着哥哥的抽插。 淫水源源不断从阴户里的流出来。 陈刚下体的鸡巴,也在巨烈的磨擦下,射出浓浓的精液, 陈刚也四肢无力的瘫倒在妹妹上。 休息了一会,陈刚赶快爬起来,把妹妹抱到她的房间里。 把父母的房间收拾干净,跑到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 回味着刚才和妹妹做爱的快感。 妹妹陈虹也在自己的房间里,用手触摸着自己的下阴, 只觉自己的下体湿露露的阴蒂还有些兴奋,还有微微的快感涌上来。 以后的日子里,只要父母不在家,陈刚就和妹妹陈虹, 在家疯狂的做爱肆意的淫乱。 没过多久,父母因业务关系,要出差一个月。 就让陈刚好好照料妹妹。 并给他给下留了一千块钱,让他买菜做饭。 父母走后,每天晚上就睡在父母的卧室里。 也学着父母的样子,一边看着黄色录相,一边学着做爱。 到了晚上,陈刚和陈虹躺在床上,看着电视里演的黄色录相。 妹妹陈虹也学着电视的样子,撅着丰满的臀部, 爬到哥哥的下阴处把自己的阴户对着哥哥陈刚的嘴。 自己用嘴含住哥哥的鸡巴,舌尖则来回转动, 不断的刺激哥哥的龟头。 陈刚也不甘示弱,用舌头恣意的吸吮着妹妹的小肉穴。 并用舌尖不断的刺探着阴蒂。 不大一会妹妹的阴户里流出了爱液,陈刚贪婪的用嘴吸食着。 舌头不断舔着阴唇里的褶皱。 妹妹被舌头挑逗的, 淫声时高时低的叫着: 嗯——–嗯——–噢~~~~~~~~~~噢~~~~~~~~!!好——好爽~~~~~~~爽~~~~~~爽死了!! 陈刚也在妹妹陈虹的刺激下, 阴茎迅速充血彭胀。 龟头上传来阵阵带有稍稍痛楚的快感。 互相口淫了一会,陈刚把妹妹放倒在床上,用手拉过她的双腿, 把一条雪白的大腿搭在自己的肩上鸡巴深深的插入了妹妹的阴户, 开始温柔的抽动着。 妹妹也躺在床上狂乱的扭动着自己的水蛇腰。 嘴里还哼哼叽叽地淫叫着: 噢~~~~~~好美呀~~~~~~~噢~~~~~~~噢~~~~~用力点!!噢~~~~好~~~~~好多了~~~~噢~~~~~真是爽死了!!下体兴奋的淫水狂流, 打湿了屁股底下的床单。 陈刚也是性奋异常,下体狂野无忌的抽插着。 嘴里也不断的叫着: 噢耶~~~~好~~好快活呀!!!怎么样小妹~~~~哥哥肏你~~~肏的爽不爽呀!!一边淫叫着, 一边把鸡巴狠狠撞向妹妹的花心。 手里还不停地拨弄着妹妹,带有红晕的乳头。 在一阵腾云驾雾中,兄妹二人,达到了兴奋的极点, 下身喷射着各自的淫水和精液。 陈虹的阴道在极度兴奋中,强烈的收缩着。 陈虹用嘴把哥哥射完精的鸡巴含住,不断的吸吮着, 两只小手也不断的撸弄着阴茎硬是把龟头里的余精给吸了出来。 在黄色录相的教导下,陈虹渐渐变得淫荡无比。 没事时,总喜欢把手伸入哥哥的内裤,玩弄着陈刚的鸡巴。 并学着录相里的姿势,母狗般的求哥哥插自己的屁眼。 哥哥陈刚看着她那发情的贱样,脱下自己裤子, 对准她的肛门勐刺进去一阵勐插。 妹妹一边淫叫着,一边用手飞快的搓弄着自己的阴蒂, 不大一会阴蒂在勐搓下,变得发红,发硬。 淫水也不断的从阴户里流水。 屁眼里柔软的细肉,紧紧的刺激着哥哥的龟头。 没多久,哥哥的龟头,在强烈的刺激下, 在妹妹的屁眼里射了精。 就这样陈刚和妹妹陈虹,在家淫戏了一个月, 后来父母回来了陈虹只好每晚偷偷的去哥哥的房间里与哥哥做爱。 没过几个月,由于兄妹二人,只学会了淫戏, 不知道避孕。 妹妹陈虹,竟然有了哥哥的骨肉,并时常做呕。 母亲以为她有病了,带她到医院检查。 这不去还好,检查一看,得知女儿怀孕,气得晓华上去, 就给了她一巴掌。 并问到: 「孩子是谁的?」 陈虹满脸羞愧死活不肯说。 晓华说看回家,你父亲怎么收拾你,说完把陈虹领回了家。 把检查结果告诉了良生,陈良生一听, 顿时: 「怒从心中起, 恶从胆边生。 」一把抓起鸡毛掸子,狠狠抽打着陈虹。 陈刚吓的跑到自己房间里,偷偷的看着。 良生边打边骂到: 「你个小淫货,说谁是孩子他爹, 不说就打死你。 」良生越说越来气,噼头盖脸的一顿狂K。 打的陈虹痛苦的躺在地上,来回打磙。 晓华看的有些不忍, 就对女儿说: 「你说出来, 你父亲就不会打你了这木已成舟,也只好认了。 」良生停住手等待着陈虹说出是谁来。 陈虹说到: 「是哥哥陈刚,良生一听差点给气昏过去。 」良生大叫一声: 「陈刚你给我出来,你个小兔嵬子, 你竟敢做出乱伦之事。 看我不打死你个臭小子。 」说着解下腰间的皮带,狠狠向陈刚抽去。 边抽边问: 「说你这些这是跟谁学的,不说我就弄死你算了, 你这个陈家的败类。 」 陈良生疯狂的抽打着陈刚,陈刚痛的左躲右闪。 嘴里说到: 「是跟你们学的。 」 良生又一次惊呆了。 陈刚接着说到: 「有一天晚上,我上厕所, 回来路过你们卧室时听到里面有叫声,我就爬在门缝上看, 结果看到你和母亲在一起做爱。 我忍不住,后来就和妹妹搞在一起了。 」良生这才明白过来,都是自己惹的祸。 是黄色录相害了他们。 良生一把抱自己的儿女,看着他们身上的伤痕, 失声痛哭起来。 哭了一会,勐然想什么来。 良生飞快的走进卧室,拿起录相机狠狠地向地上摔去………………………………..缘来缘去缘如水, 情起情灭情难圆。 爱到深处方知恨,恨时方知爱更深!。